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无赖经济学[平装]
  • 共1个商家     26.80元~26.80
  • 作者:洛蕾塔·拿波里奥尼(作者),秦岭(译者)
  •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第1版(2008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900375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无赖经济学》论证了资本主义是世界上所有罪恶的渊源,在柏林墙倒塌之后,苏联的崩溃乃是今天我们面对的所有问题的起源。全球化,或者更加确切地说,资本主义,是罪恶的。此外,民主本身也是世界上所有罪恶的根源。
    《无赖经济学》非常引人入胜地探究了这个堕落的、处处盖着遮羞布的世界的真正现实,作者将我们对这一点的集体漠视和无知与电影《黑客帝国》中描述的幻象联系起来,并通过她发人深省的研究工作证实了这一点。阅读《无赖经济学》使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业辛迪加签约记者洛蕾塔·拿波里奥尼用她经济学家的严谨作风和小说家的叙事技巧考察了黑暗经济势力如何改造着我们的生活。黑暗经济势力使得数百万普通人沦为牺牲品,使其生活陷入了一种消费主义的想象世界中。拿波里奥尼解释了这个世界的深层结构,从而使我们得以深入洞见这个时代许多无法解决的问题的深刻根源。

    名人推荐

    专家导读
    如果你已经准备好从《魔鬼经济学》跨出一大步,全副武装准备迎接《无赖经济学》,洛蕾塔·拿波里奥尼会带你踏上一部可怕而有趣的旅程,让你看到新的全球秩序用金钱织就的血脉——从性奴隶到低脂奴隶到……这的确是一部不可思议的杰出著作。
    ——格雷格·布雷斯特(Greg Palast),《民主货币能让我们买到什么》一书的作者

    《无赖经济学》为我们拉开了神奇的幕布,让我们看到这个世界上正在进行着多么邪恶的勾当。洛蕾塔·拿波里奥尼的作品是一记警钟,让我们立刻警觉起来,朝着新的方向迈进。
    ——约翰·帕金斯,《一个经济刺客的供述》一书的作者

    读者评论
    洛蕾塔·拿波里奥尼是一位笃信马克思主义的意大利人,在她的《无赖经济学:流氓经济势力如何改造着我们的生活》一书中,她论证了资本主义是世界上所有罪恶的渊源,在柏林墙倒塌之后,苏联的崩溃乃是今天我们面对的所有问题的起源。全球化,或者更加确切地说,资本主义,是罪恶的。此外,民主本身也是世界上所有罪恶的根源。

    本书非常引人入胜地探究了这个堕落的、处处盖着遮羞布的世界的真正现实,作者将我们对这一点的集体漠视和无知与电影《黑客帝国》中描述的幻象联系起来,并通过她发人深省的研究工作证实了这一点。 阅读本书使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无赖经济学》中有一部分充斥着各种关于当今世界的种种问题的数据。没有哪个问题被忽略或省去不提,所有这些新的灾祸和犯罪的根源无非只有一个——这大概也是作者的新发现——贪婪。以资本主义形式包装的贪婪让这个世界杀机四起。这里讨论的大多数话题我们已经在各种媒体上看到过报导——举例来说,在欧洲劫持年轻妇女,为了让她们留在妓院,或者将其卖往阿拉伯或土耳其,这一营生曾被冠名为“拐卖妇女为娼”,莫扎特的歌剧《后宫诱逃》写的就是这个主题。不过还有其他的我以前没有注意过——诸如英国人食用的鱼中有三分之二是非法捕猎的。各国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这一威胁着海洋鱼类物种的偷猎行为,这倒是人们应该知道的。

    一般收集并揭露丑闻的书都是为了引起读者对于不公正的愤怒,它们很少为纠正不公正现象提出什么可行的解决方案,而这本书是个例外,因为它为无赖资本主义毒瘤提供了一个解毒剂。

    拿波里奥尼的作品让我对全球经济获得了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新视角。
    她提出一种深刻的理解,使人们能够看到各种我们在大众媒体上看到的消息之稀薄表面下的深刻本质,看到重大国际事件的根源所在。

