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职场输赢[平装]
  • 共1个商家     18.00元~18.00
  • 作者:云汉云语(作者)
  • 出版社:广西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3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908216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职场输赢》呈现大公司招标全过程,揭露职场中的尔虞我诈,如何在殊死较量中化险为夷,如何在残酷斗争中全身而退!

    作者简介

    云汉云语,管理专业硕士,先后在多家建筑开发企业担任高管,工作经历曲折,生活阅历丰富,现为深圳某著名建筑公司工程主管。

    目录

    第一章 初赴海天
    第二章 小试牛刀
    第三章 暗战已经开始
    第四章 监理开标会上的针锋相对
    第五章 询标答疑
    第六章 首战告捷
    第七章 增补投标
    第八章 又下一城
    第九章 暗藏陷阱的协调会
    第十章 考察投标单位
    第十一章 网上情缘
    第十二章 围标
    第十三章 大获全胜
    第十四章 对手开始反攻
    第十五章 形势悄然起变化
    第十六章 脚踏两船
    第十七章 难念的经
    第十八章 审计组来了
    第十九章 问题公开化
    第二十章 输了关键一步
    第二十一章 暗中交锋
    第二十二章 悬殊的决战
    第二十三章 秘密
    第二十四章 人事调整
    第二十五章 败者为寇
    第二十六章 物是人非
    第二十七章 两面派的下场
    第二十八章 始乱终弃
    第二十九章 冰释前嫌
    第三十章 无言的结局
    后记

    后记

    三个月后,经过凌云的极力劝说,加上方放的巧妙斡旋,可能更因为“某些人”的良心发现,房天骄终于和公司达成了和解。公司正式、客观地承认了房天骄为公司所作的贡献,并按房天骄的诉讼要求,合情合理给予了相当可观的经济补偿;而变电站的建设问题也获得了妥善解决。
    春暖花开的这一天,凌云又要到海天出差了。
    凌云乘坐公司的车去机场,原本时间很宽裕,可等车子上了通往机场的高速公路才猛然发现出现了全线大塞车。所有车辆都像爬虫般向前缓慢蠕动!
    好不容易“移到”一个高速路出口处,司机果断将车驶离了高速公路,开往国道。
    但国道仍然还是堵。司机开着车子钻来钻去,走了大路走小路,却始终不能摆脱塞车。等到了机场时已经六点半了,距离起飞时间竞只有十几分钟了。
    司机劝说凌云不如掉头回家算了,肯定赶不上飞机。可凌云不肯,抱着侥幸心理,他仍然冲下车子跑向出发大厅。
    当气喘吁吁的凌云来到值班主任柜台的时候,离飞机起飞可就只剩下五分钟了。
    值班主任与机上进行了联系,由于空中管制,飞机延时起飞,舱门尚未关闭,凌云被放行了!谢天谢地,真是奇迹发生了!
    凌云拿上登机牌,拖着手提箱,一路小跑地来到安检口,迅速通过安检,又急急忙忙奔向登机口。登机口前空空荡荡,看来乘客早已登机了,好在值机人员还在。验票过后,凌云迅速通过廊道登上了飞机。机舱里的旅客早已乘坐就绪,似乎就等他了。
    凌云欣喜地发现客舱第一排的座位竟然空着。他便放弃了自己后排的座位,赶紧将手提包放到了座位上方的行李舱内。正准备安坐,忽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凌总,老远看着像你,没想到还真是你呀!真是太巧了!”回头一看,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原来竟然是房天骄站在了他的身旁!
    凌云十分诧异,“啊,房总,怎么会是你?”
    房天骄回答说:“呵呵,怎么就不能是我呢?”
    凌云笑着说:“哈哈,当然能是你啦,只不过实在太意外了!”
    说完凌云便拉着房天骄坐在了第一排靠左舷窗的位置。疑惑不解的凌云问起房天骄此行的目的,房天骄却反问道:“还记得那个振邦主任吧?”
    凌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当然记得,振邦主任真诚、务实,是个好干部!”
    他又转而问房天骄道:“你跟他还有联系?”
    房天骄说:“那是啊!他和俺惺惺相惜呀!” “难道你们……”凌云有些无厘头地问道。
    房天骄劈头盖脸地说:“想什么呢?我们是纯洁的革命友谊!哪会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凌云委屈地说:“我想的是哪个样子嘛!我是想说,变电站的问题不是已经解决了吗,怎么你还在忙活呢?”
    房天骄说:“看来我冤枉你了!”
    凌云玩笑道:“那还不是常有的事儿?”
    房天骄歉疚地说:“那不好意思哦,对不起啊!”
    凌云笑道:“哈哈,我是跟你开玩笑哪,你还当真呀?”
    房天骄也咯咯地笑了起来。
    笑罢,房天骄叹口气说:“这次去海天当然是因为其他事。你还不知道吧,振邦主任现在荣升正主任调到海天西江开发区啦。他们正在大力招商引资,而我们Z市正好有一家企业要对外投资,我是在为双方做搭桥引线工作。”
    凌云忍不住关切地问:“你和大老板冰释前嫌啦?”
