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恋爱王者召唤术[平装]
  • 共2个商家     9.20元~16.80
  • 作者:沧海?镜(作者)
  •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第1版(2011年11月19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330409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恋爱王者召唤术》编辑推荐:魔幻天后沧海?镜加盟『萌爱季』的第一波献礼,古老童话与时尚魔幻的完美结合,“人偶王子军团”重现校园。古老的秘密、曾经丢失的记忆、梦境里诡异的预示……“你只猜到了开始,却没有猜到结局……”挑战你的想像力,给你最刺激的视觉享受,少女+美男+人偶+魔法=史上最华丽的生存大作战!
    1、萌爱季加盟作者:沧海?镜古老童话与时尚魔幻的完美结合,“人偶王子军团”重现校园古老的秘密、曾经丢失的记忆、梦境里诡异的预示……“你只猜到了开始,却没有猜到结局……”
    2、萌爱季团队精心策划,青春文坛顶级插画师倾情加盟!萌爱季团队精心策划,青春文坛顶级插画师倾情加盟!再创[萌爱季]畅量奇迹!

    作者简介

    沧海?镜,号称“魔幻天后”,杂志社写手,踩着80后的尾巴,昵称“镜子”。最大的爱好就是吃吃喝喝睡睡,希望能够嫁一个像小说里一样的帅哥,过着像小说里一样的日子。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笔端少年
    第二章 争夺宝石的敌人
    第三章 掠夺者
    第四章 逆鹰组织副会长
    第五章 流血人偶
    第六章 新的继承者
    第七章 掠夺走的笔
    第八章 亚历克斯的式神
    第九章 梦里的人偶
    第十章 小提琴
    第十一章 逝去的生命
    第十二章 摇摆的阁楼
    第十三章 人偶之战
    尾声

    序言

    楔子
    人们都认为爱丽丝梦游仙境只是一个童话,然而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却出现一个传说:爱丽丝跟随兔子跌入了洞里,她遇到了邪恶的红桃女皇以及善良的白女皇,她帮助白女皇争夺回皇位,在那之后,爱丽丝被送回了现实世界。然而,她并不是一无所获,因为离开前,白女皇送给了她一样礼物,那就是爱丽丝匣子。爱丽丝匣子上面缀有六颗宝石,这些宝石带着神奇的力量,可以让人偶拥有知觉,并且让他们像人类一样走动起来。
    在那之后的五百年,英国有一个贵族的孩子,希望得到一个可以动的人偶,有人便将爱丽丝匣子上的宝石撬下一颗,放在了其中一个人偶的身上。人偶奇迹般地动了起来,并且陪着那个孩子生活了很久,一直到那个孩子死去。
    这个消息随之在世界各地传播开来,爱丽丝匣子上的所有宝石被一一撬走,世界各地也逐渐出现不同的可以动的人偶。然而,尽管他们可以走路,可以说话,可以唱歌,可以跳舞。但是他们没有知觉,没有心跳,他们依旧是人偶,直到——
    某一天,有两个人偶相遇了,其中一个人偶借用了另一个人偶的宝石,他发觉自己增加了力量,并且可以感觉到风从身边经过……于是,人偶之间的战争便开始了,他们互相争夺各自的宝石,只为能够变成真正的人类。

    序言
    沉睡,黑暗的木匣子。
    缠绕着蕾丝边的衣摆小心翼翼地从木缝里探出头去。狭窄的空间,寂静的夜晚,硕大的圆月缀在半空之上。
    “咯吱”一声,合着的木盖被一只白皙的手推开,一大串异样的红色咒文浮现。金发少年缓缓从木匣子里站起来,黑色的皮靴踩在干枯的草叶上,扬起一层薄薄的光熏……少年睁开一只眼睛,抬头看着低沉的夜空,周围有一圈高耸的围墙,除了那美丽的月亮,仿如滴蜡一般坠着晶莹的液体。
    白色衬衣领口上系着的深蓝色领结,随风拂动,他微微颤动着晶莹的嘴唇:“有谁,愿意再次将我唤醒……”

    后记

    站在她面前的少年几乎是欣喜若狂的,他一下子将她抱进了怀里:“爱娃,爱娃……你终于回来了,爱娃,你终于回到了我的身边。”
    爱娃……
    纵然很想流泪,但是眼眶却干涩如枯井,她垂下了头,全身的知觉已经消失,无论是风吹过耳畔,还是身体上接触的温度,她都感觉不到。这就是人偶,这就是没有知觉、任人摆布的人偶。
    曾经的她拼命挣扎,挣扎着从这张蜘蛛网里逃脱,然而身上却留下了恶魔撕咬的痕迹。这个痕迹她永远也抹不去,擦不掉,只能带着它逃跑,用尽全力地逃跑。最终,她还是被带回了这张蜘蛛网,重新被捆绑在上面,恶魔的獠牙就在头顶,他咬破她的喉咙,吸干她的血,最终将她变成一副枯骨,悬挂在蜘蛛网上。在少年将变做人偶的夏萝音抱起来要转身离去之时,忽然跌在地上的亚历克斯一下子站起了身,他握着半片破碎的刀刃一瞬间刺入了少年的后背!
