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科幻基石丛书?新人类系列:豹人[平装]
  • 共4个商家     21.00元~24.96
  • 作者:王晋康(作者),姚海军(编者)
  • 出版社: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47399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豹人/新人类系列/中国科幻基石丛书》编著者王晋康。
    王晋康,著名科幻作家,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暨中国科普作协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高级工程师。
    1966年高中毕业后度过了三年知青生涯,1978年考入西安交通大学动力二系,1982年毕业后进入石油二机集团,曾任该集团研究所副所长。
    自1993年发表第一篇科幻小说《亚当回归》并获当年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至今已发表和出版科幻小说近百篇(部),共计400余万字,包括《蚁生》《十字》《王晋康科幻小说精选(四卷)》《与吾同在》等。曾十四次摘取中国科幻大奖“银河奖”,为获得该奖次数最多的科幻作家。
    王晋康的作品沉郁苍凉,既融汇了丰富的科学知识,又有着对宇宙及生命的哲思睿见,深受读者喜爱。

    媒体推荐

    王晋康的科幻小说是把前沿科技、人类福祉、道德禁忌和文明多样性相互结合的典范。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吴岩
    在《类人》和《豹人》里,王晋康以科幻的声音对人类基因正统的拷问振聋发聩。而在《癌人》里,作为人体内的细胞叛逆者,癌基因居然成长为比人类更擅长生存也更强大的个体,这其中的意义既惊心动魄又发人深省。——著名科幻作家何夕
    这四部以人为核心的科幻小说,描述了人类多种可能的未来,让我们在震撼中重新认识自己和人类。王晋康站在一个新的高度俯瞰科学和人类社会,他的作品既有太空的广阔和空灵,又有大地的厚重与深沉。他用独有的冷峻笔触,描绘了人类在科学和道德两道悬崖构成的险峻峡谷中艰难的旅程,使科幻文学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

    目录

    楔子
    1.惊人的突破
    2.爱情与阴谋
    3.身世之秘
    4.惊人的披露
    5.谁是匿名者
    6.内欲与死亡
    7.世纪性审判

    序言

    有两种小说的作者只能谦虚地自称为第二作者。
    一种是历史小说。因为它的第一作者是历史,是时间。时间冲去了琐碎和平庸,凸现和浓缩了事件、情节和人物。历史小说作家只需有足够广博的历史知识和足够敏锐的目光,挑选出精彩的素材,他的小说就有了百分之六十的成功。
    另一种小说是科幻小说。它的作者是上帝(客观上帝),是科学,是科学所揭示的自然的运行机理(它们其实是三位一体的)。科幻作家只需有足够的智力去理解这些机理,有足够敏锐的目光去发觉科学的震撼力,他的成功也就有了百分之六十的把握。所以,科幻作家应该把百分之六十的稿酬献给上帝。
    科学发展到今天,已经超出了多数民众的理解力,以至于在某种程度上。它也成了高高在上的宗教。但我们笃信“这个”宗教而不信仰其他的宗教,为什么?因为科学所揭示的是真理,它们放之宇宙而皆准。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可以用来计算150亿光年外星体的运动,DNA的构成之简洁甚至超过上个世纪最坚定的科学信仰者的期待。充分发展的技术能够变成魔法,而上帝的魔术正逐渐被人类还原成技术。各民族的先民们曾创造出上帝造人或女娲造人的神话,那是人类对自身秘密最原始的探索仅仅几千年后,人类就已经可以用体细胞核来激发出一个真正的生命!我想,如果真有一个万能的上帝,他也会掩面长叹。自愧不如。
    “新人类”系列四部曲中描写了一些未来的技术:《类人》中的纯粹人工制造的生命和电脑群体智慧;《癌人》中的人类体细胞克隆(特殊之处是使用了癌细胞);《豹人》中的基因嵌接术及《海人》中的新人类(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技术了)这些技术或进步若稍显遥远一些,也许会被今天的民众看做是呓语不过,作者可以保证它们绝非无稽之谈几百年内人造生命就可能实现,分散的电脑智力也会以某种方式整合成一种文明或智慧:那时.人类何以自处?人性会怎样变化,被作家们讴歌了千百年的人类之爱还能否存在没有人能完全准确地预知。作者在文中表现的,只是个人的一些探索而已而且,为了与今天的世界相衔接.书中很多描写是过于保守了。
    科学使人睿智,使你把握自然运行的脉搏,洞察历史的走向可惜.很多中国人对科学比较隔膜,不能体味到科学和思维王国的乐趣我们的主流作家善于向后看,向脚下看他们对过去和现实的思考很深刻.很可贵但一个民族若只有这样的目光,则未免显得过于迟钝和短视但愿这几篇小说能够让读者稍稍抬一下目光如此.作者就满足了。

