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明清文学史讲演录[平装]
  • 共1个商家     26.60元~26.60
  • 作者:郭英德(作者)
  •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第1版(2006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335805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媒体推荐

    书评
    课堂教学是一门艺术,在名师手中,这门艺术往往呈现出丰富的色彩,放射出迷人的光芒。
    在当下的中国,学术著作往往呈现出严肃的面孔,给人的感觉经常是严峻的、冰冷的,因此,学术著作总是很难理想地实现自身的接受过程,学术的普及因之受到相当大的负而影响。
    学术真的就只有人们意料的那副脸孔么?本书对此做了一些积极的探索与尝试。
    您也许没有机会去聆听名师讲课,但有了这样的“讲课实录”在手,就相当于旁听名师讲课,应该是可以弥补一些遗憾的。

    目录

    导 言
    第一讲 明清文学史的构成特点
    ——明清文学史研究慨说(一)
    一、各种文体并存
    二、作家人数最多
    三、作品数量最大
    第二讲 明清文学史研究的成果
    ——明清文学史研究概说(二)
    一、值得做的和不值得做的
    二、文学史研究基本格局已经形成
    三、小说、戏曲研究成为显学
    四、传统文体研究势头强劲
    第三讲明清文学史研究的难点
    ——明清文学史研究慨说(三)
    一、材料太多
    二、成见太多
    三、问题太多
    四、研究者太多
    第四讲明清文学史研究的意义
    ——明清文学史研究概说(四)
    一、文化价值:近距离的文化观照
    二、历史启示:走向近代化的艰难历程
    三、人生定位:知识分子的探索与失败
    四、学术操作:诸种文体的复杂关系
    五、研究方法:众多材料的梳理与把握
    第五讲死水微澜:复归正统的文学
    ——明清文学的历史分期(一)
    一、关于“历史分期”
    二、正统文学的奠定期
    三、正统文学的凝固期
    四、正统文学的裂变期
    第六讲风云变幻:多音齐鸣的文学
    ——明清文学的历史分期(二)
    一、师古崇雅思潮的鼎盛期
    二、师心尚俗思潮的泛滥期
    三、师古崇雅与师心尚俗的合流期
    四、经世求实文学观念的盛行期
    第七讲回光返照:集大成的文学
    ——明清文学的历史分期(三)
    一、集大成文学的孕育期
    二、集大成文学的鼎盛期
    三、集大成文学的衰微期
    第八讲衰极而变:古典文学的尾声
    ——明清文学的历史分期(四)
    一、晚清文学前期
    二、晚清文学后期
    第九讲明清文化与世界文化
    ——明清文学的文化背景(一)
    一、问题的提出
    二、学术研究和当代社会对话
    三、学术研究和国外学者对话
    四、洞悉世界文化的总体走向
    第十讲 明清专制政治与文学
    ——明清文学的文化背景(二)
    一、专制政治与思想权威
    二、专制政治与社会舆论
    三、关于“反封建”的命题
    四、专制政治与逆反心理
    第十一讲 明清经济变化与文学
    ——明清文学的文化背景(三)
    一、关于“资本主义萌芽”的命题
    二、商品经济与社会变动
    三、关于“市民阶级”和“市民意识”
    第十二讲 明清理学思想与文学
    ——明清文学的文化背景(四)
    一、程朱理学的明清版本
    二、阳明“心学”的革新意义
    三、关于李贽和“王学左派”
    四、清代理学思想的流行
    五、顾炎武与清代朴学思想
    六、思想演变与文学风貌
    第十三讲 明清文学的作家研究
    ——明清文学史研究实例(一)
    一、作家生平研究
    ◎研究实例举要一:黄宗羲的人生定位
    与文化选择——以清康熙年间为中心
    二、作家心理研究
    ◎研究实例举要二:蒲松龄文化心态发微
    三、作家文学活动研究
    ◎研究实例举要三:明代的文学传播与文学接受
    四、作家群体研究
    ◎研究实例举要四:谢榛与七子社
    第十四讲 明清文学的文本研究
    ——明清文学史研究实例(二)
    一、文学文本的定位
    ◎研究实例举要五:《牡丹亭》的改写策略
    二、文学文本的定性
    ◎研究实例举要六:至情人性的崇拜
    ——明清文学佳人形象诠释
    三、文学文本的细读
    ◎研究实例举要七:《贾奉雉》的文化解读
    四、文学文体的解析
    ◎研究实例举要八:明清传奇戏曲叙事结构的演化
    第十五讲 明清文学的历史研究
    ——明清文学史研究实例(三)
    一、文学研究与文学史研究
    二、文学史规律研究
    ◎研究实例举要九:明清传奇的历史分期
    三、文学史状貌研究
    ◎研究实例举要十:向后倒退的革新
    ——论明末清初的求实文学观念
    四、文学史写作规程
    ◎研究实例举要十一:如何突破文学史写作的三大传统
    附 录
    一、雪泥鸿爪——从我的博士学位论文谈起
    二、主要著作
    三、主要论文
    四、学术著作综览
    后 记

