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诛仙2(十周年纪念版)(内赠:网游《诛仙2》装备卡,价值人民币999元,及精美海报一张。随机赠送诛仙人物谱系书签一张。二十万套赠完为止。)[平装]
  • 共1个商家     20.20元~20.20
  • 作者:萧鼎(作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时代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7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873799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诛仙2(十周年纪念版)》大陆千万武侠草根族苦等两年终有结果,奇幻武侠掌门作家萧鼎席卷港台后惊艳回归大陆,平凡少年张小凡演绎凄美绝伦之鬼厉传奇!天地无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日月无情,转千世屠枭雄!
    《诛仙》是网络当红新锐作家萧鼎原创的仙侠类幻想小说。中国当代长篇小说、中国原创奇幻小说巅峰之作。整部作品构思巧妙,气势恢宏,以独具魅力的东方仙侠传奇架空世界,令人击节长叹、不忍释卷,写情尤称一绝。
    内赠:网游《诛仙2》装备卡,价值人民币999元,及精美海报一张。随机赠送诛仙人物谱系书签一张。(二十万套赠完为止)

    作者简介

    萧鼎,本名张戬,福建人。他是超级畅销书《诛仙》系列的作者。为人特立独行,寄情写作。长篇幻想文学系列小说《诛仙》一经上市,即其天马行空的想象,雄健恢弘的叙事风格,迅速风靡华人世界,有华人世界的《指环王》之美誉。

    目录

    十周年序言/001
    第四十八章?小镇/009
    第四十九章?看相/019
    第五十章?妖狐/026
    第五十一章?玄火鉴/032
    第五十二章?黑石洞/038
    第五十三章?火龙/044
    第五十四章?异兽/051
    第五十五章?法逝/057
    第五十六章?共死/064
    第五十七章?昌合城/070
    第五十八章?法海/076
    第五十九章?伤心/083
    第六十章?戾气/089
    第六十一章?风雨/097
    第六十二章?旧人/103
    第六十三章?魔教/109
    第六十四章?鬼王/116
    第六十五章?隐忧/122
    第六十六章?往事/128
    第六十七章?吸血老妖/135
    第六十八章?赤焰/142
    第六十九章?青龙/149
    第七十章?往事/155
    第七十一章?伏击/162
    第七十二章?夔牛/168
    第七十三章?绝境/175
    第七十四章?幽姬/181
    第七十五章?密谋/188
    第七十六章?心意/194
    第七十七章?茫然/201
    第七十八章?审问/208
    第七十九章?萧墙/216
    第八十章?计中计/223
    第八十一章?祖师祠堂/230
    第八十二章?古剑诛仙/236
    第八十三章?旧孽/243
    第八十四章?血咒/250
    第八十五章?十年/260
    第八十六章?远行/267
    第八十七章?旧地/274

    序言

    十周年序
    接到邀请写这个再版序言的时候,我才惊觉《诛仙》原来已经出版近十年了,回首往事,有些复杂而茫然的感觉。
    当年刚开始写作《诛仙》的时候,我还年轻,还在人生的低谷之中,有许多事许多的打击,至今想起,仍是唏嘘不已。回想当时的我,也许便是沉默一代中的平凡一员,原本我自己也以为,自己就这样度过一生。当年的心意,其实今天已经无法再清楚地表达出来,只记得那个时候穷困潦倒一无所有的我,心里的愤懑无处发泄,最后,只能用笔和文字去写一个幻想中的世界,去写自己幻想中的人物。
    希望自己强大,希望有人爱我,也希望我能爱别人,希望自己与众不同梦想成真,所以动笔写了。
    后来,这个故事,被很多的朋友所喜欢,甚至超出了我自己曾经梦想的界限。很多年来,对此我无限感激,一直铭记于心。谨以此书,献给我的读者们。
    谢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支持,且容我再拾秃笔,再写新章,有朝一日,江湖再见。
    萧鼎
    2012年3月12日于福州家中

    文摘

    版权页:



