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职场屠龙术(随书附赠织锦笔袋)[平装]
  • 共1个商家     0.00元~0.00
  • 作者:白衣卿相(作者)
  •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364384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职场屠龙术》由青岛出版社出版。
    白衣卿相,国家级诗人,国家级人力资源管理师,中国注册期货经纪人。
    〔红高粱〕莫言,〔双面胶〕六六,〔镜系列〕沧月,〔血钞票〕李西闽鼎力推荐。
    今生无悔今生惜,来世有缘来世迁。
    ——白衣卿相《双厌集·别思》
    苏窃脂让人怜惜,朱成碧让人痛惜,方锦骊让人爱惜。三个都市职业女性极致的典型,在一部小说中被神奇地同时塑造出来,如果将来投拍电视剧,三女的选角和戏份分配绝对舍让导演产生“甜蜜的烦恼”。我想绝大多数读者也会和我一样,当知道《职场屠龙术》还有“前传”《逆鳞》时,会迫不及待地寻来一睹为快。
    ——六六
    跨越千载的恋恋痴缠,轮回两世的情爱之殇。淒美的幻想与爱情,必能击中你心底最脆弱的那块地万。
    ——沧月
    《骊珠》延续了《逆鳞》的神秘和传奇,在人物的刻画上有了更传神的笔触,职场故事的精彩纷呈,人性的深入开掘,使这本小说有了新的阅读亮点。我郑重向读者推荐此书,也许你的感觉会比我好得多。
    ——李西闽

    作者简介

    白衣卿相,原名王强,吉林省白山市人,自由职业者,现居上海。1999年开始上网,曾获网易首届网络文学奖诗歌类铜奖,榕树下第二届原创文学奖最佳古体诗歌奖,其诗文集被数百家网站收录。此外,白衣卿相还曾有诗歌、小说散见于《网络诗三百》,《今古传奇·武侠》等媒体。2004年,他入选《e时代周报》评选的“2004网络108虾”,位列第七。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襄王出仕新知旧好黄鱼宴
    瞎子招婿迷离厄运雨前茶

    第二章 芳邻为伴方锦骊艳惊导演
    总监离职苏小小笑改称呼

    第三章 通辽同事王健华疑晁错命
    玄奘取经巴别塔变最高楼

    第四章 苏州游宴迦楼罗初夜婉转
    骊珠明暗帝释天两处为难

    第五章 超凡企业鬼女怪男各指引
    有美同车窃脂腻友占情关

    第六章 舟山会议赵沉阁筹策“非典”
    普陀古画帝释天难敕舍脂

    第七章 明争暗夺财政大权皆副总
    梦想天堂周易唐朝会小溪

    第八章 三人同行门童丫环大小姐
    六道轮回地狱饿鬼人世间

    第九章 腻友相帮程剑勋计脱副总
    短片伏祸方锦骊误犯干铃

    第十章 相学四柱碧城小区谁蒙面
    地龙实业重游股海我操盘

    第十一章 贵妃醉酒书生情迷鬼妹妹
    尤物下厨武大身陷潘金莲

    第十二章 危楼形奇高岛阴图陆家嘴
    豪宅气短周易强占方锦骊

    第十三章 天上人间疑神疑鬼何雪雪
    工地现场作好作歹陆宣冥

    第十四章 超级短线周易技惊孙经理
    身心交融成碧总如方锦骊

    第十五章 李副区长海外海内齐进谏
    成碧生父暗巷暗袭各死生

    第十六章 三人成虎重症房演无间道
    一生如谶阴三难接阳四灾

    第十七章 为屠龙术家族史成乱伦史
    看朱成碧失忆人远伤心人

    第十八章 东方晚报锦骊心声托记者
    香格里拉高岛股权降式轩

    第十九章 曹刘相斗魏文长窃居帝位
    西厢对饮高岛君反串红娘

    第二十章 向阳渔港宁波窃脂迷队长
    桃花岛上金沙腻友醉周郎

    第二十一章 股海争锋唐武宗逢陆护法
    师石相会显圣观非观世音

    第二十二章 借体还魂玄灵僧唐宫御宴
    雨夜心经七公主玉体横陈

    第二十三章 密宗教义天人五衰长生术
    双向穿越唐宫密室逆鳞诀

    第二十四章 黑猫忽术青龙朱雀斗白虎
    活祭筑基周南高岛战式轩
    尾声
    今生又是来生缘——三个美女与周易情感历程的全面解析
    跋:半床风月半床书

