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地心游记(权威全译插图典藏版)[平装]
  • 共2个商家     18.20元~22.30
  • 作者:儒勒?凡尔纳(JulesVerne)(作者),胡宗泰(译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15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557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地心游记(权威全译插图典藏版)》编辑推荐:百部最伟大文学作品。青少年成长必读丛书。“现代科学幻想小说之父”令人惊异的科学预言。一张羊皮纸引发的跨越时空、穿越地心的惊险旅程。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曾获得三项奥斯卡提名。

    媒体推荐

    想象和丰富的知识于一炉。跨过时代的门槛,纵横驰骋在未来世界的道路上。现代科学只不过是将凡尔纳的预言付诸实践的过程而已!
    ——法国元帅利奥泰
    儒勒?凡尔纳是我一生事业的总指导。
    ——“现代潜艇之父”西蒙莱克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 译者:胡宗泰

    儒勒?凡尔纳(1828—1905),法国著名科幻小说作家,被誉为“现代科学幻想小说之父”,曾写过《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神秘岛》《地心游记》《气球上的五星期》《机器岛》等著名科幻小说。知识丰富,描写奇异瑰丽。他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深受不同时代读者的推崇与喜爱。

    目录

    001 第一章 利登布洛克叔父
    008 第二章 一张羊皮纸
    014 第三章 破译的困惑
    024 第四章 我解开了密码
    031 第五章 叔父的决定
    038 第六章 叔侄大辩论
    047 第七章 行前准备
    058 第八章 我们到了哥本哈根
    067 第九章 抵达冰岛
    077 第十章 冰岛的一次晚餐
    083 第十一章 向导汉斯·布杰克
    091 第十二章 前往斯奈弗山的路上
    099 第十三章 即将到达斯奈弗山
    105 第十四章 斯奈弗山会爆发吗
    113 第十五章 登上斯奈弗山顶
    122 第十六章 火山口底
    129 第十七章 地下旅程开始了
    135 第十八章 海面下一万英尺
    144 第十九章 我们要实行定量配水了
    149 第二十章 一条死胡同
    154 第二十一章 渴!
    161 第二十二章 还是找不到水
    166 第二十三章 “汉斯小溪”
    173 第二十四章 海下
    180 第二十五章 休息日的谈话
    186 第二十六章 我走失了
    189 第二十七章 奋力找出路
    194 第二十八章 声音的传送
    203 第二十九章 得救
    209 第三十章 地下海——利登布洛克海
    219 第三十一章 木筏
    225 第三十二章 航行在地下海上
    234 第三十三章 巨兽格斗
    244 第三十四章 阿克塞尔岛
    251 第三十五章 暴风雨
    260 第三十六章 我们走回头路了吗
    267 第三十七章 一个人头
    273 第三十八章 叔父的讲演
    281 第三十九章 萨克努斯的匕首
    290 第四十章 前进受阻
    297 第四十一章 直往下坠
    304 第四十二章 又朝上升
    311 第四十三章 火山爆发
    318 第四十四章 我们到了斯特隆博利
    325 第四十五章 尾声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
    利登布洛克叔父
    我的叔父利登布洛克教授住在科尼斯特拉斯街十九号,这是汉堡旧城区里最古老的一条道。1863年5月24日,星期天,我的叔父急匆匆地赶回他的那所小住宅。家里的女佣玛尔特以为自己把饭做晚了,因为饭菜刚刚开始在锅里吱吱响!
    “瞧着吧,”我心里想,“叔父的性子比谁都急躁,要是他肚子饿了,准会大喊大叫的。”
    “怎么,利登布洛克先生已经回来了?”玛尔特微微打开饭厅的门,神色惊惶地喊着。
    “是呀,玛尔特,不过午饭没准备好,情有可原,因为现在还不到两点呢。圣米迦勒教堂刚敲过一点半钟。”
    “可是,为什么利登布洛克先生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呢?”“他可能会告诉我们原的。”
    “他来啦!我得走开了。阿克塞尔先生,你要给他解释解释啊。”于是,玛尔特又回到厨房里去了。
    我独自留下来。不过,要向一位脾气最暴躁的教授作解释,像我这种性格有些优柔寡断的人是无法胜任的。于是,为了避免麻烦,
    我想回到楼上我那间舒适的小房间去。我正要采取行动时,临街的大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了,住宅的主人穿过饭厅,直接朝着他的工作
