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译文名著文库097:海底两万里[平装]
  • 共2个商家     12.35元~16.90
  • 作者:儒勒·凡尔纳(JulesVerne)(作者),杨松河(译者)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第1版(2010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74264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译文名著文库097:海底两万里》这部作品集中了凡尔纳科幻小说的所有特点。曲折紧张、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瞬息万变的人物命运,丰富详尽的科学知识和细节逼真的美妙幻想融于一炉。作者独具匠心,巧妙布局,在漫长的旅行中,时而将读者推入险象环生的险恶环境,时而又带进充满诗情画意的美妙境界;波澜壮阔的场面描绘和细致入微的细节刻画交替出现。读来引人入胜、欲罢不能。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儒勒·凡尔纳 译者:杨松河

    儒勒·凡尔纳(1828—1905)是法国著名的科幻小说作家。他的主要成就是著有《在已知和未知世界中奇妙的漫游》这套科幻和冒险小说。所写内容从地球到宇宙空间,从地质、地理到航海、航天,可谓包罗万象。这些充满奇幻叙述的小说使他名扬世界。

    目录

    第一部 第一章 神出鬼没的海礁 第二章 赞成和反对 第三章 悉听尊便 第四章 尼德·兰 第五章 轻举妄动 第六章 全速前进 第七章 不明来历的鲸 第八章 动中之动锣 第九章 尼德·兰的愤怒 第十章 水中人舒 第十一章 鹦鹉螺号 第十二章 一切都用电 第十三章 若干数据 第十四章 黑潮舛 第十五章 一封邀请信 第十六章 漫步海底平原 第十七章 海底森林 第十八章 太平洋下四千里 第十九章 瓦尼科罗岛 第二十章 托雷斯海峡 第二十一章 陆上才几天 第二十二章 尼摩船长的雷电 第二十三章 强迫睡眠 第二十四章 珊瑚王国 第二部 第一章 印度洋 第二章 尼摩船长的新建议 第三章 价值千万的宝珠 第四章 红海 第五章 阿拉伯地下水道 第六章 希腊群岛 第七章 地中海四十八小时 第八章 维哥湾 第九章 沉沦的陆地 第十章 海底煤矿 第十一章 马尾藻海 第十二章 抹香鲸与露脊鲸 第十三章 大浮冰 第十四章 南极 第十五章 大事故还是小事故? 第十六章 空气稀薄 第十七章 从合恩角到亚马孙河 第十八章 章鱼 第十九章 湾流 第二十章 北纬四十七度二十四分,西经十七度二十八分 第二十一章 一场大屠杀 第二十二章 尼摩船长的最后几句话 第二十三章 尾声

    序言

    2005年是中国的法国文化年,又是法国的儒勒·凡尔纳年。在纪念“科幻小说之父”逝世一百周年之际,作为老法语工作者,我有幸应上海译文出版社之约,重译儒勒·凡尔纳的名著《海底两万里》。我用法语和汉语并用的特殊思维方式,按照科幻先行者的思路,设身处地、亲临其境地扮演起生物学家阿罗纳克斯教授的角色,同两位说法语的外国朋友(一位是比利时人,一位是加拿大人)一起,莫名其妙地被时光逆流抛进神出鬼没的鹦鹉螺号潜水船,作为“自由的囚徒”,与“水中怪人”尼摩船长打了近十个月的交道,进行了迢迢两万法里的潜海航行,历尽千难万险,饱览了千奇百怪的海底风光,完成了一次虚拟的海洋探险考察,实现了一次从已知求未知的科学幻想远征,并以现代人的眼光重新审视凡尔纳的远见卓识,既紧张又愉快地度过了中国的法国文化年和法国的儒勒·凡尔纳年。本来,译者与作者不好相提并论,但通过本书的翻译,我似乎同百年后的凡尔纳有几分书缘,竟能结成中西文化合作的“生死之交”,并在电脑桌上实现了隔世的心灵沟通。
