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经济思想史:伦敦经济学院讲演录[平装]
  • 共1个商家     48.80元~48.80
  • 作者:莱昂内尔·罗宾斯(LionelRobbins)(作者),杨玉生(译者)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8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009577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经济思想史:伦敦经济学院讲演录》的特点在于:不拘泥于经济学说史上一般已被认定的理论观点,以科学的态度纠正所发现的错误观点;实事求是地评价不同经济学家的理论贡献;不忽略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对于经济理论或经济思想的贡献;以循循善诱和诲人不倦的态度启发学生和读者对有关经济理论或经济思想的思考。

    作者简介

    莱昂内尔·罗宾斯(1896-1997),英国著名经济学家和经济思想史家。1929-1961年执教于英国伦敦经济学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担任英国战时内阁经济部主任。1961-1970年任金融时报社社长。罗宾斯还担任过英国科学院、英国国家美术馆、皇家经济学会、皇家歌剧院等一系列公职或荣誉职位。他的最著名的著作是1932年发表的《论经济科学的性质和意义》。罗宾斯在该书中提出,经济学应是关于个人在资源稀缺条件下进行合理选择的研究,这一观点己被广泛承认为西方经济学的基本定义。罗宾斯在经济思想史方面的著名著作,除了本书以外,还有《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经济政策理论》(1952),《托伦斯和古典经济学的演变》(1958),《经济思想史中的经济发展理论》(1968)等。此外,罗宾斯还发表了许多关于现实经济政策和高等教育问题的论着和研究报告。

    目录

    导论
    A.预见
    第1讲 导言——柏拉图
    第2讲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
    第3讲 阿奎纳和经院学者
    第4讲 小册子的作者——货币
    (奥雷斯姆,博丁,“W.S.”)
    第5讲 小册子作者——重商主义
    (马林斯,米赛尔登,孟)
    第6讲 威廉·配第勋爵
    第7讲 契尔德和洛克(利息)

    B.体系的形成
    第8讲 坎蒂隆
    第9讲 坎蒂隆(继续)——重农论
    第10讲 重农学派——杜尔阁
    第11讲 洛克和休谟论财产——休谟论货币
    第12讲 休谟论利息和贸易——亚当·斯密的先驱
    第13讲 斯密意图概述——《国富论》:分析(I)
    第14讲 《围富论》:分析(Ⅱ)
    第15讲 《国富论》:分析(Ⅲ)——政策工
    第16讲 《国富论》:政策Ⅱ

    C.19世纪的古典主义
    第17讲 一般评论一一马尔萨斯论人口
    第18讲 价值和分配:历史根源——分析(I)
    第19讲 价值和分配:分析(Ⅱ)
    第20讲 价值和分配:分析(Ⅲ)
    第21讲 整体均衡
    第22讲 国际贸易
    第23讲 约翰·斯图亚特·穆勒

    D.19世纪中期的其它思想
    第24讲 穆勒(继续)——圣·西门和马克思
    第25讲 马克思(继续)——李斯特和历史学派

    E.现代分析的开端
    第26讲 历史学派(继续)——变革的先驱:古诺,冯·杜能和雷
    第27讲 边际革命(I):杰文斯
    第28讲 边际革命(Ⅱ):杰文斯和门格尔
    第29讲 边际革命(Ⅲ):成本(维塞尔),要素服务定价(维塞尔,克拉克,维克斯蒂德)
    第30讲 资本理论:庞巴维克和费雪
    第31讲 瓦尔拉斯-帕累托
    第32讲 马歇尔
    第33讲 货币:费雪,马歇尔,维克赛尔
    后记 本学科的进一步演变
    文献目录

    附录A 罗宾斯经济思想史讲 演的阅读书目表
    附录B 罗宾斯的经济思想史著作
    参考文献
    索引

    序言

    这些讲演就其本身而言是雄辩的,编者们所做的工作也很认真且富有学识。那么,在这样一篇前言中我还能说些什么呢?这尚待推敲。我跟在我之前和之后的许多人一样,很少听过这个著名的经济学家、我的老师、现在成为我的密友所做的这些精彩的讲演。任何读过这些讲演稿的人,都可能而且当然地要羡慕其风格和它们所涵盖的范围,并为它们所表现的学者的聪慧以及它们所提供的激励所倾倒。我能够做的,就是竭尽全力传递那些令人难以忘怀的经历的感受,尽管这是远远不够的。
    最具魅力的还是莱昂内尔本人。

