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股神1[平装]
  • 共3个商家     14.00元~41.00
  • 作者:柳峰(作者)
  •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8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55334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股神1》内容纯属虚构,背景、人物、每只股票、所有基金和证券公司的设定均为作品需要,绝无影射之意,请勿对号、对比、联系。
    部分读者因本文而闯入股市并赚了几两银子,完全跟读者个人悟性有关,绝非拜《股神1》所赐。

    作者简介

    峰,温州人,身份神秘。一说为职业股民,有多年炒股经验,但早年曾被妹夫蒙蔽,罄尽家财;另一说其子承父业,成为一个资本家(不知大小),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庄家进行过殊死的对决。

    目录

    第一卷 弃医炒股
    第一章 大学毕业
    第二章 初涉股市
    第三章 痛苦被套
    第四章 宝华证券
    第五章 小试牛刀
    第六章 农业板块
    第七章 魅力权证

    第二卷 股市风云
    第一章 仲富相邀
    第二章 新手锋芒
    第三章 宝华密使
    第四章 佳人有约
    第五章 针锋相对
    第六章 噩梦一击
    第七章 斧头行动
    第八章 生死白面儿
    第九章 方洞祛毒
    第十章 安营扎寨

    第三卷 笑傲宁波
    第一章 联手演习
    第二章 兄弟情深
    第三章 全面出击
    第四章 仲富惊变
    第五章 地下黑市
    第六章 狼牙血刃
    第七章 密宗绝煞
    第八章 暗度陈仓
    第九章 再起硝烟
    第十章 棋高一着
    第十一章 伊人绝症
    第十二章 基因疗法

    第四卷 雁荡证券(上)
    第一章 东家垮台
    第二章 国税局长
    第三章 入主仲富
    第四章 鸿门酒宴
    第五章 冤家路窄
    第六章 华翔三变

