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悦读MOOK(第30卷)[平装]
  • 共3个商家     13.00元~15.00
  • 作者:褚钰泉(作者,编者)
  • 出版社: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第1版(2012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18217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悦读MOOK(第30卷)》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

    目录

    毋忘“文革”
    “马克思学说”和“马克思主义”
    鲁迅与所谓“国学”三题
    周扬、丁玲与权力之间的三角关系——从周扬的道歉和检讨谈起
    年轻时的茅盾与胡适——关于茅盾致胡适的四封佚信
    知耻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由“水流云在”而“漏船载酒”
    贾府的王法规矩礼数
    以天下事为己任
    苏俄巨变:是祸还是福?
    基督山恩仇记
    我与达拉维——印度笔记之一
    带两本书去格拉纳达
    再一次聆听《失翼的灵雀》歌唱
    不可消费的《勃兰登堡协奏曲》
    照片“遭遇”之种种
    希特勒夫人——王尔德的婚姻——如果皇帝陛下没那么长寿——联邦调查局秘史——老大帝国争夺中东——重写中世纪教会史——我们该怎样对待动物——文学杰作的校勘本
    中国富豪今年财产缩水——中国的摩天大
    楼数量已远远超过了美国——我国全球竞争力有所下降——我国的基尼系数已超过了危险值——中国人愈来愈胖了——中国的黄金储备低于国际平均水平
    陈独秀和张国焘的晚年
    张闻天在“文化大革命”中
    蒋介石对苏联态度的遽变
    姚文元之死
    从浪人到完人
    为党中央找房子
    共和国第一块被拍卖的土地
    我第一次秘密来到中国
    连战访问大陆的幕后人
    审判日本战犯
    马王堆古墓窜出的蛇状火焰
    稀世国宝危在旦夕
    反腐败就得下猛药——越南反腐败——贪官与奢侈品——一些与大家都有关系的数字——整风与“反省笔记”
    少林寺今昔
    “与时俱进”的当今少林寺
    赵朴初心中的少林寺
    中国古代的因言获罪
    打开“二十世纪最危险的书”
    本·拉登是如何被击毙的
    警惕抑郁症

    序言

    常言道:三十而立。人到了三十岁,就会自立于世,如鲁迅先生所说的,“人立而后凡是举”!那么,对于一本杂志书来讲,出版了三十卷,可否也算迈进“而立”之年?!
    的确,《悦读》创刊至今,已经出版了三十卷。回顾步过的脚印,不免有点诚惶诚恐。一本杂志书和人一样,都在经历生命的成长。从蹒跚学步,到昂首迈进,并非易事。我们自觉还像个未成年的孩子,还在不断摸索,不断调整。创刊伊始,曾立下一个目标:希望在这纷繁的社会中,能为读者提供一份清新的精神食粮。而今三十卷相继问世了,仔细盘点一下,离开这个目标还有相当距离,还有许多不足之处。
    首先是读者面不够广阔,很多书店至今还未见《悦读》的影踪。创办以来,全国不少报刊的专刊、专栏都陆续采用“悦读”作为刊名,但许多读者却未见过率先使用这一刊名的这一本杂志书。这不能不说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职。
    其次,作者队伍还有待进一步拓广,目前许多全国第一流的作者出于关爱,经常主动提供佳作,使《悦读》得以保持一定的品位和质量,但要更上一层楼,还需吸纳更多的、各个年龄层次的作者。这方面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在内容上,更需不断充实提高,丰富内涵。编者在二十余年前曾编发过一篇题为《把历史的真相告诉人民》的稿件,这个标题至今记忆犹新。这应该是媒体人义不容辞的基本责任。了解真相,人们才不至于迷茫,才不会信谣,才会对历史的发展充满信心。可是,要做到这一点,并非轻而易举,我们还得继续努力。
    借出版第三十卷的机会,作了如此粗浅的盘点,无非是希望把这第三十卷,作为一个新的起点,继续迈步向前。所谓“志行万里者,不中道而辍足”,也许只有借此自励,才有可能逐步实现办刊的目标。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连战说因为没选上总统,只能以国民党主席的身份去。从话语里听得出来,连战对竞选失败虽然失望,但并非耿耿于怀,很快就重新振作了。另外,他还叮嘱我要保密,不要对任何人说。过一段时间后再请我去一趟详谈访问计划。
    第二年三月十五号,陈锡藩打电话给我说连主席希望我三月十八日和他见面。我知道连战已经急切打算着手安排访问了,第二天就动身去台湾,临行前我还特别和中国驻美大使馆负责台湾事务的人员告知,连战有访问大陆的想法,并请我联系。
    我在台湾住在君悦饭店,晚上陈锡藩来请我吃晚饭,我问他知不知道连战要谈什么。他说他不太清楚,猜测有可能是关于去大陆的事,可见连战对访问大陆的具体计划一直是秘密筹划,没有向旁人公开。
    第二天,还是去国民党中央党部连战办公室。中央党部我已经去了多次,有一次还遇上电视台记者,误以为我是国民党内部人员,打算采访我关于时事的看法。
    这次会谈还是只有我和连战两人。会谈的主题只有一个,连战访问大陆的具体准备计划。
    我首先直截了当地问:“连先生,除了我以外,还有没有请别人来做和大陆联系的事?如果有别的人在做,那我就用不着去北京了。”
    连战非常肯定地说:“现在你是唯一一个确切知道的人,两年前我有想法的时候也是第一个告诉你,以你与梁肃戎还有我的关系,我不会去找别人。”
    启动访问大陆的工作,第一步需要得到大陆的正式邀请,这是我为连战联系北京的最主要的任务。
    随后,我们商量时间、地点、规模、高层会谈等要点,我拿记事本一一记下。
    连战说希望四月底五月初去大陆,因为七月他就离职不再担任党主席,所以希望尽早成行。地点打算是北京、西安、和上海三处。去北京是和大陆领导见面;连战有先人葬在西安,想去看看;而上海因为是大陆经济中心,希望了解学习,同时,连战的夫人很想去上海。至于团组规模上,初步设想大概十多人,包括夫人、儿子、女儿等家眷。
    他希望能和胡锦涛主席见面商讨关于两岸统一进程、加强经贸文化交流,和两岸教育合作等议题。连战说,经济上,希望大陆为台湾企业提供更多的贸易保障;教育上,因为台湾教育现状不佳,希望更多的台湾学生去大陆学习。
    连战特别强调,因为是以国民党主席的身份访问大陆,所以大陆方面必须以中国共产党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义接待。发邀请必须以中共中央领导人的名义,对应的接待负责单位只能是中共中央台湾事务办公室,而不是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我说:“其实中央台办和国台办基本上就是一家人,一个机构两个名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