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职场是个什么玩意儿[平装]
  • 共1个商家     7.49元~7.49
  • 作者:甘草儿(作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凤凰出版社;第1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060670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职场是个什么玩意儿》是一部每一个成功或不成功的白领女性都要面对的职场悲喜剧!这是一种每一个贫穷或富有的职场男人已经或即将面临的尴尬人生!
    卖点1:这是一部职场反思小说。《职场是个什么玩意儿》侧重于当前职场男女在生活、工作中所遭遇的种种尴尬处境,比如:性别歧视、孩奴、交通、医疗、公司管理漏洞、婚育、升迁等问题……
    卖点2:《职场是个什么玩意儿》的主人公不是杜拉拉,《职场是个什么玩意儿》无法教给你职场权谋、勾心斗角,更不可能教给你如何削尖了脑袋往高处爬——
    卖点3:《职场是个什么玩意儿》的主人公苏晓墨独立、自信、人格健全,是白领女性的杰出代表。面对工作中的不如意,她会主动表达自己的不满,会努力抗争,她会告诉你如何远离不开心的工作环境,获得更为美满的职业和人生!
    “记得我大学刚毕业那会儿,就盼着能进写字楼,被人称作白领。现在看,这白领是过得最惨的,有个段子怎么讲——起得比鸡早,干得比牛累,吃得比猪差,睡得比狗晚。我看呀,还得加上两句,婚也不敢结,娃也不敢要!”
    这本《职场是个什么玩意儿》由甘草儿著,首度爆料:报业集团里不为人知的职场内幕!职场女性无法回避的艰难抉择:“生还是升?”
    首度爆料:报业集团里不为人知的职场内幕!职场女性无法回避的艰难抉择:“生还是升?”“记得我大学刚毕业那会儿,就盼着能进写字楼,被人称作白领。现在看,这白领是过得最惨的,有个殴子怎么讲——起得比鸡早,干得比牛累,吃得比猪差,睡得比狗晚。我看呀,还得加上两句,婚也不敢结,娃也不敢要!”从当小记者起,他就一直盼着尽陕高升,谁说职场女人才有危机感,职场男人更不容易!女的混得业绩平平、庸庸碌碌还没人说,如果男人这样,就是大家眼中的窝囊废。女人实在混不下去了,可以回家让老公养着,可是男人呢,根本毫无退路!“我没你想得这么多,我没有老公养着,没有男同事来献殷勤,我甚至没有一张北京户口。我一个已经三十多岁的女人,现在还在这个大都市相房住,我没心情去考虑什么心为形役,我要生存,如果不在职场中赶陕升迁、加薪,我在这个大都市里将没有立足之地!”
    职场如战场,刀光剑影,陷阱密布。躲得过蚊叮虫咬,躲不过刀枪暗箭。
    这是一部每一个成功或不成功的白领女性都要面对的职场悲喜剧!这是一种每一个贫穷或富有的职场男人已经或即将面临的尴尬人生!

    作者简介

    甘草儿,原名李谱春,曾任《北京娱乐信报》记者、北京《法制晚报》时政部副主编,新闻媒体从业十年,获北京新闻奖。著有长篇小说《媳妇底线》,中篇小说《谁是我的先生》。《媳妇底线》已被买下影视改编权,电视剧将于近期上映。

    目录

    1 上班真的很不爽
    2 缭乱人生
    3 养孩子等于养个吃钱机器
    4 报社里的糗事儿
    5 更深的迷惘
    6 憋死人的城市交通
    7 尿一点留一点
    8 活着真不容易
    9 领导就像榨汁机
    10 是单位还是狼窝
    11 可恶的处罚系统
    12 “制度”杀人于无形
    13 做男人真累
    14 要扼杀的就是你的个性
    15 大肚婆们的喜怒哀乐
    16 大着肚子跑新闻
    17 色诱及立场
    18 爱谁谁
    19 暗恋结束
    20 狗仔队感受
    21 孕期出轨
    22 准妈妈要创业
    23 华丽的转身
    24 阳光灿烂的日子