    房天骄说:“我们成了真正的朋友,忘年交。”
    凌云欣慰地暗想:伤疗得挺快呀!不错,不错,还是那个房天骄啊!
    飞机终于起飞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了。

    文摘

    第一章 初赴海天
    国庆长假后的第三天,和美女老总房天骄并排坐在宽敞的波音座舱里的凌云,感到一丝莫名的兴奋;而房天骄看起来平静而自若。
    在简单吃了点空姐送来的餐点后房天骄便靠在坐椅上闭门养神,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凌云在翻看了一会儿飞机上的杂志后,也渐渐地有了一些睡意。他正想眯一会儿,突然沉睡中的房天骄一偏头靠在了他的肩上,凌云顿时有些心猿意马,他不知应该抽开肩膀让房总睡正,还是挺着身子坚持做个好“垫肩”,让房总更好、更舒服地休息。
    当然凌云选择了后者,可他再也睡不着了。心里冒出来的一种感觉让他有些惴惴,有些彷徨。似乎有种潜意识让他觉得和身边沉睡的美女老总会发生点儿什么。
    最近发生的事情在他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一幕一幕自动播放起来,想关都关不掉……
    凌云新近入职的汉腾投资公司地处南海之滨的Z市,它是全国赫赫有名的汉腾电子集团的控股子公司。作为总工程师,凌云应聘到公司的时间总共加起来还不到十天。国庆节前一周才来报到,而长假后上班的第三天就登上了前往分公司视察的航班。目的地是位于X海之滨的美丽城市——海天,一个对凌云来说陌生而神秘的地方。
    与凌云同行的是公司的美女副总房天骄。说来让人有些纳闷,房天骄虽然只是常务副总,但却似乎完全掌控着公司的全盘运作。据凌云观察,公司的财务、行政人事、工程开发全都属于房副总的管控范围。凌云应聘时的面试和录用都是房天骄一手主导的,入职合同也是由她代表公司签的。公司有个总经理叫叶江川,但他似乎只是个摆设,或许准确地说是傀儡。
    此时凌云又回想起两个多月前到这家公司面试的情景……
    站在汉腾集团大厦富丽堂皇的大堂里等待汉腾投资公司的办公室文员,凌云的心里有些打鼓。虽说他也算是“老Z市”了,对应聘的事已习以为常,但是面对着高大威武的保安一脸严肃的盘查,面对着严格的来访程序,凌云感到有些压抑和紧张。
    汉腾投资的文员赵小姐终于下来了,两人接上头后,凌云便随清秀的赵小姐乘电梯来到了最高的层。穿过汉腾投资大而空荡的办公区,凌云被引导进了豪华的会议室。
    赵小姐殷勤地给凌云倒了一杯茶水,然后柔柔地说了声:“凌先生稍候”,便退了出去。可等待凌云的根本不是“稍候”,而是漫长的“久候”。不过这倒让本来高度紧张的凌云渐渐松弛下来,竟然有些昏昏欲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突然“嘭”的一声被打开了,同时传进来一阵爽朗欢快的笑声。有三个人走了进来,走在前面的是两位女子,而且都可称得上是美女,皮肤白皙、身材姣好。跟在后面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的男子,文质彬彬的样子。
    走在前面的女士说了声:“不好意思,凌先生,让您久等了”,还没等凌云说出“没关系”,她就指着第二位的女子介绍道:“这是我们房总!”
    但不知为什么她却没有介绍那位后面的男子,也没有进行自我介绍。可是凌云知道她一定是办公室主任陈美,因为他们通过电话,正是陈美亲自通知他来面试的。
    三个人在凌云对面一字排开落了座,房总居中,陈美在左,“文气男”在右。
    陈美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地说道:“凌先生,请您先把个人情况作个简要介绍吧。”
    凌云便将姓名、年龄、出生地、学业历程、工作经历等情况作了一番介绍……
    凌云的介绍简洁明快,把该表达的意思都表达出来了。
    在叙述过程中,他并没有拘谨地一味低头嗫嗫嚅嚅,也没有抬头望着天花板像背天书一般自说自话,而是一边侃侃而谈,一边平静地与三个面试官进行目光交流。当然他目光交流对象更多的是坐在他正对面的房总。他十分清醒地认识到:这个房总应该是他面试成功与否的关键人物。房总十分认真地听着他的介绍,还时不时微笑着点点头。
    凌云的话音刚落,对面儿的房总话音就响了起来,声音不大,但掷地有声:“凌先生的自我介绍很清晰,不过我还有个问题很想知道:凌先生离开最后这家公司的原因是什么呢?”
    对于这个问题凌云事先早有准备,他的回答轻松而得体。
    “凌先生对我们这次招聘的职位清楚吗?”房天骄又问道。
    凌云有些诧异地反问道:“不是说是总工程师吗?”
    房总说:“没错,这个职位是叫总工程师,但它跟通常所说的进行技术性管理的总工有所区别。我们给这个职位的界定是:他将作为汉腾投资公司工程管理的最高领导,带领总部的项目管理部对各个分公司的工程管理工作进行指导和监督,特别是要对工程招标过程进行全面监督和跟进管理。那么,请问凌先生对于这个工作你觉得有信心吗?”