    他痛苦地摔了下去,夏萝音因为没有防备直接被跌出五六米远,手臂上的陶瓷立刻碎了一地。“不……不可能……”宝石的力量已经全部转换到了执事人偶的身上,亚历克斯怎么可能还会动?怎么可能还有意识?而且……没有主人的吩咐,人偶根本就不可能做事,为什么他竟然还会……
    咔嚓,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身上不断掉落下来,他的身体也早已经残破不堪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勉强站着,然后将跌在地上的夏萝音扶了起来:“主人。”
    “她已经不是你的主人了,她是人偶!是一具死物!”洛克紧紧地捂着后背,因为刀片刺得很深,每说一句话他都痛苦不已,甚至嘴角都溢出了血。
    难道……他就要死在这里了吗?!不,不!!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她,好不容易将她变回了人偶!他要与她生活在一起,哪怕过去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万年!他也绝对不会这样轻易地放她离开!
    “铁锦!”他用尽全力地转过身去,望着那个刚刚变成人类的执事,“将她带回我的身边!将她带回我的身边!”
    可是站在那里的执事却一动也不动,他看着脚下的一大块血迹,上面还有灰蓝色衣襟的残破碎片……
    --锦,我想我们可以出去走走了。那位姐姐总是独自一个人,应该很寂寞呢。
    --锦,帮我把那颗宝石取下来。
    --锦,我说过,这副身体你不能有任何损伤!你只是一个暂借品!总有一天你要离开这副身体,如若敢再让它受伤,我会将你替换下去!
    明明是如此地厌恶他,明明知道最终复活的也只是他的身体,可是……却依旧坚持着,坚持着让他活下来。
    指尖触碰到地面黏稠的液体,他仰起头,眼泪从眼角滑落:“终于变成了人类,可是主人,你又将何去何从?”
    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死去,痛痛快快地,死一次。
    忽然他将手刺入了自己的身体,将五颗被固定的宝石取出来,一瞬间,跌落在地上的那支笔的笔端,赭红色的宝石再次散发出光芒。痛苦立刻蔓延至全身,他一路淌着血,一路走到亚历克斯面前。
    “这是属于你们的。”五颗宝石,还有最后一支笔,笔端上的赭红色,映照出亚历克斯的脸。
    亚历克斯一瞬间将它握紧,那个才刚刚变成人类的执事,再次化做一个人偶,他踩着咯吱咯吱作响的脚步,将那摊血水里的衣服捡起来,然后紧紧地抱住,一步一步走远。
    对于一个人偶来说,最重要的便是不被主人舍弃。而他,纵然已经成为了人类,仍旧无法忘记这一点。或许,是他不愿意忘记,那个从他睁开眼睛开始,便站在他面前的小男孩,那个总是趾高气扬,却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副身体的主人。
    夏萝音被抱在亚历克斯怀里,他有机会变成人类,只要将宝石放入自己的身体,然后在那个几乎快死去的少年额头画上替换阵。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
    手中的宝石被一颗一颗置入夏萝音的身体,他半透明的眼瞳只淡淡地望着她的眼睛。
    夏萝音怔住了:“你……”
    “我要守护你……萝音。”这是他第一次逾越,从主人的称呼,转换成了萝音,他低下头,用冰冷的嘴触碰到她的鼻尖上,“无论今后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在你身边。”
    浅淡的一个吻,却饱含了思念百年的记忆,他抬起手在那个少年的额间画出了替换阵。一瞬间,所有的光芒全部都聚集了过来!少年尖锐的嘶叫声在天空响起:“不!不!!爱娃,你是属于我的!爱娃,你是属于我的!!”
