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离奇的小岛[平装]
  • 共3个商家     14.30元~15.00
  • 作者:儒尔·凡尔纳(Verne.J.)(作者),孔昭宇(译者),马河清(译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073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离奇的小岛》由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出版。
    儒尔·凡尔纳,法国科幻小学家。1863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气球上的五星期》,获得巨大成功,从此一发不可收。他一生共出版了六十六部长篇小说,其中包括代表作: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女儿》、《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他的小说可分两大类:一类在未知的世界中漫游,另一类在已知的世界中漫游。他的作品景色壮观、情节惊险、构思巧录、引人入胜。他被公认为现代科幻小说之父。《离奇的小岛》为其其中一部科幻作品,尽管不是其代表作,但也尽现了其文字特色,值得一读。

    作者简介

    儒尔·凡尔纳(1828-1905),法国科幻小学家。他最初学法律,1863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气球上的五星期》,获得巨大成功,从此一发不可收。他一生共出版了六十六部长篇小说,其中包括代表作: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女儿》、《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他的小说可分两大类:一类在未知的世界中漫游,另一类在已知的世界中漫游。他的作品景色壮观、情节惊险、构思巧录、引人入胜。他被公认为现代科幻小说之父。

    目录

    第一部
    第一章 一艘不知名的船,一位不知名的船长,为寻找一个无名小岛,航行在无名的海洋上
    第二章 一些必不可少的解释
    第三章 无名小岛变成了打不开的保险箱
    第四章 昂蒂费尔师傅和吉尔达-特雷高曼驳船船长是要好的朋友,但性格却不大一样
    第五章 吉尔达·特雷高曼难以完全顺从昂蒂费尔
    第六章 西方人和东方人初次交锋,东方人受挫
    第七章 一个性情暴躁的名叫纳吉姆的见习生强加给了勃·奥马尔
    第八章 一场无伴奏的四重唱,吉尔达·特雷高曼欣然参加演出
    第九章 昂蒂费尔师傅用红铅笔在地图上仔细地标上了一个方位
    第十章 乘加的夫的轮船“斯特尔斯曼”号从圣马洛到塞得港
    第十一章 吉尔达·特雷高曼说,他的朋友昂蒂费尔可能会发疯
    第十二章 萨伍克决定牺牲卡米尔克总督财宝的一半,以便确保得到另一半
    第十三章 驳船船长特雷高曼兴致勃勃地驾驶着“沙漠之舟”
    第十四章 昂蒂费尔师傅、吉尔达·特雷高曼和朱埃勒在苏哈尔度过了令人烦恼的一天
    第十五章 万里晴空,朱埃勒帮他叔父观测方位
    第十六章 事实证明,卡米尔克总督海上漫游时,确实到过阿曼湾的水域

    第二部
    第一章 爱诺卡特曾收到朱埃勒的来信,信中叙述了以昂蒂费尔师傅为主角的种种奇遇
    第二章 向读者介绍一下另一位遗产继承人
    第三章 向昂蒂费尔师傅提出的建议太离奇古怪了,他拂袖而去,不想作答
    第四章 西方人和东方人展开了一场激战,结果后者取胜
    第五章 勃·奥马尔旱路和水路都经历了,可以权衡一下二者的利弊
    第六章 从波尼到阿尔及尔和从阿尔及尔到达喀尔一路上的见闻
    第七章 来到达喀尔之后,到卢安戈港之前,听到的种种议论和遇到的种种遭遇
    第八章 有些旅客不宜乘坐非洲航船
    第九章 昂蒂费尔师傅和赞布哥宣布,对他们栖身的小岛不侦察一番,决不离去
    第十章 垂头丧气的昂蒂费尔师傅和银行家赞布哥
    第十一章 对昂蒂费尔师傅和他的伙伴们来说,听蒂尔考麦勒神甫讲道实在索然无味
    第十二章 教士守口如瓶,想从他嘴里掏出秘密并不容易
    第十三章 这出悲喜剧的第三个角色,换句话说,那个“背信弃义的家伙”不见了
    第十四章 昂蒂费尔师傅又得到了一个签有双K的文件
    第十五章 爱诺卡特用手指随便划了一个圆,谁料到谜底却揭开了
    第十六章 欲知后事如何,且问几百年后的子孙后代吧