    后记

    《骊珠》是2007年12月31日凌晨两点完成的,我很得意没有拖到2008年1月1日,否则就要差一整年了。记得当时万籁俱寂,我写朱瞎子在最高楼地基烧纸那段时,居然把自己弄得毛骨悚然。事实上,一过20万字,我就跟责编梦天说《骊珠》开始结尾了,结果……这个尾巴足有1l万字长。据说现在有个很流行的“长尾理论”,莫非是专门发明用来讽刺《骊珠》的么?瀑布汗!
    离开“鹭岛”后的几个月,我几次往返于南京与上海之间,在南京中院同江苏电信打了一场网络著作权维权官司,事件的起因是江苏电信2000年7月发行的一套“四大美女”201电话卡上盗用了我的一首《貂蝉》。如果江苏电信为杨玉环、西施、王昭君三个美女配的诗不是白居易、苏轼、王安石的,而是也选我的,或许我就只会买一套卡来收藏而不会去讨说法了。官司的结果正如我后来在《南方周末》的专版专访中所说,“自我感觉如同经历了一场战争”,是道义上的“惨胜”。“惨胜”这个词,原本是用来形容中国抗战结果的,我因之写了篇关于抗战的中篇武侠小说《刃暖枪寒》隐讳地~抒抑郁之气,后来这小说发在《今古传奇·武侠》上。不过,估计所有读者都从正面解读它了。
    之后,经原“鹭岛”好友“程剑勋”介绍,我进了“朵颐“快餐连锁的总部。毕竟是“总部”,毕竟是“写字楼”,和原来“鹭岛”的那种门店混合办公环境比起来,自己真正有了点“白领”的感觉。我用了《逆鳞》中周易那样的手段侵占了一问宿舍,不知不觉间,原来六七个人住的总部宿舍,就剩下了我和采购主管两个人,我们又换租了间条件更好的两室一厅,这比周易过分多了。在“朵颐”的一年,吃得不错,住得舒服,工作压力也不大,可就是这种安逸,让我若有所失。这种感受,我通过《骊珠》中不再如《逆鳞》中淡定自如的周易的心理行为波动点点滴滴表达了出来。我早说过,我是个理想主义和完美主义的人,我相信爱情,但对没有物质和社会基础的空对空的感觉式爱情缺乏信心,或者说,这种爱情不排除会发生,但很难维持,也很难善终。恋爱时智商为零、全情投入,婚姻时头脑清醒、市侩精明,这谁能做到?这两者本身就是悖论。“性格即命运”,如果人格真的分裂了,也未必是坏事。在我看来,人性的复杂,让我们很多时候连在梦中的想法和行事都是受现实规则禁锢的,这才是最深层次的悲哀。
    周易穿越回唐朝,暂时逃离了现实生活的危局窘境,他一定会想,有了周南的法力和权势,顺理成章地会在当代社会中随心所欲、志得意满,一切难题都将迎刃而解。然而,事实证明,纵然是周南本人回到现实替代他的角色,一样不能改变什么,千年前就注定的朱成碧被祭龙的命运仍无可挽回。周南在《职场屠龙术》的大结局《曳尾》中,也一样对当今世界的感情和生存倍感尴尬彷徨。加缪在《西绪福斯神话》中曾提出一个著名的哲学命题:“人为什么不自杀?”可能是正因为大多数人都有着种种希冀支撑着自己,比如穷人希望变富、富人希望长生'·…'我在《当我终于堕落成一种经典》这篇自传体散文的开头写道:“人生最痛苦的是在死前还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比这更痛苦的是实现了理想后还没死。”人,有生活的目标是好的,但不该给这个目标太沉重的负累,比如想:我现在一分钱都不多花,等发财了就买几栋别墅,买几辆跑车,暴饮暴食,周游列国……学会享受现在的每一刻,才算睿智。或许,现在拥有的一切已经足够好了,只是很多人还不自知或不承认。
