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hello小姐(套装全二册)[平装]
  • 共4个商家     16.00元~31.30
  • 作者:李智奂(作者)
  • 出版社:朝华出版社;第1版(2008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541911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由《hello小姐(套装全2册)》改编电视剧《哈喽,小姐》韩国热映ING。韩国搞笑红星李多海VS呆板“高利贷”大叔李志勋。看“小白”萝莉出走宗宅反转SEOUL大都市,这个夏天赠你一个爆笑非凡的HOLIDAY。
    当“卫生球”的眼睛遭遇“海草”和“白菜”的头,当潮人王子受挫“无情门”,当MS“黑涩会”权威的“高利贷”大叔赠予能放进马桶水箱的“防水手电话”,见鬼的浪漫邂逅,从这里开始觉醒,灰姑娘与倒霉大叔的完美相遇,颠覆了一切童话的潜规则。

    作者简介

    李智奂,韩国著名作家。已出版《当你伸出手的时候》、《离婚条件》、《恋爱条件》、《芸香阁的故事》、《花红》、《移缘》等十多部经典作品。

    目录

    ONE我家的小狗——洞奎
    TWO凌晨,花开了
    THREE活着的虚伪,活着的真实
    FOUR敌人面前的屈辱
    FIVE大家都伤心,或大家都幸福
    SIX手机,防水是基本
    SEVEN为什么来我家
    EIGt{T阳光照射的板炕,谁映在莲花香中
    NINE夏天的童话
    TEN决心恋爱了
    ELEVEN吹过松散的风
    TWELVE幸好,幸好
    THIRTEEN和星星亲吻,和风拥抱
    FOURTEEN你不相信我
    FIFTEEN黄民福先生是一个强敌
    SIXTEEN夙敌的再含
    SEVENTEEN甜蜜的微风吹过的日子
    EIGHTEEN如果如果你来到我身边
    NINETEEN必须,一定!要确定木粤后发生的事情

