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时间的纪录[精装]
  • 共1个商家     29.60元~29.60
  • 作者:茅盾(作者)
  • 出版社: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783556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时间的纪录》揭示了当时(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即将胜利时)的文艺创作环境,同时可以了解茅盾对当时国际国内优秀文艺创作者或文化工作者的切实评价。

    作者简介

        茅盾(1896—1981),原名沈德鸿,字雁冰,浙江嘉兴桐乡人,中国现代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和社会活动家,五四新文化运动先驱者之一。代表作有长篇小说《虹》《蚀》《腐蚀》《子夜》《霜叶红似二月花》等。中短篇小说《春蚕》《林家铺子》《诗与散文》《石碣》《手的故事》等。散文《白杨礼赞》《青年苦闷的分析》《冬天》《雷雨前》《谈月亮》《天窗》等。

    目录

    第一辑
    风景谈
    雨天杂写之一
    雨天杂写之二
    雨天杂写之三
    谈排队静候之类
    闻笑有感
    谈鼠
    东条的“神符”
    第二辑
    一九四三年试笔
    “七七”感言
    回忆是辛酸的罢,然而只有激起
    我们的奋发之心!
    回忆之类
    “文协”五周年纪念感想
    如何把工作做好
    五十年代是“人民的世纪”
    文艺节的感想
    第三辑
    序《一个人的烦恼》
    《新绿丛辑》旨趣
    序《没有结局的故事》
    为“亲人们”
    关于《遥远的爱》
    窒息下的呻吟
    第四辑
    永恒的纪念与景仰
    永远年青的韬奋先生
    不能忘记的一面之识
    不可补救的损失
    悼念胡愈之兄
    马达的故事
    后记

    序言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著名编辑赵家璧在上海良友图书公司老板伍联德的支持下,历经十余年,陆续出版《良友文学丛书》,计四十佘种。其中三十九种在上海出版,各书循序编号,后出几种则无。该套丛书以收入当时左翼及进步作家的作品为主,也选入其他各派作家作品。其中小说居多,兼及散文和文艺论著;第一号是鲁迅的译作《竖琴》。丛书一律软布面精装(亦有平装普及本),外加彩印封套,书页选用米色道林纸,售价均为大洋九角。
    《良友文学丛书》选目精良,在现在看来,皆为名家名作;布面精装的装帧更是被许多爱书人誉为“有型有款”。不可否认,在装帧设计日益进步的当下,这套出版于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丛书外形已难称书中翘楚,但因岁月洗汰,人为毁弃,这套曾在出版史上一度“金碧辉煌”过的丛书首版已然成为新文学极其珍贵的稀见“善本”。
    在《良友文学丛书》首版八十周年之际,为满足现代普通读者和图书馆对该丛书阅读与收藏的需求,我们依据《良友文学丛书》旧版进行再版(四种特大本不在其列)。本着尊重旧版原貌的原则,仅对旧版中失校之处予以订正。新版《良友文学丛书》采用简体横排的形式,以旧版书影做插图,装帧力求保持旧版风格,又满足当下读者的审美趣味。希望这一出版活动对缅怀中国出版前辈们的历史功绩和传承中国文化有所裨益,也希望广大读者多提宝贵意见和建议,以便我们把日后的工作做得更好。