    最后的声音消散在了风中,地面上多出了一具离逝了生命的人偶。
    夏萝音从亚历克斯的身上下来,她站到了地面上。手腕上的球关节已经消失了,她终于重新成为了人类……
    笔端的赭红色宝石退去了原本的光泽,它失去了力量,在夏萝音的心口,怦、怦……这是心脏跳动的声音。而亚历克斯,他的手依旧抚在她的脸颊上,嘴唇的温度冰冰凉凉,那曾经久远的记忆,伴随着他缓缓闭上的眼睛,一点一点消失殆尽。
    忽然,夏萝音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把那马上要离去的意识重新扯了回来:“为什么把宝石给我?你明明有机会变成人类……”
    “因为……”干枯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已经无法开口说话,只能睁着眼睛直直地看着她。
    因为,我要守护你。
    从坐在橱窗里开始,便只看着你,看着你一点一点被雕刻出来的面容,看着你装上了黑色的眼瞳,看着你乌黑的长发下绑着细小的绳结,看着你细长的手臂在玻璃柜上轻轻地敲动,透明的双唇不断地吟唱着那首歌:“娃娃说,要什么,外婆就给你做什么,一双眼睛、一只鼻子、一张嘴巴,还有这长长的头发……娃娃说,要什么,外婆就给你做什么,一双小手、一双小腿、一个肚子,还有这冰凉的指甲……”

    文摘

    节选片段一:
    学校组织所去的是一家很普通、新建没有多久的游乐园,占地不到30公顷,只有一个“盛宝莲”主题乐园,不过里面可玩的项目倒是挺多的,有过山车、海盗船、旋转木马、摩天轮、水上划艇、螺旋咖啡杯等。虽然地方不大,设施倒也齐全,从中央大街到自由广场,两边还有许多古色古香的店铺、餐厅茶室、蛋糕房等,专门是为孩子们设计并为他们所向往的娱乐天地。
    那一天除了白金的学生,黑银和青铜的学生也全部来了。白金的学生就来了四个,夏萝音、日向袭,以及日向袭的两个式神。
    夏萝音就走在前面,她脚步很快,跟在后头的日向袭几乎追不上她的步伐,他气喘吁吁地跑着,等头一抬,忽然发现夏萝音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外了。
    日向袭有些失望地垂下头。原本就是因为听说她会来游乐园,他才一同跟来的。谁知她根本就不答理他,只顾自己走那么快,连旁边的那些游戏项目也不玩,匆匆忙忙的,好像很赶似的……是不是因为,她讨厌他?