    1828年,儒勒·凡尔纳出生在法国西部海港城市南特。父亲皮埃尔·凡尔纳是当地有名的律师,学识渊博但墨守成规,对文学和科学都有浓厚的兴趣;母亲索菲·阿洛特·德·拉菲伊出生名门,虽然有些任性,但待人诚恳,擅长写作,富于幻想。凡尔纳可能秉承了家族传统的遗传变异优势,从小就有很强的好奇心和求知欲。父亲总希望子承父业,但淘气而聪明的小凡尔纳却向往海外冒险。十一岁那年,他背着家人,私下与科拉利亚号船上的见习小水手串通好,悄悄乘小艇偷渡出海,爬上这艘开往印度的轮船,准备出去闯大世界。然而,出走并没有成功。父亲得到消息后便把他抓了回来,并严厉地惩罚了他。无可奈何的他只好表示:“以后保证只躺在床上靠幻想进行旅行。”没想到,一句童言竟预言了他一生的辉煌成就。
    凡尔纳不得不按照父亲的旨意到巴黎去学法律。大学毕业后,他却违背父亲的意愿,没有回南特当律师,而决定留在巴黎发展。父亲为儿子的前途着想,只好顺水推舟,却没想到凡尔纳并不喜欢司法职业,只热衷于文学创作,老在文学界,特别是在戏剧圈子里寻找机会,在沙龙交际中异想天开。不过,命运对凡尔纳的天陛和志趣格外垂顾。通过母亲家族的关系,他认识了著名作家大仲马的家人,与小仲马混得很熟。据说,大仲马喜欢吃南特菜,凡尔纳就说他吃的南特菜不地道,然后自告奋勇为大师做了正宗的南特菜。大仲马吃得津津有味,于是便收下了他这个门徒,并安排他当了巴黎歌剧院的秘书。近水楼台先得月,凡尔纳的创作热情顿时高涨起来,一连写了几个剧本,但都没有成功。后来,他与小仲马合作写了《折断的麦秆》,被大仲马看上了,于1850年搬上巴黎舞台。这是凡尔纳第一部公开发表的文学作品,只是成功微不足道,观众和舆论反应平淡。之后,他又写了许多剧本,大都水平不高,波澜不惊。凡尔纳深深陷入创作出路的困惑,意识到在高山林立的戏剧界很难立足,更谈不上突破,必须下决心独辟蹊径,标新立异。
    就在这时,他结识了老探险家雅克·阿拉戈(1790—1855),并经常进出阿拉戈家的沙龙。阿拉戈发起组织了“航海家协会”,沙龙里流传着航海家们从海外带来的各种奇闻。其兄让·阿拉戈(1786—1853)则是法国著名的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在这个科学家加探险家的家族沙龙里,经常出入的是当时著名的科学家、工程师、航海家、旅行家、探险家、文学家和各学科的专家学者。凡尔纳从中广交朋友,耳濡目染,获益匪浅。想当初巴尔扎克把社会学引进文学,创造了“人间喜剧”的奇迹;大仲马把历史学引进文学,开创了历史剧和历史小说的奇迹;何不把自然科学,特别是地理学、天文学引进文学领域,开辟科学探险小说的新领域?凡尔纳怀着创新的冲动,开始泡图书馆,孜孜不倦地攻读科学、文学与探险著作,对阿拉戈兄弟的《环球旅行》、《大众天文学》和美国推理小说鼻祖爱伦·坡的历险小说则情有独钟。他博览群书,博闻强记,积累了丰厚的科技基础知识和资料,加上他的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特别发达,终于在困境中吸取经验教训,很快形成了别开生面的创作新思路。