    后记

    此集所收凡二十余篇,除《风景谈》而外,都是香港战后回到“大后方”的两年半内所写的。其中有杂文,有追悼怀念之文,也有仍然不免是“赋得××”的应时纪念文。杂文之类,也许还不止此集所收这一点,但既无底稿,一时也想不起来曾发表于何处,反正都不过是那么一回事,就此撩开完事。
    这两年半的时期中,全世界发生了空前的大变动。纳粹德国崩溃了,从斯大林城开始反攻的苏维埃红军于两年之内愈战愈强终于胜利地占领了柏林城;法西斯意大利也完蛋了,墨沙里尼受意大利人民的审判,明正典刑;被奴役的欧洲国家的人民翻了身了,到处叫出了解放的呼声。世界的民主潮流是这样的汹涌澎湃,然而看看我们自己这国家,却那么不争气。贪官污吏,多如夏日之蝇,文化掮客,帮闲篾片,嚣嚣然如秋夜之蚊,人民的呼声,闷在瓮底,微弱到不可得闻。在此时期,应当写的实在太多,而被准许写的又少得可怜,无可写而又不得不写,待要闭目歌颂罢,良心不许,搁笔装死罢,良心又不安:于是而凡能幸见于刊物者,大抵半通不通,似可怜又若不可怜;美国女作家赛珍珠最近有一封信述及美国读者对于中国现代文学之县尚,谓“杂文”之类,美国人最不感兴趣,因其似懂非懂。呜呼,岂但美国人,我们中国人亦只能从字缝中猜猜而已!中国的作者多少年来是不得不在夹缝中写字的,中国的读者多少年来是不得不从字缝中猜度的,民主作风的美国人如何会懂得我们的特别国情?
    诸如此类的话,反正说不完,姑且打住。我写这后记,用意不在借此喊冤,我的用意只在申明这一些小文章本身倒真是这“大时代”的讽刺。沉默是伟大的讽刺,但“无物”也可以成为讽刺。这些小文章倘还有点意义的话,则最大的意义或亦即在于此。故名日《时间的纪录》者,无非说,从一九四三年——四五年,这震撼世界的人民的世纪中,古老中国的大后方,一个在“良心上有所不许”以及“良心上又有所不安”的写作所能纪录者,亦惟此而已,而抱有此感者,度亦不仅作者个人,千百同仁,心同此理。因此写了出来,以示同道,以求共鸣。一九四五,七月,中央社补发周炳琳答词之日,记于唐家沱。
    茅盾

    文摘

    版权页:



    如果我们把文艺工作者的走进小县乡镇只看作传播文艺种子,或在那些落后的地方装点些文艺空气,如果我们把“报告文学”的一时盛行看作只为适应当时的需要,或竟视为宣传工作,那是看得太浅了。我们所以重视此两者,因为这是代表了一个基本的倾向:深入社会,面向民众。文艺工作者和他们的作品都得深入社会,面向民众,这才算我们的文艺运动真能担负起时代的使命。而“报告文学”这一形式,自亦不失为“深入社会,面向民众”之一途。说是一途,因为我们还会努力于民间形式之运用。
    从“七七”到武汉失守,抗战文艺运动的主潮,略如上所论列。其后,形势变化,就整个中国而言,大后方和敌后解放区的文艺运动可能发展的条件,完全不同,而工作的重点也有不同。至于大后方呢,在进步的作家群中,“深入社会,面向民众”的大原则依然是坚持着的,然而格于现实形势,工作重点已不能不有所变更。由于文艺工作者之不得不集中于都市,由于出版及上演等等条件之困难,又由于物价高涨,读者和观众的圈子不断地在缩小,今天大后方文艺运动所能回旋的余地,比起抗战初期来,实在小得多了;而这些客观条件对于文艺所发生的影响之一就是顾到了“提高”,牺牲了“普及”,——率直地说,就是工作的对象不得不是城市的读者和观众。而大型作品之流行,和这也有一部分的关系。
    然而限制了大后方文艺运动的正常发展的尚不是上面所提到的那些。历史告诉我们:没有自由的空气,文艺是不能发展的。听不到人民呼声的专制皇朝只能产生奴才文艺。禁忌太多,统制太严,视批评为叛逆,以阿谀为忠诚,结果一定窒息了文艺。最近几年来,有一个最大的矛盾人人都能看到:战争给作家以题材,但作家搔首躇踌,有无处落笔之苦;社会渴望作家拿出些切切实实反映了人民要求的作品,但作家唯有报以无可奈何的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