    周易的心态是很“出世”的,对名利也相对淡泊,不过,从传统文人的心理层面分析,更容易解读他的所思所为。李商隐诗云:“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是在扭转乾坤后才愿飘然归隐,不肯从始至终都甘心一生平平淡淡、碌碌无为。真正的淡泊宁静、安贫乐道,应该是得过势、发过财的人才有资格获取的一种境界,否则就只能算是有意无意的标榜和掩饰,类同“终南隐士”,自欺欺人。人要先接受现状,又不满足于现状,才能不断提升。左思说“铅刀贵一割”,铅做的软钝之刀也不肯放弃自己作为“刀”存在的意义。组成这个大干世界的芸芸众生中的每一分子皆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再卑微的人也当活得充实。原始佛教把人生看成苦海,人人罪孽深重,了无生趣,只求尽快出离。大乘佛教则给人以自信,宣称人人都有佛性,只要实修,将来必定成佛,让人有了无限动力。在你的人生舞台上,你是当仁不让、无可替代的绝对“主角”,所有其他的,哪怕比你聪明比你有钱,上至神佛下至鬼怪,都只是“配角”。同样,你也给这个世界所有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在有意无意中,充当着“配角”。郭德纲不是说过么:“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自信和自大虽仅一线之隔,可总比自卑强。如果自己都不把自己当盘菜,觉得一辈子就这样了,那基本等同于已经“自杀”了。周易在《逆鳞》中,能自如地化解工作、生活、感情的难题,可到了《骊珠》中,当这三个问题的层次都大幅度提升,周易就再也不能心态平和、应对裕如了。只要一直做严式轩的手下,哪怕最终做到朵颐的总经理,也不过是颗高级点的棋子,无法摆脱别人的控制,更无法获得经济和人格上的独立。他的前世周南,做到显赫的天下道教左护-法,依然不过是被唐武宗,也就是严式轩,玩弄于股掌之间。到了今世的周易,终于不肯继续臣服在严式轩脚下。只有经济上独立了、强大了,才能真正支撑起人格精神的独立。“不为五斗米折腰”,那六斗呢?七斗呢?2008年5月应邀到郑州大学作了一次关于职场的讲演。我结合着《逆鳞》,拿周易丰富的职场经历给学生们讲了入职、结盟、斗争、回扣和爱情五个主题。来的两百多人中,从演讲后的交流情况推测,以大三、大四的学生居多,我不知道,我用残酷真实的职场提早打破他们概念化理想化的职场,是好事还是坏事。8月13日上海书展开幕那天,我在城市出版馆签售《逆鳞》,原定11点签到12点结束,在10点40分坐下后,就有读者买书走过来了,于是就提前开签……时光飞逝,记得我抬头和朋友打招呼加和读者合影累计用了五分钟,剩下的时间都在低头写字、盖章,直到12点20分收摊后还签了两个……然而让我郁闷的是,有几个买书的读者明显是被我的两方石印吸引过来的,更多的读者是为得到我身边美女策划一梅的签名来的……当日我穿了一套茛绸黑唐装,于是乎就有N个读者把穿了件白旗袍的一梅当成了“白衣卿相”一通狂拍,这是事后在冥灵的博客中被证实的。其实当时一梅比我都忙,招呼读者,拆书的塑封,签名,然后把书递给读者,极大提高了签售的数量。