    文摘

    第一卷 弃医炒股
    第一章 大学毕业
    岁月的浪花拍打着时光的海岸,不知不觉中三年的大学生活就快要毕业了。
    眼看着实习就到期了,接下来答辩一下论文,这混了3年的文凭也算是拿到手了,但真的拿到这个文凭有用嘛!柳锋的心里可一点底也没有,所以最近的心情出奇的差,在加上最近上海的天气也不好,老是阴雨绵绵的,崩提有多郁闷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气放晴,就快到了医院实习结束,学生返校准备最后的论文答辩了,今天一大早柳锋就去六院(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那里的影像和骨科据说是全国有名的),准备找带教老师签字出师的,还没到医院门口,就接到了女朋友打来的电话。
    “阿锋,起床了嘛!”
    “唉呦,柳锋的姑奶奶啊,多几点拉,还问起床了没有,今天都是最后三天带教考核签字的时间拉,柳锋能不早起嘛,你呢,阿雪”
    “我呀,你猜猜”哎,女人就喜欢来这一套,永远让你琢磨不透。
    “我就在你身后不远处拉,回头看看”
    柳锋不禁回头傻愣傻愣的乱瞅,就是没有看到人。电话里头声音还不断的催促着你快点找呢,真是狂晕。
    “真是的,眼睛小,就是视野不宽啊”女朋友在电话那头不断的嘀咕着,柳锋还真是没辙了。
    “亲爱的,出来吧!谁叫你男朋友眼睛小呢”
    “嘻嘻,我在六院门口的第三颗树下拉,真是的,什么眼神啊”
    哦,柳锋不禁往那里一看,还真是,这也太远了吧,大概目测一下,少说也得有30多米吧,在加上柳锋又有200多度的近视,这哪里看得清啊,要不是你说就在那一块堆的,还真瞧不见。
    既然看到人了,柳锋就三步并做二步的一路小跑了过去,好些天没有见了,差点认不出来拉,一件浅兰色无袖上衣,上衣的领子是时下流行的V字领,里面一件白色的吊带小衬衣,下面配一条同款的七分直桶牛仔裤,一双蓝色的低跟凉皮鞋,整个给人一种清新亮丽的感觉。
    当然是得到柳锋这个男朋友大力的赞美了,可把小雪给乐得屁颠屁颠的,还想当众就给柳锋来个美式KISS呢,赶紧被柳锋给推开了,怎么说也是在医院大门口嘛,影响不好,免得等下拿签字的时侯,带教老师又“人五人六”的,还真是怕了那帮老中青了。
    “走吧,雪,去拿返校签字吧,免得迟了,老师下班了不好拿”
    “哦,那走吧,阿锋你是去东七楼的肺内科找罗主任签吧”
    恩,柳锋点点头,在四周不断的张望着寻找熟人呢。
    “我可是要去西三楼儿科的黄主任那里哦”
    “那阿雪你先去吧,阿锋等下谢雷,这小子刚才来信息说,马上过来,让柳锋帮他向老黄签一个,谁叫他把儿科实习的时间从三个月缩水成了个把月。”
    “哦,也难怪他不赶找老黄要签字呢,呵呵,那阿锋你不是又可以敲他一顿了”
    “还好意思说呢,哪次少得了你呀,每次你去吃就好像吃“贼”似的,“不选对的,尽选贵的”,上次差点吃掉了“奶牛”(王涛,也是柳锋和谢雷的室友)半个月的“口粮”呢,最后还不是跟柳锋和谢雷混了半个月,才算是生存下来了。
    “所以说嘛,吃穷了他们,最后柳锋们还是要担当起“扶贫救灾”的工作拉,既然每次的结局是这样,那还不如在“下手”的时侯留一手好了,得了,得了,你先去搞好你的签字先拉”
    硬扯带推的,算是送走了这个难缠的“祖宗”了。
    她哪里知道啊,每次一吃完,她倒好,抹抹嘴巴,撅撅屁股就完事回家了。而柳锋却是一进宿舍就被另外两个家伙上“满清十大酷刑”,每次差点都把柳锋折磨得背过气去,当然每次也是以柳锋签定“丧权辱国”的“洗碗拖地条约”而告终。
    等人的时间总是感觉过得特别慢,掏出手机一看,好家伙,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时在无聊就准备掏出香烟来打发无聊的时间了。
    正在这时,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在身边不远处响起,柳锋不禁抬头一看,真TMD晦气,怎么在这里碰到这个“臭屁佬”。
    陈科敏,上海本地人,俺的同班同学,仗着老爸是上海排名第三的通宝证券的总经理,平时要有多臭屁就有多臭屁呢!
    你瞧,今儿个不就来医院拿个签嘛,用得着搞得跟个暴发户似的,又是BOSS的体恤,阿曼尼的西裤,花花公子的皮鞋,还把他老爸的7系宝马也开来了!
    车好但车牌更牛啊,沪A77777,这可不是花钱就买得到的拉,因为好车有钱的人,个个都买得起,但在上海这样卧虎藏龙的地方,要想弄个“牛逼”的牌照,那可不是光有钱就弄得到的啊。
    那还得说人家的老爸优秀啊,五十不到,年年就为上海的财税带来好几个亿的税收,还年年评为“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当然弄个好牌也就不在话下了!
    其实这些也都是柳锋后来知道的,因为这辆车在柳锋开学的头一天,就让柳锋留下了一辈子也无法抹去的疼。
    还记得那是一个青天白云的日子,柳锋带着行李来学校报到,因为行李太多,柳锋是希望的士大哥能把柳锋直接送到学生公寓楼下,那样的话柳锋就可以少走一大段路,毕竟拎着大包小包的,从大门口到公寓楼下少说也有好几百米路呢。
