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地心游记[平装]
  • 共1个商家     10.20元~10.20
  • 作者:儒尔·凡尔纳(Verne.J.)(作者),陈伟(译者)
  •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第1版(2008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0653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地心游记》由译林出版社了出版。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儒尔·凡尔纳 (Verne.J.) 译者:陈伟

    儒尔·凡尔纳,(1828-1905),法国科幻小学家。他最初学法律,1863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气球上的五星期》,获得巨大成功,从此一发不可收。他一生共出版了六十六部长篇小说,其中包括代表作: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女儿》、《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他的小说可分两大类:一类在未知的世界中漫游,另一类在已知的世界中漫游。他的作品景色壮观、情节惊险、构思巧录、引人入胜。他被公认为现代科幻小说之父。

    序言

    儒尔·凡尔纳于一八二八年二月八日出生于法国南特的一个律师家庭,一九0五年三月十四日卒于亚眠。他自幼喜欢旅游和航海,酷爱科学和幻想。他一生写了上百篇科幻小说,其中长篇小说六十四部,中短篇集两卷,总字数达七八百万,作品被译成五十四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被誉为“科学时代的预言家”。
    凡尔纳生活的时代,是资本主义上升的时代,也是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他的作品既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又是那个时代的一面镜子,表达了人们对摆脱手工式小生产、实现资本主义大生产的渴望,也反映出科学技术的发展在人们的思想领域里所产生的巨大影响。
    凡尔纳的科幻小说大多以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无法完成的探险旅行为主题,有的在时间轴线上展开,穿越了过去、现在和将来;有的在空间轴线上展开,涵盖了天上地下、地球内外;更多的则是二者兼而有之。这一特点,我们单从他一些代表作的书名中,便可窥一斑,比如《气球上的五星期》、《从地球到月亮》、《昨天和明天》、《神秘岛》、《八十天环游地球》、《海底两万里》,等等。
    《地心游记》同样也有着上述的特点。凡尔纳创作于一八六四年,是他早期的科幻小说之一。该书的主要内容是:德国科学家李登布洛克教授受前人阿尔纳·萨克努塞姆一封密码信的启发,偕同侄子阿克赛尔和向导汉斯,进行了一次穿越地心的探险旅行。他们从冰岛的斯奈菲尔火山口下降,一路上克服了缺水、迷路、风暴等各种困难,终于在一次火山喷发中从西西里岛的斯德隆布利火山回到了地面。全书除开头的七章用于情节的展开之外,其余内容可分为准备(第八至第十六章)、探险(第十七至第四十三章)和新生(第四十四至第四十五章)三大部分。在第一部分中,儒尔’凡尔纳夸张地渲染了冰岛的贫穷、落后和凄凉,故意把探险的准备工作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下,令读者不由自主地对主人公们的命运产生担心。第二部分是小说的重点,叙述了地心探险的全过程,以紧凑的笔法记载了主人公们的艰险经历和种种奇观。第三部分与第一部分的阴沉凄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主人公们在经历了地狱般的旅程之后,突然回到了阳光明媚、泉水清澈、鲜果丰美的天堂。整部小说就像凡尔纳以后的所有作品一样,不仅文笔幽默流畅、情节波澜起伏,而且有着浪漫而合乎科学的非凡想像力,把读者带进了一个超越时空的幻想世界。
