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九州志?王朝启示录:天下战国(复仇的姬武神)(附刊1本)[平装]
  • 共2个商家     8.80元~13.20
  • 作者:江南(作者),温雅(作者),路鸣泽(作者)
  • 出版社: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第1版(2010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854383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九州志·王朝启示录:(复仇的姬武神)》:北辰骤升,谷玄凌日。神与神的战争,在人间吹响号角。
    《启示之卷·蛮荒》九州志工作组 风炎英雄的世代已然逝去,新一代的英雄在草原的摇篮中成长。眼带白翳的剑齿豹与流着战争之血的苍狼,又将掀起怎样的北陆狂潮?
    《九州·捭阖录·云龙之初》江南 在那一场倾世的歌舞中,翩翩的白衣公子一脚踏入浊世的洪流。
    《杀人阱-夺嫡之卷》路鸣泽
    围城、告急、暗箭、水道。风炎皇帝白清羽夺嫡的画卷,已经全面展开。历史的轨迹,却并非一成不变。
    《虎虎虎》白北五
    在他恢复记忆的时候,已经踏过了人生最重要的那道门。
    《再见了,龙》I ISOTONE
    三月十三,飞龙在天。
    九州志工作组倾巢出动,敬请期待。

    媒体推荐

    最纯粹的九州血统



    最纯正的东方幻想



    本书是以胤末燮初,羽烈王朝为时代背景,讲述由守护武士组成的“天驱”和狂热教徒组成的“辰月”之间的战争,还有姬羽烈王改朝换代的伟大功绩,以及那些挣扎求存在这个飘零乱世中的人们的故事。精彩的小说、严谨的资料、华丽的画卷,图文并茂的形式气势恢宏的将九州世界里最战乱热血的羽烈王朝展现在读者面前。

    作者简介

    江南,男,畅销书作家。70后,现居北京。毕业于北京大学和Washington Universityin St.Louis,他是“九州”帝国的缔造者,凭《此间的少年》风靡网络,因“九州·缥缈录”系列被誉为“新武侠主义掌门人”。已出版作品:《九州·缥缈录》系列:《蛮荒》《苍云古齿》《天下名将》《辰月之征》《一生之盟》《豹魂》及《此间的少年》《光明皇帝》《死神的一千零一夜》《蝴蝶风暴》《上海堡垒》《涿鹿》《中间人》《茧》等。
    路鸣泽,九州新锐作家,能文善图,在科幻和武侠界都有作品发布。代表作有《魇传说》系列、《龙马》、《礼物》等。
    温雅,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记者,幻想文学重度中毒者,写作偏好是设置怪异结局。代表作《神仙列传》《楚道石传奇》等。

    目录

    卷首语 江南
    启示之卷-羽乱
    九州捭阖录·屠龙之王 江南
    杀人阱·风炎之卷 路鸣泽
    楚道石传奇·昼行明焰录 温雅
    九州探源:阿萨辛派(上)

    文摘

    插图:





    英雄归国
    和人类不同,羽人对于生存环境的要求过于苛刻,唯有森林是最安逸的居所。羽人不爱火烛,也不爱熟食,他们的食物多为果实,果实缺少时也射猎无翼的动物。他们以飞鸟为祖先,以森林为根基,所以不射猎飞鸟,也绝不伐倒整株树木。虽然有时羽族的秘术士会为了建造树屋微小地调整一棵树的生长,但是像河络一样大规模地改造自然却为他们所不愿。因此自从明月纪被人类军队从澜州的平原上击退以后,羽人们甚至没有多考虑如何收复失地,仿佛是认命一般在宁州扎下根来,虽然不时会从海路骚扰人类帝国的沿海,但是要说能够把人类赶出澜州,恐怕历代的羽皇自己都不会相信。所以本质上,只要别的种族不来侵占他们赖以生存的树林,羽人并不太喜欢对外扩张,因为占下了他们不喜欢的环境也没有用,羽族的对外征战大多是为了政治目的而不是侵攻实地。
    这样的特性使得相对平静的外部环境天生对羽族有利,羽人因为身体轻盈、目力敏锐,天生擅长航海,占据了海上贸易的主动。因此当蛮族和华族偃旗息鼓的时候,羽族的商船不停地往来于东陆和北陆之间。羽族的商人将宁州的神奇果蔬贩卖到东陆,又从华族那里获取奢侈品和粮食,再到瀚州草原从蛮族人手中换取皮毛和野生的药材。风炎北伐之后三角贸易的悄然兴起为羽族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
    而作为羽族名义上的领袖羽皇羽青岚,因为在风炎北伐中明智地选择和强势的人类胤朝的皇帝结盟,用非常小的船只和人员的损失换取了胤朝的友善,这个决定使得他在羽族中的威望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尽管风炎皇帝在回到东陆后就被软禁起来,但是和羽族结盟的政策在他死后并未被抛弃,相反的,在招惹了北陆蛮族这群野蛮人并且国力受到巨大损失的情况下,第三方的羽族的态度突然变得重要起来,这时候为自己再竖立一个劲敌显然是不明智的举动,于是华族和羽族的关系,反而较风炎北伐之前更加亲密起来。正是因此,羽族的商人在胤朝行商的阻力被降到了堪称胤朝以来的最低点。
    众所周知的是,羽族行的是各城邦联合议事的政体,每个城市有自己的领主,多为这城市最高贵家族的族长。各城邦联合起来推选出羽皇,因此比蛮族还好些,勉强能称得上是一国。但是这个国家没有强大的集权体制,羽皇的政令都要听取各城邦领主的意见,经过讨论,才能施行。羽族因为生理结构和生活习惯的关系,寿命远较人类为长。因此正常来说,一名羽皇在位的时间应该是比人类的皇帝要长上许多才是,然而实际上却不是这样。羽皇的地位并非东陆皇帝那种绝对的权威,虽然也能受到各个城邦的供养和尊重,可一旦下面的城邦对羽皇产生了怀疑,就有被推翻的可能性。虽然一般来说,这种推翻是一种“和平而体面”的尝试,但若是羽皇势力不够强大又不太“识大体”,等待他的往往就是一个头颅落地的结局。新一任的羽皇——往往是风、羽、翼三姓当中的城主,就会优雅地踏过前任的鲜血染红的红毯,走向自己的王座。正因为各个城邦的力量此消彼长非常迅速,因此很难有一任羽皇能够在王座之上得到善终。因此这一任羽皇羽青岚带来的羽姓一族盘踞青都齐格林长达六十年的统治,即使在羽族历史上,也是少见的。
    除了在北伐战争中明智的投机行为以外,羽青岚在政治上也颇有建树,他巧妙地利用姻亲关系笼络羽族中的其他贵族姓氏,他的五个儿子分别娶了鹤、纬、汤家的公主——这些都是在宁州赫赫有名的高贵家族;他的八个亲生的女儿也分别从小许配给了族中的重臣和雪、经等大姓的子弟;然而这还不是全部,亲生的儿女似乎已经不够这位羽皇“挥霍”,他还从羽姓宗亲之中认养了大量的养女,利用和亲的策略,和宁州的豪强们结为姻亲,使得泊松、南药、厌火等城的城主成为自己的女婿,抛去他羽皇的身份不谈,即使只论及家庭关系,羽青岚也是大半个宁州的“老父亲”。这种姻亲关系使得羽青岚的地位稳如擎梁山。
    在胤恭帝三年,也就是风炎皇帝白清羽死后八年,羽青岚看似平稳的政治生涯迎来了又一次的考验。羽青岚一生中最重要的政治盟友,比他小了十五岁的斯达克城邦世子翼天瞻·古莫·斯达克结束了他在东陆的质子生涯,即将回到宁州,正式接任斯达克城邦的城主一职。这一年,羽青岚五十二岁,翼天瞻三十七岁。如何处理这个外出多年的质子以及在羽族之中有着深厚实力和巨大影响力的翼氏家族的关系,成为羽青岚面前的问题。某种程度上,翼天瞻本身已经成为羽族对华族政策的一种象征,对他的处理将成为羽族释放给华族的一种信号。羽青岚即位羽皇后十多年来捞取的政治资本,主要凭借的还是对华族政策所取得的成就,然而翼天瞻的归来,很可能掩盖他的光芒。而被臣下的光芒所掩盖的羽皇,通常来说的结局都不是那么值得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