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历代赋评注(套装共7册)[精装]
  • 共1个商家     355.50元~355.50
  • 作者:赵逵夫(编者)
  • 出版社: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第1版(2010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5242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历代赋评注(套装共7册)》是由巴蜀书社出版的。

    目录

    《历代赋评注1:先秦卷》目录:
    《历代赋评注》序
    《历代赋评注》凡例
    赋体溯源与先秦赋概述
    五指之隐
    太子晋
    天下有五墨墨
    炳烛
    讽齐威王
    景公饮酒不恤天灾
    景公猎逢蛇虎
    景公有疾
    雍门子周论以琴悲
    宋元王梦神龟
    对楚威王
    橘颂
    ……
    《历代赋评注2:汉代卷》目录:
    汉赋概述
    七发
    柳赋
    几赋
    哀时命
    旱云赋
    吊屈原赋
    鹏鸟赋
    月赋
    鹤赋
    文鹿赋,
    屏风赋
    谏格虎赋
    杨柳赋
    鹗赋
    蓼虫赋
    ……
    《历代赋评注3:魏晋卷》目录:
    魏晋赋概述
    神武赋并序
    止欲赋
    纪征赋
    止欲赋
    筝赋
    憨骥赋
    灵河赋
    正情赋
    愁霖赋
    大暑赋
    序征赋
    游海赋
    思友赋
    登楼赋
    酒赋
    ……
    《历代赋评注4:南北朝卷》目录:
    南北朝赋概述
    感物赋并序
    赭白马赋并序
    行瑾赋
    撰征赋并序
    归途赋
    伤己赋
    山居赋并自注
    逸民赋
    雪赋
    芙蓉赋
    芜城赋
    游思赋
    伤逝赋
    园葵赋
    舞鹤赋
    ……
    《历代赋评注5:唐五代卷》目录:
    唐五代赋概述
    游北山赋并序
    尘赋并序
    感旧赋并序
    麦秋赋应制
    穷鱼赋并序
    荡子从军赋
    青苔赋
    涧底寒松赋并序
    瓦松赋并序
    麈尾赋并序
    蟾蜍赋
    灵台赋
    登长城赋
    丽色赋
    江上愁心赋赠赵侍郎
    ……
    《历代赋评注6:宋金元卷》
    《历代赋评注7:明清卷》

    序言

    赋是中国特有的文体。过去有的学者总是将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些东西用西方现成的理论框架来套。有的把赋说成是古代的散文诗。但散文诗也以抒情为主,正由于它“散”,形式上突破了句子大体整齐和押韵的要求,故更突出诗的抒情特质。但作为赋的主体的文赋却以描写场面为主,诗体赋、骚体赋是可以看做诗的,但汉代以后的诗体赋、骚体赋同文赋一样,都以善于铺排为能事,“铺采搞文”成了赋创作风格上的主要特征,而同诗含蓄、凝练的要求正好相反。也有学者说赋是史诗。但史诗以叙述历史事件和故事为主,以故事贯穿其他,而赋基本上没有什么情节,文赋只是“述客主以首引”(《文心雕龙·诠赋》),引出要讲说的内容,问对只是一种手段,是结构的需要而已。至于骚体赋、诗体赋就同史诗差得更远。俗赋是在从敦煌佚书中发现《燕子赋》《晏子赋》《韩朋赋》之后才引起人们注意的,学者们才知道唐五代还有这样一种民间的文学样式,因而向前追溯;后来又在连云港发现了汉代的《神乌赋》,但到今天可以肯定为俗赋的东西也不多。同时,俗赋多以民间传说和寓言故事为题材,篇幅短小,同“史诗”的概念也相去较远。还有人提出赋是戏剧。我们说,赋,尤其是俗赋同中国古代戏剧有密切的关系,但就文赋来说,关系不大,因为文赋虽然大体以对话为框架,但主要由一个人讲说,另一个只不过是作为引出话头的人物,有时还有第三个人物评判二者的是非,而在读诵之时,似乎这些都是由一个人来完成的。至于诗体赋、骚体赋,则同戏剧毫无关系。当然,更多的学者将赋归人“散文”一类,有不少散文选本中,也选人了文赋。这样做不是没有道理,但从中国古代文体发展的状况说,这样就等于将赋这种文体抹杀掉了:文赋归人散文,骚赋、诗体赋归人诗,俗赋或归于文,或归于寓言,赋也就不存在了。

    后记

    1949年以后的二十多年中,中国大陆基本上把赋看作为统治阶级歌功颂德和表现文人个人情怀的文体,除“楚辞”之外,很少有人研究,也很少有注本出版。只是由于1959年毛泽东同志在庐山会议上提到宋玉的《风赋》,在给张闻天的信中提到《七发》,因而有人对此两篇做过注解,也发表过几篇赏析性文章。关于作品的注本,除出版过李善注的《文选》、许桂的《六朝文絮笺注》《鲍参军集注》《庾信诗赋选》及几种高校中文学科的教材外,专门赋的注本,只有1964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出版的瞿蜕园先生的《汉魏六朝赋选》一种,收赋20篇。这本书第一次印了5500册,还未来得及重印,便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意识形态一步步向扫荡传统文化的“文革”推进。至1979年3月新版重印,一次就印了10万册。可见人们对赋的注本的需求与渴望。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意识形态领域一片春光,生机盎然,以至枯木逢春。赋受到越来越多的学者的重视,研究论文逐渐多起来。最早的研究性专著,应数龚克昌先生的《汉赋研究》,1984.年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作品注本,1983年以后出版过几种,篇幅都不大,大体在瞿蜕园先生选注的基础上稍作调整,个别的将作品的选录范围延伸至南北朝以后。

    文摘

    插图:



    《新序》所载很多故事本不是严肃的史实,因而多富有民间流传的痕迹,体现着口传文学的特征。本文便是一篇这样的作品。清人全祖望批评刘向“道听途说,移东就西,其于时代人地,俱所不考”,显然是未能理解《新序》的性质而以严谨的史籍苛责了。本篇所记师旷与晋平公之间的对话,其事或有,然已不可具考。而《新序》之所载,语多修饰,当是瞍噱一类的人在讲诵的过程中润色、敷衍而成。其中师旷的对答,围绕“天下有五墨墨”并列展开,排比铺陈,且多用四言;末尾“国有五墨墨而不危者,未之有也。臣之墨墨,小墨墨耳!何害乎国家哉”总括大意、收束全文,其体式与后来的文赋极其类似,由此可见瞍喙在赋体文学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
    关于本篇的内容,石光瑛《新序校释》云:“平公之言,轻慢其臣,师旷因事纳规,其言深切可味。”这自然是不错的,不过却有些过于严肃了。晋平公以师旷之生理缺陷作为嘲笑的话题,其轻浮与简傲跃然纸上;而师旷巧借“墨墨”之语另做文章,将人之“墨墨”转到国之“墨墨”上,这与《炳烛》中“暮何不炳烛乎”的构思大致是一致的。师旷之语,鞭辟入里,谏中有讽,针锋相对,毫不留情。民间文学的天真与夸饰也就体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