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阴谋与爱情[平装]
  • 共1个商家     9.60元~9.60
  • 作者:席勒(Scheller.J.C.F)(作者),易静秋(编者)
  •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8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106020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阴谋与爱情》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约翰·克里斯托弗·弗里德里希·冯·席勒(Johann Christoph Friedrich von Schiller)(1759年11月10日-1805年5月9日),通常被称为弗里德里希·席勒,德国18世纪著名诗人、哲学家、历史学家和剧作家,德国启蒙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席勒是德国文学史上著名的“狂飙突进运动”的代表人物,也被公认为德国文学史上地位仅次于歌德的伟大作家。另有,画家埃贡·席勒,摄影师劳伦斯·席勒,艺术家苏山·席勒,足球明星乌维·席勒,经济学家卡尔·席勒等。

    目录

    主要人物介绍










    思考题

    序言

    中外很多杰出的长者根据自己的切身体会一致认为,在年轻的时候多读一些世界文学名著,是构建健全人格基础的一条捷径。
    这是因为,世界文学名著是岁月和空间的凝炼,集中了智者对于人性和自然的最高感悟。阅读它们,能够使年轻人摆脱平庸和狭隘,发现自己的精神依托和人生可能。
    同时,世界文学名著又是一种珍贵的美学成果,亲近它们也就能领会美的法则和魅力。美是一种超越功利、抑制物欲的圣洁理想,有幸在青少年时期充分接受过美的人,不管今后从事什么专业,大多会长久地保持对于丑陋和恶俗的防范。一个人的高雅素质,便与此有关。
    然而,话虽这么说,这件事又面临着很多风险。例如,不管是中学生还是大学生,课程分量本已不轻,又少不了各种青春的聚会和游戏,真正留给课余阅读的时间并不很多。这一点点时间,还极有可能被流行风潮和任性癖好所席卷。有些学生好一点,静得下心来认真阅读,但是,茫茫书海使他们无所适从,他们吞嚼了大量无聊的东西,信息爆炸的时代使他们不幸成了爆炸的牺牲品。
    为此,我总是一次次焦急地劝阻学生们,不要陷入滥读的泥淖。我告诉他们:“当你占有了一本书,这本书也占有了你。书有高下优劣,而你的生命不可重复。”我又说:“你们的花苑还非常娇嫩,真不该让那么、多野马来纵横践踏。”学生们相信了我,但又都眼巴巴地向我提出了问题:“那么,我们该读一些什么书呢?”
    这确实是广大学者、作家、教师和一切年长读书人都应该承担的一个使命。为学生们选书,也就是为历史选择未来,为后代选择尊严。
    这套“世界文学名著青少年必读丛书”,正是这种努力的一项成果。丛书在精选的书目上花了不少工夫,然后又由一批浸润文学已久的作者进行缩写。这种缩写,既要忠实于原著,又要以浅显简洁的形态让广大兴趣各异的学生都能够轻松地阅读、快乐地品赏。有的学生读了这套丛书后发现了自己最感兴趣的是其中哪几部,可以再进一步去寻找原著。因此,精华的提炼,也就成了进一步深入的桥梁。
    除了青少年读者之外,很多成年人也会喜欢这样的丛书。他们在年轻时也可能陷入过盲目滥读的泥淖,也可能穿越过无书可读的旱地,因此需要补课。即使在年轻时曾经读得不错的那些人,也可以通过这样的丛书来进行轻快的重温。由此,我可以想象两代人或三代人之间一种有趣的文学集结。家长和子女在同一个屋顶下围绕着相同的作品获得了共同的人文话语,实在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特此推荐。

