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开发商[平装]
  • 共6个商家     7.99元~19.00
  • 作者:阳德鸿(作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8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2705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开发商》编辑推荐:他们在利益狂潮的浪尖上疯狂跳舞,穷极地产世界里的资本规则,尽管智识谋略中的世道人心。

    作者简介

    阳德鸿,资深房记、策划人,现就职于某报房产部。混迹地产近十年,目睹形形色色之现状,亲历地产厚黑之种种;擅长以人文视角观照地产,以地产经纬剖析社会,以性情之笔书写江湖。《开发商》是其“地产三部曲”之首部。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尖锐的钉子

    第二章 与狼共舞

    第三章 钉进虎口

    第四章 双城记

    第五章 继续深入

    第六章 死寂的暗夜

    第七章 售楼部血案

    第八章 血色里的追问

    第九章 一个人的战争

    第十章 通往兴盛之路

    第十一章 失声的宣言

    第十二章 你是我的情人

    第十三章 钉子上的血

    第十四章 孤注一掷

    第十五章 没有什么不可以

    第十六章 刀下的情殇

    第十七章 生死劫

    第十八章 罪与罚

    第十九章 开盘

    尾声

    文摘

    插图:



    对H市的几百万市民来说,这个春天太有意思了。大家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去看没有,笑死我了”。不用说,大家都知道是钉子户的事。在数百条线路的公交车上,人们都在同时谈论同一个话题,提到同一个名字。他们将从网上、报纸上获得的零星细节,拿过来拼贴、组合、发布和交换,说着说着就笑得不可收拾。
    通往兴盛区的各条道路,都空前地堵车。商业中心的酒店、旅馆一夜间爆满,而很多长久空置的民房,也被挤占一空,窗眼里不是挤着脑袋,就是架着长枪短炮。有人甚至卖起了门票,票价也从最早的5元涨到了10元,而有些无业游民更是四处搜索最后的黄金口岸,高价卖给记者。
    工地外的一圈“邋遢餐馆”,也随时爆满,操着各种口音的人要求整二两小面、抄手,一边吃着一边向服务员问这问那,服务员们也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各种细节。一到晚上,背对工地的墙就被凿开几个洞。而那洞又成了这些餐馆招徕顾客的主要手段,第二天生意更加火爆。
    不仅是现场,就在各单位会议的间歇,很多人也在手舞足蹈,试图以最形象的方式展示那极度戏剧化的工地现场:一个巨大的土坑,突然耸起一个山峰,而上面是一家摇摇欲坠的民房。民房上每天还升着红旗,饭都是用绳子吊上去的……他妈的,太有想象力了。
    “这黄勇,老子太崇拜他了。”
    “你说他为啥这么牛?”
    “不知道。”
    “不过这事已经闹大了!”
    “是啊,关键是外国记者来了。麻烦大了。”
    说到这里,人们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很多市民也开始忧心忡忡,生怕一把绷得过紧的弓,突然“喀嚓”一声断为两截,将人从梦中惊醒。
    事实上,紧张的人太多了。就在茂远商业广场工地正对面,一间临时租赁的办公室里,更是充满了压抑的气氛。一架高倍望远镜24小时监控着工地。
    “你说说,现在怎么搞吧。”一脸赘肉的黄金虎将望远镜缓缓推开,眼睛仍然盯着窗外。他嘴角微微抽动,似笑非笑。
    面前的两个人相互看看,不知该由谁来回答。几秒钟后,还是那个小眼睛包子脸的男人开口了:“还是隔岸观火,隔岸观火。”这个成语他用了很多次,每次都脸上赔着笑。他用余光盯着老大,笑迟迟不敢消退。