    此时,凡尔纳有幸认识了《家庭博览》杂志的主编皮特尔.谢瓦利埃,并很快争取到了他的友谊。1851年,凡尔纳在《家庭博览》上发表了中篇小说《墨西哥海军的首批舰队》,一个月后又发表了《乘坐气球旅行》。第二年又发表了《马丁·帕兹》。至此,凡尔纳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根本改变,他的科学探险小说崭露头角。
    法国有句谚语:自助者天助。意思是说,一个人的成功主要靠自己的努力,也靠他人的帮助,最后就看运气了。就在凡尔纳寻找突破的关键时刻,经导师大仲马的介绍,他结识了大出版家儒勒·赫泽尔。
    儒勒·赫泽尔比儒勒·凡尔纳大十四岁,是一位有远见的作家、出版家和社会活动家。他当时正为自己的出版社和《教育与娱乐杂志》物色、培养青年作者。1862年,儒勒·凡尔纳不好意思地把《乘坐气球旅行》交给了赫泽尔。两个儒勒初次洽谈颇为投机。1863年赫泽尔书局出版了《气球上的五星期》,获得巨大成功。两个儒勒一拍即合,一下子竟签订了二十年长期合作的合同。从此,凡尔纳每年要向赫泽尔交二至三部书稿。从此,凡尔纳就可以靠稿费维持生计并从事职业写作了。从此,法国一位职业科幻小说家就这样闻名于世了。从此,世界各国千百万读者就可以兴致勃勃地领略凡尔纳的生花妙笔,上天入地下海洋,进行亦真亦幻的陆上、空中、水下环球远程旅行了。
    凡尔纳是一位高产作家,也是一位畅销书作家。凡尔纳一生写的作品不下百部,其中大都是科幻小说。《鲁滨孙叔叔》(1861)、《气球上的五星期》(1862)、《哈特拉斯船长历险记》(1863)、《地心游记》(1864)、《从地球到月球》(1864)、《格兰特船长的孩子们》(1865)、《环游月球》(1868)、《一座漂浮的城市》(1869)、《海底两万里》(1869)、《八十天环游地球》(1872)、《盛产皮毛之邦》(1873)、《神秘岛》(1874)、《米歇尔·斯特罗哥夫》(1874)、《太阳系历险记》(1876)、《黑印度》(1877)、《十五岁的船长》(1878)、《蓓根的五亿法郎》(1878)、《机器岛》(1893)等一大批信息量大、科技知识丰富、情节离奇曲折、人物形象鲜明突出的充满奇思妙想的作品相继问世,受到法国和世界各国读者尤其是青少年读者的欢迎。凡尔纳科幻小说引人人胜,雅俗共赏,在法国的发行量早已突破两千万册。他的作品被翻译成上百种文字,在世界畅销不衰。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凡尔纳是世界上作品被译介最多的十大名家之一。他的代表作多次被搬上银幕和荧屏,闻名遐迩,脍炙人口。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下,法国电视部门专门设置了以儒勒·凡尔纳命名的国际科普电视奖项,以鼓励各国加强电视科普宣传教育。2005年联合国的“世界旅游日”主题,自然而然在纪念凡尔纳逝世一百周年上大做文章。
    凡尔纳的确创造了科幻文学的神话,但科幻不是神话。神话是不可能实现的,而凡尔纳的许多幻想已经或正在实现,有的将来很可能变成现实。我们现在拥有的电视、潜艇、飞船、导弹、计算器、机器人、飞行器、霓虹灯、水下呼吸器、高速列车乃至全球通讯网络等高端技术,他在一百多年前就为我们想到了。许多科学家、工程师和作家坦言自己的志趣曾受到凡尔纳科幻小说的影响。法国元帅利奥泰对下议院讲话时曾说:“现代科学只不过是将凡尔纳的预言付诸实践的过程而已。”这话虽然言过其实,但至少说明,凡尔纳手笔不凡,其作品的文学价值、科普效果和教育意义不可低估。
