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报战[平装]
  • 共1个商家     6.97元~6.97
  • 作者:燕浩云(作者)
  • 出版社:长征出版社;第1版(2008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0440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报战》由长征出版社出版。
    撕开报业竞争真相,透视媒体人职场生存。

    作者简介

    燕浩云,原名郭奋飞,1970年代生人,高中毕业后当过三年营业员。1993年开始发表作品,1998年当记者,从此开始了走南闯北的采编人生。凭借着记者敏锐的观察力,他对当今时代有着超乎常人的清醒认识,尤其是十年的记者生涯,让其对中国报业的发展现状和竞争环境更能深入肌理,触及本质。
    《报战》是其长篇小说处女作。

    目录

    第一章 创刊
    第二章 太阳报
    第三章 霍老板
    第四章 夜总会事件
    第五章 报社里的人才
    第六章 中国第一名记
    第七章 中国第一狗仔
    第八章 头版头条
    第九章 官司
    第十章 造反与招安
    第十一章 离开与回归
    第十二章 报道十强赛
    第十三章 泡吧
    第十四章 《炫体育》停刊
    第十五章 落选世界杯名单
    第十六章 独家专访
    第十七章 核心痛
    第十八章 告别世界杯
    第十九章 《队报》还能撑多久
    第二十章 整改报告

    文摘

    第一章 创刊
    天高云淡,春花烂漫,这正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光。
    “今年不能赔钱,首先要在洋城站稳脚跟。”集团的编委老何一边器宇轩昂地讲话,一边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我相信我们有这个能力,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
    偌大的会议室里很安静,二三十个年轻人围坐在圆桌旁,像听《圣经》一样专心致志地听着老何的训话。这是《队报》的创刊大会,这些人刚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
    “下面宣布任命决定。”老何从桌子上的一堆纸里翻出来一张,一字一句,照本宣科,“经集团研究决定,《队报》从3月1日起创刊,任命如下:怀之林为主编,潘如君为执行副主编,赵子友和李阳为副主编。”
    在座的人都清楚,虽然怀之林是主编,但他只是名义上的管理者。怀之林是《都市报》的总编,他的主要精力还要放在那里;而潘如君才是《队报》的实际掌控人。
    尽管是报业集团编委,更是“桃谷六仙”的顶头上司,但潘如君等并没太把老何放在眼里。老何更像这个集团的大管家,平时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也管得乐此不疲、津津有味。有一次率领检查团检查卫生,到体育部后,老何把所有的犄角旮旯都认认真真摸了个遍,临走时似乎还忘了什么事情。半个钟头后,老何又重新折回来,郑重其事地问潘如君:“你们桌子底下的那些废报纸哪里去了?”潘如君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哦,卖了,卖给收废品的了。不是打扫卫生嘛,也没地方扔,索性就卖了!”
    老何哦了一声,一本正经地说:“这当然不是什么大事,但你们也要注意,这些报纸也是公家的财产,卖了就卖了,但那些钱可不能落入私人的腰包,虽然也没几个钱。”
    这个段子让桃谷六仙乐了好几天。他们觉得这个领导简直就是吝啬鬼,既不好玩,也不可爱。
    让潘如君主政《队报》的领导班子,怀之林和老何起初的意见并不统一。按常理说,赵子友此前是《都市报》的体育部主任,他来当这个主编也顺理成章。但怀之林认为,论业务能力,潘如君绝对在赵子友之上。尤其是这种专业性很强的体育报,对业务的要求非常高,而赵子友只是资历比潘如君深一些。据赵子友自己说,由于自幼成长在贫困山区,他10岁之前就没看过电视。赵子友上大学前对体育知识也一无所知,业务能力明显先天不足。