    媒体推荐

    媒体评价
    美出版商务周刊书评,《无赖经济学》
    2008年5月28日
    拿波里奥尼在这本书中涉及了整个资本主义的黑暗面:全球范围内非法、邪恶恐怖主义活动的经济学。全书资料丰富详实,包括东欧性交易、互联网诈骗、劫盗(包括海上掠夺和盗版)、奴隶制、毒品,甚至美国次级抵押贷款丑闻。书中的统计数字令人不安,同时也令我们大开眼界——英国食用的鱼肉中有三分之一是非法捕猎;今天,全球2700万奴隶创造310亿美元的年利润;截止到9.11事件发生之时,在全球价值15000亿美元的地下经济收益中,有80%的黑钱是通过美国清洗的——拿波里奥尼大胆的分析希望人们对这些进行重新审视。从全书第一页开始,她就将非法生意的繁荣直接与民主的扩散建立起联系,指出柏林墙的倒塌恰恰释放了“无赖经济”势力,使之在当今全球化光环掩盖下不断叠加。拿波里奥尼的报道及时准确、摄人心魄,在短短几页的篇幅中,她就能游刃有余地将目光从伟哥转向血钻石再转向频频爆发的香蕉价格战争,所有这些与《魔鬼经济学》和《快餐帝国》一脉相承,却为我们展示了更为冷峻的现实。

    作者简介

    洛蕾塔·拿波里奥尼(LORETTANAPOLEONI),是畅销书《一体化的恐怖:全球恐怖主义背后的金钱探轶》的作者,该书已被翻译成12种文字。她还是一位经济学家,参与多个国际银行和金融组织的工作。作为全世界首屈一指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问题的专家,她是《新闻报》、《共和报》、《国家报》、《世界报》和《瑞典日报》等大报的记者和专栏作家。曾是富布莱特学者的拿波里奥尼拥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等国际研究院的国际关系和经济学硕士学位,以及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专攻恐怖主义的研究硕士学位。20世纪90年代初,她是少数几位探访意大利红色旅的人士之一。因为从事商品市场咨询顾问的工作,她经常会前往巴基斯坦、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和其他中东国家,并与那些国家的高层金融和政治领导人会面。拿波里奥尼女士现在生活在伦敦。

    目录

    致谢
    引言
    第一章 与敌人同床共枕
    经济与政治
    性交易墙
    娜塔莎们
    无赖经济魔术师
    选美皇后与可兑换卢布
    流寇与坐寇

    第二章 没有谁能够掌控无赖经济
    西方世界走向地域的咒语
    美国正在走向破产
    经济假象织成的罗网
    镀金时代的回归
    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回归

    第三章 政治的终结
    全球犯罪,全方位服务提供商
    全球犯罪的挑战
    欧洲:全世界的自助洗钱店
    自由的终结
    丑脸:摔跤选手和黑手党人之间的共同之处
    保加利亚特权阶层的犯罪化
    政治的终结

    第四章 赝品横行
    生物海盗
    航空安全

    第五章 市场黑客帝国
    市场黑客帝国印象
    血黄金
    现代奴隶制的挑战
    迷失在超市中
    关于食品的假象

    第六章 高科技:祸福参半?
    在线盗版
    电子货币
    网上色情业
    第二人生
    电脑空间市场国家

    第七章 海上无政府主义
    渔业海盗
    渔业血汗工厂
    龙吃鱼
    海盗又重新流行了
    海底无政府状态
    气候变化的经济学

    第八章 20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
    非洲思想换粮食计划
    恐惧的政治
    有关恐怖主义的一些关键数字
    无赖政治魔术师