    凌云虽然对工程项目开发管理本身颇有心得,可是对于要代表总部对分公司的管理行为进行监控却没经历过,心里还不能说完全有底,因为自己直接管和隔着一层的监管还是有一定区别的。但凌云向来不缺乏自信。他略微思考了一下,便毫不含糊地回答说:“我认为没什么问题。我想只要建立了合理有效的监管机制,这个工作也就应该不那么困难了。”
    房总对凌云显然是满意的。在凌云介绍和回答过程中,房总一直面带微笑,刚开始是不时地点头表示赞同,而后来则变为频频点头表示赞许,而且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含笑了。
    整个面试过程基本上都是房总在和凌云做问答,除了面试刚开始的时候说了三句话外,陈美后来一直没有再开腔;而那个“文气男”更是自始至终都是在面带微笑地听着看着,没有说一句话,感觉完全是来观摩的,这让凌云感觉有些奇怪。
    凌云面试临走的时候并没有得到房总的肯定答复,但他还是信心十足地回去了。
    出乎凌云意料之外的是,汉腾投资方面的信儿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将近一个月过去了,凌云几乎感到绝望了,但他又不愿主动打个电话去问问情况,无奈之下,他干脆退而求其次,到一家很快向他发出邀请的新公司上了班。可是再一次出乎凌云意料之外的是,就在他上班一周后,却突然接到了房天骄亲自打来的电话,她说:“你可以来公司上班了!”
    这让凌云就有些犯难了,虽说“汉腾”是他的第一选择,但毕竟那家新入职公司的老板还很看重他。最终,经过综合考虑,凌云还是心怀歉疚地放弃了家新入职的公司,投奔了汉腾投资,从而成了身边这位美女老总的同事……
    飞机突然一阵剧烈的颠簸摇醒了熟睡的房天骄。她似乎意识到自己靠在了凌云的肩头,赶紧坐正身子,然后朝凌云歉意地笑了笑,轻轻说了声sorry(不好意思),凌云则轻声回了句nothing(没什么)。
    经过个多小时的飞行,在傍晚六点多的时候,凌云他们终于从南海之滨的Z市到达黄海之滨的海天。当凌云和房天骄提着行李走向到达大厅的时候,老远就看见出口处有一女子在向他们奋力招着手。房天骄告诉凌云,门外招手的女子是海天分公司的出纳兼人事专员田小曼。房天骄在出口处亲热地拥抱了田小曼,并将她和凌云作了相互介绍。
    凌云注意到田小曼是一个长相端正,气质纯朴的少妇。
    两个女人一边手拉手走着,一边说着我想你、你想我之类的甜言蜜语,让跟在后面的凌云心里不禁暗笑。田小曼领着房天骄和凌云走出候机楼,来到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奥迪A跟前。车上的司机赶紧下车,然后冲了过来。房天骄看见司机,又是十分热情地打着招呼:“啊!小张,好长时间没见面了,越来越帅了嘛!”
    小张司机腼腆地一笑说:“谢谢房总,我看您是越来越年轻了!”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房天骄和凌云的手提箱放到了车后备箱。
    房天骄的热情似乎感染了每一个人。上了车,几个人开始热烈地攀谈着,一路欢笑地开向预定的酒店。凌云不禁暗自思索:房天骄这是性格使然还是一种方式呢?
    在办理了入住手续后,田小曼陪着房天骄和凌云在下榻的青云酒店用了晚餐。凌云看田小曼跟房天骄似有话说,就借故先回了房间。再次进入房间,凌云才注意到这是有着两张床的标准间。他有些纳闷:我这一个人应该住大床房才舒服点嘛!或许是没有大床房了?他打电话去前台询问,前台告诉他说大床房倒是还有,不过这个标准间是贵公司特意订的,要换还得由田小姐给她们说。凌云一想就这么点事儿还得惊动田小曼,再一看这双床房里的床也够大了,基本上是普通双人床的尺寸,也就不想再折腾了,将就算了。
    躺在酒店舒适的床上,凌云感到有些疲惫。在按着遥控器浏览了所有频道后,他决定睡觉了。但事与愿违,熄了灯之后,他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对于不常出差的凌云来说身体是疲惫的,但头脑却是兴奋的。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坠入了梦乡,沉沉地睡去了……
    “叮呤呤”,“叮呤呤”。一阵急促的手机闹铃声将凌云从睡梦中唤醒。可能是由于睡得太沉,以至于他一时觉得有些恍惚,竟然忘了身在何处。不过还好,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立刻从舒适的床上弹起来,冲进了洗手间,微睁着尚难以完全打开的睡眼开始刷牙、洗漱。
    当凌云衣冠楚楚地走进酒店餐厅的时候,一眼瞥见了房天骄,只见她一人端坐于餐厅中央的一张桌子旁,优雅地享用着早餐。迎着浓浓的咖啡香味,凌云朗声说道:“房总早啊!”