    “火越来越大,就不怕烧到身上吗?”黄金虎拉长了声音,依然盯着窗外。
    “这个……”小眼睛赶紧向身边那位投去了求援的眼神。
    旁边梳着大背头的年轻人,却像是故意要看他的笑话,大大咧咧地说:“胡总,问你昵?”
    屋子里更加沉闷了。过了两分钟,大背头才缓缓地开始了他的演讲。
    “所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除了智慧还要定力。现在的形势嘛,很简单,就看哪个扛得住。就像一个赌局,到孤注一掷的时候了。当然,也就是亮牌的时候了。现在的情况是,开发商输不起,政府更输不起,多拖一天,就是多加一注本钱。急的肯定是他们。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要拖住茂远的工程进度。显然,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个时候的关键,是不能让事态扩大,尤其是不能让黄勇得意忘形。若黄勇的条件过于苛刻,谈判失败,会是怎样的结果?知道吗?!”
    说到这里,大背头飞快地扫了黄金虎一眼,将目光重重地落在姓胡的那张包子脸上。由于紧张,又听得出神,那包子显得更加圆了,还冒着热气。
    “怎么?还敢强拆?现在什么时候了?乌纱帽还要不要?!”似乎是被那钉子般的目光射恼了,胡大维接连问了四个问题。
    大背头却更加得意了。“还有比强拆更难受的——生不如死。”
    “什么?”黄金虎也忍不住将目光转了过来。
    “你想想,如果黄勇要价太高,高出市场行情太多,就算开发商愿息事宁人,拆迁办也未必干。这个示范效应怎么得了?如果以前乖乖搬了的,又杀回来闹怎么办?还有,以后的拆迁工作又怎么做?因此嘛,政府完全可以……”
    “喀嚓?”胡大维的小眼睛突然露出凶光,做了个一刀砍下的手势。
    “黄总,你是聪明绝顶的人,如果是你,会怎么做?”大背头趁机捧了一下老大。果然,黄金虎一仰脖笑起来。“哎呀,大维呀,可惜你跟了我这么久。”
    这么一说,胡大维的脸又呈暗紫色了。
    “那鬼狼,你说怎么搞?”黄金虎终于向大背头发问了。他双目如炬,似乎要看透大背头到底藏了什么牌。大背头其实是狼图策划公司的老板海粟,这两年一直跟着黄金虎的屁股转,以前黄金虎叫他色狼,看了《无极》后叫他鬼狼。他们自称“虎狼之师”,常常深更半夜在夜总会里鬼哭狼嚎。在欢场和生意场,他们都以黄金搭档的形式出现,让不少小妈咪和地产界人士又怕又羡。
    “黄总,你知道的,眼前最坏的可能就是,政府和茂远达成了默契,给黄勇那崽儿一个底线,当然这个底线向公众也交代得过去,比如,每平方米比市场价高一两千元,另外再算点生意损失费。如果黄勇还是不答应,就干脆把他晾在一边。一旦政府为茂远撑腰,形势就大变了。那时候,真正着急的就是黄勇了。”
    “但真的能像我们想的那样,去修改规划,中间留个洞,让那房子永远坐井观天?”
    “这里是商业中心,寸土寸金,开发商未必玩得起。但地方政府可以,只要间距符合规划法,弄你个瓮中捉鳖憋死你,然后整点其他的手段,使人噩梦连连,你还能死扛吗?黄勇意志一旦被摧垮,整个事情很可能就……”
    鬼狼一席话,让黄金虎也害怕了。但他还是不相信,政府会对一个钉子户大动干戈:“为什么政府不给茂远施加点压力,让茂远妥协?”
    “黄总,如果你是茂远公司的老板,你会怎么做?1000万啊!”鬼狼一句话,让黄金虎陷入了沉思。一想起黄勇不断疯长的条件,黄金虎禁不住牙根痒痒。
    一个200平方的破房子,凭什么要喊价1000万?还要从两年前开始算商业损失费,不就是一个豆花店嘛!要是老子,非剥他一层皮不可。想到这儿,黄金虎张开大嘴,几颗虎牙一览无遗。
    每当这个时候,鬼狼就拉响了警报。他赶紧说道:“黄总,这个黄勇是有点儿过分,但毕竟还是在我们的掌控中。量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出卖我们。毕竟,这是个交易。不过当时我们确实没料到,他会一下失控,喊那么高的价,也没料到媒体会那么疯狂。当然,当然这个我也有责任。”