    第九章 市场国家的神话
    左翼和右翼的瓦解
    贝卢斯科尼、查韦斯和市场国家的民粹主义

    第十章 被夸大的全球化势力
    盗匪生活
    对全球化的恐惧
    从柏拉图到小阿飞,部落主义的朴素之美
    足球,世界之窗

    第十一章 经济部落主义
    市场的魔力
    伊斯兰教教法经济
    黄金哈里发组织
    国家部落主义
    结语 新的社会契约

    序言

    20世纪90年代是一个全球性病毒席卷的年代,这个病毒的名字叫“民主”。苏联的解体释放出一种“自由蠕虫”,整个90年代的10年里,“民主国家’’的数目从69个增加至118个。有些国家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直给自己数以百万计的人口注射着防范西方民主的预防针,而一旦他们的防御体系崩溃解体,竟是举国欢庆。所有从未经历过西方式民主的人们最终都不可避免地受到感染。随着柏林墙的倒塌,年轻的东欧人迫不及待地冲破“铁幕”,那是“自由世界”和“极权主义”之间的无形屏障。人们奔走相告,陶醉在一片欢腾的气氛中,卫星牌、拉达牌,还有其他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制造的汽车组成的车队络绎不绝地踏上了西行之路。从前苏联领导的社会主义阵营开始,自由蠕虫横穿全球,来到东南亚、拉丁美洲,甚至来到中国,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留下它不可消除的印记。
    然而随着这种西方“民主”的扩张,奴隶制也随之蔓延开来。据估计截止到20世纪90年代末,在许多国家,甚至包括一些西欧国家,多达2700万人陷入被奴役的境地。而早在1990年,来自苏联阵营的斯拉夫性奴隶就已经开始在西方市场上泛滥了。这些女性可谓“物美价廉”,且最为重要的是,她们孤注一掷,别无选择。然而新的性贸易其实不过是冰山一角。全球化导致对奴隶劳动力的剥削上升至工业化水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即,使早期的跨大西洋奴隶贸易也难望其项背。从西非的可可庄园到加州的阳光果园,从如日中天的非法渔业到生产假冒伪劣品的工厂,我在自己的调研中一而再地发现,奴隶已经成为全球资本主义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
    骇人听闻?然而的确是,现代世界竟然是民主和奴隶制共存,经济学家们认为此二者有着相当牢固的直接相关。换句话说,两种现象显示着一些共同的趋势,彼此之间存在着制约关系。20世纪90年代再次验证了一个超现实主义的趋势,而事实上这一趋势早在20世纪50年代非殖民地化的过程中就已经非常明显了。随着以前的殖民地纷纷从外国势力中独立出来并开始拥有自由,奴隶的人数也与日俱增,他们的价格则一落千丈。如今,一个奴隶的平均价格还不足其在罗马帝国时期价值的十分之一,罗马帝国,那大概应该算是历史上民主化程度最低的一段时期了。在罗马人看来,奴隶是一种稀有的宝贵商品,可以标以高价:而今天,他们成为随处可见、挥之即来的大路货,不过是另一种“从事国际商务的成本”而已。
    我们很少在自己的头脑中将民主和奴隶制这两个概念联系起来,因为我们总有一个错误的印象,认为前者的到来即从某种程度上保证了后者将永不再现。经常被人们挂在嘴边的美国南北战争的例子更是在这稀薄的虚饰上又镶了一道金边。不过任何一个学习美国历史的学生都可以告诉你,就在那场战争结束后,白人反对黑人的暴力就在美国南部爆发,类似于“三K党”这样的组织就是在那时登上了历史的舞台,随后到来的应该算是美国黑人在这个国家最黑暗的一段日子。今天,奴隶制通常被认为是外国势力剥削穷国的产物。事实则恰恰相反,大多数受害者都是被他们自己的同胞奴役和买卖的。民主和奴隶制之间的相关是无赖经济学的后果之一,是一种在历史上屡见不鲜的现象,通常人们习惯于将其与快速而又始料未及的巨大变革联系起来。在深远变革发生的时代,政治可能对经济失去控制,这也成为新兴企业家手中的一个无赖的砝码。我们之所以说美国西部是“荒野的西部”,是因为在整个征服西部的过程中处处留下了政治混乱和暴力的印记:而同时巨大的经济财富却在它的阴影下高速增长。加州淘金热带来的是混乱、暴力以及大规模的偷盗,通常会让那些赌场主和赌徒们一夜暴富,正是这些人建成了像旧金山这样外表看去光芒四射的城市。在大多数重大历史变革中,我们都能够看到无赖经济的印记,其传播曾经感染到古代经济,摧毁了古老的帝国,又建立了新的帝国。美国的发现给欧洲带来了超乎想象的财富,而残酷的征服者之手也在那时沾满了污点。如今,无赖经济又重新浮出水面,因为我们的世界正在经历着同样深远的变革,或许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变革。在我开始为撰写本书进行调研时。也就是两年多以前,我希望告诉读者,从前东欧社会主义向全球化的变革释放了一些非常黑暗的经济力量。那时的我坚信,这是一种特殊历史事件所带来的独特现象。而随着我的研究逐渐展开,并不断收集数据、进行访谈、分析信息,我发现无赖经济学并非独特现象而是历史的阴阳两极作用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是一种现实存在的力量,总是隐约出现在进步的背景之后。到目前为止,每次它再次出现之时,政治都能够成功地将其驯服,驯服的手段,就是与新兴的社会精英势力达成惊人的战略妥协。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这一次的结果就会有所不同。