另外,一梅为了做好《骊珠》的封面,把书稿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校对出了几处隐藏得很深的疏失,让我汗颜之余又很是感激。《逆鳞》(漫画版)选题在青岛出版社副总编辑高继民先生的提议下已获通过,2008年12月由一梅主笔运作,2009年春可望面世。《曳尾》出版的时间大体也在那时。《骊珠》的写法取材和《逆鳞》大相径庭,《曳尾》的写法同样会另辟蹊径。我认为,一个作家应尽量少重复自己,这有助于开发潜能,并让读者一直保持新鲜感。在写作过程中,应从多层面挑战自我,免得别人还没读厌,自己先写厌了。前几天,霁里极力建议我把屋子收拾一遍,尤其是弄个书架。想想我的书们也够委屈的,系出名门,国色天香,可平时都待在纸箱中,尘封于床下,每隔几月,我随机翻开一两箱,换批书,摆在折叠床上,弄得帝王选妃一般,不知那些久未被翻到的好书们会不会已写出几首闺怨诗了。于是,从淘宝上买了个88元的超便宜十格杉木DIY书架。霁里听说书架到了,上班午休时爬上七楼,用证券报和胶带把我饱经沧桑无可救药的餐桌表面层层包裹起来。我去蒸了一斤牛肉馅饺子,二人相对而坐,蘸老陈醋食讫,一同赤膊上阵,开始热火朝天地全屋大清扫。我收折叠床、撕地板革,他则洗了抹布,把我的电脑、桌子和电话细细擦拭了一遍……突然间就很感动,人和人之间最大的缘分未必是亲情,亲人是不可选择的,且常常聚少离多。朋友间朝夕相处,默契无间,则可胜似亲兄弟。尤其我们这两个都来自东北,有“兄弟相”又同姓的人,更是有着莫大的缘分。晚上,面对着空旷整洁有些陌生的小屋,久未萌动的诗兴发散出来,打算咏一下这个住了四年的“留水园”,从得的两句的脉象看,估计是绝句,这两句是——“斗室囊空锥立稳,半床风月半床书。”或许我的生活要发生一些深刻变化了,这两句诗,算是对过往这间房内生活的镌刻式纪念。今年还有两件欣慰的事情是在郑州见了责编梦天和在上海见了木剑客。后来,上海书展期间,又得以和梦天在一起泡了一周,过足了话瘾。木剑客兄在苏州游学,偷空跑到上海玩一天,上午我们一起去拜访了陈村先生,下午则趁着微雨到绍兴路的汉源书店小坐。周易和周南的双向穿越产生的双重错位,在《骊珠》的结尾才刚刚开始。《曳尾》中,周易手握大唐天下道教左护法的权柄,将如何自处?周南则被无辜地塞入周易千疮百孔、危机四伏的现实中,将如何生存下去,收拾残局?严式轩最终的阴谋究竟是什么?那栋最高楼和屠龙术之间到底有何神秘联系?这些都将~一水落石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者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人耶!,,汤显祖《牡丹亭》中的这段话,倒是很切合《骊珠》的主题。周易不但没能找到西羽涵的内丹,还失去了朱成碧。唐朝是真实的唐朝,还是他心中的一个幻梦?那里有好端端的西羽涵、朱成碧、方锦骊……周易用自己在现实世界的消失,换取回到前世,在精神上继续和她们在一起,可谓“生者可以死”,至于《逆鳞》结尾香销玉殒的西羽涵,《骊珠》结尾长眠于地下的朱成碧,是否是“情之至者”而“死者可以生”,就留待我尚未写完的那本《曳尾》销魂的最后一摆了。白衣卿相于上海青浦留水园2008年10月3日

