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大魔术师[平装]
  • 共2个商家     18.30元~19.40
  • 作者:张海帆(作者)
  • 出版社:四川出版集团,四川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113249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大魔术师》梁朝伟,周迅,闫妮,刘青云联袂主演!两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导演尔冬升执导,2011年度惊艳大片《大魔术师》原著小说!
    这是谋划了十年的复仇,他必须拼命尽力,来继续这场对抗命运的连环终极魔术!

    目录

    引子
    一、奇人初现
    二、街头奇迹
    三、天罩训地
    四、悦客茶楼
    五、奸人奸计
    六、翡翠酒杯
    七、远赴重洋
    八、万国魔术
    九、双缸匿形
    十、无缘之火
    十一、杀身之祸
    十二、十年情深
    十三、破牢幻术
    十四、隐山乱道
    十五、终极魔术
    后记

    后记

    我缓缓地将信放下,随即拍案而起,兴奋地大叫,张贤实在太伟大,太神奇了!
    我脑中还有点混乱,努力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一点一点地回忆、梳理着张贤所做的一切。毫无疑问,张贤计算了一切可能,通过魔术来完成所有的计划,严丝合缝,毫无破绽,所有的危机竟然也是张贤一手制造出来的!
    信中也总结了张贤救走柳荫的整个经历,揭示了许多的秘密,但我有必要亲自书写下来。
    十年前,张贤发现柳万遥、柳荫惨遭巨变之后,查清了柳荫的下落,但也意识到段士章是个极难对付的人物,绝不能莽撞地舍命救出柳荫。于是张贤远渡英国,在英国观赏了许多优秀的魔术表演,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魔术表演理论。贝利是张贤一直在观察的人,张贤认为贝利同样是一个魔术天才,可惜贝利缺少自己的理论,使得许多魔术表演看着神奇,但有些强行移植的痕迹。
    张贤认定贝利是有强大后台支持的,并且有可能帮助他,于是张贤在一场伦敦的大雾中找到了贝利,与贝利交流了很多关于魔术的技巧。贝利深深地折服于张贤,却苦于再也无法寻找到他,便与亨特爵士决定万国魔术大会邀请中国参赛的事宜。
    张贤在三年前回到中国,首先完成了隐山乱盗术的所有布置,摸透了洪德馆的底细,然后在北京一直调查着段士章、柳荫、刘管家、陈国等人的情况。至于张贤的助手李易,乃是张贤自从来到北京,就多次关注过的人物。张贤确定李易是学习魔术的好苗子,而且心地善良,灵活机灵,同时更重要的是李易有一颗不受诱惑的心,能够守得住张贤的秘密。所以李易成为张贤的助手,都是张贤早已决定下来的,不怕李易不答应。
    张贤出现在天桥,精彩绝伦的街头魔术让他很快成名。张贤故意引起陈国的妒忌,制造了悦客魔术馆被人威胁,不得不关门的假象。于是给了张贤冒死向段士章求助的充分理由,不会让段士章怀疑张贤接近自己的目的,张贤用魔术成功地征服了段士章,将柳荫引到悦客魔术馆与自己相见,正式开始了他救出柳荫的计划。
    张贤被段士章赏识之后,万国魔术大会的邀请函顺利传到段士章手中,段士章推荐张贤参加,已是水到渠成。
    张贤在万国魔术大会上大显身手,吸引了亨特爵士、贝利的注意;按照张贤三年前给贝利留下的吸引力,贝利、亨特爵士迫不及待地接近张贤,想收购张贤的魔术秘密,就不足为怪了。张贤顺水推舟,不仅给亨特爵士、贝利一个天大的人情,却也得到了他们最终在客轮上设计火炉魔术的协助。
    张贤根本不担心亨特爵士、贝利失信,不仅仅是相信他们的人品,更是因为他们紧紧追逐着自己的魔术秘密,如果他们做不到,将永远地失去张贤。
    张贤回到国内,只在天津、北京巡回表演,乃是抽出一切空闲时间,最后理清逃跑的路线,确定隐山乱道术的发动时间,因为隐山乱道术必须天时、地利、人合三者齐备才有效果。
    张贤安排李易偷偷地拍下他与柳荫相会的照片,悄悄递到刘管家手中,以刘管家的性格,必然多加猜测一番,会建议段士章先留下自己的性命,以备后患。这招险中求胜发挥了效果,果然段士章安排把张贤关到极为秘密的私牢洪德馆,这才能与柳万遥相会。
    李奉仁、李娇、曹前在最后一天抖出张贤越狱的秘密,也都是张贤事先安排好的,第一要让李奉仁他们脱身,不受自己的牵连;第二是要段士章、刘管家急急忙·h2地倾巢而出,放松对柳荫的监视,以便让李易能够制造混乱,从段士章大宅中把柳荫救出。
    张贤他们逃出洪德馆的第二日,就是隐山乱道术施展的最佳日期,这不仅扰乱了段士章的追踪,给自己留出了时间,更重要的是迷惑了段士章他们,让他们以为自己已是使出了最终手段,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
    张贤赶往天津,一路上露出破绽,钓住了段士章,让段士章以为都是自己天罗地网强大,才让张贤他们无处遁形。等段士章差之毫厘没有在天津码头赶上客轮,张贤判定段士章绝不会罢休,定会到海上来追,这时早就在客轮上摆好了最终魔术,等着段士章自投罗网。

    文摘

    版权页:



    围在告示牌前的人甚多,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有人便算了一笔账,要想一场不落地把四十五场魔术看完,就算次次能够买到票进去,也要十五天,如果错过了一场,想全部看一遍,就要等下一个轮次,这就要一个月,运气糟糕点,就要至少半年才能看完。每场魔术,满打满算能坐进去二百个人,一天六百人,十五天不过是九千人,这还不能算连看两场以上的,如此算来,悦客魔术馆的门票,只怕是一票难求了!
    这笔账一算明白,天桥的一些倒票倒玩意儿的“黄牛”就先闻到铜臭味了,黄牛党自古就有,专门干奇货可居,买进卖出赚差价的事情,悦客魔术馆每天就几百张票,弄到三五张的,翻手一卖,不就赚到了吗?炒买炒卖的“黄牛”,就喜欢干这种事情,越是把张贤的魔术炒到天上,他们就越好倒票,说不定能赚几倍的差价。
    第二天旺风楼的二毛子去买票,当然是空手而归,愁眉苦脸地回去对陈国说,一去就只见到排队的长龙了,许多眼熟的黄牛,上午的票一出,这些黄牛转手就卖五倍的价钱,便没有敢从他们手中买票。
    陈国气得够戗,让二毛子五倍价钱也给买来,二毛子赶回去一问,黄牛手中的票都没两张了,只剩下前排上座,要十倍价钱,二毛子还是没敢买,再回来禀告陈国。
    陈国把二毛子骂了个狗血喷头,更是骂逛天桥的人真够贱的,张贤不过是一个变戏法的,有这么捧的吗?戏法改名叫魔术了,就这么好看?老子陈国变了几十年戏法了,风头劲的时候,还是天桥八绝之一,又能怎么得了?当年还比不过一个疯言疯语逗闷子的王傻子卖座。现在出了一个张贤,就能把戏法没落的局面给拧回来?就能让戏法比京剧还红火?
    陈国气得都喘不过气来,把桌子拍得山响,心中一横,骂道:“不去了!我倒要看看这个张贤能红几天!四十五个魔术?笑话!老子的祖师爷传下来的也就十来个!还得日日苦练才行,上大戏台演得出效果的不过七八个!还都是大家看腻的玩意儿!张贤能有四十五个?简直是笑话!天大的笑话!只要一场砸了,让人给抛托了,你就等着哭鼻子吧!妈妈的,让我看我还懒得看呢!”
    陈国真对张贤死心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陈国已经明白,张贤突然再次出现,在改建过的悦客魔术馆表演,恐怕请张贤来旺风楼难比登天。既然现在请不动,那就诅咒张贤失手,名声一臭,再与张贤谈谈就容易多了。
    陈国再怎么诅咒,都是无济于事。第二天悦客魔术馆的三场魔术表演,还是大获成功,第三天更是如此。
    “天桥奇人张贤再现,悦客魔术馆魔术惊人”的消息早已不胫而走,传遍大街小巷。一时间悦客茶楼的门票成了天桥一带的稀缺货,一票难求,去看过张贤表演的拿着票根到处炫耀,都觉得脸上贴金,让人万分羡慕。甚至有开始收购票根的,打算集齐四十五场的门票,没准是个好藏品,张贤以后成了大红人,以后能卖到大钱。
    悦客魔术馆开张的第三天中午,正是天桥一带最热闹的时候,有一队游街的彩妆队伍从旺风楼门前走过,吹拉弹唱,锣鼓喧天,高举着“悦客魔术馆”的大幡旗,呼喊着“张贤魔术精彩,爷们弟兄们快去看”之类的话语,好不招摇。
    这游街的队显然是想在陈国面前示威,翻来覆去地走旺风楼门前走了几遍,这才罢休。
    陈国气得七窍生烟,这不是摆明了想挑衅吗?张贤你好大的胆子,还敢欺负到老子头上?真当老子是病猫不成?陈国心中恶气翻滚,发誓要给张贤好看。
    所以张贤晚场演出结束后,陈国再也坐不住了,连旺风楼里面的客人都在谈论张贤的魔术。陈国穿好大褂,压低了帽檐,出了旺风楼,快步向外面走去。
    陈国并不是去悦客魔术馆,而是到了德宝楼赵光姚赵老板家,德宝楼和旺风楼齐名,一个在天桥东口,一个在西口,排场都差不多,只是旺风楼更精于杂耍一类表演,而德宝楼的相声是名家云集。平日里陈国和赵光姚并没有什么来往,彼此尽管看不顺眼,因为两家隔得很远,没有什么大的冲突。
    陈国到了德宝楼,德宝楼也差不多要打烊了。
    陈国通报了姓名,德宝楼管事的伙计不敢怠慢,赶忙进去通报了赵光姚。
    赵光姚此时正在自己的书房里和安乐居孙承德孙老板密谈张贤的事情,听到旺风楼陈国前来拜会,吃惊不小。赵老板和孙老板都觉得陈国来得奇怪,孙老板本来想走,赵老板没让,说咱们一起来会一会陈国,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赵老板亲自去将陈国迎进书房,三个人相见,假惺惺地客气了一番。
    陈国落座,呵呵一笑,说道:“安乐居孙老板刚好也在,可太好了!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赵老板笑吟吟地给陈国倒上茶,说道:“陈老板,咱们都是同行,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陈国品了一口茶,念了声好茶,放下茶杯,叹了口气,说道:“赵老板,孙老板,你们觉得最近两天生意如何?”
    赵老板干笑一声,说道:“尚好尚好,没什么大变化。”
    孙老板也说:“托陈老板的福,小店生意也还成。”
    赵老板紧接了一句,问道:“陈老板,你不会是来关心这些的吧?呵呵。”
    陈国知道这两人都是老奸巨猾,自己不打开天窗说亮话,他们两个无论如何都不会接茬的,说废话能说一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