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大洗牌:企业中庄家变赢家之道[平装]
  • 共3个商家     20.20元~22.72
  • 作者:黄仁胜(作者)
  • 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22183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大洗牌:企业中庄家变赢家之道》实用性强:展示企业新上任老板面对内外交困时如何力挽狂澜,迅速从庄家变赢家之道;揭秘性强:外企原生态描写,揭开高端职场的真实面纱,真实记录企业高管的生存状况。《大洗牌:企业中庄家变赢家之道》作者为天涯职场首席版主,已出版多部长篇职场小说,是其沉淀10年所写力作,有一定的“粉丝”群。

    媒体推荐

    这是一部堪称“血淋淋”描写商场战争内幕的实战作品,集中了战略、营销、公关、策划等多种商业手段和策略。与传统商战小说相比,本书优势在于深入刻画了一种“大格局”商战。看得出,现实的还原会使商场精英从中“悟”出“非常道”的借鉴。
    ——美国格里集团专家顾问、财经作家 刘林
    《大洗牌》向我们揭示了一场真实而残酷的商业战争。在国际市场越来越开放的今天,洗牌既意味着危机,也意味着机会,关键是牌局当中的人要知道怎么去做。
    ——韩国科恩斯集团董事长 申学友
    《大洗牌》讲述了一个外表波澜壮阔、内在细致入微的商业故事,故事里的每个人物都可以在现实中找到原型。人性如虎,商性如狼。《大洗牌》讲述的故事虽然让人读得心潮澎湃,让人意想不到,但又在意料之中。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丰满的社会里,《大洗牌》自然有其可贵的价值。
    ——中国斯普咨询执行总裁 朱子业
    《大洗牌》讲述的故事很残酷,但很有警示意义。合作的最高目的是双赢,而不是零和游戏,只有找到最合适的定位,合作才能够持续下去。个人如此,公司也是如此。
    ——中国某著名上市房企CFO、天涯职场特邀专家版主 李蓉
    “Business is Business”是商业市场的基本法则,而利益至上则是生意场上的最高准则,也是解读职场规则的唯一方法
    ——瑞典Inred Sverige AB 董事总经理 Alexander Glueck

    作者简介

    黄仁胜,职场专家,天涯社区职场天地首席版主,拥有多年外资企业工作经历和管理经验,现供职于德国某公司驻中国办事处。已经出版长篇小说《招聘内幕》和《职场战争》,以及其他经管作品近百万字。

    目录

    引子
    第一章风云突变
    厂长突然被解雇了3
    总经理办公室的密谋6
    新来的老总在杀鸡给猴看9
    业绩检讨会变成了批斗大会13
    第二章暗潮涌动
    老板在出难题21
    前厂长留下的烂摊子25
    添乱的年度稽查30
    拿易方达“开刀”34
    第三章初次交锋
    形势似乎在发生微妙变化41
    互相试探46
    客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50
    局面僵持不下53
    意料之中的意外58
    第四章借题发挥
    有人在暗中捣鬼67
    总裁办公室的密谋75
    事情都是有因果的81
    和易方达撕破了脸皮87
    第五章谁都不是省油的灯
    寻求应对之策97
    渗透到对方的阵营101
    有人要搞事109
    一切尽在掌握114
    导火线119
    第六章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要挟我?NO!127
    夏帆又损了一员“大将”132
    谁都靠不住138
    亮出了底牌143
    第七章折戟WK
    搞定,下一个!151
    “曲线救国”155
    内部的声音不和谐159
    当面被人家摆了一道164
    大家都是聪明人167
    第八章向ST进攻
    捅了娄子175
    山雨欲来风满楼179
    思想统一了184
    第九章出击
    不祥的征兆191
    没有第二个选择了194
    找到了突破口199
    离老板远一点204
    结果不算太坏211
    第十章出局,但不是结局
    ST的反击219
    一切都无济于事223
    接受现实228
    这并不是结局232
    预谋出路237

    文摘

    版权页:



    广长突然被解雇?
    “滴——滴——滴——”,方卓青刚下飞机,手机才开机,一连串的短信提示音便响了起来。他打开一看,好家伙,短短两个多小时的旅程,便有了整整23条未读短信。这23条短信分别来自自己的下属、秘书和一些平时走得比较近的管理层、总经办秘书,还有欧普的总经理柳鸣山。他从头到尾快速地浏览了一遍,发现这些短信的内容无一例外都集中在一件事情上:欧普公司的厂长夏帆,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于一个小时之前,被突然勒令离开公司。
    对此毫无心理准备的方卓青看到这个消息,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之后,他马上打通了总经理柳鸣山的电话,开门见山地问道:“柳总,我刚刚才看到您发过来的信息,夏帆怎么突然离开了?”
    电话另一边的柳鸣山非常平静地答道:“是的,我也是一个小时之前才得到消息的。”
    “没理由啊,我才出差几天便发生了这种大事,出什么问题了吗?”方卓青问道。
    柳鸣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方卓青答道:“在深圳机场呢,我一下飞机就看到您的信息了,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所以马上给您打电话了。”
    “这个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柳鸣山沉吟道,“这样吧,你马上回公司,来我办公室,我们详谈。”
    “好,我现在就开车过去,大概半个小时可以到公司。”方卓青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下午六点钟了。
    “半个小时……那就是六点半。”柳鸣山沉吟了一下,答道,“不急,你再晚半个小时回来吧,董事长他们还在公司,估计要六点半之后才能离开。”
    “这——好吧,我七点到公司!”方卓青迟疑了一下答道。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等董事长走了之后才能回去,这中间到底有什么不方便呢?不过他也没有细问,跟柳鸣山合作了这么多年,他非常了解对方的秉性——作为堂堂欧普公司的总经理,如果不是局面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柳鸣山是不至于如此小心的。
    想到这里,方卓青抽出了一只烟点着,一边抽一边神情凝重地考虑起夏帆这件事情来。他没想到,自己只是去上海出了三天差而已,公司内部便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变故,而且一点儿预兆都没有,让人完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这也太蹊跷了。他隐隐约约觉得,欧普将会有大事发生,至于会是什么事情,他前前后后想了一遍,也没有弄出个眉目来。抽完烟之后,他看了看表,觉得时间还够吃点儿东西,就跑进机场的肯德基要了一份汉堡和一杯可乐,胡乱填了下肚子,这才从机场停车场取了车子,往公司方向开去。
    七点差五分,他出现在了欧普总经理柳鸣山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里已经坐了两个人——欧普的品质总监辜振鸿以及财务总监李健。
    方卓青叫了一声“柳总”,然后跟另外两个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他还没来得及坐下,辜振鸿先递过来一张打印出来的A4纸。
    一脸狐疑的方卓青接了过来一看,发现这是一份欧普的人事通告,跟平常的通告投有两样。同样只写着简单的一行字,不过通告的内容则让他感到非常意外:
    欧普原厂长夏帆先生由于个人原因于20lO年8月12日离开欧普公司。从即日起。夏帆先生的任何言行均与本公司无关。
    签章是一个很娟秀的英文名字:Elly,这是欧普新上任不久的总裁徐亚丽的签名。
    “柳总,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突然呢?”方卓青看完之后,扬了扬手中的通告。向柳鸣山问道。 柳鸣山却不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觉得这份人事通告跟平常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不一样的地方?”方卓青不由得再次仔细地看了一遍手中的通告。一看之后还真的发现了异常的地方:这份通告当中,居然没有例行公事般的“谢谢某某为欧普公司作出的贡献”那句客套话。平时就算是一个部门经理辞职,都会有这么一句话的,更何况是一厂之长呢?他点了点头,说道:“看出来了,我知道什么地方跟平常不一样了!”
    柳鸣山也点了点头。尽管这只是一句不起眼的客套话,可是有跟没有却代表着新总裁对这件事情持有完全不同的态度。平时写上一句客套话,大家好聚好散,双方都有台阶下;而这次呢,又意味着什么?
    “柳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卓青问道。从深圳机场到公司的的路上。他打了几个电话,想问问怎么回事,但得到的答复却都是语焉不详,没有谁能够说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包括总经办秘书——她只知道徐亚丽和欧普母公司捷利集团的董事长徐少卿去夏帆的办公室坐了大概半个小时,出来之后。徐亚丽便马上交代她让人事部发了这则人事通告。
    看到方卓青不停地问这个问题,柳鸣山摇了摇头,说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您都不知道?”方卓青显得非常惊讶。
    “是的,我也不知道。”柳呜山苦笑道。“这件事情是董事长和总裁亲自去处理的,连我这个总经理都不在场。只是在这个安排出来之后,董事长才跟我通了气,但是没有作任何解释。”
    “这样啊?!”方卓青沉吟道。他在欧普做了这么多年的销售总监,还是头一遭碰到这样的怪事——集团董事长直接插手,厂长被莫名其妙辞退,连总经理都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旁边的品质总监辜振鸿说道:“我是听说,三个月前徐亚丽被空降到欧普的时候,便按照董事会的指示,明里暗里地在查夏帆,现在估计是查得差不多了,就直接宣判了。”
    方卓青回道:“我也知道Euy找人查夏帆的事情,可是夏帆也很乖巧啊,Elly一上任,他便想着法子跟她靠拢了,目的就是想取得她的信任。而且Euy也很配合,一直都对夏帆的表现赞美有加,怎么突然就变卦了呢?”
    “突然变卦?”辜振鸿看了一眼柳呜山,冷笑道,“你当徐亚丽傻吗?她难道会不知道夏帆的具体用意无非就是想借助她的势头来增强自己在欧普的实力吗?她明白得很!她很清楚夏帆的这个把戏,也很清楚谁是欧普的‘一哥’,她现在还不想或者说根本不敢跟柳总搞僵关系。所以说,徐亚丽作出这个决定,一点儿都不意外。那是迟早的事情。只可惜,夏帆这次是马屁拍在了马腿上,偷鸡不成反而蚀了一袋子米呢。”
    一直没有做声的财务总监李健说道:“夏帆有时候做得的确有点儿过了。他在厂长这个职位上待了这么多年,欧普的技术水平和生产能力一直没有多大的进步,他自己倒是捞了不少好处。我倒觉得,现在这个结果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完美的结果。他也该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