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漂浮的城市[平装]
  • 共4个商家     9.40元~10.70
  • 作者:儒尔·凡尔纳(Verne.J.)(作者),曹德明(注释解说词),侯雪梅(译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10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1198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漂浮的城市》:儒尔·凡尔纳,法国科幻小说家。1863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气球上的五星期》,获得巨大成功,从此一发不可收。他一生共出版了六十六部长篇小说,其中包括代表作: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他的小说可分两大类:一类在未知的世界中漫游,另一类在已知的世界中漫游。他的作品景色壮观、情节惊险、构思巧妙、引人入胜。他被公认为现代科幻小说之父。
    《漂浮的城市》为他的科学幻想小说《漂浮的城市》。由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最著名的工程师布鲁内尔设计的超级巨轮大东方号被誉为19世纪英国历史上的工程奇迹。这艘载客四千人、载货六千吨的“漂浮的城市”从诞生之日起便历经坎坷,充满传奇。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儒尔·凡尔纳(Verne.J.) 译者:侯雪梅 注释 解说词:曹德明

    儒尔·凡尔纳(1828-1905),法国科幻小学家。他最初学法律,1863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气球上的五星期》,获得巨大成功,从此一发不可收。他一生共出版了六十六部长篇小说,其中包括代表作: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女儿》、《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他的小说可分两大类:一类在未知的世界中漫游,另一类在已知的世界中漫游。他的作品景色壮观、情节惊险、构思巧录、引人入胜。他被公认为现代科幻小说之父。

    文摘

    1867年3月18日那天,我抵达利物浦。大东方号将于几天后起航驶向纽约港,我便是来搭乘这艘巨轮的。这次海上之旅纯属我个人兴致所至,并无他意。乘坐如此巨型客轮穿越大西洋的确令我心动不已。我欲趁此领略一番北美风情,不过,这倒还是其次。体验大东方号航行才是我的首要目的,登上陆地之后再去看看这个令库柏赞叹的国度。这艘蒸汽客轮可谓造船史上的杰作。它不单是一艘巨轮,更是一座漂浮的城市,一座脱离英国本土的郡城,经过跨海航行之后,将与美洲大陆连为一体。我可以想象这一庞然大物在巨浪中行进的场景,它要与狂风抗衡,敢同大海较量,海反倒相形见绌,拿它没什么办法了,浪潮再猛烈,大东方号亦不为所动,稳稳地矗立于一望无际的汪洋之中。须知遇上同样的风浪,大名在外的瓦里奥号和索罗菲里号也会像个小艇似的,飘摇不定呢。我当时的遐想,也仅是到此为止。可是这些想象,在随后的越洋航行中,我竟然能逐一亲历。我的所见所闻,远远超出了海上航行的方方面面。如果大东方号不仅仅是一个用来航行的机器,如果我们认同它承载的是一个世界,那么它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我们在此间耳闻目睹的林林总总的人生百态、可叹可笑的真情流露,也就真的不足为奇了。
    我从车站直接赶往阿德尔菲酒店。大东方号定于3月20日正式启航。我很想看看巨轮出海前最后的准备工作,便特意托朋友找到安德森船长,求他允许我提前登船,好心的船长答应了我的请求。
    第二天,沿默西河岸继续向下走,我来到一处低地,这是一个自然天成的默西河边的码头。经过浮桥,我上了一艘名为新王子号的木船,站在上面能感觉到浪潮的起伏。利物浦位于默西河左岸,有许多船只在这里靠岸接乘客,随后送客人到利物浦的伯肯海德小城。
    默西河同泰晤士河一样,不过是条微不足道的小河,虽然它流人大海,但称其为江却有些名不符实。事实上它是一块庞大的注满水的陆上洼地,一个深不可测的大水坑,其深度可以接纳最大吨位的巨轮。像大东方号这样的超大客轮,世界上大多数港口均严禁停靠。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在泰晤士河与默西河的河口处,建起了两座繁华的商业城市——伦敦和利物浦;格拉斯哥城坐落于克莱德河口,也是同样的原因。
    在新王子号的底层边,一只蒸汽小船正生火待发,它是专门用来发往大东方号的。待我踏上甲板,那里早已挤满了前往蒸汽巨轮的工人和各种苦力。当维多利亚塔七点的钟声刚刚响起,小船便松开缆绳,在默西河上顺流全速前进。
    我们的小船刚刚启动,我突然注意到新王子号的底层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此人气质高雅,不同于普通的英国军官。我怀疑自己遇见了多年未见的老友,那位在印度军队服役的上校。可是又一想,肯定是我搞错了,因为麦克·埃尔文上校不可能已经离开孟买,如果真是那样,我应该知道的。麦克·埃尔文可是一个欢快无忧,开朗乐观的人,而眼前这位虽然面貌近似,但看上去却神情忧郁,仿佛身陷某种莫名的痛苦中而难以自拔。总之,飞快的小船渐行渐远,我无暇仔细观察他;刚才由于相貌相似,他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不一会儿,这一切也就全都被我抛在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