    房天骄转过身来回应一句:“凌总也早啊!”
    凌云匆忙放下电脑包便走向自助餐摆放区,他迅速扫视了一眼这里的餐食,感觉还挺丰盛。有中式早餐、茶点,还有西式糕点、面包;有多种精美小菜,还有各种新鲜水果;有鲜榨果汁,还有现磨咖啡。但是凌云却只简单加了几样比较合口的中餐小食就返回了餐桌。
    “凌总吃这么少啊?”对面的房总诧异地问道。“哦,我不知道是否下来得晚了,怕影响了我们的时间安排,正常情况下我还是挺能吃的。”凌云坦率地说。
    “噢,那你不用担心,现在才八点半,我让他们九点来接我们,时间很充裕,你可以慢慢享受这里的美食。”房天骄微笑着说。
    “好,那我可就发挥我的正常水平了啊!”凌云半开着玩笑。
    房天骄今天的气色可真不错,全然没有一丝旅途的劳顿。她的面色白里透红,一双明眸光芒四射,微微的腮红使她显得妩媚动人。
    房天骄开始转向了正题,说道:“我在Z市的时候跟你念叨过:海天分公司管理现状并不理想。机构不整,人员不齐,很多制度尚未健全,管理方面存在着很多漏洞。因此我们这次来一方面要检查监督他们的管理工作,另一方面要督促他们建立健全管理制度,并将空缺的岗位迅速填补起来。”凌云一边吃一边不住地点头,顾不上说话。
    房天骄继续道:“这些问题相信你去看了就会马上清楚的。不过我还是想说,希望你抓紧时间熟悉情况,尽快进入角色!”
    这回凌云不得不说话了,他放下筷子,咽下口中食物,说道:“没问题,我会尽力的!”
    可没想到房天骄又说出了如下让他感觉有些意外的话,她说:“凌总,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让你清楚:叶总虽然是总经理,但是他是不太管事儿的,而能够真正帮上我的人实在没有。所以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我觉得你的专业能力强,综合素质高,工作经验丰富。所以我希望你不仅在工程方面,而且能够在其他方面发挥作用,帮我把整个公司全面治理起来。”
    凌云感觉房天骄刚才的谈话比在总部对他交底时坦率了很多。可是房天骄提起了叶江川还是让他大惑不解。他不明白叶江川为什么不管事儿,公司又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不过现在还不是他问那么多问题的时候。望着房天骄期待的目光,凌云回应说:“谢谢房总的信任!请房总放心,我会尽最大所能来辅佐你的。而且我也相信我们会把这个公司管理好的!”
    房天骄满意地点了点头,并说了声谢谢。
    房天骄的一席话说得凌云喜忧参半。喜的是房天骄对自己的认可;忧的是不知分公司到底是什么状况,只听说海天分公司在开发区有个大的项目正待开发,其他情况他知之甚少。房天骄指靠他,让他猛然觉得肩上的担子一下子重了很多。与此同时他心里也升起一种冲动,迫切地想知道在海天他会遭遇什么样的问题,又会有什么样的挑战在等待着他……
    当凌云吃完水果,又倒了一杯香浓的咖啡品尝时,田小曼走进了餐厅。
    “房总、凌总,二位早啊!”田小曼热情地问候着。房、凌二人也回应了她。
    田小曼刚一坐下,房天骄就有些夸张地说:“哎呀,小曼,你今天可真漂亮啊!吃了早点没?没吃来一起吃点儿吧。”边说边亲切地拉起小曼的手。
    小曼忙说:“谢谢房总,我吃过早餐了。我把车带来了,二位领导用完餐就可以出发了。”
    海天分公司的办公地点离酒店其实很近,坐车还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分公司所在的大楼倒是很现代、气派。走进宽敞明亮的大堂,乘电梯来到八楼,进了略显小气的公司门,里面却豁然开朗了。除了靠墙边有几个分隔间外,其余都是摆放工作卡位的开敞式办公区域。
    房天骄和每一个见到的人热情地打着招呼,并把他们和凌云一一相互介绍。
    通过房天骄的介绍,凌云对海天分公司的人员结构有了初步认识。目前海天分公司有总经理和总经理助理各一人。下设四个职能部门,分别是:行政办公室、财务部、开发部和工程部。部门看似不少,但目前在岗人员总共只有十人,许多已设定岗位的人员都没到位。
    凌云早上来见到了七个人,其中印象比较深的是杨一冰、李书强和刘婷婷。
    杨一冰,一个三十出头的白面后生,作为总经理助理掌管着财务部和行政办公室。当他过来特意跟凌云寒暄的时候,那镜片后闪烁不定的眼神儿给凌云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李书强,开发部经理,和凌云其实是认识的。那是国庆节前李书强回Z市探亲,顺便到总部走了一趟,正好叫房天骄碰到了,她急忙把他拉到凌云的办公室作了引见,并请李书强介绍了海天项目进展情况。凌云对李书强的印象不错,小伙子热情、礼貌、实在。但正是李书强这“总部走一回”,客观上加速了房天骄和凌云奔赴海天的行程。
    刘婷婷,办公室行政专员,看上去有些妖冶的女子。脸蛋妩媚,眼波流盼,曲线有致。走起路来扭扭搭搭的,正配得上这‘袅娜’二字。她是唯一一位不是由房天骄,而是由杨一冰介绍给凌云的分公司人员。而且凌云感觉房天骄对刘婷婷有些冷漠,这让他有些纳闷。或许美丽女人相互之间有一种天敌关系吧,凌云胡乱猜想着。
    公司里还有三个重要人物凌云并没有见到。他们是分公司总经理、财务经理和工程部经理。据说他们都早上外出公干了,还没来办公室呢。
    为了尽快掌握海天分公司的项目情况,凌云向李书强借了项目的规划设计文件仔细地翻看起来。在大致了解了项目情况后,凌云就想马上去现场实地看看,增加一些感性认识。
    凌云向正在审核一些报批文件的房天骄说了去现场的想法,房天骄答道:“好啊!那就叫小曼安排车,请书强带你一起去吧!这会儿我正忙着,要不然我也想陪你去看看呢。”
    凌云说:“哈哈,你忙吧,就不劳你大驾了!”