    可没有想到,外界车辆是不许进校的,柳锋在车里刚刚伸出脑袋想要和警卫大哥交涉一下,能不能通融通融,放柳锋们进去。好家伙,这还没有开口说话呢,后面就是连续的“贵金属”的喇叭声,回头一看正是这辆车子,还以为学校领导的,以为算是来了救星了,能帮自己说上几句话呢,可惜事与愿为,真是“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一个油光粉面的脑袋从后排车窗里伸了出来,张嘴就是那种很欠扁的声音“前面的破车,干什么呀,不知道挡住了本少爷的车了,快点晾一边去,要是耽误了本少爷的报名,可要你好看的”
    话音还未落呢。里面的警卫早就换了一张“孙子”似的笑脸迎了上来,TMD这变脸也未免太快了点吧,都快赶上“川谱变脸”了。
    “来报到拉,科敏,最近哪支票有戏呀,能不能……呵呵”警卫诌媚的套近乎。
    “快开门拉,耽误柳锋今天的报名,你以后都甭别想“玩”拉。
    当然接下来的一幕,自然是柳锋坐的“破”的士,给人家豪华轿车让道了,更可恨的,这“臭屁佬”临走还不忘和柳锋打“招呼”
    “喂,乡巴佬,哪里流窜过来的呀,坐破的士可进不了学校哦,换辆“大奔”来,说不定有机会哦!真是土包子。”
    当场就把柳锋哽在那里,憋得整个脖子都通红通红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扬长而去,自己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下车,带着无耐落漠的心情向公寓楼走去。
    后来在慢慢的了解中才知道原来人家有个贼“牛”的老爸呢,怪不得那么臭屁,嚣张呢!
    当然虽然柳锋和他成了同学,但真应了一句老话“老死不相往来”,加上平时俺为人也比较低调,其实也“高调”不到那里去,在接下来的三年多的学校生活中,偶尔有些许摩擦,柳锋也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也算是相安无事,但那颗“报复的种子”却被柳锋深深埋在了心底的角落里。
    “咦,这不是柳锋们班的运动健将嘛,听说前一段时间你代表医院打比赛拉,还听说你不小心扭伤脚拉,啧啧,真是可惜啊,比赛还没有结束就给送回来拉,是不是觉得很窝囊,很失败呀,“健将兄”。
    柳峰就知道碰到这家伙总没好事:他一下子就把上个月俺的臭事给兜了出来。
    “呵呵,还好拉,是运气不太好,扭伤了一下,后来处理了一下,不到一个星期就恢复拉,是不是很叫你“老二”(陈科敏的外号,又称“小白脸”二号,因为一号被校长的儿子给占了,由于私生活很烂,又缺乏锻炼,原本就比较单薄的身子骨,早就被酒色给掏空了,故而时常脸色惨白惨白的,白天还好一点,一到午夜出来,还真能演“午夜凶铃”了)失望啊!
    “哼,少得意,不就是好得快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这说明你的基因组织与众不同啊,哦哈哈”
    竟然骂柳锋非人类,反正也是快到毕业回家的时间了,豁出去了!
    都已经忍了三年多了,正当柳锋要借题发飚的时侯,这小子却突然转了话题。
    “‘瘸子’啊,(本人由于在大学三年,在打篮球的时侯,一共瘸过五次,因而也就赢得了这个不是很雅的称号)你说这最后的毕业晚餐,是不是要搞得热闹一点啊!”
    柳锋那刚伸出去要揪他胸口的手,只能无耐的在半空虚挥一下,回来挠了挠小平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人家不是都已经换了一副笑脸了嘛,柳锋一下子还真下不了手。
    正在柳锋考虑他刚才的那个问题时,这小子已经踩足了油门,在出去半个车位时,还扔下一句话,“你小子还嫩着呢,想和老子斗,再回去跟你那没用的老爹老娘学个十年八年的吧”
    眼睁睁看着绝尘而去的这家伙,恨得柳锋是直咬牙,突然一只手搭在柳锋肩膀上,“算拉“瘸子”,在这里(上海)柳锋们是斗不过他的拉,俗语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柳锋们连小虫也不是,你说柳锋们斗得过他嘛!”不用回头一听那熟悉的温州话就知道来的是谢雷。
    柳锋心情冷雪下来,果然是“虎父无犬子”,不说别的,就刚才那查言观色这一招,他也算练到家了。柳锋们现在是根本没有资格和他斗啊!
    “唉,柳锋现在是根本没有资格和他斗……”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柳锋也不想在兄弟前面多说,就随口应道“是啊,来日方长,怎么说柳锋们现在还年轻嘛,只要柳锋们将来有机遇,还是有机会出出这口恶气的拉”
    没有想到随便说说,发泄一下心中不满的一句话,真的在二年后应验了,这也算是后话了。
    “怎么这么迟过来哦,离你给柳锋电话的时间,都过去一个多小时拉,真是没有时间概念。”柳锋嘟囔着。
    “不是拉,只是最近手头有点紧,又快到毕业了,需要花钱,昨天给家里去电话要钱来着,刚才是去银行取钱去拉”谢雷拉着柳锋边走边说。