    张小凡醒来时,天已经都黑了下来,只怕最少是睡了五六个时辰,但碧瑶却依然未醒,一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裳,看去像是个受惊胆怯的小孩一般,哪里有人想得到她实际是魔教之中的重要人物!
    张小凡把手放到头下,听着林问山风吹动树木发出的“沙沙”声响,忽然间,想到了青云山大竹峰上,那片片竹林,不也是发出这般的声音吗?
    这些时日,失踪在万蝠古窟之下,消息怕是已经传回大竹峰了,不知道灵儿师姐知道了之后,会不会有些伤心呢?可是,若我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定也会高兴起来的吧?一定也会一把抓住我的手,兴奋不已,笑骂着:臭小子,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的!
    他的脸上,在漆黑的夜晚,浮起了笑容,就连他的眼睛,在这黑夜里,也那么明亮。只是他没注意到另外一双明眸,不知从何时开始,幽幽地看着他。
    天又亮了,山间响起了鸟鸣声,清脆悦耳。
    张小凡走到小溪边上,双手合起,捧起一把水泼到脸上,凉丝丝的感觉,直透人心底。他查看了一下左手处,拆下绷带,那断骨处居然也好得差不多了,心中高兴,把绑在手上的烧火棍拿下插在腰间,用力活动了一下左手,果然没什么大碍。
    “手好了吗?”碧瑶从他身后走来,看了他一眼,然后蹲下用溪水洗脸。
    “是啊。”张小凡兴高采烈地道,“没什么大碍了,不疼不痛的。”
    碧瑶用袖子轻轻抹去脸上的水珠,道:“你也不要乱动,伤筋动骨的,多休息一段日子才好。”
    “知道了。”张小凡顺口应了一声,随即看向碧瑶,犹豫了一下,才道,“碧瑶小姐,如今我们万幸得保性命,从那山腹中逃了出来,你我也算,算是交了个朋友,不过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今日就在这里分手了吧。”
    碧瑶蹲在水边,没有起身,但身子仿佛抖了一下。张小凡看不到她的神情,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她低沉的声音道:“哦,是道不同吗?”
    张小凡点头道:“是,我是正道,你乃魔教,自小我师长就教导于我,正邪不两立,下次再见,只怕你我已是敌非友。你在那山腹中照顾我、救我,我心中实在感激,这份恩情,来日有缘,我自然会报答你的。”
    碧瑶怔怔地看着清澈水里倒映出来的那个朦胧的人影,低低地念了一句:“报答我吗?”
    张小凡应了一声,道:“是,我们恩怨分明,若非你救我,我绝不可能活下来,来日若有我效力的地方,我自当效劳。”说到这里,他忽觉不妥,赶忙又加了一句,“不过你可不能让我做出对不起师门道义的事来。”
    碧瑶忽然站起,转过头来,道:“我看你也算是一个人才,不如投奔我们圣教吧,我向父亲大人推荐你,他老人家一向爱才,必然会重用你的,也胜过你在大竹峰上当一个默默无名的厨子。”
    张小凡的脸色登时沉了下来,道:“碧瑶小姐,你不要胡乱说话,我乃是正道中人,宁死不人魔道。在我看来,在大竹峰上当一个小小的厨子,也比在你们魔教中呼风唤雨好得多了。”
    碧瑶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话语也尖刻冷漠起来,道:“正道中人?你们正道中人造的孽也不比我们这些魔道中人少吧,当年正魔大战,你那些神仙祖师不一样是见人就杀?老弱妇孺也不放过!”
    “胡说!”张小凡勃然大怒,“这些都是你们魔教所做的好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们杀人遍野,生灵涂炭……”
    碧瑶怒道:“那些都是你亲眼看见的吗?还不是你的师长告诉你的,他们为了自己的脸面,又怎会告诉你真话?”
    张小凡冷笑一声,道:“那么你又可曾亲眼看见了?你在这里告诉我原来正道为邪,魔教为正,又何尝不是你的长辈粉饰自己祖辈的话语!”
    碧瑶一呆,一时也说不出话来。张小凡看了她两眼,回念一想,前些日子与她一起生死与共,心中一软,放低了声音,柔声道:“碧瑶小姐,不管前人如何,我们不去管他好了,只是我们青云门门规森严,严禁弟子与魔教中人来往。我长于青云,不敢违反,今日我们就此别过吧。以后有缘再见,若是你能幡然悔悟,弃暗投明,我张小凡一定以身家性命为你作保,让你得人正道……”他振振有词地说着,但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只看见碧瑶一脸讥讽,冷笑不止:“你们那些狗屁正道,请我去也不行,还说什么弃暗投明,也罢,我给你指出一条明路你不走,你就去当你的正道人士吧。他日再见,我第一个就先取你的人头!”
    张小凡吃了一惊,只觉得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但终究无心争论,而且对着碧瑶,他始终觉得有亏欠的地方,当下一拱手,道:“珍重。”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碧瑶眼看着他走远,竟是没有回过一次头。在他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后,忽然之间,心里空荡荡的,像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整个人一下子没了精神,慢慢地坐了下来。目光游离,不经意地掠过昨夜张小凡烧烤兔子的那堆火焰灰烬,怔在原地,竟是不知不觉地流下泪来。
    看着那堆灰烬,她就这般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忽然发现,身后树林中原本清脆的鸟鸣声忽然全部静了下去,仿佛感觉到什么大凶气味一般,竟是不敢发声。
    然后,她看到一个黑影,从她身后缓缓移出,把她笼罩其中。虽然是在白天,可是不知怎的,好像天也似阴沉下来一般。
    碧瑶霍然回头,怔怔地看着身后之人,半晌,忽然间悲声叫道:“爹!……”扑进了那人的怀里。
    那个阴影仿佛也怔了一下,似乎根本没有想到碧瑶会有这样的举动,只是他欣见女儿’得脱大难,那种喜悦却是再也掩饰不住的。
    张小凡在这山林中走了一日,才出了空桑山的地界。本来他若是御空而行,半日就可出来了,但顾忌着左手伤势,还是甘愿多走了一段路。只是这空桑山一向人烟稀少,这一路上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在荒山野岭夜宿一晚后,张小凡走上了官道,道路宽敞起来不说,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他在路上问了行人,打听了道路方向,往北而行。
    这一日晌午时分,日正当中,十分炎热。张小凡赶了半天路途,口中颇为饥渴。看见路边有个小小茶摊,支在路旁一棵大树底下,里面已经坐了五六个客人。看着阴凉,他便走了过去,买了碗茶水喝,顺便也坐着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