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这个国家会好吗: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平装]
  • 共1个商家     38.70元~38.70
  • 作者:李晓鹏(作者)
  • 出版社:中国发展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34808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这个国家会好吗: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献给所有怀揣梦想、脚踏实地、力图改变这个国家的同路人。也许微乎其微,但我们正在改变世界。

    作者简介

    李晓鹏,重庆江津人,经济学博士、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Research Fellow)、中国人民大学城乡发展规划研究中心产业发展研究室副主任。现在清华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麦肯锡公司联合组建的“城市中国”研究机构(Urban China Initiative)中负责研究项目的管理工作。

    目录

    第一篇盛世危言:金融危机背景下的“中国崛起”
    第01章从马克思谈起(代序)
    第02章破坏性要素参与分配
    第03章现代金融资本的“破坏力要素”如何参与分配
    第04章为何这一次经济危机与众不同?——次贷危机的起源与“拯救”
    第05章破坏力的会师:政治权力与资本权力的合流
    第06章经济政策的回顾:里根总统给美国“开挂”
    第07章反思经济危机的四个层次
    结语: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崛起”的警示
    第二篇孔孟之道:中国崛起的文化背景
    第08章来自家庭的信仰:中国文化中的现世主义传统
    第09章“大道不绝,天佑中华”:中国文化与现代化
    第三篇庖丁解牛: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框架
    第10章微观基础:企业家精神与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
    第11章宏观基础:总量增长与经济结构的变化
    第12章政策工具:对罗斯福新政的再反思
    第四篇政商博弈:中国经济奇迹中的政府与市场
    第13章并不完美的市场:企业家精神的四方向演变假说
    第14章企业家精神演变的四方向假说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第15章带纱窗的改革开放:政治力量与国际资本的博弈
    第五篇红色中国:中国崛起的制度分析
    第16章土地诸侯:作为空间经济资经营者的地方政府
    第17章GDP的战争:城市地方政府的空间竞争机制与中国的特殊优势
    第18章一党执政:中国特色的职业政治家制度
    第19章制度演进:不确定性与结果导向原则
    第六篇改革前景:这个国家会好吗?
    第20章中央政府层面的改革建议
    第21章地方政府层面的改革建议

    序言

    这个国家会好吗?这个疑问困扰了中国人一个多世纪,至今亦如此。
    1840年,大英帝国的火炮击穿了天朝的国门,这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文明再次面临岌岌可危的局面。然而这在她沧桑的历史中并非罕见——五胡乱华、蒙古南下、清军入关,但每次“异族”入侵的阵痛后,她总会回归所谓的正统——“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无论谁试图统治这片土地上的人民,都必须改变自己。可是,这次的情况真的有些不一样。西方同样有着沉淀千年的文明,面对坚船利炮,我们似乎要面临曾经“夷狄”的命运。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百多年中,无数的中国人竭尽全力与这样的命运抗争着。他们一面试图改良自己的制度,一面努力学习西方的知识。从洋务派到维新派,从国民党到共产党;从“师夷长技以自强”到“戊戌变法”,从“三民主义”到“共产主义”。无数尝试改变现状的中国人背后,是无数的思想在激烈地碰撞。这其中,既有纵横捭阖的政治家,也有兢兢业业的企业家;既有战场上浴血奋战的军人,也有课堂里传道授业的学者。正是这些“中国的脊梁”使我们的文明存续至今。即使遭遇了连年的战乱,即使经历了狂热的信仰,如今,中国人仍然是中国人。
    说到这里,有的人可能并不认同:现在的中国人没有信仰,一切向钱看,社会道德沦丧,政府官员腐败,住房、医疗、教育、养老……若干座大山压在民众身上,你还谈什么中华文明、中国崛起?我们并不否认现实的中国存在众多问题,有些问题甚至还很严重,但我们应该从大历史的纵深来看待这一切。每个人都注定是时代的牺牲品,同时也获益于自己的时代。我们在研究自己到底做错了哪些事情的同时,也有必要了解自己到底做对了什么。当我们放弃单纯的情绪宣泄,客观冷静地分析现实的时候,我们才能负责任地回答这个世纪之问:这个国家会好吗?
    2008年之前热得发烫的证券市场和2008年之后寒气袭人的经济危机有一个同样的作用——让经济学家们站在了风口浪尖。这是他们的幸运,却也是他们的悲剧。幸运的是他们有更多的机会传播自己的观点和理论,而悲剧在于,他们在大众的掌声中迷失了,他们高估了经济学的作用,注定会走进死胡同。经济学不是万能的,那些试图用经济学原理解释万事万物的努力都是徒劳的。任何学科都不应该被原教旨化,我们必须认识到,是理论服务于生活,而不是生活服从理论。晓鹏正是这样一个清醒的思考者,他可以熟练运用各种经济学理论,但决不追随狂热信仰。他立足于现实,像他笔下那些“实干派”的中国人一样,力图改变这个国家,希望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相信我们还有很多同路者,我们并不孤单。
    也许微乎其微,但我们正在改变世界。