    腐败存在于任何社会中,无论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国家都难以避免,但是无赖经济学却使得腐败在全球范围内滋生蔓延。与腐败在每一个单个社会中存在的形式不同,作为一种与一整套与其相抗衡的价值观共存的腐败,无赖经济学为人们灌输的低级庸俗的生活方式对每个人都是有害的,无论贵贱贫富,无论你是赢者还是输家。无论我们生活在哪里,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无赖经济学都在某种程度上重新塑造了我们的个人生活,它专横地控制着我们。从生到死。
    在美国,一个新的杀手正四处流窜——肥胖症。每年大约有40万起致死病例——相当于美国每年总死亡人数的16%——是与肥胖症有关的。而讽刺的是,这种流行病最初出现于20世纪70年代末期,在80年代末期达到高潮,那时的美国人恰恰刚刚意识到体重问题。也就是说,就在人们决定变得骨感的时候,他们事实上却越来越胖。
    对肥胖的斗争使得低脂饮食产生并日益流行起来。脂肪被从食物清单中剔除出去,替代以碳水化合物,其所含热量很高,而且也会产生脂肪。自古以来,农民们从来就知道谷物可以喂肥牲口,同样的道理自然也适用于人。我们在超市中看到的大多数低脂食品都富含碳水化合物,其程度之高,通常导致低脂替代食品的热量摄入量与原来的高脂食品是一样的。下次你到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可以比较一下同一种产品的无脂替代品和正常脂肪含量原产品之间的热量数字,你会非常惊奇地发现这些数字之间即使有差别,也微不足道。
    从美国开始,各类新的疾病已经迅速蔓延至整个西方世界,乃至更远。如今,肥胖症在亚洲的蔓延速度要高于北美和欧洲,甚至在非洲也开始呈上升趋势,那里的富人们刚刚尝到西式低脂食品和所谓的节食饮食。消费者并不知道,被鼓吹能够“瘦身”的产品并没有任何帮助,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还有可能害死他们。人们在购买时总是心存幻想,以为那是永葆青春的灵丹妙药,
    低脂宣传通常恰恰是食品公司、零售商甚至政府机构编造和鼓吹的一派谎言,要知道那也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生意啊。我们消费的每一种产品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黑暗的历史,从奴隶劳动力到盗版,从假冒伪劣到欺市诈骗,从小偷小摸到大规模洗钱。无赖经济学最危险的繁殖地带就是全球市场。无赖产品渗透到各个角落,对传统经济进行强有力的腐蚀。当我们买到一只浪漫的婚戒,自然不会想到那金子是刚果孩子在残酷的战争贩子压迫下辛苦挖掘,然后被走私到乌干达,又被狡猾的贸易公司凭借伪造的原产地单证出售到这里的,但我们的购买行为确实与非洲从事非法罪恶经济的险恶底层社会之间存在着某种商业联系。然而作为消费者,我们对这些相互依赖性知之甚少,更不要说我们消费的商品背后黑暗的经济秘密了,因为我们被陷入市场的黑客帝国之中,那是用商业幻象编织而成的一个密集网络。
    正如《黑客帝国》这部风靡一时的电影中所表现的,消费者生活在一个幻想构成的世界中。我们坚信生活是前所未有地富足和美好,我们可以买得起父辈和祖父辈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东西,不是吗?由于现代医学的发展,人的寿命延长了;贫穷已经成为边缘化的社会问题;而消费则成为全球性的消遣活动。我们在抑郁或厌烦的时候,一个治疗方案就是购物。这些是我们每天从生活中得到的讯息。但是如果我们通过日常生活的表面繁荣,试图去验证一下这些理念,追溯一下我们消费的大多数产品的来源,那么出现在眼前的画面一定很像《黑客帝国》里的那个现实世界:这是一个充满了深层商业骚动的星球。
    本书并非旨在探寻我们消费的产品不为人知的来源,也无意于揭发我们每天听到广告商所灌输的永葆青春的谎言。我更没有想写一个反对全球化的小册子,或者什么倡导消费者革命的宣言。我的初衷是希望消费者们了解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以此来获得力量。我将试图通过各种不同的实例说明无赖经济学并非特殊现象,而是一种流行病,一股在我们社会基因中被加密为代码的黑暗势力,始终浮现在我们生活的各个社会的背景之中。
    从现代生活表面剥去一两层浮饰根本不足以解释某种现象的真实本质,要知道尽管这种现象始终存在于人类社会中,却从,来没有人意识到它的存在。要了解无赖经济学的本质,我们必须,从其根源开始:那就是政治和经济之间的永恒斗争,贯穿于人类历史始终的一场恶性战争。
    本书所要揭示的是,现代世界如何在牟取暴利的经济势力手中得以重塑:经济和政治幻象编织的巨网如何让消费者陷入一个由新兴的无赖角色们建造的海市蜃楼;最后,本书讲述了这场永恒战争之中离我们最近的那场战役,它提醒我们,现在和以往任何时候一样,人类总是要为其征服付出高昂的代价。