    而老何对潘如君也不放心,他眼中的潘如君虽然是个大才子,写得一手好文章,但并不是管理型人才,尤其是性格过于散漫,平时吊儿郎当,不拘小节,如果让他当一把手,能否掌控全局尚不得而知,还容易在舆论导向上出现偏差。相反,赵子友则稳当持重,虚心诚恳,善于听取各方面意见,即使业务上不是最强的,但在群众中更有威望,也有人缘。
    怀之林和老何的意见都被递交到了集团高层的常务会议上,最终怀之林的意见占了上风,但老何的意见也不是没被考虑。高层拿出的具体方案是,让怀之林暂时兼任《队报》的主编,而潘如君则主持工作,担任执行副主编。
    这显然是让怀之林给潘如君把把关,你强力推荐的人选自然得你扶上马送一程,过一段时问,如果潘如君经受住了考验,再把他扶正,再完全放任自流。
    会场内依然很安静,并没按照惯例响起掌声,几个当事人也神态各异:怀之林目不转睛地向老何行注目礼;潘如君也早知道了这结果,听到自己名字时,狠狠吸了口烟,喷云吐雾起来;赵子友庄重肃穆,端坐如钟;李阳似乎有些疲惫,趴在了桌子上。
    老何摘下眼镜,巡视了周围的这些年轻人一圈,嗓音也提高了八度:“我相信我们这个团队的实力,我也相信《队报》可以成为国内体育报纸的龙头老大,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打败同城对手《体育金报》,然后再杀到京都,和《竞赛》决一雌雄。”
    虽然是创刊大会,但会议室却简朴得不能再简朴,既没有挂条幅也没有摆花篮。
    “本来这个会是要在花园饭店开的,当初还打算邀请一些体育界的名流来捧场,”老何抑扬顿挫起来,“不过考虑到目前体育媒体的竞争环境和集团的具体情况,我们还是决定低调一些。明年吧,等《队报》赚了钱,在一周年的时候好好开个PARTY。”
    老何字正腔圆,言语中展现出不容置疑的霸气,这让潘如君很是享受。上次世界杯时,半死不活的《都市报》就是靠着以桃谷六仙为核心组成的体育部,搞了一份世界杯特刊,结果一发而不可收拾,《都市报》从此风靡珠江三角洲,发行量从5万份一跃达到20万份,不但摆脱了苟延残喘的处境,还在洋城的报业竞争中找到了一席之地。
    那以后,桃谷六仙在江湖上声名鹊起,潘如君等也把尾巴翘上了天。他们嬉皮、有趣、泼辣、不羁的评论,在体育新闻圈里掀起了强劲旋风。
    除了相信自身实力外,桃谷六仙也没把这行业里的其他对手放在眼里。就算最牛的《竞赛》,即使发行量超过了100万份,潘如君仍对它嗤之以鼻。尤其是《竞赛》黑板报般的简陋版式,总是遭到他们的挖苦和嘲笑,还被总结成八个字:土得掉渣,缺乏美感。百万大报尚且如此,其余对手就更不值一提了。
    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这是桃谷六仙给《竞赛》的评价。老屈居在《都市报》里也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办一张专业报纸,给自己找一个更大的平台,逐渐成了这帮人的梦想和共识。
    现在正赶上报刊整合,报业集团从其他地方并购了几个刊号,这机会总算款款而来了。
    老何继续讲话:“由于现在人手紧缺,《队报》编辑部同时还要负责《都市报》体育版的工作,等过一段时间,大家都缓过这口气了,你们这套人马再一分为二。《都市报》的体育部仍然要独立出来,这样更规范,也便于管理。”
    这时候,老何突然想起了什么,眼光从老花镜上方的空隙中瞟出来:“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来了?我怎么感觉缺了谁啊?”
    老何掏掏耳朵,迅速在大家脸上浏览一圈,很快有了答案:“对啊,萧正峰怎么没来呀?”
    晃眼的阳光穿透玻璃窗,照在18层楼的会议室里,斑斑驳驳,影影绰绰。
    此时,萧正峰正愤世嫉俗地行走在大马路上。他脚步匆匆,神色焦急,耳朵上还戴着耳机,边走边摇头晃脑地听着摇滚乐。这副尊荣是他的标准相。
    摇滚和足球是萧正峰人生中的两大乐趣。心理学家说,同时爱好这两种东西的人具备轻度的疯癫和狂躁,他们往往智商高得离谱,情商低得吓人。
    萧正峰把精力都投放到乐趣中,除此之外就不食人间烟火了。前任女友和他分手时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你有一个女儿,你会同意她嫁给连电灯泡都不会换的人吗?”