    在前往工地的别克商务车上,李书强说,办公楼距离工地现场还有几公里的路程。由于地处正在开发的新区,道路宽阔笔直,路上车少人稀,因此没用几分钟就到了现场。李书强感慨说:现在政府开发的理念比较先进,新区开发都是基础设施先行,而且往往投入大、规格高、配套全、起点高。应该说这确实为区域的快速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车子直接开进了工地现场的大门。下了车后,凌云看到的是一个方方正正、平平坦坦的巨大地块,足足有二、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地块四周的蓝色围护墙已施工完毕,一些工人正在浇注场地内的一段施工用的混凝土路面。
    李书强介绍说,这就是汉腾海天项目一期工程的现场,它的占地面积是万平方米,建筑面积为万平方米,属于工业建筑。他还说,场地内的三通一平都已基本完成,也就是说,一期工程的开发建设已经箭在弦上。
    李书强还介绍说,海天分公司在这儿还另外有三块工业和住宅用地,总建筑面积将达到令人激动的万平方米。凌云不禁暗自钦叹汉腾公司在海天的大手笔,心想:在Z市,能开发这么一大片土地那真是凤毛麟角,对于一般企业来说可是连想都不敢想啊!
    快到午饭时间了,海天分公司总经理助理杨一冰说为了给总部领导接风,特意在青云酒店订了一桌午宴。凌云昨晚没睡好,本想简单对付着吃点中饭就回酒店休息,可人家一番好意又不好推辞,只好随房天骄赴了午宴。就在饭桌上,凌云有了新的收获,他认识了海天分公司财务经理李晨光,一个高大健硕的中年男人。不过房天骄透露说李晨光要辞职走人了。
    据说分公司这边有个说法:因为总部管得太死,分公司几乎没有一点儿人权、财权,所以李晨光觉得干得没劲儿,就下定决心要离开,拦都拦不住。可房天骄偏偏不信邪,这次来海天她就要想方设法留住李晨光。她认为只要李晨光不走,那些人的谬论就不攻自破了。
    真是无巧不成书。在席间凌云得知李晨光和他是来自同城的正宗老乡。再往细聊,原来俩人的父母家相距不过米,但在老家他们并不相识,却在千里之外的海天成了同事,浓浓的乡情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下午凌云正在继续熟悉项目资料,房天骄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凌总,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凌云马上站起来并转过身来。
    原来房天骄带来一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只见此人生的是鼻直口方、大耳有轮、双目炯炯、面宽体阔。房天骄指着来人对凌云说道:“凌总,这位就是海天分公司总经理钱东”,然后她又指着凌云对来人说:“钱总,这位是我们公司总部新来的总工凌云。”
    钱东面无表情地与凌云握了握手,淡淡地说了声:“欢迎!”
    凌云从对方握手的力度和语气中感觉到了冷淡和排斥。但他还是友好地笑着说:“久仰钱总大名!我初来乍到,以后还请钱总多多指教。”
    “不用客气,互相学习吧!”钱东的语气不那么僵硬了,随即又说:“哦,对了,凌总一会儿方便的话我们交流一下。”;凌云回答说:“我这边没问题。”
    当房天骄去找李晨光做劝说工作的时候,凌云也随钱东进了小会议室开始了两人的第一次正面碰撞。双方落座后,钱东首先说:“非常欢迎你的到来呀,凌总!”
    这语气和态度与刚才见面时判若两人。凌云真诚地说了声:“谢谢!”
