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福布斯的咒语1[平装]
  • 共2个商家     19.00元~20.30
  • 作者:王刚(作者)
  •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北京世纪文景文化传播公司出品);第1版(2009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808502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王刚:作家要“扎堆”
    中华读书报

      从年初到现在,“沉寂”五载的作家王刚又忙活起来——新长篇《福布斯咒语》上半部在《当代》刊发;五年前得了一圈儿奖的长篇小说《英格力士》前不久被企鹅出版集团购买版权以英文版方式在海外发行;即将在五月上市的
    《福布斯咒语》起印超过十万册……伴随这些热闹而来的是他的惊人之语,“中国作家应该学发廊女”、“每个资本家都有原罪”,连同去年那句“让葛浩文和顾彬这样的帝国主义分子滚回去”,倒是成全了一众媒体,乐得拿来做吸引眼球的新闻标题。
      记者面前的王刚,看上去并无在媒体上的言语那么犀利,是个热情周到、笑容憨厚的人。22年居京生活令这个新疆爷们满口京片子,谈及中国文学、作家的诸多话题,他的率性表达时而愤怒时而无奈,近乎口无遮拦,谈话的气氛升温极快,刚好对付冬季供暖结束后北京的“倒春寒”。
    对“资本家”心疼大过批判
      从1998年离开商海至今,王刚一头扎到书斋。他喜欢读旧书、老书,喜欢苏俄小说,也读《万象》这样好玩的杂志。前些天他跑到北京的旧书店,买了一本《无名的裘德》,那是他学生时代的读物,现在重读依旧感动。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红》他没觉得多好,《伊斯坦布尔》却打动了他,“我觉得那里有点像乌鲁木齐,让我想起故乡”。
      王刚是2005年底开始动笔写《福布斯咒语》的,断断续续写了三年多,问世时恰逢全球经济危机与中国楼市持续疯狂膨胀后的低迷,也算一种偶然。作品中人物刻画和他们的故事不免让读者产生和这些年频频在媒体露面的多位知名地产商对号入座的联想,他的笔触在写到这些人物时少有顾虑、犹疑,强烈的批判性与反思意识使《福布斯咒语》有着不止局限于文学范畴的力量。
      说起这部作品的诞生,王刚认为得先感谢责任编辑周昌义(《当代》编辑,曾编发《英格力士》):“《英格力士》获得成功以后,我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写一部同样题材的小说,另一个选择就是搁笔,什么都不写了。《英格力士》让我重新回到文坛,被过去不认可我的人认可,得到‘当代长篇小说年度最佳奖’,台湾《中国时报》还颁给它‘开卷好书奖’,这些肯定和荣誉让我欣慰也很犹豫——我还要继续写下去吗?周昌义就一直劝我写写从商的经历,他说,那些故事只有你能写。”王刚说他当时担心这样的题材写出来会被读者认为是“职场小说”,没什么文学价值。但是周昌义的话“写了一个民族在某个历史阶段的发展历程,写了一个阶层的原罪”,让王刚有所触动,于是才动手写《福布斯咒语》。
      坊间有评论认为《福布斯咒语》只着眼于对地产界“资本家”们的批判,对此王刚不太同意,“我在作品里对‘资本家’们当然有批判,但不仅如此。无论潘石屹还是冯仑,他们写书、上电视,接受记者采访,为了维护形象,他们耗费多少时间和精力?他们苦心经营的形象怎么可能被我一部长篇小说就给摧毁了?我更在意踏踏实实塑造几个真实可信的‘资本家’形象,写出他们的无奈和不易,写出他们在光鲜背后的凄凉。”他希望这部小说起码提醒人们多一个看待“资本家”的视角,对他们的“表演”存疑,也令他们在其中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普通中国人也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对应,“论塑造‘资本家’的形象,我想读者应该更相信我的作品,而不是他们在电视上的表演”。王刚觉得他在书中对“资本家”们的心疼大过批判,只不过“读者从中读出的却是批判大过心疼”,“我在写的时候一直觉得在塑造正面形象,读者觉得我在写小丑,可是,小丑也很伟大啊”。面对有些地产界人士对该书的回应,他表示:“他们说我对他们冷嘲热讽,熟悉我作品的人都知道我也是在自嘲,哪怕像我写《甲方乙方》、《天下无贼》这样的电影剧本,包括《英格力士》,都是对自己的嘲讽。《福布斯咒语》中难道不包括我的自嘲吗?怎么可能仅仅是对‘资本家’的仇视呢?”