    文摘

    书摘
      二、文学史研究基本格局已经形成
      明清文学史研究的成果,首先表现为文学史研究的基本格局已经形成。这个形成并不意味着这个格局是妥当的,仅仅意味着它已经成型了。这就是说,明清文学史研究有了一定的定势,这个定势就是咱们多少年来作为教科书传播的《中国文学史》给你划定的框架。这是跑马圈地,圈出这幺一块地来了,明清文学史研究就在这个圈子里头展开。也就是说,明清文学史只研究圈子里这些问题了,在圈子之外的东西咱们就不做了。在这之外有没有有价值的东西呢?还是有些有价值的东西的,但是大多数有价值的东西都在这个圈子里了。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尤其是20世纪以来这么多学者的研究,有价值的东西基本上都已经容纳到明清文学史研究格局的总体中来了。
      当然,这个格局本身也存在着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这个格局的构成是不平衡的。这种研究格局的不平衡性,从每一部文学史都能看出来。从较早的、比较正统的文学史,比如谢无量的《中国文学史》、郑振铎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一直到1999年新出版的袁行霈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在这么多的文学史中,明清文学研究的格局构成都是不平衡的。总的来看,小说占的分量最大。大到什么程度?大家可以去作个统计,一般情况下,都超过全部篇幅的40%。例如,翻开游国恩等主编的《中国文学史》,明代文学部分,第一章《三国演义》,第二章《水浒传》,你顺着往下数,诗文占几章?诗文一共占两章。戏曲占几章?戏曲一共占两章。还有一章散曲与民歌,其余五章都是小说。清代的情况有一点变化,在清前中期文学中,蒲松龄《聊斋志异》等占一章,清初至清中叶的长篇小说占一章,吴敬梓《儒林外史》占一章,曹雪芹《红楼梦》占一章,总共占40%。在明清文学史中,40%到50%的篇幅是小说,20%左右是戏剧,其他20%左右是诗文,不到10%是民间文学,构成这么一种研究格局。
      那么,这种研究格局跟明清文学的构成特点符合不符合呢?显然不符合。按照我的统计,整个明清时期的传奇作品,包括已佚的和现存的,总数不超过3 000种。而诗歌、散文的创作究竟有多少种呢?单是诗文集就数以万计,单篇作品更是数不胜数。所以从数量上来说,这种研究格局显然是不符合明清文学史的实际状况的。这种研究格局的形成,让你遗忘掉大量的诗文作家、作品,仅仅记住少量的小说、戏曲作家、作品。
      即使在小说、戏曲的范围,能写进文学史的也不过是不足实际数量10%的东西,很少很少,写进文学史的东西和没写进文学史的东西之间也有很大的悬殊。可见这种文学史的格局就是要你遗忘掉大量的小说、戏曲作品,只记住其中少量的作品,所以它同样体现出一种不平衡性。
      总之,明清文学史研究的基本格局,在文体上是不平衡的,在作家、作品上也是不平衡的。这样一种文学史研究的格局,按照我的解释,它在整体上给人们的面貌是一种英雄史观指导下的文学史建构,也就是说英雄创造历史,真正能在历史上留下辉煌一笔的是这些英雄。在现今流行的文学史当中,你无法看到普通百姓的创作情况、接受情况。这其实也是整个世界文化的一种格局。
      传统的历史观念认为,历史就是英雄人物(尤其是帝王将相)的生活史,英雄创造历史,英雄也构成历史。英雄一生的辉煌业绩,英雄所体现、所代表的道德品格和精神力量,成为历史聚焦的唯一焦点,占据着历史写作的主要篇章。就像元杂剧中的“末本”和“旦本”一样,英雄就是“正末”或“正旦”,以“主唱”的方式成为整部杂剧的结构枢纽和“话语权威”。至于芸芸众生,则仅仅是匍匐于英雄的光环之下的“草芥小民”,他们无非是历史戏剧的配角,只有“宾白”或“插科打诨”的份儿。