    钱东继续道:“听天骄说凌总在工程方面很有资历和经验。目前我们公司正缺像凌总这样的专门人才呀!”钱东送给凌云的‘高帽子’让凌云戴着还挺受用,嘴上却连忙谦虚道:“过奖了,过奖了,不敢当啊!”心里又在想:这钱东昵称房天骄为“天骄”,感觉两人关系还挺近乎,而不像房天骄所说的那么紧张嘛。
    钱东没有理会凌云的谦虚,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他首先宣讲了汉腾公司在海天创建EOD(绿色生态办公区)办公区的宏大设想;接着又回顾了在海天创业以来的奋斗历程……
    最后钱东语重心长地说,汉腾投资在海天的项目宏大,开发建设任务艰巨。因此招收一批精兵强将,选择一个好的监理单位和一个优秀的施工单位至关重要。他还把国外通行的PM、CMC的工程管理模式与国内的监理制度进行了一番对比分析,并强调说,哪怕多花点钱,也一定要保证选择一个真正实力强、服务好的监理单位。因为高水平的监理单位能让业主省好多心,也能让业主节约大量成本。
    凌云对钱东谈话的基本看法是:思路清晰、观点正确。一方面凌云自认为是洋务派,对国外先进的工程管理模式非常推崇,因此钱东能够说出PM或CMC管理模式的一二三,让凌云刮目相看;另一方面,钱东关于监理的一些观点也与凌云不谋而合。他甚至有些怀疑房天骄向他介绍的情况是否属实了,难道钱东在公司管理上会像房天骄说的那样一团糟吗?
    “凌总,我看你不如干脆到海天分公司做个分管工程的副总算了。”正在走神的凌云对钱东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没听清楚。他只好问道:“对不起,钱总,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钱东又重复了一遍,这回他听得真切,却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应答。
    “叶总没有跟你沟通过吗?”钱东疑惑地问道。“没有啊!”凌云困惑地答道。
    凌云脑子开始迅速地转着: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的主意?叶川江不是不管事吗?
    凌云入职后和叶总有过一次谈话,但当时叶总有些心不在焉,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根本没有谈出什么内容啊!房天骄也从来没有提到过这方面的意思,况且凌云自己也不会愿意常驻海天的。想着想着凌云就似乎明白了什么:这或许是钱东在拉他而远“房”吧?想到这一层他马上警觉起来。便回应道:“让我先了解了解情况,考虑考虑再答复你吧,钱总!”
    钱东有些悻悻地说:“好吧,那就先这样!”
    凌云见到房天骄的时候和她交换了相互的‘谈后感’。房天骄问:“你交流的怎么样?”
    “谈得不错,我觉得钱东挺有水平,挺有管理意识的啊!”凌云没有掩饰对钱东的欣赏。
    “啊,啊!”房天骄应了两声后,说了一句让凌云有些疑惑的话:“他给人的最初印象总是这样的。”听到房天骄对钱东有保留观点,凌云刚想再说点什么却听房天骄又说:“哦,不过你不要受我的影响,你应该在没有成见的情况下,客观公正地了解、判断一个人吧!”
    凌云点了点头后,问房天骄道:“钱总怎么忽然提起让我来海天做工程副总的事?还问叶江川有没有跟我谈此事,搞得我一头雾水。”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房天骄有些急切地问道。
    “我当然没有答应,只是敷衍他说要考虑考虑。因为这事很突兀,我不可能贸然答应什么,而且我肯定要了解你的看法。”凌云回答说。
    房天骄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说:“叶江川确实有这样的想法。他认为我们公司的重点在项目上,因此只要加强分公司的力量,放手让分他们去干,而公司总部做好服务就好了。但我不这样认为。我的看法是总部不能放弃对分公司的管理和监督的权力。”
    凌云也发表自己的观点说:“这是一个治理结构的大问题。我认为像我们这样刚介入开发行业的公司应该实行二级管理。这个时期只有分公司的管理权限受到有效的约束和监督,才能避免在开发过程中出现大的乱子。”
    房天骄欣喜地说:“太对了!这和我的看法不谋而合。”
    “那你怎么选择,又准备怎么答复钱东呢?”房天骄紧接着问道。
    “呵呵,我当然选择在总部协助你了。至于答复他很简单,你是我的领导他又不是。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说是房总不让我来,而会说老婆不让我来的!”凌云半开玩笑地说。
    “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看来我的确没看错人。谢谢你的支持,凌总,真的!”房天骄动情地说道。
    一股情义在凌云心中涌动,他也真诚地说:“我也非常认可你房总呀。我想既然你信任我,把我招来。那就请你尽管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协助你做好总部对项目的监控工作。”
    房天骄目光炯炯地看着凌云,郑重地说了声:“谢谢!”
    凌云这时才想起房天骄与李晨光的谈话,就问:“你跟李晨光谈得还顺利吧?”
    “不怎么顺。虽然他完全否认是因为‘总部管得太死让他无法施展能力’而要离去,但对于我让他留下的要求,他却死活不肯答应。”
    听到这儿凌云心想,这个李晨光也真是的:美女老总亲自出马诚心诚意地挽留,他都不给面子?凌云正要说点什么却被打断了,只见有个人走过来大声跟房天骄打招呼道:“啊哟,大美女来啦,又来看我们啦?我们好想你哟!”
    房天骄一见来人也大声说道:“哟,是你呀,老帅哥!怎么,成了大忙人了?一天都没见着你人啊!”待那人走到跟前,房天骄指着他对凌云说:“凌总,我来隆重介绍一下,这位是海天分公司工程部唐名山唐大经理。”
    那人立马打着哈哈说:“哈哈,房总过奖了!经理不大,只是头有点大。事情太多啊!”