    后记

    在本书出版之际,我由衷地向所有关心和支持我的人表达谢意。
    首先要感谢的是我的硕士和博士生导师叶裕民教授,感谢她多年以来对我的教导。2002年,我在一堂选修课上聆听了叶老师关于中国经济发展的讲课,深受启发,便决心投入叶老师门下研究中国的经济问题。这本书是在她的指导下多年学习和研究的成果。
    感谢我的博士生副导师、国家发改委培训中心执行主任王青云教授,他为我提供了诸多接触地方政府实际工作和了解地方实际情况的机会。感谢我在剑桥大学的导师Dr.Elisabete,她为我提供了到剑桥学习的宝贵机会。感谢哈佛大学的财政金融学教授J.Rosengard,他为我提供了到哈佛研究学习的机会,并在土地金融财政等方面给予了我诸多教导。
    感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宏观经济学教授郑超愚老师和经济史副教授王珏老师,在本书写作过程中,我多次向他们请教。他们分别在宏观经济理论和经济史方面给予了我诸多教诲。
    然后要感谢我的家人,感谢他们多年来对我的养育和教育。
    此外,还需要感谢众多在我学习和写作过程中给予我诸多帮助的老师、同学、同事们。特此致谢。
    从2002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10年。在这10年里,整个中国社会被房地产搅得躁动不安。要在这样一个时代静下心来写作,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为此,必须放弃很多诱惑和机会,耐得住寂寞,忍受得了孤独。在这沸腾的世界中,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都要独自一人坐在一个小房间里安静地读书和思考。为的是为自己心中多年的困惑寻找一个答案,为的是希望因为自己的努力,可以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
    写完这本书的时候,正好赶上2012年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出炉,央行年内第二次降息。然而,降息的结果却不是很妙:房地产价格应声上涨,实体经济却依然不见起色。国际金融危机寒流阵阵来袭。阿迪达斯、耐克等知名跨国公司纷纷关闭了在中国的工厂而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南亚各国……除此之外,内政外交方面,也都爆出了很多大事件。显然,中国经济、中国社会又到了一个必须在内忧外患中经历阵痛转型的关口。我们前方的道路,又一次变得曲折而又扑朔迷离起来。
    在这样的时刻,我想,很多关心我们这个国家命运的人又会忍不住想问:这个国家会好吗?
    我们终究还是要相信,它一定会一天天往好里去的。
    李晓鹏
    2012年7月23日于北京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分配不公,是因为有破坏性要素参与分配。
    “破坏性要素参与分配”这个说法最先出现在吴思先生的《潜规则》一书里面。他讲得很详细,但主要是借古讽今,说的是古代的事儿。我举身边的例子来说明。
    你辛辛苦苦工作一个月,拿到2000元工资。这是你的劳动力作为生产要素参与分配的结果。你付出了劳动,创造了有价值的商品和服务。
    用生产函数来说,就是y=f(L,K,G)。这里的y是产品,L是劳动力,K是资本,G是土地。f代表L和K和G的组合方式。它的意思就是说:你的劳动力跟公司的资本结合起来,占用了一块土地,生产出来了一些产品。这些产品被你的公司卖出去了,赚到了钱,所以要按照你的贡献分一点给你。你拿的是L的部分,公司拿的是K的部分,房东或地主拿的是G的部分。这叫“生产性要素”参与分配。
    但是,你拿着这2000元钱回家,路上遇到一个拦路抢劫的,把刀放在你脖子上,问你:“要钱还是要命?”你肯定还是要命,把钱给他了。这就叫“破坏性要素参与分配”。这个强盗掌握的不是L、K、G的生产要素,他也不负责向社会提供有用的产品,而是掌握了破坏力:身强力壮、持刀、胆子大……这些东西加起来,就可以伤害你的生命。为了避免这种伤害,你得给他钱。于是他就参与分配了。
    按照你生产出来的有用的产品来分配,贡献多少得多少,就是分配公平;有破坏性要素参与分配,破坏力最强的分得最多,这就是分配不公。
    这几年治安环境还不错,你兜里的2000元钱被抢走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你回到家里,发现小孩生病了,感冒发烧,赶紧送医院。医生给你一看,开了一副退烧药,10元钱。这是生产性要素参与分配,因为他提供了服务,这个服务可以改善你孩子的健康状况,这个服务是有正面效用的。然后他从中获得收益,这是分配公正。但如果医生一看,给你开了一大堆药,你也不认识,反正告诉你不吃这些药孩子就好不了。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感冒,但他要了你200元钱。200—10=190。这190元钱,就是破坏性要素参与分配。
    强盗抢钱拿的是刀,医生抢钱拿的是什么?手术刀?不是,他不会把手术刀架在你脖子上。强盗凭的是体力,医生凭的是智力,简单来说就是医学知识。他知道你的孩子到底得了什么病,但你不知道。用经济学术语来说,就叫医生和患者之间信息不对称。有了这个信息不对称,医生就可以把简单的病说得很严重,把只需要10元钱就能治好的病,给你开200元钱的药。如果你真的得了重病,需要开刀。这个时候就真跟强盗把刀放在你脖子上一样,医生的手术刀就伸到你身上了。你是死是活,就掌握在这把刀上。
    医生凭借高超的技术,手术成功,救了你一命。你付了2000元钱。这是生产性要素参与分配。但现实情况是,有个别地方,动手术需要额外给医生塞红包。比如手术本来该给2000元钱的,你还得再给2000元钱。这2000元钱,就是破坏性要素参与分配。因为医生动手术的时候,如果手术不成功,你就挂掉了。但由于信息不对称,医生可以说:“这是正常现象,这个病确实没办法。”或者故意在你体内留点内伤,让你这辈子不得安生(注:这是极端情况)。患者家属不服,你能拿出证据来吗?很难,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