    想到有可能是这个原因,他的脸色都白了起来,于是更加加快脚步跟随上去。
    夏萝音走过一家咖啡厅的门口,正巧从门里出来一批学生,三三两两的,差不多六七个人,穿着黑色的衬衣,外面罩着黑白相间的校服外套,校服外套上分别别着一枚精致的校徽,那校徽有一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哐当”一声,咖啡店的门又被打开了,一个只穿着黑色衬衣,连校服都没有穿的少年也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抬起头看到站在街道对面的夏萝音时,忽然愣了一下,随后嘴角上弯叫道:“是你,亚历克斯的主人。”
    哦……是他。夏萝音想起来了,当初自己没有将笔带在身边的时候,就是他带着人偶前来追杀她,想要夺走宝石。只不过幸亏尚洛司及时赶来,他没有得逞,逃走了。
    “阎,你认识她?”听到少年说的话,旁边几个男孩也把视线移了过来,“好像是圣德彼利亚学校的学生。看,她穿着白金的校服。”
    少年阴柔的脸上扬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他转头对着身边的男孩们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几乎是一瞬间,在夏萝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站到了她的面前。纤长的手指悬起,轻轻地抚上她的下巴,然后猛地一用力,一把将她扯到面前:“那天让你给跑了,怎么……今天将笔带在身边了吗?其他保镖没有跟着你吧?”
    夏萝音头一撇,将他抓着自己下巴的手撇开:“我不想与你争执,你的宝石我没兴趣。”
    “我的宝石你没兴趣,可是你的宝石我很有兴趣。”他伸手要夺别在她口袋里的笔,夏萝音在一瞬间出手将他推了开去!说时迟那时快,忽然一辆车从街道上驶来,少年还跌在地面上,眼看就要撞上了,身后追赶上来的一男一女一瞬间拉住他的衣领将他带到了路边。
    跟死神擦肩而过的人脸色已经彻底苍白了,他抬头看着依旧平静地站在街对面的少女,她平静得好似一池水,脸上没有半点波澜。
    刚才,她差点杀了他!
    从不远处赶过来的日向袭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几乎是难以置信地捂住嘴,看着已经转过身、依旧平静地继续走路的少女。刚才那辆车开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看见了,却毫不犹豫地将那个人推到了路中间。如果没有他的式神出现,他早就死了!
    那种力量被车撞了的话,绝对活不了的!
    心口好像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寒冷感蔓延上来,他停住了脚步,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继续跟上去。
    夏萝音的世界,同他所在的世界……完全不一样。
    她就好像待在自己的一个壳里,如若要出来,她会强硬地打破壳的边缘,哪怕鲜血淋淋,她也不需要旁人的帮助。如若自己靠近过去,或许会被她推开,甚至像刚才那个少年一样,被她杀死!
    “阎,你没事吧?!”“天啊,那个人是疯子吗?!”“她差点杀了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你的手好像流血了。”路边同那个少年在一块儿的男孩女孩立刻拥了上来,他们七手八脚地将他扶起来,有人要查看他的伤口,却被他大力地甩开手:“别碰我!”
    那些人立刻停住手,其中一个女孩咬了咬嘴唇,眼眶闪着泪水:“阎,那个人到底是谁,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与你无关!”少年紧紧地握着拳头,他脸色已经从白转青了。
    居然敢杀他,她居然真敢杀他!她以为她是谁!她以为她是谁,居然敢杀他!而且……她竟然丝毫都没有犹豫,完全是想置他于死地!