    序言

    这是一部职场反思小说。本书侧重于当前职场男女在生活、工作中所遭遇的种种尴尬处境,比如:性别歧视、孩奴、交通、医疗、公司管理漏洞、婚育、升迁等问题……
    本书的主人公不是杜拉拉,本书无法教给你职场权谋、勾心斗角,更不可能教给你如何削尖了脑袋往高处爬——
    职场生存需要大智慧。那些勾心斗角、一心钻营的人,在真实的职场中,其实都是非常可悲的小角色,而他们为此付出的,却是失眠、多梦、家庭离异、内分泌失调、心力交瘁、身心癌变……
    本书的主人公苏晓墨独立、自信、人格健全,是白领女性的杰出代表。面对工作中的不如意,她会主动表达自己的不满,会努力抗争,她会告诉你如何远离不开心的工作环境,获得更为美满的职业和人生!
    甘草儿
    2011年6月28日

    文摘

    版权页:



    早晨七点,闹铃准时响起。然后每隔十分钟再响一次,一直响到第三次,方磊才勉强睁开眼,发几秒钟呆,然后穿衣洗漱,喝一杯白开水,到卫生间里新陈代谢一番。扛起电脑包,冲出家门,表情麻木地等着电梯蜗牛般爬上20层楼,再进入电梯。
    此时已到上班高峰了,电梯几乎每隔一两层就停一次,有忙着上班的年轻人,衣着时尚背着电脑包喷着香水,但掩饰不住满脸倦容和不清新的口气:还有送孩子上学的老人,身上替孩子扛着鼓鼓囊囊的书包,一手拉着孩子,一手拎着孩子的水杯早点,同时还絮絮叨叨地教训孩子早上这么磨蹭,空着手的孩子看似一身轻松,但也都是呵欠连天。表情凝重。
    方磊一直要坐到地下二层车库,从出了家门到坐电梯进车库,一般需要一刻钟的时间。方磊开上自己的本田CRV,这车在大城市开简直是糟蹋了,根本发挥不了吉普车的特色。从车库开到小区门口,就五分钟的路,遇到早高峰时,能堵上半个小时。再把车开上马路,在众多车辆中穿梭行进,躲避不开转向灯就突然并线的马路杀手,以及横冲直撞的大公共、不看红绿灯的行人和自行车,还要应付经常堵得像停车场一样的环路——都市写字楼中工作的人们,战斗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如果时间掌控得好,方磊能够在八点四十五分左右到达写字楼。这时他有一刻钟的时间,或者坐进星巴克里要份咖啡甜点,或者到永和豆浆点份豆浆油条。即便是吃豆浆油条,方磊的派头也像喝咖啡品甜点一样,不发出一点声音,小口小口吃完,但速度奇快,吃早点就像默不作声的夜路行军。
    如果路上堵得厉害或者不幸电梯来得慢一些。方磊就吃不上早点了,停好车就边看表边大步流星冲进写字楼,在公司大门处刷卡报到,然后冲进自己的办公室,应付一天的工作。
    三十二岁的方磊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的中层——技术部的部门经理。自从两年前当上经理,方磊的待遇比当一般员工时又高了一些。当然,与外财颇多、提成又高的销售部门经理相比,技术部门的待遇有些吃亏。有时方磊这个经理还不如一个销售人员挣得多,但方磊也并不羡慕销售部,看销售部一个个每天在外面应酬的,不是“三高”就是弄了个酒精肝,三十来岁的人,在销售部干上几年就长出了啤酒肚。
    往往在此时,方磊的老婆苏晓墨刚刚醒来。从早上七点就开始响三次的闹铃,以及方磊起床后在房间内的活动,对苏晓墨的睡眠不会造成一点影响。并不是她睡眠质量太好,而是她太缺觉了。
    三十岁的苏晓墨是一家早报的编辑,每天晚上要十二点多才能下班,如果赶上有重大新闻,甚至要到一两点才能回家,洗洗涮涮一番后,睡眠时都是凌晨了。可能是总在凌晨睡下,睡觉时间不符合养生规律,再加上睡眠时间又不够,苏晓墨的脸色一直是黄黄的,两个青眼圈总也去不掉。当然,略施淡妆,她就又变成了一个白领丽人,把憔悴和灰黄压在脂粉下,报社几乎所有的女编辑都戴着这样的假面。