    虽然《地心游记》是一部充满传奇色彩的科幻小说,但它的诞生是和当时的历史、社会背景分不开的。一方面,欧洲殖民者出于建立各自殖民地帝国的目的,掀起了一股探险狂热,在短短的时间里,他们相继征服了尼罗河的源头、撒哈拉沙漠、非洲大陆、南北两极,地球上人迹未至之处越来越少。另一方面,科学技术,特别是考古学和地质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地心游记》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在这部小说中,儒尔·凡尔纳不仅向人们讲述了一个科幻故事,而且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表明了他在一个贯穿整个十九世纪的重大科学争论中所持的立场。众所周知,当时的生物学界在对于世界的看法上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是生物不变论,另一种是生物进化论。前者鼓吹地球上的生物从被创造的那一天起就是一成不变的;后者则认为所有生物都会在进化过程中发生演变。这种观点上的对立,实际上是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对立、是愚昧和科学的对立、是落后和进步的对立。尽管当时许多考古学的最新发现遭到了不变论鼓吹者的污蔑、打击和诽谤,但是儒尔·凡尔纳仍然勇敢坚定地把这些发现写进了他的《地心游记》里,为读者描绘了一幅生物演化过程图,有力地传播了真理,支持了科学。
    儒尔·凡尔纳是一位敢于坚持科学真理的勇士,更是一位善于刻画人物的文学大师。《地心游记》的主要人物共有三个,他们性格鲜明、栩栩如生。书中的“我”——阿克赛尔起初是一个年仅十九岁的优柔寡断的大孩子,在叔叔李登布洛克教授的逼迫下,他不得不离开了自己在汉堡的温暖的家,糊里糊涂地踏上了地心探险的征程。那时候的他是一个地道的叛逆英雄,脑子里除了吃和睡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想法,更谈不上为荣誉和真理而献身了。他无力把握自己的命运,只能像小说第三十二章所提到的原始海洋里的盲鱼一样随波逐流。但是,在经历了晕眩、饥渴、黑暗、迷路、炽热等一系列考验之后,他逐渐成长了起来,并且从最初对叔叔的惟命是从,逐渐发展到与他平等地讨论问题,最后竟然对他发号施令起来。阿克赛尔的这种变化有着典型的象征色彩。尽管小说的三位主人公最后没能到达地心,但是凡尔纳却达到了他的目的:整个地心探险的过程,也就是阿克赛尔历尽磨难、重获新生、终于成长为一名男子汉的过程。
    李登布洛克教授是一个精力充沛却又性格急躁的人物。儒尔·凡尔纳利用他的性格、学术能力和地位,巧妙地借他之口完成了大段对自然科学原理的枯燥阐述。如果说阿克赛尔在探险开始之初还只能算是一个毛孩子的话,相反,李登布洛克教授却早已经是科学界的泰斗了。他急躁、专制的性格使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三人探险小队的首领,我们甚至可以把他看成是十九世纪唯科学主义漫画式的象征。但是,这位固执得有时显得可笑的教授,却有着坚定的信念和顽强的意志,他相信科学、相信数字,尽管有时他也会犯一些低级愚蠢的错误。小说中的幽默素材,大多都来自于李登布洛克鲜明的个性。所以,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教授这个人物使原本可能是严肃的科学幻想主题,变得更加轻松活泼、生动有趣。
    冰岛向导汉斯是李登布洛克教授的对立面,他冷静、平和,对一切都显得漠不关心,甚至连说话都简洁到了极点。他参加探险的动机与他的同伴们毫无相同之处。如果说后者进行这次探险纯粹是为了知识,那么汉斯则是为了谋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即使是在最艰难、最危险的时刻,他也会雷打不动地向教授索取自己三块银币的周薪。但是,正是由于这个人物的出现,儒尔。凡尔纳才能轻松自如地解决所有在探险旅途中出现的技术问题,使故事得以顺利地继续下去。
    当然,小说还多处提到了另一位人物——尽管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正式出现过,他就是第一个到达地心,又从地心返回地面的十六世纪占星术士阿尔纳、萨克努塞姆。儒尔·凡尔纳对萨克努塞姆的描写是间接的,而且篇幅也不大,但这个人物总是指引着主人公们的探险旅程,在推动故事情节、把握小说节奏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小说《地心游记》里,儒尔·凡尔纳为我们塑造了一群科学勇士和先驱者形象的同时,他自己则当之无愧地被看做是科幻小说的先驱,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今天,世界上许多科学家都坦言,自己是受到了凡尔纳的启迪,才走上科学探索之路的。甚至还有人这样说:“现代科学只不过是将凡尔纳的预言付诸实现的过程而已。”凡尔纳去世后,人们对他做了恰如其分的评价:“他既是科学家中的文学家,又是文学家中的科学家。”凡尔纳正是把科学和文学巧妙结合起来的科幻文学之父。