    文摘

    第一章 
    襄王出仕 新知旧好黄鱼宴
    瞎子招婿 迷离厄运雨前茶
    周易离开鹭岛人事经理岗位后的这一段时间,只喜欢睡觉。
    在梦中,他能回到唐朝,能看到小溪。
    可每次无奈地醒来,都让他焦躁惆怅,现实世界中的一切,对他似乎都不再有任何吸引力。
    那天,他午后醒来,呆呆盯着天花板,脑海中浮现出两句诗:“微生尽恋人间乐,只有襄王忆梦中。”
    这是刚才,小溪和他在宫中品茶时,讨论起的一首小溪新近从宫女那里抄录来的才子李义山的新诗中的句子。
    周易记得自己当时就说:“小溪你的楷体有进步啦……嗯,这应该是李商隐在怀念当初被令狐楚宠信时的岁月。”
    小溪不以为然,指着诗稿说:“乱猜!人家这首就是怀古诗嘛,你怎么可以乱联系。”
    周易笑道:“这诗的题目是什么?《过楚宫》。义山诗,一向隐讳,这‘楚’,就是暗指恩师令狐楚,意思是别人都贪恋人间眼前浮华,只有他怀念过去的日子。”
    小溪将信将疑,说:“楚襄王和巫山神女梦中相会,从此世上的庸脂俗粉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了……公子,你以后……会像襄王那样记着小溪么……”
    看着西羽涵满怀希冀圆圆的眼睛,周易一阵心动,正要回答,却一阵恍惚,已回到了现实中的床上。
    “微生尽恋人间乐,只有襄王忆梦中。”
    周易现在只想赶紧入睡,赶紧回到刚才的场景,赶紧向西羽涵说:“我会一直记着你,任千年万载,六道轮回!”
    不过,任周易闭多长时间的眼睛,却再也无法进入梦乡,最后,只好颓然作罢。
    即使,能再进入梦乡又如何?只是再重复一遍周南和小溪当年的际遇,而现在的周易,不能介入并施加任何影响,也找不回西羽涵的内丹,不能让现在的西羽涵复活。一念及此,周易心如刀割,万念俱灰。
    鬼子进村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周易很期望地看了一眼号码,是程剑勋的,不是肖恩的,于是有些失望。
    程剑勋的声音热情依旧:“周经理,晚上有空么?朵颐的严总请咱们两个吃饭。咱们也好久不见了,聚聚吧。”
    略一沉吟,周易问:“几点?哪里?”
    程剑勋高兴地说:“浦东南路江山宾馆二楼,桃花岛包房,晚六点,等你啊。”
    周易起身,但觉头重脚轻,昏昏沉沉,一看手机,才发觉已是下午一点。
    拉开窗帘,外面是干冷的晴天,这让他,心情一振。
    周易穿上一套灰色西装,出门。
    公交,地铁,再公交,住杨浦区的周易几经辗转,历时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江山宾馆。这几个月,他在鹭岛赚的那点工资已经所剩无几。即使资金充足,周易也不会选择打车,除非时间紧迫。周易清楚,这可能是一次工作机会,再不出来工作,自己就要断炊了。
    在门口,周易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迎宾小魏。小魏原来是鹭岛的迎宾,和周易很熟。小魏看见周易,也很惊喜,笑着迎上来,说:“哎哟,周经理!您怎么来了?”
    周易一笑,说:“我来吃饭啊。你怎么离开鹭岛了……方部长呢?”
    小魏嘴角含笑,说:“方部长的事情,周经理怎么反问起我来了?——原来程经理说的那个贵客就是周经理,还跟我卖关子,哼!”
    想到方锦骊,周易神色一黯。小魏眼珠一转,说:“周经理是不是也要到象山渔港来了?如果你来,只要一句话,方部长肯定也会跳槽过来,我就有伴了。”
    周易若有所思地摇摇头,叹口气,说:“还是先带我去‘桃花岛’吧。”
    象山渔港有两个入口,一个是和宾馆共用的,一个是单独的。单独的入口处,外间是点菜样品台和海鲜柜,里间是大厅,大厅有三十几桌,二楼是包房,有二十几间,规模也算不小了,但跟周易曾经任职的鹭岛海鲜相比,却只能算袖珍。
    小魏一推门,周易首先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上次在肖恩的催眠诊所中打过一个照面。苏窃脂显然对周易并未留下什么印象,周易的一呆,在她看来只是男人见到她时的正常反应。她礼貌地一笑,说:“周先生吧?我们严总恭候多时了。”
    程剑勋高声打着招呼,过来给了周易一个夸张的熊抱,说:“周经理风采依旧!”
    严式轩也站起身,跟周易握手,满面春风。
    周易的心中感到了一丝温暖。
    严式轩给周易介绍苏窃脂:“我的总经理助理,江西财经大学国际经贸专业高材生,也是我的总管,掌握我平时一切行程安排。”
    周易向她点头致意。
    程剑勋对小魏说:“吩咐厨房,可以上菜了。然后你也过来一起吃吧,陪周经理叙叙旧。”