    凡尔纳当年发表科幻小说使用了一个总题目:《在已知和未知的世界中漫游》。这个题目显然是画龙点睛,抓住了凡尔纳科幻小说的精髓。如果读者能怀着从已知求未知的漫游心态阅读凡尔纳的科幻小说,那一定开卷开心,在开阔眼界、增长学问的同时,说不定还能培养积极的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能力,从而提高创新的勇气和想象力。
    在凡尔纳的六十多部科幻小说中,如果把(《从地球到月球》、《太阳系历险记》称作“天书”,把《地心游记》称作“地书”,把《八十天环游地球》称作“人书”,那么《海底两万里》就是名副其实的“海书”了。它以海纳百川的气度和海量的海洋知识揭开了海底世界的神秘面纱,奉献了洋洋大观的精彩,堪称科幻小说中的经典,海洋小说中的精品,其文学性、科学性和民主性皆为上品。
    《海底两万里》的故事发生在19世纪60年代。当时世界航海业方兴未艾,但海难事件频频发生。根据许多遇险船只幸存者的回忆,海难事故大都与海上“独角兽”有关。欧美报刊对此大加炒作,一时闹得沸沸扬扬。于是,舆论分为两派,一派认为海难肇事者是海洋怪物,一派则认为是深海动物。
    海难事件是尽人皆知的事实。但肇事者究竟是海怪还是海兽,这在当时的确是一个解不开的谜。所谓“谜”就是未知世界,而未知世界总是神秘的。凡尔纳的小说一开头就抓住这个世界争论的焦点,不断调动读者的好奇心,让读者跟着作家的思路去认识这个神秘莫测的未知世界,于是演绎出一段离奇曲折、跌宕起伏、悬念迭出的科幻故事。
    凡尔纳编的故事虽然离奇,但并不离谱,节外生枝合情合理,来龙去脉头头是道,起码可以自圆其说。
    美国海军为了确保航线安全,派出最先进的军舰去追杀“独角鲸”。法国生物学家阿罗纳克斯教授和加拿大捕鲸能手尼德-兰应邀随美军舰出海执行任务。军舰与“独角鲸”终于在不太平的太平洋海域遭遇,并受到“海怪”的重创。法国学者和仆人以及加拿大鱼叉手在撞船时不幸落水,但鬼使神差,三个人被命运抛到“独角鲸”的脊背上。其实,所谓的“独角鲸”既不是海洋怪物,也不是海洋动物,而是一艘设计精巧、构造复杂、技术先进的人造潜水船。
    凡尔纳在揭开“独角鲸”秘密的同时,又让读者陷入一系列新的悬念连环套当中。首先要弄清楚鹦鹉螺号究竟具有多高的技术水平,然后要弄清楚鹦鹉螺号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现在通过查阅资料可以知道,《海底两万里》成书之前,世界上已经有“潜水船”存在。1620年,荷兰物理学家科尼利斯·德雷尔成功地制造出人类历史上第一艘潜水船,木质结构,靠木桨驱动,可载十二名船员,但只能潜水三至五米。1776年,美国耶鲁大学毕业生戴维特·布什内尔在华盛顿将军支持下,研制成功海龟号潜艇,靠人力螺旋桨驱动,并首次用于实战,但发动攻击没有成功。1801年5月,富尔顿在法国皇帝拿破仑的支持下,对“海龟”进行了改造,建成了鹦鹉螺号潜艇,铜壳铁框架,艇长六点八九米,最大直径三米,状如雪茄,艇中央有指挥塔,水面用风帆推进,水下用人力螺旋桨推进,用压载水柜控制浮沉,艇上带有压缩空气,可供四个人和两支蜡烛在水下使用三小时,能潜水八至九米深。‘1863年,法国建成一艘名为“潜水员”的潜艇,第一次使用蒸汽发动机,艇长四十二点六七米,排水量四百二十吨,外形如海豚,速度二点四节,潜深十二米,能在水下续航三小时,是20世纪以前建造的最大一艘潜艇。1866年,英国建造了鹦鹉螺号潜艇,使用蓄电池作动力,航速六节,续航力八十海里。应当指出,当时信息技术很不发达,加上潜艇主要用于军事目的,建造过程高度保密,外界很少有人知道潜艇的秘密。但凡尔纳显然掌握当时最先进的潜艇技术资料。因此,他笔下的鹦鹉螺号绝不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之物,而是从已知的潜艇技术出发,探索未来潜艇技术的发展前景。