    室跑过去了,沉重的脚步踏在楼梯上咯噔咯噔地响。可是在他急促穿过饭厅的时候,他将他那根头部为星鸦形的手杖丢到房间的角落里,将他那顶翻毛大礼帽丢到桌子上,又向他的侄子大声叫道:
    “阿克塞尔,跟我来!”
    我还没来得及站起来,教授又提高嗓门不耐烦地向我喊道:
    “怎么?你还不来?”
    我赶快飞奔到这位令人生畏的主人的工作室。
    平心而论,奥多?利登布洛克并不是一个坏人,可是,除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至死都是个叫人害怕的怪人。
    他是约翰学院的教授,讲授矿物学。在课堂上,他总要发一两次脾气。他一点儿都不理会他的学生是否勤于学业,是否专心听他讲课,日后是否会有成就——这些细节他毫不关心。用德国哲学家的话来说,他是“主观地”讲授,是为他自己讲课,而不是为别的什么人。他是一个自私的学者,是一口科学的水井,但是要从这口井里打些水上来,却是很不容易的。总而言之,他是一个吝啬鬼。
    像这样的教授,在德国不乏其人。 有一点是颇为可惜的,那就是我叔父在发音方面有些欠缺,他在熟人之间闲谈还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演讲就不行了,作为一个讲演者,这个缺点真令人遗憾。因此,在学院讲课时,教授常常会突然停下来,他要同某个不易从嘴里说出来的十分拗口的词进行斗争,这样的词会顽强抗拒、逐渐胀大,最后以不太科学的粗话形式脱口而出。每逢其时,教授就会大发雷霆。
    在矿物学里有许多半希腊语、半拉丁语的名称,发音都很困难。这些佶屈聱牙的名称就连诗人的嘴也念不准。我并非想说这门科学的坏话,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确实,当碰到什么“菱形六面结晶体”、“松香沥青树脂”、“给兰立特”、“谭加西特”、“钼酸铅”、
    “ 矿强酸锰”、“ 养钙矽”之类的名称时,一个人无论多么伶牙俐齿,也难免会说错。
    在这座城市里,人人都知道我叔父有这样一个可以原谅的毛病,等他说到发音困难的地方时,他们就以此取乐;叔父越是火冒三丈,他们笑得就越厉害。这种趣味就连德国人也认为不怎么高雅。
    听利登布洛克讲课的人总是很多,但是其中有不少人是特地来看教授发脾气的,来寻开心的。
    不管怎么样,我要实实在在地说,我的叔父是位真正的学者。虽然在检验标本时,他有时动作过于粗鲁以致将标本弄坏了,但他具有地质学家的天才和矿物学家敏锐的眼力。用起他的锤子、钢钻、
    磁针、吹管和硝酸瓶子来,他真是个行家。任何一种矿石,根据它的裂痕、外表、硬度、可熔性、声音、气味和味道,他都能毫不迟疑地指出它在现代科学所发现的六百种物质中属于哪一种。
    在所有国家的科研机构和学会里,提起“利登布洛克”这个名字,人们无不肃然起敬。汉弗莱?戴维先生、德?洪堡先生、富兰克林和萨宾总管路过汉堡的时候,都要来拜访他。贝克雷先生、埃贝尔曼先生、布鲁斯特先生、杜马先生、米尔恩?爱德华兹先生、圣克莱尔?德维尔先生都喜欢向他请教化学方面的疑难问题。他在这门学科上有过许多重大发现。1853 年,利登布洛克教授在莱比锡出版了《超验结晶学通论》,这部书为大对开本,附有铜版插图,但因投资太高,没能收回成本。
    此外,我的叔父还荣任过俄国大使施特鲁夫先生的矿石博物馆馆长,那里珍贵的藏品在欧洲遐迩闻名。
    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正急躁地向我大喊大叫。你们可以想象,一个瘦高个子,非常健康,一头金色的头发,外表很年轻,五十岁左右的人看上去只有四十岁左右。他那双大眼睛在那副大眼镜后面不停地转动;他的鼻子细长,像一把锋利的刀,调皮的学生常说教授的鼻子是有磁性的,能吸住铁屑。那纯粹是胡说八道!不过它的确能吸住鼻烟,而且为数不少,这一点儿不假。
    我还要补充一点:我叔父走路时跨步很大,每迈一步约有一米a远,而且走路时紧握双拳,这表明他是个容易冲动的人。了解到这些情况,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别人不愿接近他了。
    他就住在科尼斯特拉斯街上这所小房子里,房子为半木半砖结构,带有锯齿形的山墙,面向一条曲折的运河。这条运河蜿蜒穿过汉堡最古老的旧城区中心,这一地区在1842 年的火灾中幸免于难。 是的,这所老房子有些倾斜,而且向外凸出,它的屋顶倒向耳墙,有些像土根朋会a 会员戴的帽子,线条也远不够垂直。但总体来说,它还是很牢固的,这是因为有一株根深叶茂的老榆树长在屋前,春天树上的花蕾紧贴着玻璃窗。
    作为一位德国教授,我的叔父还算富裕。他拥有这所房子和住在其中的人。家里有他的教女格劳班—— 一个十七岁的维尔兰地方的少女,女佣玛尔特,还有我。我是他的侄子,又是个孤儿,这双重身份使我成了他实验时的助手。我得承认,我非常爱好地质学,我的血管里流淌着矿物学家的血液,当我和我那些宝贝石头在一起的时候,我永远不会感到厌倦。
    总的说来,我们在科尼斯特拉斯街这所小房子里过得很快活,虽然这所房子的主人脾气很急躁,他的行为也有些粗暴,但是,他还是很爱我的。他这个人就是不懂得有些事需要等待,总是急得要命,甚至有悖于常情。
    就拿4 月里的一件事来说吧,他在客厅的彩釉陶盆里种了一些木樨草和牵牛花,从那以后,每天早晨他都要去拉拉叶子,想使这些花草长得快一些。
    对这样一个古怪的人,你只好绝对服从他。于是我赶快跑到他的工作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