    文摘

    我家的小狗——洞奎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空中飘了下来,覆盖在已经吐露青涩嫩芽的树枝上。浪漫的飘雪挥洒在已经渐暖的二月末,这种感觉就像是回放那些虽然经典但已不再流行的歌曲。
    略显凛冽的寒风将纷飞的雪花变得厚重而坚实,院子里很快就呈现出一片银装素裹的景象。整整一个小时,我就这样呆呆地坐在里屋门前的板炕上,眺望着眼前这个宁静的村庄,任遐思如雪花般纷飞,漫无目的。
    我家房子的海拔是全村里最高的,而我目前所在的这问里屋,海拔甚至比外屋还要高。所以,只要我坐在板炕上,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到整个村庄。包括那些来来往往的人群,包括那些在雪地里嬉笑打闹的孩子,包括一辆刚刚开进村口的陌生轿车。
    “咱们家归根到底还是女性旺盛的家族呀,从一开始就是女性占主导地位。把里屋建得比外屋还要高,这就能够说明情况呀!”
    坐在我旁边的李鹤奶奶,用她那特有的慢吞吞的语气,再一次讲起了屋基的故事。她那粗糙厚重的双手仍然在不停地挑选黄豆芽。“现在秀荷小姐也已经考上了首尔的大学,您给首尔打过电话了吗?”“嗯。打过了。”“律师大人一定很高兴吧。”李鹤奶奶亲切、温暖而又善解人意,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洞察别人的内心。我看着她那慈祥的笑脸,轻轻地了点点头。
    “嗯,还好吧。”
    李鹤奶奶看着妈妈长大、出嫁,直到走完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现在她又要把我送出这座村子,这座我已经生活了二十二年的村庄。
    “秀荷小姐很了不起呀!学习一定很辛苦吧?”李鹤奶奶也注意到了刚进村口的黑色轿车,她仰起脖子不停地看来看去,“这是谁家的车呀?”
    我所在的成安村,即使顺着高速公路开进来,也需要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这里既没有名胜古迹,也没有迷人的自然风景,甚至连最常见的寺庙也不存在。
    在这座被群山环绕的村庄里,生活着三十多户最平凡、最普通的农民。那条围绕在田间的小河是他们唯一的水源。这群平均年龄超过五十五岁的村民,每天都重复着一如既往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每星期都会去郡邑赶集,顺便给自家的孩子们带回些新鲜的玩具或者是饶有兴趣地讨论一些道听途说的新闻。如果全国歌唱大赛的剧团来村子里公演,他们就会兴高采烈地换上新衣服,拿上自己的小板凳,迫不及待地围过去欣赏。
    当然,村子里也会有一些陌牛人的来访。城里的大学教授们会带领建筑系和史学系的学生来参观济安李氏的宗宅“花安堂”,因为那个地方可以算得上是一份重要的民俗资料。不过这样的概率,也仅仅是一年一两次而已。
    所以在这样的村子里,在这样的傍晚时分,在这样的飘雪天气里,突然出现一辆陌生的轿车,对于李鹤奶奶来说,确实是一件比较稀奇的事情。
    她仍然不停地向外张望着:“听说正才家的儿子赚了很多钱呢,可能是他开车回来了吧?”
    “今天不是忌辰,也不是节日,怎么会在这样的天气赶回来呢?”我也有些困惑地摇了摇头。
    李鹤奶奶从板炕上站了起来,闷闷地“嗯”了一声,然后把修剪好的黄豆芽装进篮子里。她穿上鞋子,慢悠悠地走进厨房,把篮子递给了安成家大婶。
    “赶紧做晚饭吧。看这个天气,雪好像还要下一阵子。”
    外屋的上方飘起了缕缕的青烟。雾蒙蒙的水汽缓缓地向上飘浮着,而漫天的雪花也仍然在不停地向下坠落。它们渐渐地融合在一起,然后又轻轻地散去。
    这袅袅青烟的制造者,正是炳泰爷爷。虽然明知老伴儿根本听不到,李鹤奶奶还是忍不住喊了起来:“你这个臭老头儿!都说没有柴火了,你又在那里折腾什么?”
    从去年开始,炳泰爷爷好像有些痴呆了。李鹤奶奶每天都要悉心地照顾他,但难免有不耐烦的时候,她会向自己的老伴儿发一通脾气。炳泰爷爷的精神也好像愈发地失常了,昨天他看到我的时候,居然咧开了没有牙齿的嘴巴,笑意盈盈地对我说道:“小姐,你什么时候回来啦?”我虽然被吓了一跳,但马上就恍然大悟,泰炳爷爷应该是把我当成了我的母亲。
    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这座村庄,将自己的一生都交付给这家的主人。炳泰爷爷对于这间老宅的感情是可想而知的。每天他都会步履蹒跚地走到这间空屋里,轻轻地拂去桌上的尘埃,慢慢地清扫地面的浮土。
    每到下雪的天气,炳泰爷爷就会在外屋后面烧火。并不是为了准备晚饭,也不是为了给房子供暖,只是希望给屋子里注入一些暖意。虽然那个外屋的主人,也就是我的爷爷,已经过世二十年了。
    “奶奶,没关系的。空房子里时常烧烧火,对屋子的环境和质量有好处呢!”
    “嗯,这个我也知道。可是现在柴火的价格就像金子那么贵。而且过段时间还要去山上砍松枝。最近零工的工资也在不知不觉中涨到了天价,好像都雇不到人呀!”
    我默不做声地点了点头,因为李鹤奶奶也只是一直忙着手里的活计,那样的兀自念叨而已。
    “不久秀荷小姐也要去首尔上学了,这间房子也要空下来。想想还真是有些无奈呢。”
    “家里还有奶奶,有爷爷,还有安成家大婶呀!您不用担心呢。”
    “唉。那个老头子,都快要精神错乱了。我的年纪也大了,身子骨也不行了。一个家里呀,最好还是热热闹闹的。每天打扫一下卫生,准备热乎乎的饭菜。家里最好还有些年轻人的气息,如果可以听到小孩儿的哭声就更好了。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聚在一起,那才算是真正的家呀!现在连秀荷小姐都要去首尔了。这个地方呀,虽然称做是家,但未免过于萧条了,说不定马上就会坍塌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