    整个肩膀都有些颤抖了,他咬住牙,恨恨地从嘴里蹦出几个字:“你们继续玩,我先回去了。”
    “阎--”他们还想喊住他,但是他已经转过了身。
    迈开脚步没走几步,他忽然看到了路口穿着与夏萝音一样校服的日向袭,嘴角冷冷勾出一笑:“哼,我还以为没有保镖,原来还跟着。”
    日向袭的脸一瞬间苍白了起来,他当然不是夏萝音的保镖,他只是……因为想要跟在她的身边,想要陪着她,所以才一同跟过来的。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会看到那一幕,看到她毫不犹豫地,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就将一个陌生人推向死亡边缘……那个眼神,与她偶尔流露出来的温和,完全不一样。
    “她差一点杀了你。”颤动了一下嘴唇,日向袭抬起头来看着他。
    少年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我华夙阎,可没那么容易就死。”
    巨大的摩天轮顶端,一个穿着灰蓝色西装礼服的棕发小男孩站在上面,他的胸前别着一枚宝蓝色胸针,深邃如海的眼瞳里映出一个少女的身影,手上握着的手杖轻轻一扬,空中便降落下无数朵绑着绷带的蔷薇花,一朵一朵飘落下来,美丽绝伦。
    原本滚动的摩天轮忽然停住了,几个坐在摩天轮包厢里的孩子趴在窗口朝着外面探出头去:“咦,妈妈!天上在下花。”
    “胡说,天上怎么可能会下花?”听到孩子的胡言乱语,几个大人也朝着窗外看,果然看到一朵朵白红色的蔷薇花从天空飘落下来,每一朵花的荆棘上都绑着血红色的绷带,如同天使送给凡人的礼物。
    “蔷薇……封印!”当花几乎布满整个游乐园的瞬间,小男孩的手杖一下子顶到了地面。所有飘浮的蔷薇都在这一刻停止,那飞起的海盗船、那旋转的咖啡杯、那端着奶茶差点摔在地上的服务员,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瞬间定格了,如同墙壁上的照片,没有办法脱离时间的束缚。小男孩脸上扬起了一个分外美丽的笑容,他脚尖一点从刚刚的摩天轮上跳落下来,棕色的头发不断地在空中拍打他的脸颊。
    眼看就要坠落,忽然从旁边冲出来一个穿着燕尾服的男子,他双手一伸,轻巧地将小男孩接在手里。小男孩重新站到了地面:“铁锦,那个女孩在哪里?”
    “就在你身后,主人。”男子答道。
    小男孩微微一怔,随即微笑着转过身去:“你好,夏萝音。”
    一身干净而华丽的西装礼服,棕色的短发柔顺如水,深蓝色的眼瞳里闪烁着淡淡的光芒。他微笑着,不同于他原本年龄的成熟,手里的一根手杖短而精美。夏萝音就站在他的对面,刚才她看见了他的力量,从手杖之中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
    “你做了什么?”当周围一切的事物全部停止下来的时候,夏萝音才察觉到情况不对。这个突然出现在游乐园的小男孩,还有那个站在他身边的男子……显然,那个男子是一个人偶。只是这个人偶有一些奇怪,他能够承受一个从高空中跳落下来的人,并且保护他丝毫不受到伤害,那种力量如若是普通的人偶,早就散架了。
    小男孩听到夏萝音的话,抬头看了看天空,那些蔷薇花都定格在半空上,如同节日的彩带:“你不是知道吗?除了笔以外,还有别的媒介可以利用宝石的力量呢。看,不是很漂亮吗?就好像过生日一样呢。”
    他的视线一点一点下落,然后移到她的胸前,那里别着的笔端,有一颗散发着光芒的赭红色宝石。
    夏萝音眉头一皱,她瞬间取出了笔悬到半空画出了一个五芒星阵:“亚历克斯!”
    长长的藤蔓垂落下来,亚历克斯从五芒星阵里走出,站到地面上。
    微风静止在天空中,从摩天轮上方望下去,地面上面对面站着四个人。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身边是二十多岁、穿着燕尾服的男子;另一边是一个少女,身边跟着身穿英式礼服的金发少年。还有无数的绑着绷带的蔷薇花,像节日的彩灯一样,停驻在半空中。
    “嘻嘻,”看到她唤出的人偶,小男孩笑出了声,“姐姐的人偶很漂亮呢……他眼睛的颜色……也很漂亮呢。”