      咱们历来讲人民创造历史,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实际上咱们20世纪文学史的写作,包括明清文学史的写作,即使是在1949年以后编撰的文学史,直到现在编撰的文学史,咱们忽略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始终以英雄史观作为基本的历史观念。咱们一直是以英雄史观指导着文学史的建构,所以这个时候你就无法描述文学史在当时的实际状貌,无法解决文学史状貌与文学史价值之间的关系,你就只能以牺牲大多数来突出极少数。这是个值得充分重视的问题。近些年来很多人提出要写文学的接受史,写文学的活动史,等等,这样才能使文学史丰满起来。但是直到现在,应该说,文学接受史方面的成果,文学活动史方面的成果,还是非常少的,大量存在的是文学评价史。
      从某种意义上说,历史学家对历史事件的认识、把握和描述,无不基于他们各自的价值判断。英国历史学家卡尔说:“过去有这样的说法:‘事实本身就能说话。’这一点当然并不真实。事实本身要说话,只有历史学家要它们说,它们才能说;让哪些事实登上讲坛说话,按什么次第讲什么内容,这都是由历史学家决定的。”这种“决定”,便是一种价值判断。而我们现在的文学史著作,便都是这种价值判断的产物。
      这样的文学史构成,它不可能为你提供每一个时代、每一个阶段整体的文学创作面貌,而仅仅是勾勒了每一个时代、每一个阶段文学创作的发展大势。作为文学史主要角色的这些经典作品,的的确确是咱们应该记住的,文学史接受中最主要的当然是应该记住这些经典作品,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但是要说明这些经典作品之所以要记住,我们就应该告诉读者:为什么其他的要遗忘?遗忘的究竟有多少?因为在文学史记忆的背后,存在着一个极其广阔的文化背景。在文学史构成中,应该记住的只是从大量遗忘的东西里头筛选出来的精华部分,同时这些精华也是被遗忘托出来的,是被遗忘的作家作品托出来的。没有大量的作家作品的存在,就没有这些精华的存在。文学史创作的本来面貌应该是这么一种状况。但是现在的文学史没有告诉我们这些。没有人民群众的存在,英雄是不可能出现的,也是不可能存在的,现在的文学史没有告诉我们这一点。
      现在的文学史也没有告诉我们,历史是人民创造出来的,而不仅仅是英雄创造的,虽然英雄在历史上起着很大的作用,有时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据说拿破仑打个喷嚏,世界历史就会变化。但是历史的变化毕竟是人民大众长时期努力劳作的结果,而绝不是偶然的一个喷嚏打出来的。历史,不应该是英雄人物的生活史,而应该是平民百姓的生活史;不应该是社会等级的秩序史,而应该是平等的人的发展史——这应该是现代历史研究者的常识。尤其是20世纪以来,人的意义,尤其是普通人的生活意义,越来越成为历史写作的主题和历史写作的焦点。现代的历史观念早就对传统的历史观念提出了严峻的挑战,我们怎么能够任凭传统的历史观念继续支配着文学史写作呢?任何文学现象都不是凭空生成的,它必然从文学传统、尤其是文体传统中汲取精神的源泉,也必然与文学传统、尤其是文体传统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探索这一源泉,揭示这些联系,正是文学史家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尽管明清文学史研究的基本格局已经形成,但是具体而微的文学史研究还是大有可为的。
      P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