    “哦”,心里暗道:还好柳锋平时还算比较能精打细算,应该能应付到回家吧。边说边聊就到了东七楼肺内科办公室门口。
    此时谢雷不由的一阵紧张,抓住柳锋肩膀的手都开始冒冷汗了,“怕个鸟啊”柳锋抬步就往里走,“还是你进去吧,反正签科表也已经在你兜里了,搞定这个老家伙,晚上柳锋请你吃大餐”话还没完呢,这小子的人影已经消失在楼梯口了。
    柳锋一进门,就看到罗老师在换衣服,看样子是要去做手术啊,柳锋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在来”,匆忙上前拎过罗老师的外套,边挂边问道“罗老师怎么今天又是你老亲自上阵啊,可别累坏了身体哦,其实有的小手术,是可以让柳锋们小辈锻炼一下的嘛!”
    “柳锋啊,今天是癌细胞转移,肺小叶切除拉,相当有难度哦,柳锋怕年轻人搞不定,可别快到国庆了,给柳锋科室里添乱”
    “哦,是这种大手术啊,柳锋到肺内科三个多月,也才碰到过一回啊”
    “哎,是个半天的大手术啊,你小子少给柳锋打马虎眼,上个星期结束后,压跟就没有瞅见过你,今天不会无事不登三宝殿吧”看来,今天罗老师心情不错,跟柳锋闲扯起来了。
    “没有拉,还不是挺挂念您老的,过来看看你呗”柳锋笑嘻嘻的应道。
    “少来拉,少来拉,有事就说,没事就走人,你还真会挑时侯,不会选个空闲的时间过来啊”柳锋一看再不说,就可能要撵人了,马上掏出柳锋和谢雷的签科表说道“麻烦罗老师帮忙在这里签个字,俺小子也好回学校交差啊”
    “不早说,屁大的事。”从桌上拿起蓝黑钢笔就要往下签,“咦,怎么是两份啊”
    “哦,因为柳锋是外地学生,一份备档留校,还有一份是作为档案带回南方去的拉”话是没有错,但是只需要复印件就可以了。
    罗老师不疑有他,潇洒的在表格最底下靠右边签上了他的大名,其实柳锋的手一直抓着表格的左上角,因为那里可有柳锋和谢雷的打印机击打的名字,上面还盖着学校的大红章呢。
    这玩意儿,想仿起来可真不是一天两天的活,也是为了最大限度的限制柳锋们学生能认认真真的实习结束,说心里话,谢雷说让柳锋帮他签,应是应下来了,其实柳锋心里是一点谱也没有,只是姑且抱着试试的心理去的,没想到还真给签下来了。
    反过来说,今天的运气也不错,正好赶上罗老师出手术,有点急,不愿意耽误手术时间,草草的就把表格给签了,这要是真的挑在空闲的时侯过来,就凭罗老师那份认真劲,那到时可够你喝一大壶的。
    当柳锋把东西拿给谢雷看的时侯,可把这家伙给乐坏了,当然晚上免不了又是一顿暴搓。自然也少不了女一号拉,小雪同志嘛!
    一觉醒来,整个头疼欲裂,全身跟散了架似的,一看墙上的挂钟,好家伙都快10点多拉,那也难怪,凌晨1点多睡下去的,能到这个点起来就不错拉。
    也不知道昨天喝了多少酒,反正服务员是一箱一箱的往上抗啊,虽然不是500毫升的大瓶,但350毫升的喝多了,这性质还不是一样啊。
    摇摇晃晃的柳锋就起来了,刚想往地下踩。
    就吓得柳锋赶紧把腿给缩了回来,呀,这都是谁啊,直见一个侧卧在床脚旁边,脸朝里背着,另外一个头都钻到茶几底下去了,但硬是将自己的两条腿分别压在另外一个人的腰部和大腿处。
    柳锋不由的伸长脖子瞧了瞧,柳锋的妈呀,是这两个“人渣”啊,还有谁啊,谢雷和王涛呗,这酒喝醉了也就喝醉了吧,不回床好好休息,硬是躺在地上摆什么POSS啊,真有你们的。
    柳锋瞧正面前进是有点困难了,就从侧面下去吧,这一脚下去,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怎么黏呼呼的呀,不由的低头一看,还没有弯下腰呢,一股子又酸又臭的味道,直冲脑门,差点把柳锋的隔夜酒也给勾引出来。
    “啊…啊…”一声“狼嚎”响彻整个小区,不时的还有人探脑袋向这个房间的窗户张望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什么命案呢。
    这么大的动雪,算是把这两个家伙给震醒了,一个个还睡意蒙胧的问道:“怎么拉,地震拉”
    “震你妈,说,这是昨天晚上谁吐的”柳锋怒目圆睁的喝道。
    “这,这,这”这了半天,他们互相都指着对方的鼻子,算是都成了污点证人了。“柳锋不管是谁倒出来的,反正你们俩负责给打扫干净”柳锋就头也不回的奔洗手间去了。
    “啊……”又是一声大叫,当时有测声器的话,起码得有三位数了,柳锋站在洗手间门口,整个傻了,里面是一片狼藉,连个下脚的地也没有,真搞不懂,不就是喝点酒嘛,这两个家伙还真能折腾,跟洗了胃似的。
    柳锋是看也懒得看他们一眼,“给你们十分钟搞定”,说着就拿起遥控器看电视去了。
    足足打扫了半个多钟头,才算是把醉酒后的现场处理干净,等柳锋们洗刷完后都11点多了,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每个人感觉肚子里都空空的,就商议着出去吃点东西吧。
    溜达着就上街了,在来的路上,难得今天的口味算是统一了,那就是吃点清淡的,原来谢雷喜欢吃荤的,每一顿无荤不欢啊,“奶牛”王涛喜欢吃辣的,谁叫他是江西人呢,柳锋嘛,比较随意,什么都能凑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