    眼睛……方朔臣曾经说过,这些被雕琢出来的人偶,眼瞳的颜色是随着宝石的颜色变化的。一旦失去了宝石,眼瞳也会失去色彩,就好像一副没有灵魂的躯体一样,他们会和橱窗里普通的玩具人偶一样,只是一个空架子。
    所以当那个小男孩说出亚历克斯的眼睛漂亮时,就是在注意着夏萝音手上那支笔笔端的宝石。
    曾经逆鹰组织的人派了无数个部下出去寻找这颗宝石,却始终没有消息。没想到过了这么些年,它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世人面前。的确,笔可以更换自己的宝石,也可以同时容纳六颗宝石,但是迄今为止更换宝石的事情还没有人做过,最多的也就是容纳不同的宝石在笔上,把原本的宝石剔除,更换其他宝石在笔上,倒也是一件很新奇的事。而赭红色……这颗宝石,在所有宝石里面具备更加重要的意义。
    因为赭红色,就是心脏的颜色。
    只要拥有了赭红色的宝石,哪怕无法收集其他六颗宝石成为人类,人偶也可以具备感情。这种感情的力量就是来自那颗宝石……会让人偶欢乐,会让人偶痛苦,会让人偶难受,会让人偶绝望……它拥有强大的力量,能够征服其他人偶成为他的臣服者。
    夏萝音一直注意着那个小男孩,在说到眼睛的时候,他的眼瞳微微闪过了一丝暗淡的光泽。然后一瞬间,他的表情飞快变化,重新绽开笑容,对着身旁的男子道:“铁锦,帮我把那颗宝石取下来。”
    “是,主人。”话音落下,男子已经站在了夏萝音面前!她急速后退一步,然后一转笔身,在空中画出一道砖墙。
    谁知这砖墙并不能阻挡那男子的脚步,他一拳就在墙壁上打出了一个窟窿,然后强大的手臂一下子拽住夏萝音的衣领,将她拎了起来。
    夏萝音没有挣扎,她伸手就在空中画了一把砍刀,直接击中了男子的手腕。
    当鲜血涌出的时候,不仅仅是夏萝音,连赶过来的华夙阎和日向袭也愣住了。从刚才那个男子一击的力量来看,这分明就是只有人偶才可以办到的,但是喷出来的鲜血……却同样是真实的,同样是炙热的!
    难道这个男子……已经不是人偶,已经变成人类了吗?
    不可能!如若他变成了人类,为何还要来抢夺宝石?
    手腕被砍断了,夏萝音落到了地面,她擦拭了一下脸上的血,然后站直身体。那个男子的脸上没有疼痛之色,只是眉宇微微皱了起来。站在不远处的小男孩脸色一下子黯淡一来。“铁锦,我说过,这副身体你不能有任何损伤!你只是一个暂借品!总有一天你要离开这副身体,如若敢再让它受伤,我会将你替换下去!”
    “是,主人……”男子垂着头,看不到表情。
    很快,那只落在地面的手又被男子捡了起来,他接回到手上,许多血红色的筋脉延伸出来,把手腕和手连接到一起。这一系列动作好像已经很熟练似的,男子的表情连变都没有变。倒是夏萝音,她大吃了一惊!
    这个站在眼前的,到底是人偶,还是人?!如果是人偶,怎么可能会变出那么多的血脉?如果是人,怎么可能……还可以把手这样接起来?
    她犹豫了一下,男子就已经跳起跃到半空中,手上一把刀片直直地刺向夏萝音的胸膛。便在这个时候亚历克斯突然出手,一把将夏萝音抱了起来挡在身后,那把刀片刺穿了亚历克斯的英式礼服,从上面割下一大片衬衣来。
    夏萝音还没有喘过气,她就被推到了一边,紧接着是那个男子与亚历克斯的争斗,两个人动作飞快地在空中交战,只看见火光,连飞扬的衣袂都无法掠入眼帘。
    “萝音!”日向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她的身边,他伸手一把将她扶起来?“萝音你没事吧?”
    “滚开!”她似乎不愿意看见他,重重地甩开他的手。
    尽管这两个字十分伤人,但是日向袭并没有立刻离去,他召唤出了自己的人偶,并且画出了箩筐和笛子。
    悦耳的笛声在空中弥漫开来,那些蛇一条一条从箩筐里游出,然后飞快地冲向那个男子。
    原本还在与亚历克斯打斗的那个男子突然飞出数十把手刀刺向日向袭!幸亏身旁护着两个式神,他们立刻为他挡下了那些刀片,并且牢牢地把日向袭保护在圈内。日向袭用尽全力地推着他们:“不要保护我!保护萝音,去保护萝音!”
    “滚开!”耳边的聒噪声让夏萝音恼怒起来,她忽然转过头对着日向袭吼道,“不要留在这里妨碍我,滚开!”