      还有个插曲。在王刚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前不久,《福布斯》记者GadyEpstein(艾远征)曾和他有过交流,这位记者表示他很关注在中国老百姓心目中,那些富起来的地产商们到底是什么形象,他们自己又是什么心态,“那天和我谈完,艾远征说他后天要去见Soho总裁张欣,还说要当面问问张欣对《福布斯咒语》的看法,他说很可能他问了这个问题之后张欣就再也不邀请他了,可是他还是要去。”日前,有媒体报道了张欣的回应,“我们并不生活在恐惧中,每个人都有原罪吗?那并不是事实,说中国的每一个富人都是罪犯,怎么可能是事实?”王刚坚持认为,中国的很多“资本家”是不承认自己在追逐财富的过程中有原罪的,他们同时心怀恐惧。
    现在是作家的好时代
      对于当前走红的文学作品和热门图书,王刚不算特别关注,他说对他影响比较大的中国作家是王蒙和刘心武,而与他同时代的作家,他喜欢余华和刘震云的中篇小说,迟子建的中篇小说也颇合他意。年轻的作家里,他最中意李傻傻,“有一次我站在书店里看李傻傻的小说,看了一个小时,觉得这小子写得真好”。
      前些时候被媒体热炒的“中国作家应该学发廊女”一语,出自《英格力士》签约企鹅出版公司后在京举行的该书英文版首发式上王刚的发言,他对这句话的自我解读是话糙理不糙:“我为什么要这么说?起因是有一次几个中国作家在国外遇到出版商,那个老外知道《英格力士》,就问其中一个作家,你认识写这本小说的王刚吗?能联系上他吗?结果这位作家表示不认识我。他是我很熟悉的朋友。”说到这里,他一脸无奈。
      他很羡慕拉美作家、东欧作家在世界文坛群体出击的团结意识,认为中国作家这方面做得不够,“我承认有些中国作家的作品确实比我们先行一步走出国门,可这并不意味着你就成为世界级的中国作家。中国作家只有一群一群地被介绍到国外,作品成批地被翻译出版,才会引起世界的关注。这就像发廊女,大家互相帮衬一下,对方会发现更大的风景,也就产生更大的吸引力,很多将中国作品译到国外的老外也就随之而来。现在中国作家走出去,最大的障碍是没有足够多的水平足够高的翻译来翻译你的作品。这段时间我体会最深的是,《英格力士》英文版一出版,很多海外媒体就来找我了。大家扎堆,对谁都有好处”。
      说到翻译,前不久在苏州举行的“中英文学翻译培训研讨班”上,王刚遇到葛浩文,后者正带着几个工作伙伴在翻译《福布斯咒语》,他们对中国文学的热情和对作品的认真阅读让他颇有感触:“看到他们斟酌我作品中的语言,反复解读我为什么这么写的时候,我都觉得脸红。我相信葛大爷那句话,翻译实际上是比作家本人读作品更仔细的人。”他说并不担心翻译对他作品的误读,“好的作品不是靠语言征服读者,我读托尔斯泰、卡夫卡的中文译本,打动我的从来不是优美的语言,而是情节,是矛盾冲突。我想我的作品并不难译,葛浩文他们之所以花费很多精力,是因为他们比较认真”。
      去年,他曾对某媒体说出“让葛浩文和顾彬这样的帝国主义分子滚回去”,他承认自己确实这样说过,不过是在玩笑的语境内,“当时我看了《南方周末》上对葛浩文的一篇采访,他对中国作家进行评点,虽然他对中国作家还是比较了解,但那种态度有些居高临下,可能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于是在媒体采访我的时候,我就说了那句话”。此前他从未见过葛浩文,在“研讨班”告别宴上,他和葛浩文“不打不相识”,坐在一起觥筹交错,相谈甚欢,“他专门走到我坐的桌子旁和我喝酒,告诉我,今天的中国作家生在一个好时代,过去翻译中国文学的外国人只是那么几个,现在有一批中青年翻译者成长起来,这对于中国文学肯定是好事”。
      眼下《福布斯咒语》上半部单行本即将出版,估计王刚会更加忙碌,他告诉记者,下半部也即将写完,“我已经开始边写边修改了”。

