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时间旋涡[平装]
  • 共4个商家     20.40元~24.00
  • 作者:罗伯特?查尔斯?威尔森(RobertCharlesWilson)(作者)
  •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第1版(2012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330658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时间旋涡》编辑推荐:科幻界最高荣誉得主威尔森构思六年,雨果文学奖最佳长篇小说《时间回旋》之完结篇!解决了时间三部曲中未解决的众多问题,斯蒂芬?金盛赞不已的时间科幻小说,人类是否应当与未知外星生命接触是“时间三部曲”探讨的主题之一。

    作者简介

    作者:(加拿大)罗伯特?查尔斯?威尔森(Robert Charles Wilson) 译者:向洪全 刘颜

    罗伯特?查尔斯?威尔森(Robert Charles Wilson),近年来最具影响力的科幻作家之一,现居多伦多。他长期从事类型小说写作,最初在杂志上发表短篇作品,曾两次入围世界奇幻奖。1994年,其以平行世界为主题的长篇小说《神秘地带》获得菲利普?迪克奖,之后又凭借《达尔文新大陆》获得了加拿大的科幻大奖极光奖,《盲湖》、《穿越时空的巨石碑》两部作品也曾获奖,并两度名列《纽约时报》年度注目书单,2006年,《时间回旋》获得科幻最高荣誉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罗伯特?查尔斯?威尔森自此确立了名家地位。六年之后,他终以《时间旋涡》为时间三部曲画上完美句号。

