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知性乃道德职责[平装]
  • 共1个商家     34.20元~34.20
  • 作者:莱昂内尔?特里林(作者),周宪(编者),严志军(译者),张沫(译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2045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知性乃道德职责》是名家文学讲坛。

    媒体推荐

    特里林不是一位唯物主义者,但他也不是一位逃避主义者。作为批评家,他的工作目标就是为纷繁交错的自由王国和必然王国给出清晰的理解。
      ——利昂?维泽尔蒂尔
    就我们而言,思想总是晚来一步,但诚实的糊涂却从不迟到;理解总是稍显滞后,但正义而混乱的愤怒却一马当先;想法总是姗姗来迟,而幼稚的道德说教却捷足先登。
      ——莱昂内尔?特里林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莱昂内尔?特里林 译者:严志军 张沫 编者:周宪

    莱昂内尔?特里林,(1905-1975)二十世纪美国著名的文学与社会文化批评家,生前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资深文学教授,“纽约知识分子”群体的重要成员。特里林结合了专家和公共知识分子的双重身份,以独到的道德视角、优雅沉稳的批评风度以及大量富有说服力的批评著述在理论流派纷繁复杂的美国批评界确立了自己的地位,被称为二十世纪中期美国青年一代的思想导师,对当代批评影响甚大。其代表作有《自由的想象》、《弗洛伊德与我们的文化危机》、《反对自我》、《超越文化》等。

    目录

    前言(利昂?维泽尔蒂尔)
    约翰?多斯?帕索斯的美国
    海明威和他的批评者
    T.S.艾略特的政治思想
    《不朽颂》
    吉卜林
    美国的现实
    艺术与神经症
    风俗、道德与小说
    《金赛报告》,
    《啥克贝里?芬历险记》
    《卡萨玛西玛公主》
    华兹华斯与拉比
    威廉?迪安?豪威尔斯与现代品位的根基
    作为英雄的诗人:书信中的济慈
    乔治?奥威尔与关于真理的政治思想
    目前美国知识分子的状况
    《曼斯菲尔德庄园》
    伊萨克?巴别尔
    惰性的道德
    “巴门尼德的微笑令我深思
    最后的恋人
    关于罗伯特?弗罗斯特的演讲:一次文化事件
    论教授现代文学
    利维斯-斯诺之争
    快乐的命运
    书信中的詹姆斯-乔伊斯
    现代世界里的思想
    艺术、意志与必然性
    我们为什么读简?奥斯丁的作品
    附录
    四十以下
    《自由的想象》序言
    《超越文化》序言
    篇目注释
    索引

    文摘

    版权页:



    28人也是其中的一分子:这个整体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全部想象力。这种想象力的特点就在于,就人的本质而言,它会在手段的急切要求面前增速消亡。
    列宁在《国家与革命》的结尾处为我们提供了答案的线索,他告诉我们,我们完全可以将人类何去何从的问题搁置起来,直到人类实现自己所选择的理想时再重新提起。我们明白这样的话说起来是如何的容易;但我们同样明白,光是这样说还不足以让人们停止作出选择:这样的选择早已作出,而选择的行为使有些人有权利去思考下面的问题:共产主义的伦理和文化是否只是资产阶级商业世界的伦理和文化的延伸。多年以来,我们的道德神话都有一个主人公,那就是在《今日苏俄》杂志的封面上露出微笑的“工农”形象。他单纯、勤奋、有文化——还懂得感恩。很难说像他这样的人是否真的存在;人们觉得他好像不存在,而且希望他不要存在;但他的领袖们和那些激进的知识分子却乐于将他当做一种道德理想来加以宣传;这种有可能是人为编造出来的“工人”形象就是对眼前目的的急切关注所能提供的至高道德典范。
    由这样的“工人”形象所代表的逐渐衰败的理想就是艾略特先生打算以自己的方式称之为“异端”的东西。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一种实际的、政冶上的错误。这就是隐藏在唯物主义和理性主义心理学之后的错误。在十九世纪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所反对的正是这种错误。华兹华斯是最早提出这种反对意见的人之一,他摈弃了戈德温主义关于思想的观点,转而提出了他自己的心理学思想,并从中发展出了一种政治学理论。毫无疑问,他的这种政治学理论最终是极具反动意义的;但造成其具有反动性的原因莫过于此:他的初衷是为了反对产生了辉格党和激进哲学家的自由主义者所持有的人类观,即认为人非常简单、在宇宙或政治宏图中具有极小的个人价值。正是因为这样的观点,华兹华斯才会脱离革命的路线;而正是为了弥补革命的不足,或为了提供革命所抵制的事物,他才能创作出最出色的诗作。
    我们很难为革命哲学所缺乏或否定的事物找到一个合适的名称。有时它被称为神秘主义,但它又不是神秘主义,而华兹华斯也并非一位神秘主义者。有时,人们为了做出某种妥协,还会称之为“神秘因素”,尽管这种说法更接近真相,但它也不够准确。如果用否定的语句来形容,那就是:不能用公式来理解人类;如果用肯定的语句来形容,就变成了:人类具29有复杂性和各种可能性,充满了惊喜、激越的情感、多样性、发展性和价值。我们在艺术作品中可以发现这些事物不同程度的抽象表现;我们在社会生活中却无法发现,这一点具有重大的意义。我们无法给这种属性命名,当我们谈到它时,还会感到尴尬,这些都标志着我们思想上的失败。但华兹华斯却有能力谈论这种属性,并能将它和道德以及道德所要求的所有思想属性整合起来。最终,他将道德绝对化,并显然用了各种缺乏根据的,甚至非常危险的概念来讨论它。然而,根据他对这种属性的理解,它应该是一种保护性的属性,用以反对那种认为人可以被当做手段来利用的思想,同时它也是对每个人都具有目的这种思想的肯定。
    道德可能性正在逐渐缩小,而它所隐含的自由意志和个人价值也日渐消失,而这一切事实上都是由那种认为人类可以达到完美境界的观念所引发的——这真是一个具有悲剧色彩的反讽。“终极的人”成为了所有世人都必须沦为工具,并为之奋斗的目的。这种观念是普遍的进步观念的一部分,无论是资产阶级,还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都具有这样的信仰,即世界的发展方向始终朝向永无止境的更好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