    房天骄又指着凌云介绍道:“大经理,这位是总部新来的总工凌总。”
    两个人握着手,唐名山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啊!”
    凌云说:“谢谢,谢谢!今后还请唐经理多支持啊!”
    唐名山话来得很快:“总部来的领导哪敢不支持呢?今后还靠凌总多指导呢。”
    当唐名山转头和房天骄寒暄的时候,凌云在一旁细观此人。只见他五十上下的年纪,正像他自己说的确实头大,生得是头大身子小,面色黝黑,但两眼放光,声音洪亮。再加上很会逢迎,凌云便觉此人有点意思。
    凌云正想着,唐名山却转头向他说话了:“钱总安排了晚宴来给二位领导接风。听说凌总很能喝酒,晚上凌总可一定得多喝几杯啊!”
    凌云听了唐名山的话,脑海里立刻闪现出两个字:忽悠!心说:不会吧?自己初来乍到,还没跟谁交流过喝酒心得呢,怎么就说得跟真的一样?不过表面上还是应承道:“哪里,哪里,我酒量有限。倒是唐经理一看就很能喝的样子。”凌云也学着忽悠开了。
    唐名山又说:“凌总,你不知道,要说能喝,听说其实是房总最能喝了。她要是真喝起来,恐怕我们都不是对手。”
    望着房天骄一脸错愕的样子,凌云脑海里又多闪现出几个字:忽悠!接着忽悠!
    傍晚时分,海天分公司所有人员悉数到齐,全部坐进市里一家韩国料理的大包间里。昏暗的灯光下韩式烤肉和各色小菜摆满了两大桌,连酒也是各种颜色:红酒、啤酒和韩国清酒。
    开吃前,钱东发表了祝酒词:“欢迎总部两位领导的到来。今天我们海天分公司的同事也全部都到场了,平日里大家都很忙,也很辛苦,能全部凑到一起真不容易。所以今天大家要珍惜这次难得的聚会,充分地放松,尽情地吃喝。不过也不要忘了多敬总部领导几杯啊!来!大家一块举杯,再过一过电,干了!”
    说完他带头举了一下杯,然后用杯子在桌儿上敲了敲,表示“过电”了,大家也都跟着做,敲的桌子咣咣响,整得很是群情激昂,然后大伙儿共同一饮而尽。
    唐名山嫌韩国清酒不过瘾,坚持要了两瓶红星二锅头。喝白酒的人并不多,他给凌云倒了满满一大玻璃杯,凌云拦了几次都没拦住,不过他也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房天骄也在他的忽悠下被倒了一些白酒,但钱东坚持不喝白酒,唐名山也不勉强。
    其实还真让唐名山忽悠着了,凌云的酒量没有一斤也至少有八两,因此他心里有底,也就沉着地等着应战唐名山了。
    钱东端着一杯红酒过来对房天骄说:“天骄,来,我敬你一杯”房天骄倒也爽快,端起白酒杯和钱东干了。凌云感觉钱东似乎还是比较尊重房天骄的,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酒过三巡后,唐名山迅速活跃起来了,他开始举着杯挨个儿敬酒。
    唐名山首先敬的是房天骄。他夸房天骄是他见过的最有魅力的女领导。把个房天骄夸得小脸红扑扑,心里美滋儿滋儿的,很是受用。
    第二杯唐名山敬的是钱东,称钱东是他所见过的最好的领导,还夸钱东为汉腾海天项目累垮了身体,操碎了心。把个钱东夸得嘿嘿直乐:“嘿嘿!老唐真能忽悠,活宝一个!”
    唐名山这第三杯酒就敬到凌云这儿了。唐名山对凌云说:“凌总啊,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是有水平的人呀,用句时髦的话说就是你很有料道啊,今后还希望你多指点呀!”
    凌云被唐名山说得也怪不好意思的,他刚举起杯正要跟唐名山喝酒,却被拦住了。
    唐名山对他说:“凌总今年还不到四十岁吧?”凌云点点头。
    唐名山又说:“那我比你大得多,我快五十了,我管你叫兄弟,你应该叫我大哥。来,兄弟,咱们俩走一个如何?”凌云杯子里的酒还有一半儿多呢,于是摇着头说:“太多了吧?”
    可他话音还没落唐名山就一仰脖把半杯酒灌了下去,然后努努嘴并朝凌云亮了亮杯子。
    凌云只好作难受状,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唐名山倒真是个热闹人,他坚持将敬酒进行到底,并对每个被敬酒的人都有一番说辞,气氛被他搞得热火朝天的。当然凌云也没歇着,也在不停地“敬着”和“被敬着”。
    这时刘婷婷袅娜到凌云和房天骄旁边说要敬总部领导的酒,可是房天骄却像没听见似的站起身走过去和田小曼说话去了。
    刘婷婷显得有些尴尬,凌云则举起酒杯说:“好!谢谢你,美女!我们干了?”