    名人推荐

    读后感
      在地狱里唱歌
      作为房地产商以及福布斯榜上人物,感谢王刚让我看到了我们丑陋、无奈的一面,但同时可以歌唱光明和希望
      文 | 黄怒波
      我读《福布斯咒语》读得特别辛苦,它让我又一次下到了地狱。上一次下地狱是看阎连科的《风雅颂》。那个是写知识分子,龌龊之极,把人性写到了极端低下,让我心怀愤怒与不齿。这一次写的是商界、政界。
      首先,作者讲故事的能力极强,直接一改就是一个很棒的电影剧本。至于情绪呢,是当下最时髦和最讨好的,那就是骂官员、臭开发商以及为国企高管添丑画像。实际上,作者站在了一个道德审判的高度,手握起了当下时髦的新左派的生死判令。
      小说写得很真。各种各样的情节我都见过也听过,然而我还是看到了时代的功利。比如说,小说多次提到的潘石屹,我从商人的角度,认定他是社会精英。他依靠自己的双手和智慧,历经磨难,为社会创造财富、为政府创造税收、为人们提供就业、为城市提供进步。就算是明天他一时糊涂犯了错误、出了岔,也不能否认他对社会尽过的责任。如果真像小说所写的,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那我们这个年代就该是民族史上最肮脏的年代。
      我是一个房地产商,我的痛苦和煎熬、心理历程是没有办法讲出来的。因为在这个利益多重化的时代,这个行业被贴上了标签。因为财富而被仇视,因为福布斯榜而被痛恨,这是一种特殊现象——这个行业是中国经济惟一全面向民营企业开放的行业。十几年来,为中国经济的突飞猛进和城市化建设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像每一个行业,像每一个国家,像每一个政党,以及像每一类人群,同样是有着腐败、贪婪以及世俗的历史记忆。然而,在一个光辉灿烂的年代,我们都跟着一个太阳共同绽放着光芒。
      在一战之后,著名诗人艾略特写出了《荒原》,表达了对一个时代的失望和慌张。在二次大战之后,金斯堡写出了《嚎叫》,表现了时代的肮脏和极度的不满。但是,他们所描写的不是简单的阶级仇恨,而是一种对时代的拷问。他们没有相信有天堂,但也没有告诉我们有地狱。这是跟阅读《福布斯咒语》时产生的对比。
      我也想给这个时代画像,我想我笔下的房地产商企业家应该是这样的形象:他们聪明而又狡诈、激情而又保守、自恋而又孤独、多情而又脆弱、低下而又高贵、贪婪而又怯懦,但是他们都是超越了自我的生存者、创造者,是一个时代的精英人物,其实也是每一个青年都想成为的那种人物。这么说吧,我们批判一个时代不是为了毁灭它,我们诅咒一类人时,也不需要把他们都妖魔化。在人性这个意义上,我们是不是宁可去宣扬和主张它的善良以及它的无奈。
      作为房地产商以及福布斯榜上人物,感谢王刚出神入化之笔,让我看到了我们丑陋的一面、低下的一面以及无奈的一面。但是,作为一个时代的受益者,我也要说,感谢王刚,我们可以对比之下歌唱光明和希望。从知识分子和文人的一面呢,我们宁愿把《福布斯咒语》看作是在地狱里唱歌。当然了,幸亏地狱只是一种想像。
      (作者系中坤集团董事长)
    文学批评
      商人的文学面目
      为什么那些以讽刺商人为目的的作品总能大快人心?
      文 | 本刊记者 刘建强
      这题目一出,葛朗台、夏洛克、阿巴贡诸人纷至沓来。确实想不起文学作品里有什么正面的商人形象,即使有,给人留下印象的也一定是跟他演对手戏的不择手段的同行。或者这么说,商人被赞美远不如他们被挖苦被抨击更能让人记得牢。
      这是为什么呢?
      先从《威尼斯商人》说。夏洛克要借贷者安东尼偿还一磅人肉,成为贪婪、冷酷的放债者的代名词。其复仇的手段是完全符合契约精神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相反,当伪装成律师的波希霞用诡计讹诈夏洛克时,安东尼及其朋友已经成了一群无赖。真正残酷的是波希霞给夏洛克扣上了“企图谋害城邦公民的异邦人”的帽子,从而剥夺了他的财产。如果不是对方“仁慈”,夏洛克性命也难保住。无赖变成了强盗。这是一出真正的悲剧,莎士比亚的读者们却把自己的欢乐建筑在夏洛克的难堪和不幸上。
      一部主题复杂的戏剧都被简化成对商人的嘲弄,那么,那些以讽刺商人为目的的作品就更为大快人心了。“你(钱)一被人抢走,我的依靠、我的安慰、我的快乐就全没有了,我算是整个完蛋了,我还活在世上干什么啊?没有你,我简直活不了啦。全完啦,我实在受不了啦;我要死,我死啦,我已经入土啦。”在《悭吝人》中,莫里哀让他的人物阿巴贡对丢失的金币绝望地嚎叫。作为放高利贷者,阿巴贡贪婪吝啬到极点,请客时在酒里掺水。为了钱,逼迫女儿嫁给老头子、儿子娶富有的寡妇。他与儿子争夺一个姑娘,只是因为钱才放弃。当我们被告知这部戏“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人与人之间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时,从未想过它有可能因为极度夸张而对人物进行了妖魔化。
      巴尔扎克的《欧也妮?葛朗台》与此大同小异。葛朗台临终前将手伸向神甫手中镀金的十字架,中国读者们可能感受到了阅读《儒林外史》“两根灯草”时的快乐。一个商人,处心积虑地侵夺财富,视金钱为惟一信仰,最终惨淡收场,这样的故事也在左拉的《金钱》及据说是模仿《金钱》的茅盾的《子夜》等小说中反复出现。
      这是为什么呢?
      它肯定有现实的依据,但是显然,它被夸大了。贪婪、吝啬、贿赂、勾心斗角、不择手段仅仅存在于商人身上吗?我们愿意把这些品质极度变形后归结到商人身上,是因为他们的职业让这一切显得更为集中,以此讲故事更有戏剧性。最关键的是,我们通常会把嘲讽送给那些占有社会资源更多的人,就像政客避免不了成为笑话的主角。
      这是商人必须付出的代价,尽管这个世界已经承认商业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当人们心情好的时候,这些品质可以更名为勤劳、节俭、机智、有抱负,但是很遗憾,决定权不在商人们手里。
      惟一可堪告慰的是,以商业为主题的虚构文学作品都不好看,它们语言粗糙、人物性格单一、情节俗套,称之为“文学”是个误会。真正的商人,存在于他们的家庭和严肃的商业史中。