    尽管知道今天开创刊大会,萧正峰还是睡过头了。因为迟到早已司空见惯,也没人知道他是成心还是无意。在桃谷六仙的组合中,萧正峰的才华和名气在江湖上公认是最大的,但创刊大会上他却不是主角。既然这样,萧正峰索性自动将自己划入到局外人的行列,连列席也失去了兴趣。
    关于那个任命决定,萧正峰几天前就知道了。他对潘如君当执行副主编并无异议,从能力和私交上,他和潘如君都更亲密,更有共同语言。赵子友为人憨厚,在才气和学识上却和他俩不可同日而语。
    真正让萧正峰郁闷的是,他这个名满江湖的大腕却没在《队报》里谋到一官半职。“凭什么你们都高升了,我还是个普通记者?”他在桃谷六仙的饭局上发出过这种质疑,却没人正面回应,潘如君让他直接去问老何。
    在桃谷六仙中,崇尚德国足球的訾栋已经当上了《都市报》的副主编,是怀之林的副手,不会来《队报》和他们厮混了。而潘如君等三人都已高就,剩下一个岑鹏只是最后加入的小毛孩,资历尚浅。现在萧正峰的心态就像市场上摆设的公平秤,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平衡点。
    其实潘如君知道上层领导的想法,萧正峰最大的问题就是平时言行不谨慎,嘴上没个把门儿的,跟谁都敢玩横的,荤的素的随口乱说,连高层领导他都敢当面拍桌子,就像一个误入更年期的中年男人。
    这个评语得到了大多人的认可。大多数人宁愿与讨人喜欢的傻瓜一起工作,也不愿意和有本事的讨厌鬼共事。来体育部前,萧正峰已在《都市报》辗转了好几个部门,每次都在被评为“最不受欢迎的人”之后悻悻离开。直到进了体育部,大家才因为他的才气而容忍了他性格上的缺陷。
    萧正峰对这评语并不认同。他辩解说,这是他的本色性格,是一种敢说敢做、直言不讳的大无畏革命精神。这种精神正是这个虚伪做作到处有的社会所缺乏的。众人不能包容和接纳他,是环境出了问题,不能怪罪到他的头上。
    潘如君让萧正峰去找老何,这正踩在他的软肋上。
    找老何?要官当?怎么说?况且,老何每次在报社和萧正峰邂逅时,那张弥勒佛般的笑脸就会立刻收敛起来:“你那几次出差的借款都报销了吗?财务处可都找我投诉好几次了,快有五六万块钱了吧?别拖了,赶快报了!要不我就扣你薪水!”
    每到这时,萧正峰只能赔着笑脸,像太监碰上了吾皇万岁一样,唯唯诺诺,连连称是,但他实在对报销的琐事不感兴趣。况且,那些票据鬼知道都扔到哪里了,早就天女散花,魂不知所系了!
    《队报》如期面市,果然与众不同。尤其是潘如君的那篇创刊词,文风犀利,热情澎湃,千字文章蕴藏豪情万丈,更有一种“天下英雄舍我其谁”的气概。尤其是那句“中国队报一小步,中国体育传媒一大步”,一出手就赢得满堂喝彩。
    之所以强调“中国队报”,显然是为了和法国著名的《队报》区别开来。潘如君最擅长写这种气势恢弘、牛皮哄哄的文章,再破的茅房在他笔下都能被形容成金銮殿。
    创刊当天,一直忙活到凌晨,潘如君等就像十月怀胎终于分娩的母亲,总算等到了胎儿呱呱落地的这一刻,心情有些忐忑,有些兴奋,更有些期盼。
    结束了工作,潘如君等仍不肯离去。印刷厂就在报社隔壁,他们虔诚地站在轰隆作响的印刷机旁,如同守候在产房门前。
    天蒙蒙亮的时候,总算拿到了墨香四溢的创刊号。
    众人围拢在一起,一边翻阅一边评判着。仓促上马,虽然版面上出现了不少错别字,但总体来说,《队报》第一期就实现了“与他们划清界限”的豪言,那些富有冲击力的版式和出口就是流行语的标题,再加上桃谷六仙所擅长的策划和评论,总体来说,这份报纸对得起他们那句“一出生就已枝繁叶茂”的广告语。
    潘如君等认为,与其他的体育专业报相比,《队报》的新闻气质无疑是新鲜热辣的,加上桃谷六仙赋予它的革命性和文学化,《队报》更能够激起读者的阅读快感。
    走出报社大院,此时月光如昼,一片皎洁。虽然困意渐浓,大家还是吃了一顿庆功宴。举杯痛饮之时,潘如君已有几分醉意:“怎么样?我的创刊词写得不错吧。即使多少年以后再把它翻出来看看,你们会发现,竟然还没有人能够超越。”
    众人仰脖一饮而进。只有潘如君喝了一杯畅快淋漓的酒,其余人喝到肚子里的全是醋。
    阳光灿烂的时候,新鲜出炉的《队报》摆在了《体育金报》总编高升的桌子上。高升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把《队报》读完,然后长吁了一口气,眉头紧锁。
    在《队报》的刊头下面,“执行副主编潘如君”的名字在高升看来格外扎眼。潘如君?真的是那个五年前还在《体育金报》当校对的潘如君吗?
