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新闻与正义:14项普利策新闻奖获奖作品全译本3(修订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44.80元~44.80
  • 作者:沃尔特·李普曼(WalterLippmann)(作者),詹姆斯·赖斯顿(作者),展江(译者)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010023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新闻与正义:14项普利策新闻奖获奖作品全译本3(修订版)》的出版将为我国读者认识美国新闻的特征、地位和作用,了解美国现代新闻的发展包括美国现当代社会政治生活的各方面,了解美国新闻界对世界各地发生的各种事件的报道,提供一份准确的资料。

    作者简介

    展江,1957年生,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教授,系主任。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法学博士。曾在海军部队服役9年,从事记者、编辑工作10年。主要研究方向为比较新闻学、政治传播和军事传播。2001—2007年主办七届“新世纪新闻舆论监督研讨会”。
    著有:《战时新闻传播诸论》(1999)、《正义与勇气(I-II)》(2000)(第一作者)、《新闻传播学专业英语教程》(2004)(第一作者)、《新闻舆论监督与全球政治文明》(2007)(第一作者)等。
    主编有:《中国社会转型的守望者》(2002)、《舆论监督紫皮书》(2003)、《中国舆论监督年度报告(2003—2004)》(2006)。
    345译著有:《新闻与正义(I-IV)》(1998—1999)、《美国新闻史》(2004)、《新闻报道与写作》(2004)、《一个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2004)、《美国当代媒体编辑操作教程》(2008)等。

    目录

    导言:作品鉴赏、历史探寻与新闻精神的把握、
    一、为公众利益服务奖
    飞机驾驶员吸毒——医生不得报告
    对一个无效体制的剖析
    最高航空医务总管认可飞机驾驶员冒险飞行
    飞机驾驶员秘密接受可卡因中毒治疗被称为劣方
    飞机机组人员掠过海关,因为他们是所谓“低度危险人物”

    二、全国报道奖
    (一)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与美国
    美国帮助反政府武装获取导弹
    哥斯达黎加商人说,反政府武装对美国赖账
    美国不顾禁令帮助反政府武装
    美国官员是怎样为反政府武装组织集资网络的
    窃听情报显示:美国知悉伊朗下令和资助贝鲁特爆炸事件
    (二)“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
    国家宇航局曾获警告:助推器构成重大隐患
    火箭工程师陈述反对发射意见
    国家宇航局削减或延宕使用安全经费
    国家宇航局在航天飞机爆炸时已掌握克服火箭致命缺陷之法
    美国在航天领域的领先地位由于缺乏指导方针而受到威胁

    三、国际报道奖
    被取缔的南非黑人组织赢得支持
    南非——克劳斯罗兹中的自相残杀
    西蒙、玛丽、法蒂玛:消失的南非人
    在南非的美国公司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
    搬到镇上去——白人牧师融人了黑人的“真非洲”
    南非白人失业者失去了运气和机遇

    四、地方一般新闻报道奖
    固特异之战谁胜谁负殊难判定

    五、地方专题新闻报道奖
    宾厄姆家族企业衰亡记
    家道衰亡后的宾厄姆家族

    六、调查性报道奖
    (一)“无罪的证据”
    无罪的证据:对一起谋杀案的质疑
    本案定为谋杀罪后新发现的种种破绽
    (二)“法院的失序”
    政治和私人交易困扰本市司法系统
    任人唯亲
    律师无能要求重审
    政治利益集团是如何阻碍改革的

    七、特稿写作奖
    我们的超级航空母舰高超之处何在?

    八、解释性报道奖
    基因疗法将重塑我们的未来
    一个勇敢的女孩等待着奇迹治疗
    挣脱一种可怕疾病的桎梏
    与一种致命遗产的殊死搏斗
    基因医疗何去何从?
    遗传医学造福人类指时可待

    九、社论写作奖
    复活节边境日出
    停止对外国人的抵制
    为非法移民负担费用
    由非法外国人说开去
    自由的美国,自由的非法外国人
    依法治理的而不是用铁丝网阻隔的边境

    十、评论奖
    图图与金:两种非暴力主义
    夸夸格拉姆—拉德曼
    “挑战者”号之后
    消解赞助性行动:扩散负担
    尼—加—拉—瓜
    “它听起来像打牌”
    为什么候选人应该得到免费电视时段
    青少年性问题:仗打输了

    十一、文艺批评奖
    《淘气鬼》
    《耶路撒冷的冬天》
    《罗杰的<圣经>版本》
    《帕科的故事》
    十二、社论性漫画奖
    十三、现场新闻摄影奖
    十四、特写摄影奖
    参考文献
    后记