    文摘

    Ⅵ被“欺骗”的客人
    即使佐恩、弗拉斯科兰、伊韦尔内和潘希纳见多识广,不会轻易大惊小怪,但现在如果想让他们按捺住心头的怒火却是不可能的了。他们恨不得扑到芒巴尔身上,卡住他的脖子。这么做也是合情合理的,本来大家都安稳地待在北美大陆上,却无缘无故地被骗到了太平洋上来!本来以为就差短短二十英里就到圣地亚哥了,那里的人们正期待着他们第二天的演出。现在却突然发现置身于一个远离原本目的地的活动的人工岛上了!四个人怒火中烧确实值得理解。
    算是美国人走运,躲过了这可怕的第一次痛击。趁着“四重奏”瞠目结舌的时候,他偷偷地离开了平台,上了电梯,暂时避开了四位巴黎人的指责和愤怒。“这个坏家伙!”大提琴手叫着。
    “真是个畜生!”中提琴手痛骂道。
    “喂!喂!如果没有他,我们也到不了这么奇妙的地方……”第一小提琴手仅仅说了一句。
    “你是不是想原谅他?”第二小提琴手回了一句。
    “不能饶恕!”潘希纳生气地说,“如果标准岛有法院的话,我们就去那里控告他,这个骗子美国佬!”
    “最好还有刽子手,”佐恩几乎嚎叫起来,“要把他绞死!”
    但是,要实现上面的任何愿望,都得先从天文台的塔楼下去,赶到十亿城里去。因为在一百五十英尺的空中,警察也无能为力。如果下塔的电梯在那儿,本来花不了多少时间。但刚才下去的电梯此时却没有再上来,而且这个地方连楼梯的影子都找不到。就这样,“四重奏”孤零零地待在天文台的顶端,与外界,大去r联系。
    怨气和怒火发泄完了,佐恩、潘希纳和弗拉斯科兰最终一动不动地待在那儿,一句话也不说r。只有伊韦尔内还在兴致勃勃地欣赏着风景。旗杆上那面薄纱旗帜在他们头顶上迎风招展着。此刻,佐恩气得快发疯了,竟然想到要割断旗子的绳索,把它扯低,就像战舰投降时降下旗帜一样。不过最好还是别惹足非,所以当佐恩刚拔出锋利的猎刀,同伴们立刻把他按住了。
    “我们自己可不能理亏。”智者弗拉斯科兰提醒说。
    “看来你是甘愿如此了?”潘希纳问道。
    “当然不是,但我们不能把事情搞砸了。”
    “可我们的行李都送到圣地亚哥了!”“殿下”不知所措地说。
    “还有我们明天的音乐会!”佐恩嚷着。
    “我们可以在电话里举行!”第一小提琴手开着玩笑回答,但这对于平息正在气头上的大提琴的怒火毫无益处。
    天文台位于一个宽阔的广场中心,这里也是第一大街的尽头,这一点大家都还记得。这条长三公里的主干道将十亿城划分为两个部分。在第一大街的另一端,艺术家们发现了一座雄伟的宫殿,宫殿的顶端修建着一处精巧美观的钟楼。大家心想那里应该就是政府所在地了,市政厅里会有一位市长和他的一班助手在工作。音乐家们的猜想完全正确。更准确地说,此时钟楼里的大钟正发出悦耳的鸣响,悠扬的钟声随着微风一直传到了天文台的塔楼上。
    “听啊!这是D长调!”伊韦尔内似乎有些陶醉了。
    “而且是四分之二拍!”潘希纳也在听着钟声。
    钟声显示现在是下午五点。
    “晚饭怎么办?”佐恩喊着,“还有到哪里去睡觉啊?难道找不到这个可恶的芒巴尔,我们就得在一百五十尺高的平台上过夜
    如果电梯再不升上来帮助这些“囚徒”脱身的话,那可真有这个危险了。
    由于这一带属于低纬度地区,所以黄昏很短暂。刚才还光芒四射的太阳此时却如同射出去的炮弹一般,一下子就沉入了地平线。四重奏尽力朝远方的天边望去,看到的却只有一片茫茫的大海。既看不到任何船只,也没有一丝的炊烟。另一边依然是宽广的原野,电车在其间穿行,有的环绕着岛面行驶,有的连接起两个港口。公园此时还很热闹。从塔楼俯瞰下去,仿佛是一个巨大的花篮,里面盛开着杜鹃花、铁线莲、茉莉花、紫藤、西番莲、秋海棠、鼠尾草、风信子、大丽花、茶花,以及上百种的玫瑰。游客熙熙攘攘,有成年人,也有青年人,但决不是欧洲都市中那种令人羞耻的公子哥。那些人都是些徒有其表之辈。这里则是朝气蓬勃、极有修养的年轻绅士。妇人和姑娘们的服装大多为米黄色,这是热带地区的人们所偏爱的色彩。她们在公园里散步,手里牵着披挂着丝绸短衣和镶金缎带的可爱的小猎犬。这些上流社会的绅士贵妇们三三两两地在草坪中间用细沙精心铺设的小路上漫步,有的平躺在电动车的坐椅上休息,有的则坐在绿荫下的长凳上二闲谈。稍远的地方有一些年轻的绅士在进行体育运动,有网球、板球、高尔夫、足球,还有的人骑着健壮的小马驹打马球。好几群孩子在草地上玩耍。美国孩子的旺盛精力令人惊叹,个人主义的精神早早地就在他们身上体现了出来,尤其是一些小姑娘。几名骑师在精心维护的赛道上驰骋,而其他人则在游园会的赛马中激烈地角逐。
    城里商业区这个时候还是顾客盈门。
    活动人行道沿着几条干线大街不断地输送着行人。天文台塔楼下的广场上出现了一群来来往往的路人,而我们的“囚徒”恐怕不会担心引起人们的注意吧。潘希纳和弗拉斯科兰朝人群大声呼救了好几次。行人们确实听到了他们的喊声,有些人还向他们招手致意,或对他们表示问候,声音甚至传到塔楼上法国人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