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职场小说[平装]
  • 共2个商家     22.20元~27.00
  • 作者:刘轶(作者),等(作者),《小说月报·原创版》编辑部(丛书主编)
  • 出版社:百花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65489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职场小说》:是“小说月报·原创版精品丛书”之一。本丛书有职场博弈、官场沉浮、心理挣扎、情感诉说……这是一套引领你走入精彩人生的丛书,这是一套总览《小说月报·原创版》华丽篇章的丛书。

    目录

    年轻离随落有多远
    玫瑰耳朵
    请你帮我记住我
    老郑的博客
    树上停着一只什么鸟
    跑步去悉尼
    割礼
    小虾找地
    玩具

    文摘

    当初方诚分配到经济管理研究中心,用的就是庄主任的路子。方诚的硕士生导师和庄主任当年是同班同学,庄主任年长方诚导师一岁。照圈子里的辈分排起来,方诚还得叫庄主任一声“师伯”。方诚知道,现在自己接的这篇东西明摆着是个烫手山芋,明显是针对王副主任去的。在经管中心,庄与王不和是众所周知的事。当初两个人也要好过一阵子,后来就翻了脸,常在报刊上大打笔墨官司,相互攻讦,见了面,从不打招呼,都从鼻孔里哼出声冷笑。翻脸原因据说是在一次上面组织的专家研讨会上,王当着上面领导的面,驳斥了庄的观点,庄感到很没面子,当时虽然表面还是很客气,面带微笑,虚心接受的样子,但心里就有了疙瘩,觉得你姓王的也太不够意思了,给我来这一套。在另一次会议上,等王发完言,庄立即毫不留情地进行反驳,搞得王面红耳赤。从此两个人就结了怨。当时庄和王都是副主任,一个分管经济中心,一个分管管理中心,谁也不服谁,闹得挺厉害,连两个中心的人都像是仇人,见了面不打招呼,直到庄后来升主任,王的威风被压了下来,中心的氛围才稍微和睦了些。但王一直不服气,他有很多学生分在中心的关键位置上,在中心很多事上能够说得上话,市里又有领导看重他,肯帮他说话,庄一时也拿他没有办法。前不久王组织了一批人,搞了个课题,写了个报告,把长江三角洲的发展归纳在大型城市发展的框架内,说只有大城市才能担负起未来长江三角洲的经济发展,是长江三角洲持续发展的最终推动力。这跟庄一直提倡的将长江三角洲的农村、乡镇和城市作为整体发展的观点明显不符,难怪庄要写文章反驳了。都说商场如战场,官场如战场,其实现在看来,学术圈也如战场啊。
    方诚知道,自己写的这檄文只要一发表,就算和王副主任一路的结上仇了。他本来也并不想写这篇文章,但也没办法,庄主任让写,他还敢不写?他在经管中心做中间派已经两年多了,极力想谁都不得罪,但现在看来,谁都不得罪就是两面都得罪,前次评奖就是这道理:按理他去年的论文成果在年轻人里面是最多的,怎么也能评上,但没想到庄不把他当自己人,王也不把他当自己人,双方平衡的结果是各上一个心腹,方诚被莫名其妙地拉下来,只好自认倒霉。曾经有段时间,他一直想坚持自己以前树立的理想,那就是做个高尚的人、独立自主的人、有原则的人,但坚持的结果是让他觉得失望:当整个时代和社会都变得没有原则和标准的时候,坚持这样的理想是那么地不合时宜和可笑。现在他也算是想通了,人在社会,身不由己,要想混得好,终归要投靠一方,早投晚投一个样,还不如找个实力强的投靠算了。于是那天就答应了庄主任,回来写这篇气势汹涌的文章。
    范脑袋的电话挂后,方诚一鼓作气将最后几个观点编造完毕,敲上最后一个标点符号,长长地嘘口气,心想,管他妈的,好不好都让庄老头改去吧。关上文件,随即上了网。刚一上去,便有人找了上来,是两三个星期前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妹妹。方诚在网上已经和她混得烂熟,聊得相当投机,几次想约她出来,可惜妹妹一直不答应。方诚和她是在一个名叫“今夜不设防”的网上认识的。网站地址是范脑袋告诉他的。一次饭后,他神神秘秘地告诉方诚说:“妈的,这网站绝对精彩,不像别的网站,玩虚的,里面的人都来真的。”方诚后来上去一看,果然!里面净都是些豪爽派男女,只要谈得投机,没两分钟,就要跟你搞一夜情。范脑袋吹嘘说自己已经在上面泡了好几个妹妹了。方诚挖苦说,没准是人家泡了你吧?范脑袋没在意,说,谁泡谁还不都一样?方诚后来也学着在上面钓妹妹。没想到第一次就遇到个比他厉害得多的角色,和他聊了没几分钟,就大搞网上激情,盛情相邀方诚出来和她见面。方诚抱着兴奋、好奇、心虚、犹豫等等复杂的心情答应了。那次俩人约在衡山路的“红色年代”,一个小而嘈杂的酒吧,见了面,方诚才知道她比自己还要大三岁,但还算漂亮,长得也性感。她坚持要方诚叫她姐姐。俩人乱七八糟地聊了一阵,性感姐姐大概也喝得差不多了,在酒吧菲律宾歌手吵吵嚷嚷的伴奏下,凄到他耳边大声说:“待会儿到我家,好不好?”方诚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她,性感姐姐的眼神发亮,一脸的渴望。方诚心里一动,答应了。那天晚上,他和性感姐姐在她住的地方疯狂了整整一夜。尽管方诚在大学也谈过女朋友,也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但性感姐姐的技巧还是让方诚大开眼界,甘拜下风。第二天从姐姐家出来,他感到两腿发软。事情过后,方诚那几天心情阴郁得像六月里的黄梅天,有些后悔、自责,觉得自己堕落不堪,总感到像失落了什么。后来这个姐姐又找过他几次,方诚一方面告诫自己要适可而止,一方面却怎么也管不住欲望的火焰,每次都在犹犹豫豫间去了,直到一年后她跟自己老公移民去了澳洲,俩人关系才算结束。他有次在疯狂过后,问姐姐,怎么胆子这么大,刚跟他见面就敢带他到自己家?万一他是个流氓恶棍怎么办?姐姐拧拧他耳朵,自信地说:“我会看相,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好人。”再后来方诚又跟别的女人搞过几次一夜情,脸皮和心理都厚起来,变成了真正的油条,几乎再没有自责的感觉,只是那种失落的感觉偶尔还会“狠斗私字一闪念”般出现。
    和妹妹接上线瞎扯了一通,方诚试探着约她出来见面。想不到她居然同意了。方诚心里直乐。俩人约好晚上九点在新天地大门口见面。妹妹忽然想起了什么,问:“我怎么才知道是你呢?”
    方诚说:“你看到穿黑色西服,戴墨镜,特别像流氓的那个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