    文摘

    没容卡箩尔多寻思,麦吉已经狂暴地扑了上来,把她扔到床上,接下来是一渡又一波狂野的进入。他没有讲话,只是喉咙里呼呼地喘息着。卡箩尔惊惧地承受着他的攻击。几个回合之后,她觉得下体被撕裂了,疼痛像刀刃一样锋利,黏稠的血液流淌到大腿上。20分钟后,卡箩尔终于忍受不住了,哀求道:“先生,请停一停!麦吉,请停一停!”
    但这个麦吉已经不是那位文质彬彬的绅士了。他狂暴地低声吼叫着,骑在她身上,用力扇她的面颊。卡箩尔的头颅被扇得来回摆动。很快头晕目眩。她声嘶力竭地求饶,但没有用处。几分钟后,她从精神休克中醒过来,知道自己今天遇上了一个危险的虐待狂,他的绅士外衣下是十足的兽性。求生的本能苏醒了,她用尽全力把他推下去,翻身下床,向外边跑去,“救命!……”
    那个男人敏捷地追上去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摔回到床上。卡箩尔恐惧地看着那张狂怒的脸。看着逼近眼前的两排森森白牙,然后喉头一紧,很快失去了知觉。
    三公里外的阿比斯特街区,道克·索恩警官正在执行巡逻任务。他是加拿大皇家骑警队的上士,今年45岁,身材魁梧。道克年轻时爱好田径,曾是大学的百米短跑和三级跳远冠军。现在他虽然年岁大了,但仍保持着对田径的兴趣。他一边开车,一边拿眼瞄着车载电视。电视里刚刚播完男子200米决赛的实况,吉纳·哈奇曼爆了一个大冷门,战胜了夺冠呼声最高的200米之王——美国的迈克·林德,为加拿大夺得一枚金牌。看看场内的5万名观众吧,他们个个都疯狂了。
    道克·索恩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安迪……”
    12岁的安迪截断爸爸的话,兴冲冲地说:“爸爸,吉纳是200米冠军!观众都在喊吉纳万岁呢!”
    道克笑道:“我已经知道了,我正要跟你们分享喜悦呢。”
    屏幕上,疯狂的现场观众在向空中扔帽子和衣物。道克不由得感慨体育的魅力,它能使最冷静的人血液沸腾,使文雅的绅士和淑女变得癫狂。他想起加拿大的另一位英雄、百米之王多诺瓦·贝利。贝利曾说过,他立志走上田径之路是从目睹本国的本·约翰逊百米夺冠时开始的,那是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当时我激动得无法自制,浑身流汗,身体颤抖,牙齿咔嗒作响。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这一生肯定都和田径割舍不开了。”
    但贝利说的那位偶像本·约翰逊却很不争气,他随即被查出服用了兴奋剂,成绩被取消,英雄一下子变成狗屎。不过,这位丑角儿倒自有一副痛快淋漓的无赖劲儿,EYE,次翻供不成后,他终于承认自己服用了兴奋剂,而且公然宣称:“我仍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为什么?因为“没有一名短跑选手不服用兴奋剂,所以我们仍是在同样的水平上参加比赛。他们只是比我幸运,没被查出而已。”
    也许他说的是大实话?道克暗暗咒骂了一句。
    电话响了,是骑警队的调度打来的,声音很急促:“索恩警官,请立即赶往邓巴尔街北端的洛基旅馆,那儿的412房间刚打来一个报警电话,一个女子,声音很微弱。话未说完声音就断了,但电话中仍能听到她微弱的喘息声,很可能这会儿她的生命垂危。”
    道克警官立即关了电视,把警灯放到车顶,警车一路怪叫着驶了过去。几分钟后,警车在那家旅馆门口停下。格瑞戈罗经理听见警笛声。看见一名警官从警车上下来,忙打开玻璃门,小心冀翼地迎候着。他的旅馆里经常住着几对嫖客和妓女,但警察对这些“人类难免的罪恶”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这位警官来干什么?
    警官匆匆进来,向他出示了警徽,说:“412号房间有人报警,有一名女子可能有生命危险。” 格瑞戈罗脸色变了。他不怕妓女在旅馆里揽客,但他可不想惹上人命官司。412是卡箩尔和她的主顾住的地方,那个自称麦吉的男人几分钟前出去了,而女的没有下楼。他当时就微觉诧异,但没有去深究,心想也许这个男人是到车上取什么东西吧。格瑞戈罗立即领着警官上到4楼。道克掏出手枪,侧身敲敲门,没有动静。经理掏出钥匙,手颤抖着,好一会儿才插到锁孔里。门锁打开后,道克把经理拉到一旁,踹开房门,闪身进去。他一眼就看见一名浑身赤裸的女子,半边身子滑在床外。电话筒扔在床柜下的地板上,电话线还在微微晃荡。女子的下体浸泡在血泊中,屋内有浓烈的血腥气。道克举着手枪,警惕地检查了床下、阳台和卫生间,没有发现其他人。他过去摸摸女子的脉搏,还好,她还有呼吸,便立即让柜台经理去唤救护车。
    经理拿来一副简易担架,道克用被单裹住女子的身体,放到担架上。在这当儿,他发现女子的上半身满是伤痕,像是抓伤和咬伤,脸颊又红又肿。在喉咙处……道克浑身一凛,俯下身仔细察看。没错,是牙印,喉咙处的确有两排深深的紫色牙印。
    格瑞戈罗喊来一名帮手,把伤者抬下楼,救护车已经到门前,两名实习医生正抬着担架跑过来。他们把伤者换到医院的担架上,抬到救护车里。汽车开走了。道克留在屋里,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太多的线索。地毯上丢着女子的T恤、皮短裙、黑色的长筒袜和透明的内裤,卫生间里的一次性毛巾和香皂只用了一份儿,床柜上放着一百美元。他捏着纸币的一角,把它装到塑料袋中。
    柜台经理返回来,小心地告诉他,这名女子是40分钟前和一名高个男人一块儿来的,那个男人十几分钟前已走了,“是个黄种人,身高约1米9,身材挺好,动作富有节奏感,他留的名字是麦吉·哈德逊,当然可能不是真名。”
    ‘他付的是现金吗?”
    “对。没有用信用卡。”
    这些年温哥华的华人日渐增多,华人黑社会也逐渐在温哥华扎根,这令警方很是头痛。道克问:“他是不是本地华人?”
    格瑞戈罗迟疑地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我看他不像是本地人。”P7-P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