    《体育金报》有将近20年的历史,是国内体育报纸中创刊最早的。早期市场上独此一家,它完全处于垄断地位。近年来群雄并起,市场逐渐被瓜分,伟大的历史在给《体育金报》带来伟大的光荣之外,也带来了伟大的沉重。如今的《体育金报》显现出未老先衰的颓态。
    在《竞赛》的步步紧逼下,《体育金报》的头把交椅也拱手让了出去。低端发展让《体育金报》在很多新闻力量的积蓄上已经远远落伍了,他们似乎也没正视这个现象。
    高升前几年还是活跃在一线的记者。年初,由于总编到了退休年龄,接力棒就传递到了他手里。
    在这关键时刻被推上前台,高升很明白肩上的使命,他知道,《体育金报》这个老字号的招牌,集团还是很看重的。领导希望他能尽快让《体育金报》重振雄风。所以,高升自知时间紧任务重,弄不好随时有可能翻身落马。
    几个月前,高升就听说桃谷六仙在筹备《队报》,说心里话,他对那几个人一直没太看上眼。在他脑海里,桃谷六仙不过是帮酸臭文人,只是多读了一些书,但真正就办报来说,还嫩了点。
    除此之外,还让高升摸不着头脑的是,桃谷六仙在金庸的小说里只是各自为战的武林高手,并不是一个有团队精神、能够取长补短的整体。高升不大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用这个称呼来标榜自己?如果他们真像那六个家伙,很蛮霸地把真气灌注在别人的身体里,不管死活,这不是要人命吗?
    写文章靠才气,办报纸靠关系。高升早年在江湖上行走时,如今的桃谷六仙还是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更让他不以为然的是,这几个家伙几乎没有在一线采访的经验,他们和体育圈是绝缘的。写个评论骂骂人还可以,但那和办报纸则完全不搭界,是两码事。
    虽这么想,但把《队报》拿到手之后,高升还是暗暗叫绝,倒吸了一口凉气。尽管新闻稿件并没什么独家猛料,但高升看得出来,《队报》的版式和策划是和国际媒体大趋势接轨的。
    高升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老态龙钟的《体育金报》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就是目前国内的龙头老大《竞赛》也远远无法与之比肩。
    点了一支烟,高升把屁股深深陷在了沙发里。五年前,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被《体育金报》赶走的名叫潘如君的校对,五年后竟然用这种方式重新杀了回来。直觉告诉他,体育媒体界一场血雨腥风般的较量就要开始了!
    说起来,高升对潘如君还是有知遇之恩的。那时候初出茅庐、只有高中学历的潘如君在《体育金报》里当一名校对。接触多了,高升发觉此人很有才气,还读了不少书,体育知识的积累也很渊博,当校对实在屈才,于是,高升就跟领导建议,让潘如君当上了实习编辑。
    潘如君性格散漫,迟到、早退、旷工是常有的事。有时心情不好,就会自动消失一段时间,任你翻遍整个地球,也难觅他的踪迹。就这么跟头把势地在《体育金报》里厮混着,似乎有他一人不多,少他一人不少。谁也没把他当回事,都觉得潘如君难堪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