    黄金虎瞄了鬼狼一眼,霍地站起来:“大维,你是怎么跟那个什么勇谈的?嗯?”
    胡大维正要开始结结巴巴地陈述,又被黄金虎一个手势压了下去。“你他妈从来都是个饭桶!废物!”
    鬼狼差点儿忍不住笑,连忙说:“老大,有办法,有办法。”说着用手梳了一下头发,正欲表演,黄金虎的手机响了。
    黄金虎一看来电号码,脸色就变了。
    眼看着一天天耗下去,文侠心如火烤。作为茂远实业分管工程和营销的常务副总,他早在半年前就立下了军令状,茂远商业广场一定要在今年3月进入正常施工阶段,5月底亮相。但现在还是个坑,坑上还钉了个刺目的。钉子”,迟迟不能拔下。推土机已经搁了两个月,工人们天天无所事事,睡觉打牌喝酒,有几个还因为醉酒被送进医院。施工方的何矮子,更是一天两个电话,说:“这么一天天拖着,工资照发,推土机、塔吊什么的租金照给,每天几万元的损失谁来补?搞你们这个鸡巴工程,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文侠开始还耐心解释,后来一看又是何矮子的电话,干脆不接,或者接了放在一边。那边破锣般地叫骂一通,又“喂”了几声,见没反应,“妈那个B哟,”一下将电话砸了。
    但有些电话是不敢不接的,比如公司的秦总、政府的刘区长、拆迁办的全处长,一天一个命令,一天一个会议,文侠头都要炸了。但怎么办?按秦总的话说,这还不是他文侠搞出来的,早说了强拆,就那么10分钟的事情,他硬要死撑着,说能协商就协商,国家早就不让强拆了,国有企业更应该做个榜样。这个榜样做得倒好,就因为这个。钉子”,工程就足足拖了一年。一下子闹得这么大,市政府都亲自过问了,哪个狗日的还敢强拆。
    我操!
    现在的人,说不了两句就操来操去,还很时髦的样子。文侠以前很反感,现在也忍不住“操”了起来。他躺在沙发上,脑袋斜斜地吊着,好像不是自己的。他想,今天晚上再跟那个黄勇谈判一次。让政府出面,再带两个律师,阵容强大点,软硬兼施。但一想起黄勇那劲头,他又不抱希望了。
    他赶紧给陶亮打了个电话,问黄勇一家的动静怎样。陶亮说:“一切照旧,他老婆还是见人就一通演讲,称要捍卫法律的尊严和公民的权利。黄勇也是一副誓与房子共存亡的架势,只是不怎么摇旗了,多半是精力不济了。”这是个信号。文侠心里一颤:说不定黄勇就要泄气了,毕竟人不是铁啊。
    陶亮却多了一句嘴:“文总,我担心,担心逼急了——他们连钱都不要了。那婆娘这样嚷过。”
    “什么?”文侠吓了一跳,“那怎么办?他们的背景你调查得怎样了?”
    “听说黄勇是道上的人,跟一些开发商还是兄弟。要不,走点其他的途径?”陶亮话说得轻巧,却一下击中文侠的心脏。文侠从小走正道,跟黑道势力八竿子打不着,但从业这么多年,多少还是晓得一点黑势力在地产界的影响。难道是有人在从中作祟?这个念头一闪,眉毛便抖了一下。
    他稳了稳,问道:“那你有没有具体的渠道?”
    “这个嘛,我查了,可能跟对手有关。毕竟……”
    果然是他?!文侠早就想过,很可能是竞争对手在背后煽风点火加利益收买,这样的事情以前就有过。只是没敢肯定是他黄金虎,毕竟平时见面,都还和气,还一口一个兄弟,什么要加强合作啊,共同将市场做热啊。拆迁纠纷闹了这么久,他还不时来电话关心一下,说有什么需要尽管说。那人一脸横肉,笑起来让人心里发麻,文侠也就没多搭理。没想到,他真还笑里藏刀。
    人心啊!文侠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了。”就挂了电话,他要想想,黄金虎为啥要这么做。
    黄金虎拿的是净地,工程早已过了地面,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没必要将茂远作为靶子啊。要说档期、口岸,龙天才是最直接的对手。当年他虎口夺食,从龙天抢过这块肥肉,后来工程却磕磕绊绊,而龙天则进度神速,眼看就进入开盘倒计时了。而茂远昵,现在还是一个坑。
    他到底想干什么?
    文侠知道,在没弄清黄金虎用意之前,决不能轻易就范。等吧,等他表演个够。可是,等得起吗?工程超过预算时间已两年,单为了处理这个“钉子户事件”,也用了10倍的时间。作为常务副总,他已经遭到了公司上上下下的质疑:一个“钉子”都拔不了,还要盖标志性建筑?一向心高气傲的他真想一头撞死。