    --知道我为什么每一次考试都会得第一吗?
    --因为父亲说,只要我可以考第一,他便会为我煮一桌好菜,在那天,他便会提早回家。所以我每一次都会努力,让自己考第一名。
    --好看吗?
    --你要是再不滚下去喝你的奶茶,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你有没有事与我无关,我只是想保证自己的安全。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这样……一次一次在他的面前……为什么总是这样。明明有的时候会温柔地笑,明明有的时候会与他温和地说话,为什么一到这种时候她就会变得这样凶,这样讨厌他?难道他真的给她带来麻烦了吗?难道在她的眼里,他就是一个麻烦吗?!
    他紧紧咬住了下唇,忽然用尽全力地摇了摇头:“我不会走!现在你有危险,我一定要保护在你身边,我不会走!”
    “该死的!”夏萝音大骂了一句,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上空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无数刀片从天而降,直逼日向袭和夏萝音。两个式神立刻要张开结界将他们保护在里面,谁知突然从旁边蹿出十几个黑衣人,一把擒住了两个式神。
    结界无法展开,刀片眼看就要落下。
    忽然夏萝音拉住了日向袭的手,在短时间内她无法画出阻挡刀片的围墙,只能圈起一个半透明的玻璃板,然后反身将日向袭护在了怀中!
    玻璃板没办法挡住所有的刀片,只听得“哗”的一声,玻璃片刹那间碎成无数块,刀片有大部分都被撞离了本来的路线,但是仍旧有三四片深深扎入了夏萝音的后背上。她闷哼一声,咬住了嘴唇!
    日向袭就护在她的身下,他几乎是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萝音,萝音?”
    “别说话……”夏萝音的手臂因为疼痛不由自主地将他扣得很紧:“别说话……我会想办法……你让你的式神先散开。”
    明明是那么讨厌,明明是那么厌恶,明明已经让他滚开了,为什么却又要救他,为什么要将他护在身下!
    他的眼眶几乎溢出了眼泪,双手紧紧地回抱住夏萝音的肩膀,却发现她身上到处都是血,背后的刀片依旧插在那里,只要一碰她就全身缩紧,疼痛不已。心像是被撕裂了一般,他忽然悬起笔在天空画下一大片的防护罩,随后将夏萝音整个人翻过身来,看到上面鲜血淋淋的,相交的刀片将她白色的校服染成血红:“萝音……”
    声音颤抖,他已经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了。
    夏萝音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借力站了起来:“让你的式神散开!立刻散开!”
    日向袭咬了咬嘴唇,他扭过头对旁边被其他黑衣人制住的式神吼道:“你们散开,去别的地方!”
    “可是,日向大人你……”有一个式神十分担心他现在的安危,结果却被日向袭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我让你们散开!我的性命有我自己会保护,现在用不着你们陪在我身边!”
    式神们没办法,只能强行带着那些黑衣人一起跳到了两边去。
    夏萝音伸手用力一拔,将后背上几个刀片拔下来丢到地面上。因为疼痛使得她根本直不起腰,摇摇晃晃地跪倒在地上,日向袭想扶住她,却被她推开了手:“你也散开。”
    “萝音……我,我可以留下来保护你……”他的话音才落下,夏萝音一瞬间抬起头:“保护?如果不是你,刚才我就能从这里逃开;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被刀片刺得鲜血淋淋!日向袭,留在这里,你只会成为我的累赘!所以,离开这里,从我视线里消失!”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看着一次次把他推得远远的夏萝音,日向袭忽然一下子伸手用力抓住了她的肩膀:“我不走!就算我死在这里,也不会离开!”
    是啊,他早就应该想起来,每一次她赶他走,都是因为周围有了危险!因为遇到危险,所以她想让他尽快离开,尽快从她身边逃走。而他总以为她讨厌他,她厌恶他,不敢靠近,不敢留在她的身边,只敢远远地看着……
    而现在,他不会再离开,不会再逃走,他要保护她,留在她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