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吸血鬼公司[平装]
  • 共1个商家     18.30元~18.30
  • 作者:骆爽(作者)
  • 出版社: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91152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吸血鬼公司》编辑推荐:美国食人魔鬼之后,中国大陆首部当代本土吸血鬼穿越纪实;慕容雪村、天涯蓝药师、王小山、李承鹏滴泪推荐!第一部当代中国本土吸血鬼穿越小说。台资集团公司惨案频发,疯人院里鬼气森森。为了金钱,父亲眼睁睁看着儿子被人剥皮;为了贪欲,丈夫活生生把娇妻送入鬼门关;为了亲情,将军万里追击、图复“九世之仇”;为了权力,恶魔要重建吸血帝国!卧底记者正在潜入吸血鬼集团,潜入、潜入、潜入……报社记者卧底著名台资集团,与恶魔同行,和“美女”共枕,出荒丘,下墓穴,探寻死亡真相却被卷入层层旋涡,一箱神秘失踪的金饼,牵出一场千年仇杀恩怨和一个惊天阴谋……

    作者简介

    骆爽,笔名凌沧州,著名作家、文化学者、资深媒体人。著有《文坛厚黑学》、《莎翁智慧》、《罗马与长安》、《征服者帝国》、《龙血狼烟》等多部有影响力作品。近年专心攻略神秘诡异小说,在深入研习中西方吸血鬼文化后,潜心创作出了中国第一部本土吸血鬼穿越小说,虚虚实实的影像,扑朔迷离的情节,引人入胜的悬念,与现实完美的结合,在消遣之余却是一种滴血,也许,下一个吸血鬼就是你……

    目录

    第1章卧底
    第2章被抓
    第3章黑玫瑰花园
    第4章鹦鹉前尘
    第5章疯人院
    第6章死者
    第7章大隐
    第8章吸血年会
    第9章金饼王爷
    第10章帝王山
    第11章亡魂穴
    第12章鬼变
    第13章夜之谷

    文摘

    版权页:



    第1章 卧底
    你有没有经历过夜半时分困在电梯的时刻?我去年夏天就这样被困住过。你听听我在电梯间被困的奇遇。
    那天黄昏时分,天色阴暗,从鹿豹集团的办公楼窗口望去,暮云低垂,树影婆娑,晚风吹得高大的杨树叶簌簌发抖,整个幽州古城都被笼罩在这傍晚的诡异和即将来临的黑暗中。
    我心烦意乱,被桌上的材料整整折磨了一个下午。
    就在那天凌晨,鹿豹集团的第三养猪场,一位22岁的女工高静的尸体被人发现,尸体横在养猪场大楼外的水泥地面上,像一朵灿烂的莲花开在养猪场的污泥之中。满地的血污,惨不忍睹,人们怀疑她是从8楼坠下的。
    据现场的内部消息说,该女工的胸罩扣在高空坠落过程中爆开,裤腰上的皮带也松开,这两点便成为各方争议的疑点以及网上热议的焦点。鹿豹集团负责安全生产的副总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脸色铁青,因为这已经是鹿豹集团半年来第十个员工坠楼了。警方也很快赶到现场,调查死因。
    祸不单行,警方还没有把女工死亡的现场勘查完,在鹿豹集团的另一下属公司——相隔不到一千米的屠宰场,又发现一位18岁的男青年的尸体。这名男青年是屠宰工,名叫戴海平,尸体被发现时一柄尖刀插在他的喉管上。这柄尖刀平时都是他用来对付不听话的猪的,这回用在他自己身上了。究竟他是一时想不开自杀而死,还是他人蓄意谋杀,警方也正在调查。
    事发的当天凌晨,当听到这两则惨闻时,我第一时间披上衣服,把录音笔揣在怀里,从我在鹿豹集团大楼附近租住的农民平房的床上一跃而起,先冲到高静的出事现场。现场已被封锁,混不进去,尽管我声称是鹿豹集团的人,也被保安一把推出警戒线之外,险些摔个屁墩儿。然后我又打车杀到戴海平出事的屠宰场,这儿干脆连大门都没让进去,说是鹿豹集团的人也没用。屠宰场门卫请示了上层领导,说今天进厂门必须逐一登记审查。
    我回到集团总部大楼,开始像狗一样到处打听消息,耳朵高耸,鼻子到处不停地嗅着弥漫的死亡和血腥气息。
    这一切我都做得很隐秘,不能引起他们的怀疑。
    你问我是干什么的?有人肯定会说:“你丫是不是记者啊?还是黑社会或者警方的卧底?为什么对鹿豹集团的连续死亡事件那么感兴趣?拿录音笔干什么?收集材料和证据呢?”
    嘿嘿,记者生涯而今只在我的梦里了,什么黑社会和警方的卧底对我来说也是扯淡,我他妈的就是一个破公关经理,为鹿豹集团的光辉形象写公关稿的干活,苦力的干活。
    鹿豹集团将会再次卷入危机与舆论的风潮中。而我,就是他们所谓危机公关团队中的一员。有时在夜深人静之际,我扪心自问,自嘲我是他们光荣的“擦屁股团队”的一员。大凡鹿豹集团整出诸如员工自杀、裸体讨薪、产品质量、消费者投诉曝光等负面新闻——或者说是丑闻的时候,总是我们冲锋在前,充当灭火队员,帮他们那帮干了混事的混球擦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