    刘婷婷眼闪流波地说:“我应该感谢您,凌总,干了!”说着一仰脖抢先干了这杯酒,凌云也二话不说一干而净。对于房天骄冷落刘婷婷,凌云还是感到有点困惑。
    房天骄确实能喝些酒。喝了点二锅头后,她就改喝红酒了,在你来我往的推杯换盏中也喝了不少。钱东坐在那显得一付心神不宁的样子,话不多,酒也不多,只是一个劲儿地抽烟。
    当二锅头加了一瓶又加一瓶的时候,全场喝酒的就只剩下唐名山和凌云还有刘婷婷了。
    刘婷婷肯定是情绪受到了影响,所以有点有意找酒喝。除了房天骄外,她逮住谁跟谁碰杯,眼见着就喝高了,走路也不再袅娜而是有点东倒西歪。
    唐名山也明显喝大了,舌头打硬,话却更多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上来了。
    钱东见状感觉不对,就跟大家说:“差不多了,该撤了吧?!”
    唐名山却大着舌头反对道:“不行,必须得把酒喝完。来来来,凌总,咱哥俩再碰一下!”
    酒场散了大家往出走的时候刘婷婷却脚下一软差点摔倒,走在她身后的李晨光手疾眼快一把搀扶住了她,而旁边的唐名山还想去扶她,结果自己却滑倒在地,司机小张和工程师小刘赶紧过来把唐名山从地下拉起来,搀着往外走。李晨光扶着刘婷婷也正要往外走,而此时钱东走回来关切地问刘婷婷怎么了,刘婷婷便猛然挣脱李晨光的搀扶一下扑到了钱东的身上,钱东感觉有些尴尬,赶紧招呼李晨光和他一起搀扶着刘婷婷向外走去……
    凌云和房天骄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他们住在同一层楼的同一个方向。先到的是凌云的房间,凌云在开门时感觉房天骄前行的步履有些迟疑,他便试探地问道:“房总,要不然到我这边聊聊?”
    只听得房天骄马上应承道:“好啊,晚上喝了好多酒,又喝了好多茶,现在一定睡不着。”
    凌云开门把房天骄让到房间的沙发上坐下,然后又忙着用电热壶烧了开水。等他沏好茶在房天骄对面的沙发上坐定后,就见房天骄不太自然地冲他笑了笑,然后开口问道:
    “凌总,你这儿有烟吗?”
    这让凌云有些诧异,凌云平时抽烟,但抽得比较少,幸好包里还有一盒存货。他麻利地取出香烟打开烟盒抽出两支,一支递给房天骄,并打开火机帮她点燃,另一支给自己点上了。对面的房天骄熟练地做着吞吐运动。望着烟雾中的房天骄,凌云一时有些无语。
    凌云自己抽烟却见不得女人抽烟。记得王石在一本书中说:一个你平时很欣赏的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她却突然拿出一支烟点上开始有滋有味地品起来,这个女人在你心目中的形象一定会大跌不少。此时的凌云就有这样的感受。不过他转而又一想,或许这个女人有着不同寻常的困惑和压力呢,这也许是她无奈的排解方式罢了。
    正在胡思乱想却听得对面的房天骄发话了:“凌总,来海天的第一天感觉怎么样啊?”
    凌云回答说:“到目前为止来这儿的感觉一直都很不错。这里的项目,这里的人,这里的环境都还不错。”说到这他又想起了白日里想跟房天骄说却没来得及说的话。于是他对房天骄道:“房总,要不然我明天再找李晨光聊一聊吧。以‘正经’老乡的身份劝导劝导他,希望他能‘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即便‘劝降’未果也要摸清他的真实想法。”
    房天骄听了颇感意外。她抬起头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凌云,嘴中似乎喃喃自语;“谢谢你”。凌云看到他的眸子中似乎有东西在闪烁,这让凌云有点心猿意马,他有些不自然地拿起茶几上的香烟,又抽出来一支点上,却发现刚才的那根还没抽完正架在烟灰缸的边缘上冒着青烟。
    一阵沉默过后房天骄说:“哦,凌总,明天有个新入职的总部合约经理要来。他叫盛世安,对了,他的面试你也参加了的。我让他来给你做助手,明天来了就和你住一个房间吧!”
    凌云“哦”了一声,然后回答说:“没问题呀!”。他这才明白为什么给自己安排了这个标准间。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汉腾这样的公司还需要高级管理人员如此节省地合住吗?
    许多天以后,凌云才知道即使他跟盛世安分开住,费用也都在报销标准之内,之所以煞费苦心地这样安排,完全是房天骄另有一番考虑。
    其实凌云还想知道房天骄冷淡刘婷婷的原因,可见她似乎情绪不高,也就没有开口问。
    当第三根烟抽完的时候房天骄起身告辞了。一边走一边说:“走了,走了。虽然回去了可能还是睡不着,但是也不能在这儿连累的你也睡不成。”
    凌云笑着说:“呵呵,我也没关系,不过即使睡不着先背一背床板,酝酿酝酿情绪也好啊。”其实凌云此时也没有一丝睡意,但也不好劝留,只好随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