值得庆幸的是,凡尔纳想象出来的潜艇已经在20世纪变成了现实,而且有了突破,使用了核动力。当然,这是凡尔纳始料不及的。1954年1月21日,人类第一艘核动力潜艇鹦鹉螺号在美国顺利下水,艇长九十米,排水量两千八百吨,当时造价为五千五百万美元,最大航速达二十五节,最大潜深一百五十米,可以在水下续航五十天、航程三万海里而无需添加任何燃料。几代鹦鹉螺号潜艇发展的轨迹,不正是从已知世界探索未知世界的过程吗?凡尔纳的超凡想象力由此可见一斑。 《海底两万里》作为文学作品,还为后人塑造了一个最具悬念的 “水中人”——尼摩船长——的形象。尼摩船长是一个大智大勇、神出鬼没、总能逢凶化吉的“怪人”。他不是超人,却胜似超人。他既是鹦鹉螺号的总设计师,又是建造潜水船的总工程师,也是潜艇航行的总指挥和技术总管。他有很高的文化素养,不仅懂法、英、德等现代语言,而且还精通古拉丁语;他不仅搜集海底奇异的动植物标本,而且喜欢收藏世界名著、名画、名曲,还会弹一手动听的管风琴。他有很高的智商,天文、地理、人文、海事无所不通,他可以修正专家、学者(其中包括阿罗纳克斯教授)有关海洋论著中的许多错误判断和见解;他有利用天然条件、开发海洋资源、长期在水下生活的高强本领。阿罗纳克斯教授说他对人类怀有刻骨的仇恨,其实他只恨压迫者,为了报仇雪恨,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撞沉敌人的军舰,但对遇难的苦命采珠人却舍身相救,慷慨解囊,甚至可以随时动用“海底银行”支持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正义斗争;他人道地接纳了阿罗纳克斯教授等三位不速之客,不仅让他们自由地进出鹦鹉螺号的图书室、博物馆,而且还带领他们漫步海底平原,饱览无奇不有的海洋生物,尝试海底森林打猎,穿越阿拉伯水下通道,参加海底珊瑚公墓葬礼,参观沉沦海底的大西洋古城,目睹打捞西班牙沉船财宝活动,而且还让他们见识了最深邃的海沟,最活跃的海底火山,最轻松的触礁脱险,最名贵的珍珠大王,最美丽的珊瑚世界,最危险的冰山绝境,最残酷的人鱼(章鱼)大战……但读者看到书的最后一页,竟然弄不明白尼摩船长究竟是哪个国家的人,也不知道他的真名实姓,也不知道他躲避人类社会、深藏海洋的真正动机。这个悬念直到《神秘岛》的第三部才被解开。《海底两万里》与《格兰特船长的孩子们》和《神秘岛》前后呼应,所以有凡尔纳三部曲,或海洋三部曲之称。
    有未来学家称,21世纪必是海洋的世纪,许多学者还提出了海洋发展战略。阿罗纳克斯教授曾盛赞尼摩船长在水下掌握的科学技术比陆地(世界)超前了一个世纪。在纪念儒勒·凡尔纳逝世一百周年之际,回顾一百年来人类海洋科技发展的历程,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海底两万里》提出的许多预言有的已经实现了,有的正在实现,有的还待继续探索。比如,海洋生物保护问题,海洋资源开发问题,海底旅游观光问题,海底城市建设问题,人类向海底移民问题……在强调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今天,不都是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课题吗?不都值得有科学头脑的文学家们发挥奇思妙想、大书特书吗?
    杨松河
    2005年于南京茶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