    早上九点就要起来,梳洗打扮后,苏晓墨背上包乘坐地铁赶往报社,打卡,开早班编辑会,策划选题,催记者稿,上网浏览重大新闻,看有没有别的报纸登了而本报没登的,如果不幸有这样的新闻,编辑和相关领域记者会立刻被主编电话叫过去臭骂一顿并罚奖金。
    中午匆匆去地下食堂吃完饭,再带着一身食堂的饭菜味混着香水味回到电脑前,如果有重要的新闻或者今天版面的稿子不够,编辑只好盯着电脑,在大大小小的网站里搜寻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无事生非的新闻,好歹得把今天的版面填满了,还不能挨总编辑的骂。如果今天运气好,新闻充足,此时编辑们大多依然坐在电脑前,紧皱双眉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一看屏幕,原是在玩扑克、打麻将或是偷菜。
    下午开始盯版,催记者新闻稿,再开新闻碰头会,看哪些上午定好的新闻没采出来,怎么补救。从三四点开始,编辑们几乎都在办公楼里跑来跑去,要催记者交稿、向头儿随时汇报变动的选题、迎接策划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盯着美编做版、盯着校对室的校对样、想标题、改稿子、随时接受老总的指令撤稿或者加稿,就这样一直忙到午夜。
    编辑们回家了,报纸被连夜送往印刷厂,这样才能够保证在早晨五六点时报纸就能够上报摊。“报纸晚上摊一分钟,销售量就会受很大影响,销售量下滑,广告量就上不去,这个责任,你们谁也负不起!”经常是半夜编辑们忙着编版时,老总这样大声催促手头慢的编辑。
    忙起来的时候,苏晓墨基本不吃早点,晚饭吃得也没点,经常是在午夜签了版后,出去找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店随便吃点,再打车回家。因此,肠胃毛病是苏晓墨他们的职业病。
    方磊和苏晓墨结婚七年了,他们是一所大学的校友,方磊高苏晓墨两届。两人从大学起就开始谈恋爱,苏晓墨一毕业两人就结婚了。风花雪月的日子,肯定有过,但在随后几年的忙碌生活中,谁也没有闲情雅致再想起这些了。苏晓墨刚毕业时是记者,那时候工作没点儿,一天到晚基本都在外面跑新闻,但两人到是还隔三差五地能够一起吃顿晚饭,坐一起看张影碟。
    自从苏晓墨当上编辑后,和方磊的作息时间就对不上了。经常是半夜晓墨回家时,方磊已经进入梦乡;早上方磊上班时,晓墨还在呼呼大睡。不夸张地说,两人很少能够见到对方清醒的样子。
    随着方磊成为部门经理,工作也开始繁忙起来,两人连休息日都很少在一起了。虽然住在一个房间里,但见面的时间并不多,大多数的话都是在MSN或者短信上说的。而这些话也基本是日常生活的安排,比如:“明天能休息吗?回趟我妈那?”“水电费你交了吗?”“家里电脑坏了,抽时间你给看看。”“我要出差三天,临时定的下午就走”等等。
    两人也没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对劲,关键是忙得没时间想,而且忙得已经成了惯性。那日子不这样过,还能够怎么样过呢?现在两个人有一百多平米的房子,虽然每月要还六千多贷款,但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还了房贷,日子过得也不算太紧,还足够养这么一辆不算高级但对于一般家庭也算不错的车。
    苏晓墨出门基本是挥手叫出租车或者坐地铁,她现在连北京的公交线路都搞不清楚了。在外面吃饭,也都是找中档餐馆或者咖啡厅之类的,门脸儿太小或者太脏的根本不进。去超市买东西,基本不用太算计,想买什么就拎到购物车里。偶尔赶个节假日,俩人能够碰到一起休息几天,出去旅游也是飞机去飞机回。两个人的衣服也都算讲究。小日子过成这样,也可以了,还要求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