    目录

    桑德拉与博斯
    特克?芬雷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特蕾娅的故事/艾莉森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特克?芬雷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艾莉森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特克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特克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特克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特克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艾莉森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特克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艾莉森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特克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艾莉森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艾莉森的故事
    桑德拉与博斯
    特克的故事
    桑德拉
    艾沙克的故事/奥林的故事/万流归宗
    致谢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桑德拉与博斯
    真受够了,桑德拉?科尔醒来时,心里想道。公寓里闷热难耐,如蒸笼般。今天就是驱车上班的最后一天了,从此再不用与那些残花败柳的妓女,那些正处于痛不欲生的戒毒期的瘾君子,那些惯骗以及小偷小摸的罪犯为伍。今天她就要递上辞呈。
    每周一到五,每天早上一醒来,脑子里便是这同样的念头。昨天没有变为现实。今天也不会变为现实。但总有一天会变为现实的。真受够了。洗澡时,穿衣时,这念头一直在她脑子里折腾。甚至是清晨第一杯咖啡,吃酸奶和奶油吐司早餐时,这个念头都萦绕其间。不过到那会儿,她已然鼓起了足够勇气,去面对这新的一天。去面对自己,因为她知道,终究,一切都不会有改变。
    她从州救助中心接待区经过时,恰巧一位警官带着一个男孩来做入站测评登记。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她将负责对这男孩进行测评:他的文件夹已附在她上午的工作清单中。他名叫奥林?马瑟,据称无暴力倾向。事实上,他的样子像被吓坏了。一对大眼睛里噙满泪水,东一瞅西一瞥,就如一只麻雀左右窥视,看是否有捕食者追来。
    桑德拉不认识领他进来的警官——他不常来。这本身并没啥稀奇的。移交不够追究刑责的犯人到德克萨斯州救助中心,在休斯顿警察局并不是什么值得显摆的事情。然而,奇怪的却是,这警官似乎对男孩的事情特别上心。男孩并没畏缩挣开,而是紧偎在他身旁,似乎要寻求庇护。警官一只手沉稳地抚在他肩上,嘴里在说着些什么。桑德拉听不明白,但看上去似乎在安慰他,叫他不要害怕。
    他们俩反差强烈。警官身形高大魁梧(不过并不臃肿),面色黝黑,黑头发,黑眼睛。男孩比他矮六英寸,瘦骨零丁,一件套头衫狱衣显得松松垮垮。他面色相当苍白,好似过去六个月里,一直生活在什么洞穴里。
    救助站里,负责接待工作的是护理杰克?格迪斯。有传闻说他在市区一家酒吧里做兼职。格迪斯向来对患者很粗暴——在桑德拉眼里,简直是非同一般的粗暴。他一眼瞥见奥林?马瑟紧张不安的神情,噌地从服务台后冲过来。当班护士端着镇静剂、针头等医疗器具,紧跟其后。
    那警官——这可就够稀奇了——挺身挡在奥林和护理员之间。“那玩意儿就没必要了,”他说。他德克萨斯州口音里略微带着些外地腔。“我可以护送马瑟先生,无论你想让他去什么地方。”
    桑德拉迎上前来,感到有些尴尬,本该是她先打招呼的。她自我介绍叫科尔医生,然后说:“我们首先需要做个入站检查谈话。你明白吗,马瑟先生?就在走廊前面的一个房间。我会问你一些问题,并做下记录。然后我们会给你安排一个单独的房间。你明白吗?”
    奥林?马瑟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点了点头。格迪斯和那个护士转身走开,格迪斯看上去有些恼怒。警官审视地打量了桑德拉一眼。
    “我是博斯警官,”他说,“科尔医生,等你安顿好奥林,我可以和你谈谈吗?”
    “可能要等上一阵的。”
    “我等你,”博斯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这可是最稀奇的了。
    接连十天,市区白天的温度都高达100华氏度。州救助中心评估所里开了空调,温度常常低得离谱(桑德拉在办公室里放了一件毛衣),但到了专供入站精神检测的那房间,从天花板网格里渗出的冷气却已是气若游丝。桑德拉在办公桌另一侧的椅子上坐下。此时,奥林?马瑟身上已是一层汗。“上午好,马瑟先生。”她说道。
    听到她的话音,奥林?马瑟稍微放松了一些。“你可以叫我奥林,医生。”他眼睛碧蓝,睫毛又长又密,看上去和他轮廓分明的脸庞极不相称。他右边面颊上有一道伤口,已开始结疤。“他们大多都这样叫我。”
    “谢谢,奥林。我是科尔医生,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将谈些事情。”
    “我何去何从,将由你决定。”