    序言

    以新闻科学的名义
    童兵
    由展江博士主编的《新闻与正义》杀青之前,嘱我写几个字,我爽快地同意了。在我看来,在中国翻译出版以普利策的名字冠称的新闻奖作品,是一种很有意义的事情。
    对多数新闻界人士来说,普利策其人其事并不陌生。这位被尊为美国现代报业之父的报业主,年幼时虽家境贫困,仍受过良好教育。他当过兵,干过杂工,21岁起步入记者行当,不久即成为报纸合伙人。他办的另一份报纸,以“真理的喉舌”作为办报方针,倡导社会改革,但又以耸人听闻、煽情报道和展现暴力来扩大发行。1883年,他买下作为他报业活动里程碑的《世界报》,四年后又出版《世界晚报》。《世界报》使普利策大出风头。这份报纸不仅令他赚钱,还使他有了一块改革试验的样板田。
    普利策对《世界报》的经营与编排在许多方面是独树一帜的。他宣称《世界报》是独立的报纸,为市民服务。他强调报纸要揭露贪污腐败,鼓吹开展社会改革运动。他主张报纸发表的新闻要真实和准确,文字要简洁和通俗,还要花力气写好社论。他的报纸,对于当年美国的政治演变与社会生活曾产生重大影响,对于美国报业的进步和报业作为社会角色的定位,也有着举足轻重的示范作用。普利策本人由于这一系列成就而被后人誉为19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新新闻事业”的开创人。
    普利策的魅力百年不衰,正是由于他在遗嘱里指定拨出200万美元创办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并赠款设立“普利策新闻奖”。这个人实在聪明。他赠款设置此奖,不仅使他着意开创的事业后继有人,而且每年评选一次,宣扬一番,也是对他英名与业绩的怀念。“普利策奖”含文学、历史、音乐等奖,以新闻奖的比例为最大。新闻奖颁给有突出贡献的美国媒体与新闻从业者,获奖作品必须是上一年度发表的。1917年授奖时只有5项,以后不断增加至14项。其中,公众服务奖授予对美国社会作出突出贡献的新闻单位,颁发一枚金质奖章,其他单项则以现金作奖。
    在富裕的美国,一枚金质奖章,单项奖每人5000美金,对不少人来说实在是“区区”小数。但人们不这样看。在美国经常评选的各种新闻奖中,“普利策新闻奖”向来为业者与社会所看重。究其缘由,恐怕同它是“学院奖”有关。普利策新闻奖的评选机构为普利策奖金评选委员会,该委员会固定成员是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和奖金设立者之孙小普利策,每年春天,经这个评委会评出的新闻奖,由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生院颁发。这样一种评选机制,决定了这个奖种,同纯粹由各传媒自行评选的新闻奖有根本的区别。“学院奖”的独立性与公正性,有助于张扬普利策新闻奖的权威地位,因此人们对其另眼相看。
    多少年来,我国新闻教育和新闻学术界一些人士,如甘惜分教授,有感于中国若干新闻奖项评选中的种种弊端,几次提出由几所大学的新闻院系合作设立“学院新闻奖”。呼号奔走经年竞一事无成,原因之一,找不到普利策一类的有识之士;原因之二,乃是我国新闻学术界对新闻实务界的影响甚微;原因之三,学术界脱离实际搞象牙塔式的研究之风远没有克服,一些人对实际工作关心甚少。也许还有别的原因。
    希望这套书的问世,对上述各种障碍有所冲击,至少有点触动或反思。
    普利策新闻奖的奖项目前已增至十余个,但老传统不变,即每个奖项只表彰一人(有时并立二人)或一个媒体,所以每年获此殊荣的只有十余人。以新闻大国闻名的美国,一年下来获此大奖的只十余人,自然凤毛麟角,十分耀眼。这种做法,似乎也可作为我们的“攻错之石”。我们现行的各种新闻奖,从全国到省市,一评就是上百篇,百余篇。结果如过眼烟云,没能留下太深的印象。有人曾为此举辩护,说中国乃举世无双之大国,不多评几个摆不平、“难得平衡”。对照一下真正的新闻大国美国的这种做法,以及每年普利策新闻奖颁布之后的热烈反响,这种辩护也许是不必要的,抑或是无力的。
    从本质上讲,每种评奖都是一种指挥棒。普利策新闻奖的评奖标准,自然离不开美国新闻的价值取向。从总体上说,维护美国的内外政治路线,宣扬美国人的文化传统与生活方式,永远是美国记者和作为记者“裁判”的评选人共同的取舍新闻的标准。这是毋庸置疑的。不过,我们对一些获奖作品的深层剖析可以发现,作者不是仅仅靠简单的说教与演绎,而是运用客观报道的手法,巧妙地、隐匿地表达着这种价值取向;他们不是靠一味的吹捧与“帮忙”,而是更多地通过严肃尖锐的揭露与抨击,甚至借助嘲笑挖苦等方法,以达到消祛毒瘤和缺陷的目的,使美国社会不断走向健康和兴旺。在普利策奖的评选人看来,揭露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关注社会弊病的滋生与防治,深挖公众注目的、与生存相关的热点问题,是他们首先要关注的题材。这种“指挥棒”的引航作用,在全党反对腐败,社会整肃民风的中国,应该是有启迪作用的。
    在中国新闻界同仁中,包括年轻的新闻学子中,有人对新闻科学的客观性表示怀疑。他们说,新闻选择和好新闻的评选有什么规律?领导意志就是“科学”,就是“好新闻”的入选标准。所谓: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回顾近20年的新闻评奖,此种例证确有不少。中国之大,无奇不有,出几例新闻评奖搞唯意志论,唯领导点头论的,完全可以理解。相反,如果没有这类低俗的评奖,在一个“不唯实只唯上只唯书”尚有影响的中国,在新闻科学尚未普及、更不为人尊重的今天,倒是一桩奇怪的事。但是,也应实事求是地看到,在邓小平理论引导和邓小平唯实主义作风的感召下,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奉新闻规律为圭臬,视新闻科学为治世之剑;许多起初不为某些人欢迎的报纸专栏和广电节目,也在公众的压力下(实际是新闻科学的力量)鼓起掌来。可以和应该相信,这是人心所向,潮流所向,科学所向。这种良性变动的总趋势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
    因此,在这种新的传播历史条件和人文情景下出版普利策新闻奖作品文集,无疑是一种社会进步与新闻兴旺的助燃剂。我们要感谢主编和他的合作者们的这一辛勤之举、适时之作。让我们以新闻科学的名义欢迎这套译作的问世,以新闻科学的名义借鉴书中的宝贵财富,以营养我们自己的新闻实务与新闻评奖活动。
    科学是老老实实的学问。对于外国人的精神产品,要有所吸收,有所扬弃,好比吃一条鱼,吞下鱼肉,吐掉鱼刺。诚如列宁所言,泼洗澡水时,千万留下盆中的白胖小子。学者借鉴普利策新闻奖作品,也要采用这种方法。我想,无论是这本书的译者还是读者,都会这样做,也是这样做的。一番絮语,且作小序,乞编者、译者和读者指正。
    草于1997、1998年新旧交替之际,北京塔院迎春园