    文摘

    “可是也许你还应该看看少校先生送到家里来的那些书本,那一定是些很不错的书,我的露易丝常常拿那些书来做祷告呢!”弥勒林夫人试图改变丈夫的偏见。
    “嘘——嘿!祷告,让她把那些垃圾扔到火里去吧!你不明白,我的太太。天然的夹生浓汤是不合那些吃惯了通心粉的老爷们娇嫩的胃口的一他得先在无聊文人那种地狱式的瘟疫厨房里把它熬一下。我的女儿——天知道她怎么会把那些狂言妄语一股脑儿地吸进去,然后就像西班牙苍蝇一样进了血管,就连我这个做父亲的辛辛苦苦保持着的一点点基督教精神也给糟蹋得七零八落了。要是任由她流落到花花世界里,她就会再也找不到自己的老家,而且忘掉她可怜的父亲,甚至会为了他是个琴师而觉得羞耻。我的天哪!最后,最后,还要使我损失一个精明正直的女婿,一个热心照顾我的利益的女婿。不行!”他从靠椅上跳起来,“打铁要趁热,对——我要叫那个少校从我们家门口滚出去!”
    “说话文雅一点吧,我说弥勒林。你也不想想,光是少校先生送的那些礼物就可以给我们带来多少钱啊!”弥勒林夫人一想到那些礼物就两眼放光。
    弥勒林先生猛地转身,站到她面前吼道:“你要卖女儿吗?见鬼去吧!你这不要脸的鸨母!我宁可拿着我的小提琴沿街乞讨,靠卖艺混口饭吃;我宁可砸碎我的大提琴,把大粪浇上回音板,也比用拿我独生女儿的灵魂和幸福换来的钱好受些。——戒掉那该死的咖啡。戒掉那该死的鼻烟,你就用不着卖女儿了。这个鬼头鬼脑的坏蛋没有到我家里来东嗅西摸之前,我们不也一样吃得饱饱的,穿得暖暖的!”
    弥勒林夫人被盛怒的丈夫吓着了,赶紧柔声说道:“亲爱的,我的亲爱的,别生气,别生气嘛!可别轻举妄动,你看你现在那一团怒火,我的意思不过是说,我们最好不要触怒那位少校先生,毕竟他是宰相的儿子啊!”
    “唉!”弥勒林叹了口气,“事情就是难在这里,所以今天一定要去说个明白!如果宰相大人是个贤明的父亲。没准儿他还会感谢我呢!”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匆匆地吩咐弥勒林夫人道:“去,快去把我那件红色天鹅绒外套刷洗干净,我要去见宰相大人,找他把事情说清楚。我要去对他说:‘贵公子看上了我的女儿,很可惜她配不上贵公子,可是要是让她做您儿子的情妇,那可就真是暴殄天物了!所以事情就此完结吧,大人!敝人是城市乐师弥勒林。”’
    正当弥勒林夫人准备去为弥勒林先生刷洗衣服的时候。来了一位令人意想不到的客人——伍尔穆先生,他是宰相先生的秘书,也是弥勒林先生家的远亲。此人衣冠楚楚、文质彬彬,说话总是慢条斯理,喜欢故作高雅。他迷恋露易丝已经很久,可惜佳人从来没有给予过任何回应,此刻他突然出现,弥勒林夫妇都备感奇怪。他走进来,脱下礼帽,对着弥勒林夫人微微欠了欠身。
    “啊,早安,秘书先生!又有机会和您见面,真是快乐啊!”弥勒林夫人立刻挂上一副笑脸,仿佛已经忘了刚才和弥勒林先生间的争执,毕竟他可是宰相先生的秘书啊,得罪他可不好。
    “啊,亲爱的夫人,听您这么说,我真是深感荣幸!”伍尔穆先生努力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可惜因为有了高贵的骑士上门.我这份平民的快乐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他的言谈中透露着不满。
    “哦,秘书先生,您这是说哪儿的话呀!瓦尔特少校先生的光临固然令我们蓬荜生辉,可我们并不会因此轻视任何人,你说是吧,弥勒林?”弥勒林夫人用手肘轻轻碰了碰丈夫。
    弥勒林先生有些不悦,不过还是给客人搬了来椅子:“请坐!把您的手杖和帽子递给我吧,先生!”
    伍尔穆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坐下,急切地问道:“那个!我那个未来的……或者不如说我那个过去的……她好吗?……希望她不会……呃,这个……我可以见一见露易丝小姐吗?”
    “谢谢您的关心,秘书先生!”弥勒林夫人马上说道,“您当然可以见她。我美丽的露易丝从来不是一个高傲的姑娘。”
    “老婆子!”弥勒林先生提高了声线以示警告,他一向不喜欢伍尔穆,所以不希望女儿和他有过多的接触。
    “哦,哦!不过抱歉的是,她今天无法招待您,她刚刚做礼拜去了。”弥勒林夫人的反应相当快。
    “哦,我真高兴,我未来的妻子是个虔诚的基督徒,这真是太好了。”伍尔穆面露喜色。
    弥勒林夫人微微一笑,竭力摆出一副高雅贵妇的样子,做作地说道:“是的,可是秘书先生!您看,如果我们能在任何别的方面替您效劳的话,我们是十分高兴的。可是,有些事情,相信秘书先生自己一定也看得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