    “某种意义上讲,是这样。我将给你做个心理测评。但这并不是要对你进行评判,明白吗?我是想看看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以及我们能否给你提供这样的帮助。”
    奥林头一点,下巴直接垂到了胸前。“由你决定我要不要去救助站收容所。”
    “不光是我。包括整个救助站的人,都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参与其间。”
    “但和我谈话的人是你吧?”
    “就现在而言,是的。”
    “好,”他说,“我明白了。”
    房间里有四个监控摄像头,分别安装在墙壁与天花板相接的四个角上。桑德拉看过自己以及其他医生与患者谈话的录像,知道自己在隔壁房间监视器上的模样:影像比真实的人要小,穿一套蓝色的衬衫和裙子,显得很是拘谨。俯身在原松木桌上时,用短绳系在脖子上的工作牌在身前晃来晃去。闭路录像将抹煞掉这男孩任何的个性特征,只剩下一个接受测评的患者的形象。事实上,她大可不必当奥林?马瑟是小孩子,尽管他样子看上去很小。根据档案记录,他19岁了。正如桑德拉的母亲常说的,到这个年龄应该是懂事了。“你原籍是北卡罗来纳州,奥林,是吗?”
    “我想你眼前资料里是这样写的。”
    “没有错吧?”
    “出生在北卡罗来纳州首府罗利市,没错,医生,来德克萨斯之前一直生活在那里。”
    “我们后面再讨论这个。这会儿我只想确认一些基本问题。你知道警察为什么拘留你吗?”
    他低垂下目光。“知道。”
    “能说说吗?”
    “流浪罪。”
    “那是法律术语。你是怎么看的?”
    “我不知该怎么说。露宿街头,我估计是。又被那帮人给打了。”
    “挨打并不犯法。警察拘留你是为了保护你,是吧?”
    “我想是的。他们发现我时,我满身是血。我根本没挑衅过那帮人。他们打我,是因为他们喝醉了。他们想抢我书包,我没让他们抢。要是警察早一点赶到就好了。”
    一位巡警发现奥林?马瑟时,他正躺在休斯顿西南城区一条人行道上,身上血流不止,神志不清。没住址,没有身份证,没明显的生活来源。根据回旋纪之后流浪法的规定,必须对奥林予以拘留,并进行心理测评。他肉体的伤害治愈容易,但心理状态却不好说。就其心理问题,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桑德拉将负责予以决断。“你有家人吧,奥林?”
    “就姐姐艾丽尔,住在老家罗利市。”
    “警察和她联系了吗?”
    “他们说联系过了,医生。博斯警官说她坐上了汽车,正过来接我。坐汽车的话,会走比较久。这么热的天,我希望艾丽尔不会怕热。”
    这问题她得向博斯求证。通常来讲,只要有家庭成员肯承担责任,州救助中心就没必要将患者定性为流浪汉。在奥林的拘捕记录中,没有暴力反抗,且他对自己的处境也十分清楚,不像是有妄想症。至少现在没见有。尽管他让人觉得有些神秘怪异,桑德拉心想。(只是一种直觉,非专业的观察,她不会记录下来。)
    她对照《诊断统计手册》的标准设计,开始了精神检查谈话。他是否知道现在是几月几号如此等等。他大多的回答都简明扼要,思维清晰。但当她问奥林是否有听到什么说话声音,奥林犹豫了一下。“我想没有听到。”他最后回答道。
    “你确定吗?说出来也无妨。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会帮助你的。”
    他诚恳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但这问题比较难回答。我没有听到什么说话声音,医生,真没有,只是……但有时我会写一些东西。”
    “都写些什么呢?”
    “那些东西我也不太明白。”
    好呐,这就是突破口。
    桑德拉在奥林的案卷里加了一条记录——可能,幻觉,写作——以待进一步考察。后来,因为这一话题显然使奥林很不安,她于是笑了笑说:“好吧,先不谈这个了。”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再谈吧。我先让护理员送你去你的房间,接下来的几天你将住那里。”
    “我肯定那房间相当不错。”
    与休斯顿城里的背街小巷比起来,那应该是不错的。“在救助中心第一天,一些人可能很不习惯。但请相信我,这地方并没看上去那么糟糕。晚餐在食堂吃,六点钟开饭。”
    奥林将信将疑的样子。“是不是像自助餐厅那样的?”
    “是的。”
    “我想问问,那地方是不是很吵?我吃饭时不喜欢吵吵嚷嚷的。”
    患者餐厅就像动物园。虽然员工们会确保那地方的安全,但喧嚷不亚于动物园。对嘈杂声敏感,桑德拉又补充了一条。“可能有一点吵。你能适应吗?”
    奥林沮丧地看了她一眼,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我试试吧。谢谢你事先提醒我——非常感谢。”
    又一颗失落的灵魂,一个脆弱的人儿,也远比大多数人温顺。桑德拉希望待在这里的一周时间,能给奥林更多的是帮助,而非伤害。不过,她可不敢打包票。
    当她从精神检测的房间出来,押送奥林来的警官仍在那里等着,这让桑德拉倍感意外。通常情况,警察送人来后,都会甩手就走。在回旋纪及其之后最糟糕的年头,州救助中心作为一个机构,俨然是为缓解不堪重负的监狱系统而存在的。这一应急需求尽管早在二三十年前就不复存在,但时至今日,对于有明显吸毒嫌疑的轻微犯罪人员,州救助中心仍是一个垃圾倾倒场所。这之于警方,倒是方便得很,可对于工作时间长,经费短缺的救助中心员工,就远不那么方便了。一旦人送来,很少再有跟进的司法介入。就警方而言,移交就等于结案——说得更难听一点,就等于冲马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