    文摘

    一般地说,在时间为1小时的演讲的最初6分钟,我不打算开始演讲,这部分地是因为从一个教室到另一个教室(这是你们中的一些人必须这样做的)费去一些时间,同时也考虑到你们一次用去55分钟来听经济思想史,也许是你们在时间上的最大支出了。所以,如果我稍微提前一点儿时间开始演讲,你们大家合起来就会遭受很大的损失。而且,我还想利用这几分钟的时间讲一些预备性的意见。
    首先,谈谈我反复讲的这些东西(参见附录A)。你们不要把它们特别放在心上。如果你们读了第一节,你们就会认识到,它们不是,尤其不是美国意义上的阅读书目,即一个期望你们阅读某些东西的书目。相反,我不期望你们阅读这里所圈定的书籍和文章的1/20甚或更少。之所以要使用这个书目,简单地说,是因为要省去一些麻烦。在我青年时期,当时这个课题的文献非常有限,伦敦经济学院首席经济学教授——著名的爱德温·坎南(Edwin Cannan)——常常完全拒绝给出关于阅读的任何指令。他的格言是:“让学生们一头扎进图书馆的最深处,自己学会游泳。”毫无疑问,在那些日子里,这的确是非常好的建议。因为图书馆里公开上架的经济学书籍是由两类图书构成的,一类可能是前几年某人作为职业经济学家的著作的积累。把这些图书分类,以方便学生们查阅,并决定哪一种图书作为当时教程的一部分值得阅读,是有利而有启发性的。但现在这个课题的文献成倍地增加了。在经济学家书店里我曾听说,世界上每三分钟就出版一本经济学书籍,它实际上是防止虐待年轻人(如果你们没有任何指南的话)的社会问题。所以,这个书目(每年我都根据我对有价值的文献的陈述和对过去12个月出现的文献的陈述进行修订)是简单地复制用于图书馆流行的搜集图书的条件。它是一个涵盖这个课题的书目。对于这个课题你们将选择——如果你们决心听下去的话一一出席这些讲座的35个。该书目也是一个不浪费你们时间的、你们可能阅读的书目。
    但是,我幻想看到在我面前出现一个有高度文化修养的研究生和同样有高度文化修养的3年级本科生的结合体。阅读的要求当然必须是不同的。作为本科生,你们已经负担太重了,就是说,要求你们阅读所有的书目是残酷的,但要阅读最著名的著作,而且,甚至在这种情况下也有一些无须阅读的著作。我可以说,这也是我走过的道路。当然,谈到研究生,如果你们有志于以某种方式(按照这种方式经济思想史可能对你们有用)成为一名经济学家一一我将用一点儿时间谈一下这个问题——那么,在下一个10年里,你们就应阅读我所推荐的大多数书籍。但是,取得硕士学位只需一两年时间,也不必期望你们阅读几乎这里所列举的全部读物。好了,我想对于这方面该说的话我都说完了。
    现在,我要首先把这一讲用来阐述关于这个课题的一般考察,然后,除非我在8月没有时间,我将从第一个伟大的名字(这是你们必须了解的)——柏拉图~一开始。但是,首先做某种一般的考察。
    在你们的头脑中可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一些研究经济学的通情达理的人非常看重经济学历史呢?是的,经济学历史对于从事职业生活的你们不一定是很重要的,除非你们有志于教这门课程。在这个方面所见不差。但是,谈到对于在当代世界继续流行的东西的理解,谈到对有关我们课题继续进行的知识争论的理解,答案却是不同的。我认为,答案是,这个课题是某种应用性的课题。它是这样一个课题,它似乎是奇怪的,具有所描述的性质——应用时髦的词——在你们周围的世界中对于你们的利益是至关重要的。
    好,现在首先让我陈述一个事例,在一切肤浅的著作中,在一切肤浅观察的过程中,你们将发现都针对这个事例。我们为什么应当注意社会科学研究的历史,在社会科学中,我们为什么关注社会科学史的研究而没有关注自然科学史?如果你们听过哲学系和科学方法系的讲座的话,自然科学史是一个绝对有趣的学科。但是,在我将要以我们的事例来论述的意义上,在以“自然科学”团体的著名成员的事例来论述的意义上,它并非是必然有趣的。像理解大约500年或1000年以前的天文体系可能是有趣的一样,但为了成为一流的天文学家,你们应当知道一切关于托勒密,或者实际上一切关于哥白尼的事情,然而它们却不一定是必须的。所保留的哥白尼体系将在另一次演讲中告知。同样,有关生物学等等的体系也是如此。但是,当你们接近那些指定用来解释社会生活的课题的时候,我认为例子是不同的。
    当代的制度和当代的思想充满过去的传统,知道各种思想是如何发源的,它们的兴衰情况如何,本质上,在这个课题的发展中,而对社会一般思想的影响则是非本质的,它们是如何转变的,它们在日常会话中的含义——即使你们不成为专家,这些是必须面对的课题。我想,那些有志于以这种或他种方式称自己为经济学家的人应当同它们有一个点头之交。实际上,我要说,除非你们有某些这样的知识,你们实际缺乏理解这个广泛课题的维度。让我给你们引证一位杰出的维多利亚时代的历史学家马克·帕惕森(.Mark Pattison)(你们中读过帕惕森著作的人请举手。我在这些讲演的较早阶段相当频繁地提出这个问题,为的是使我了解所提到的事情,并反复重申它们)。马克·帕惕森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历史学家。他写了19世纪最好的3本或4本传记文献中的一本。他说过,“一个不知道那些先辈曾经思考什么的人,肯定把自己的思想定位在一种不合适的价值上”[帕惕森,1885,p.78],这并不是妄自尊大。
    你们向前走近我们自己的课题和我们自己时代的大师(或者近乎我们的时代,现在他已经逝世20多年了),凯恩斯,这个伟大的知识革命者,聆听他,“对思想观点进行一次历史考察是思想解放的必要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