    这时候,手机又响了。他以为又是何矮子,顺手掐了。对方却不依不饶,他干脆关了机。不料,座机又响了,他一接,那头就一阵暴吵:“你死到哪去了?电话也不接,这个家你还要不要?!”
    他木头一样立在那里,任咆哮像潮水一样退去。清醒过来时,才意识到已经3个晚上没回家了。他翻遍全身,也没找着车钥匙,便昏昏沉沉地下了楼,随后招了辆出租车,醉汉一样栽了进去。
    天早已暗了下来。华灯初上的时候,人最脆弱,白天的委屈与夜晚的无助都暗河般涌上来。文侠感到自己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塑料袋,在异乡的街头,鼓鼓胀胀,飘零无依。
    第二章与狼共舞
    黄金虎足足等了一天的电话,也没见茂远打过来。他问陶亮是怎么说的,陶亮说:“文总那么聪明,不会不知道。”接着就把电话挂了。
    “猪!”黄金虎骂了一句。胡大维以为又是骂他,耳朵很配合地抖了一下。他曾经很认真地照过镜子,觉得老板的眼神有问题。但大概是被骂多了,天长日久就觉得真有点像猪了。一听这个字,耳朵就要动一下。
    胡大维有点委屈:为何不分青红皂白就开骂?他不解地盯着老板,只见他举着电话.青筋暴胀,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当他确认不是骂自己后,便很利索地应了一声:“确实是猪。”
    黄金虎又拨了海粟电话,没人接。他焦躁不安地转了两圈,决定亲自给文侠打个电话。正要拨,海粟回过来了。海粟的意思是,现在是拼毅力的时候,千万别打,量他文侠也熬不了好久。
    果然,晚上10点刚过,文侠的电话来了。双方约好在半山商务会所见面。不用说,那里是很隐秘的地方,一般的小资白领是不会去的。文侠到时,一个妖艳的美女已在门口迎着了。只见她身材高挑,又显丰满,胸口欲盖弥彰,自皙的脸上浓淡相宜,却掩不住几分轻佻。
    “文总吧?真是贵客难候啊。”她一脸笑容绽放,粗粗的声线中夹杂几分嗲,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两人穿过一条长长的回廊,又绕过一片枯山水,在几棵文竹后发现了一扇门,上书“听雨轩”。推门进去,并没有人,走进里屋,才见有三个人已坐在那里了。橘红的灯光下,只见黄金虎卧成了一堆肉,两边是海粟和胡大维,如哼哈二将。环视屋内,整个布置都是日式的,闲散淡定,颇具禅意。想不到,这暴发户还有点品位呀。文侠正佩服着,黄金虎突然从椅子上弹起来:“文总,好久没见了。”袖子一扫,茶杯顺势扑倒。黄金虎一边叫“阿咪,擦水”,一边请文侠入座。文侠忍住笑,拱了拱手:“黄总,客气了,客气了。”
    带他人室的女人很麻利地擦了水,又在他旁边笑着坐下。一股艳香扑面而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阿咪,黄金虎的红粉兵团掌门人?文侠忍不住用余光瞟了两眼。
    很快进入正题,先是海粟发言。他一开始就以纵横家的口气,分析了眼前的局势和各自面临的问题。“对茂远而言,当前最可怕的不是钉子户,钉子迟早可以拔掉。但拔掉之后呢?一个项目正式上马,就意味着骑虎而行,下无可下,退无可退。真正决定存亡的,就是市场了。”
    说这话时,他向文侠投过刀锋般的眼神。“当然,对全发而言,同样也面临着市场问题。不是我们没信心,而是对手太强大。你想想,龙天是什么背景?上可通天,下可人地。这几年,拿地、圈钱、提前发售,哪样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论品牌,论实力,论经验,不知比我们强多少倍。再说到市场容量,你算算,就这个兴盛区,常住人口不到40万,两个大型国有企业马上搬迁,地理上这里又是孤岛,辐射力很弱。按超过国际标准的人均3平方米的商业面积计算,最多消化量也不过100万方。而目前投入使用的少说也有60万方,在建的就我们3个算下来,纯商业也有40万方,还不说其他在建和新增项目。一拥而上的结果,只能是自相残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