    后记

    本译丛自1998年起初版,至今整整十年。据说曾经影响过如今35岁左右的那一茬记者,有些人甚至把它作为枕边书。而本书的初版也早已从市场上绝迹。据初版编辑称,后来有人从本书得到启示,出版了以普利策新闻奖中的摄影作品为最初素材的《黑镜头》,结果在市场上大获成功,获利不菲。
    平心而论,本书的受到认可和产生影响,实在是拜普利策新闻奖之价值和魅力所赐。当然,这也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产物。回想十年前,国人虽然对普利策之名早有所闻,也可能零星接触过一些普利策新闻奖获奖作品。但是多数人恐怕还无缘阅读其获奖社论和专栏文章,更不用说是大量阅读了。从国外优秀作品中借鉴其新闻理念和表现手法,为中国的新闻改革注入活力,这是新闻传播学研究对新闻界的一个贡献。
    本人是从军界和业界转入学界的,因此如果说改革开放30年来学术研究的成果,前20年与我是没有太多关联的,那主要是众多前辈和同辈学者的贡献。近十年来,本人和一些同道翻译和引介了一定数量的国外著作和教材。如果说十年前的初版算是开端,那么译介国外著作和优秀作品如今已成燎原之势,各大书店里原本为数寥寥的新闻传播学书架如今已一再扩容,声势日益壮大。
    本书此次修订,基本上没有改动作品部分,而是对译序、背景等部分做了比较全面的更新。当年的合作伙伴主要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的一批研究生,以及林克勤先生和我所在学校的一些年轻教师。如今,他们多数已远走高飞,或成为媒体中坚,或在国内外任教。记得当年的合作曾经是那么愉快,而那时我们还是钢笔写作,毛笔润色。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
    感谢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司马兰女士以及陈红艳、李学伟编辑为本书再版所提供的帮助和所付出的心血。
    展江
    2008年11月28日

    文摘

    冈萨雷斯承认,在国会批准援助反叛组织之后,“尼加拉瓜革命武装力量”的官员们开始在他的商店“大量购物”,而此前一直是零星的,每月仅花费500美元。
    但他说,从10月份以后,“尼加拉瓜革命武装力量”在他的店每月花费最多高达22000美元。他说,12月和1月两个月都达到了这个数字。
    冈萨雷斯说,该店大约是个把月给反叛组织开一次账单,他们“极少”索要空白收据。
    在同反叛组织中的哥斯达黎加医生路易斯·布兰科·罗哈斯的谈话中,他也提出过疑问。美国国务院档案表明,12月17日,布兰科领了14266美元。
    但是星期六在萨尔罗,布兰科在家中接受采访时说,他相信过去的18个月中,他从“尼加拉瓜革命武装力量”得到的钱数不超过3000美元。他说,他在1985年底签过一张收据,大约是2200美元,这是他替反叛者工作一年的酬金,但他还没有收到这笔钱。
    他透露,他从反叛方面接受了约2700美元,因为在12月份,他参与了一次干道的迂回作战,但他把这笔钱的大多数用于支付参与其中的其他医生及另外的开支。
    他还透露,他相信1986年用他的名字为反叛者的一个诊所购买了大约4700美元的供应品。
    “他们给了一点钱让我从各个地方获取那些药品,”他说,“大多数情况下,我免费为他们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