    很多上过《福布斯》富豪榜的中国富豪下场都是锒铛入狱。远如牟其中,近如黄光裕。究竟是巧合,还是圈套。中国作家王刚在新书《福布斯咒语》中会一探究竟。

    媒体推荐

    它可能不是事实,但是那并不意味着中国的某些人会幸免于福布斯的诅咒。
    ——艾远征(Gady Epstein,美国《福布斯》杂志记者)
    作为房地产商以及福布斯榜上人物,感谢王刚出神入化之笔,让我看到了我们丑陋的一面、低下的一面以及无奈的一面。但是,作为一个时代的受益者,我也要说,感谢王刚,我们可以对比之下歌唱光明和希望。
    ——黄怒波(中坤集团董事长,2007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30位)

    作者简介

    王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生于新疆石河子,成长于乌鲁木齐。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后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及鲁迅文学院研究生班。90年代下海经商,从撰稿、拉赞助、做制片人到转入房地产、做金融,遍尝商海沉浮,是“中国作家里最早买别墅开宝马的人”。
    著有长篇小说《月亮背面》(1996)、《英格力士》(2005年)。后者是其蕴酿八年之久的厚重之作,因此入围茅盾文学奖,并获“2004长篇小说年度最佳奖”, “2006年台湾时报开卷十大好书奖”。
    编剧的影视作品有:电影《甲方乙方》、《天下无贼》,电视剧《月亮背面》。因写电影剧本《天下无贼》,获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本改编奖。
    2009年,推出“商界无间道”的新样本《福布斯咒语》。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