    文摘

    他现在还在人世吗?这是昂蒂费尔师傅最为关切的严重问题。得到的情况令人失望,卡米尔克总督离开已经二十来年了,谁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这对昂蒂费尔师傅是个可怕的打击。但是,他并没灰心气馁。即使没有卡米尔克总督的消息,也可断言,1842年,他是活着的——那封信便是证明。很可能,出于难以言明的理由,他离开了祖国。当时机到来的时候,他的信使将会带着那令人感兴趣的经度出现的。既然父亲已经不在世了,儿子将出面迎接他,给予热情的欢迎,这是可想而知的。于是,昂蒂费尔师傅回到了圣马洛,尽管这次使他付出了代价,他和谁也没讲。
    但是,这是多么无聊的生活啊!无所事事,整天为一个念头所缠绕。24°59'分就像恶作剧的苍蝇,在头部周围乱飞!他终于舌头发痒了,把秘密告诉了姐姐、外甥女、侄子和吉尔达·特雷高曼。因此,所说的秘密——至少是一部分,不久便传遍全城,甚至传到了圣塞尔旺和迪纳尔以外的地方。大家都知道,一笔巨大的,不可思议的财富,总有一天会落人昂蒂费尔师傅的手中,这是十拿九稳的。然而,没人来敲他的大门,没有人跟他招呼:“这是你所等待的经度。”
    几年过去了。卡米尔克总督和信使从未露面。没有一个外国人跨过他家的门槛。昂蒂费尔师傅经常大发雷霆,概源于此。家里人终于再也不相信那笔财富了,那封信只不过是他自欺欺人罢了。吉尔达·特雷高曼不愿流露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自己的朋友过于天真幼稚。为此,在内河航行的同伴中间,他竞招致难堪。但是,皮埃尔·塞尔旺·马洛却固执己见,什么也动摇不了他的信念。这笔巨大的资财,好像他已握在手中,听不进半点不同意见,谁稍有异议,便会引起轩然大波。
    因此,这天晚上,驳船船长坐在斟满了白兰地的酒杯面前时,便决计不去惹怒这位邻居,免得引起火药库的爆炸。
    “嗳,”昂蒂费尔面对面地瞧着他说,“你直接了当地回答我,你有时好像不明白!总而言之,‘可爱的阿美丽’号船老板还从来没测定过方位……在朗斯河两岸之间,没有必要测定高度,观察日月星辰……”
    通过例述航海学的种种基本实践,皮埃尔·塞尔旺·马洛显然想表明,内河航行的驳船船主的阅历,和近海航行的船老大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和善的特雷高曼微笑着,并不争辩,瞧着铺放在双膝上的五颜六色的手帕。
    “嗳,你听没听我讲,驳船船长?”
    “我听着呢,朋友。”
    “好,干脆说吧,你确切知道纬度是什么吗?”
    “知道点儿。”
    “纬度是和赤道平行的圆周,分为三百六十度,即二万一千六百六十分,相当于一百万零二百八十秒,你知道吗?”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吉尔达·特雷高曼笑呵呵地州答道。
    “卜五度的弧线相当于一小时的时间,十五分的弧度相当于一分钟,十五秒的弧度相当于一秒钟……”
    “你是不是要我再背诵一遍呀?”
    “不,那没用。嗳,我知道北纬二十四度五十九分这个纬度。然而,在这个平行圆周上,有三百六十度——你听见没有,三百六十度!有三百五十九度,我就像对待没爪的锚一样,用不着去理睬!但是,有一个点我还不了解,只有当有人指给我和它相交叉的经度的时候,我才能了解它,就是在那个地方,有几百万法郎……你别笑……”
    “我没笑呀,我的朋友。”
    “对,几百万属于我的钱。知道它藏在什么地方的时候,我就有权把它挖出来……”
    “好啊,”驳船船长温和地回答道,“必须耐心地等着信使给你带来好消息……”
    “耐心……耐心!你的静脉里是什么?”
    “我想是糖分,别无它物。”吉尔达·特雷高曼答道。
    “我呢,我是流动的水银,活泼的元素,溶在我血液里的是硝酸盐……我没法儿冷静下来……我心烦意乱,如坐针毡。”
    “你要镇静些……”
    “镇静?你忘了,现在是1862年,我父亲是1854年去世的,他从1842年就拿到这个秘密了,快二卜年啦,我们还没解开这个鬼字谜。”
    “二十年啦!”吉尔达·特雷高曼嘟囔着说,“光阴似箭啊!二十年前,我还在指挥着‘可爱的阿美丽’号……”
    “淮跟你说‘可爱的阿美丽’号哪?”昂蒂费尔师傅喊叫起来,“是‘可爱的阿美丽’号,还是信里写的纬度?”
    他在驳船船长眨巴着的眼底下,飞快地晃着那封上边有卡米尔克总督署名标记的、已经变黄的信。
    “对……这封信……这封该诅咒的信,”他接着说,“这封鬼信,我有时想把它烧成灰……”
    “那也许是明智的……”驳船船长大着胆子说。
    “嘿……特雷高曼船主,”昂蒂费尔师傅立即反驳道,两眼冒火,声音震耳欲聋,“以后,再不许您像刚才那样回答我!”
    “再也不会了。”
    “要是我一时发疯,想毁掉对我来说意味着领主权的这封信,要是我一时不理智,忘记我对我的亲人和对我自己所肩负的责任,要是您不阻止我……”
    “我会阻止你的,我的朋友,我会阻止你……”吉尔达·特雷高曼赶忙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