    小魏很高兴地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严式轩看了程剑勋一眼,说:“剑勋啊,鹭岛原来的美女你能给我挖过来几个啊?你们那个迎宾部部长我可还念念不忘呢。”
    程剑勋冲周易努努嘴,说:“这可要我们周经理批准,凭周经理和方部长的关系,那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周易这才反应过来,说:“剑勋,你已经跳到这里了?”
    严式轩得意地说:“那是当然,我挖人才和追女人一样,都是锲而不舍。这不,剑勋在上海的第三个东家,终于是我了……说起来,开这家酒店,就是筑巢引凤,为了让剑勋能有用武之地。本来我是只做中式快餐连锁的,现在,中式酒店连锁也一起做了!”
    程剑勋动容道:“哎呀严总,您这么说我压力可太大了,您要早告诉我,我都不敢来!”
    严式轩故意一板脸:“你不来?那我这家酒店的投资岂不打了水
    漂,你更对不起我了!”
    程剑勋呵呵笑了,说:“我别无选择,只能尽全力把象山渔港的营业额搞上去,以报严总厚爱!”
    前两道菜很上来了,严式轩介绍道:“正宗舟山野生大黄鱼。这里每天限量供应十五条,今天咱们上两条,一条是清蒸,‘琐碎金鳞软
    玉膏’,可以体现大黄鱼肉嫩味鲜骨少的特色;另一条是正宗宁波做法的‘雪菜笋丝大汤黄鱼’,大黄鱼煎好后再加入雪菜,雪菜用产自宁波的雪里蕻腌制,放冬笋,大火焖炖,汤汁乳白色,浓稠鲜亮。”
    严式轩这一说,引得众人食指大动,纷纷下筷。
    严式轩又介绍起刚上来的第三道菜:“正宗舟山农户散养土鸡。各位吃惯了上海的三黄鸡,可三黄鸡现在也大都是用饲料人工喂养的,我这鸡可是和上百农户签了合同才弄到的,每天只供应十只,很多客人提前几天预定呢。”
    周易尝了一口,点头道:“果然不一样,这鸡皮很厚,而且呈金黄色,汤也很浓酽,算得上山珍了。严总在原料方面,可是比鹭岛要强一块。”
    程剑勋接口道:“不错,严总是舟山人,能弄到最地道的海鲜和农家原料。目前上海餐饮业竞争极其激烈,没有自己的特色是无法生存的。鹭岛靠的是大而全,咱们象山渔港就要靠少而精,咱们经营成本低,只要每天保证客满,利润率不会比鹭岛差!”
    严式轩点头道:“说得好。目前采购这块是我弟弟在管,等到原料供应合同都签完,我就可以大展拳脚,在上海再开两家象山渔港的分店了。当然,那只是硬件,人才配备上啊……周经理,这个重担我想交给你,不知意下如何?”
    周易说:“承蒙严总错爱,我唯有尽力而为。”
    严式轩很是高兴,忙说:“以前你在鹭岛是人事经理,可我总部现在只有一个人事助理的位置,有点委屈你了……不过我想,只要你做得好,朵颐人力资源总监的位置,将来也不会旁落!”
    严式轩这话都说出来了,周易还能说什么,只能谦虚着表示感谢。
    程剑勋说:“周经理能过来可太好了,我正为人手发愁呢。”
    又依次上了盐水濑尿虾、椒盐九肚鱼、双臭豆腐、特色鱼鳖烤肉及一个海鲜锅,餐后点心是猪油汤圆和桂花糖炒年糕,都极具宁波风味。
    离开鹭岛之后,周易还是第一次胃口大开。
    坐在回去的61路上,周易思绪万千。掏出手机,翻动着电话簿,终于,翻到方锦骊,拨通了电话。
    好一会儿,那边才接电话,嘈杂的嗡嗡声中,周易听见方锦骊的声音有些远:“贵宾五号房!哎呀你怎么搞的,又领错位……好好好,我马上过去……喂,是哪位啊?”
    “锦骊——”
    “周周!!!你等等!”
    周易听到高跟鞋磕在大理石上的清脆声音,嘈杂声在逐渐远去。终于,手机内传来方锦骊喘息的声音:“老天!你居然会打电话了……太好了,你现在在哪里?你现在好么?”
    周易完全能感受到她声音中的关切之情,想起上次对她避而不见,更觉愧疚,便轻声说:“锦骊,我很好,我要到朵颐去做人事助理了。你好么?不是‘非典’么,怎么生意还这么忙?”
    “咳,别提了,于副总在搞满一百返二十的促销,人是多了,可赚不到什么钱,下边都怨声载道。还有啊,现在的几个迎宾都是新招的,榆木脑袋,经常犯错,害我跟着被罚款……下面的员工都很怀念你在的日子,有什么事都有你替他们出头……”
    周易叹了口气,说:“锦骊,你这个月哪天休息?我请你吃饭吧。”
    “四月十七号!”
    “十六号晚上我打电话给你,再定具体的地点。”
    挂断手机,周易又给卢鑫发了一条短信,让他放心,自己马上要开始工作了。卢鑫是周易的同学,上柴厂的工程师,周易住的那个上柴厂单间宿舍就是他的,结果因为年后到北京出差,赶上“非典”,被上柴勒令原地待命.不能回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