    文摘

    引言
    20世纪90年代是一个全球性病毒席卷的年代,这个病毒的名字叫“民主”。苏联的解体释放出一种“自由蠕虫”,整个90年代的十年里,“民主国家”的数目从69个增加至118个。有些国家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直给自己数以百万计的人口注射着防范西方民主的预防针,而一旦他们的防御体系崩溃解体,竟是举国欢庆。所有从未经历过西方式民主的人们最终都不可避免地受到感染。随着柏林墙的倒塌,年轻的东欧人迫不及待地冲破“铁幕”,那是“自由世界”和“极权主义”之间的无形屏障。人们奔走相告,陶醉在一片欢腾的气氛中,卫星牌、拉达牌,还有其他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制造的汽车组成的车队络绎不绝地踏上了西行之路。从前苏联领导的社会主义阵营开始,自由蠕虫横穿全球,来到东南亚、拉丁美洲,甚至来到中国,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留下它不可消除的印记。
    然而随着这种西方“民主”的扩张,奴隶制也随之蔓延开来。据估计截止到上世纪90年代末,在许多国家,甚至包括一些西欧国家,多达2700万人陷入被奴役的境地。而早在1990年,来自苏联阵营的斯拉夫性奴隶就已经开始在西方市场上泛滥了。这些女性可谓物美价廉,且最为重要的是,她们孤注一掷,别无选择。然而新的性贸易其实不过是冰山一角。全球化导致对奴隶劳动力的剥削上升至工业化水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即使早期的跨大西洋奴隶贸易也难望其项背。从西非的可可庄园到加州的阳光果园,从如日中天的非法渔业到生产假冒伪劣品的工厂,我在自己的调研中一而再地发现,奴隶已经成为全球资本主义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
    骇人听闻?然而的确,现代世界竟然是民主和奴隶制共存,经济学家们认为此二者有着相当牢固的直接相关。换句话说,两种现象显示着一些共同的趋势,彼此之间存在着制约关系。20世纪90年代再次验证了一个超现实主义的趋势,而事实上这一趋势早在50年代非殖民地化的过程中就已经非常明显了。随着以前的殖民地纷纷从外国势力中独立出来并开始拥有自由,奴隶的人数也与日俱增,他们的价格则一落千丈。如今,一个奴隶的平均价格还不足其在罗马帝国时期价值的十分之一,罗马帝国,那大概应该算是历史上民主化程度最低的一段时期了。在罗马人看来,奴隶是一种稀有的宝贵商品,可以标以高价;而今天,他们成为随处可见、挥之即来的大路货,不过是另一种“从事国际商务的成本”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