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当人类决战机器人2:海伯利安完结篇[平装]
  • 共1个商家     17.60元~17.60
  • 作者:丹?西蒙斯(作者),潘振华(译者),李懿(译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556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当人类决战机器人2:海伯利安完结篇》编辑推荐:当机器人产生了自我意识,它会成为人类的仆人、朋友还是敌人?《当人类决战机器人2:海伯利安完结篇》是探讨人类与机器人关系的经典之作,被誉为“二十世纪科幻文学史上难以超越的里程碑”。中文版独家授权,全系列首次完整翻译,首次完整出版。“美国最会讲故事的人”丹?西蒙斯风靡全球的经典巨著。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金说:“我景仰丹?西蒙斯。”
    《当人类决战机器人:海伯利安》全系列囊括了全世界几乎所有科幻小说重要奖项。曾获奖项(获得年份):全球科幻小说至高荣誉——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1990);英国科幻小说最权威奖项——英国科幻奖最佳长篇小说(1991);法国最具影响力的科幻奖项——法国宇宙奖最佳系列小说(1992);日本科幻最高奖项——日本星云奖最佳外国长篇小说(1996)。本系列还三次获得了全球最受读者欢迎的科幻奖项——轨迹奖最佳长篇小说(1990、1991、1998)。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丹?西蒙斯 译者:潘振华 李懿

    丹?西蒙斯(1948~ ),被美国读者公认为“美国最会讲故事的人”。出道近三十年来,他写遍奇幻、科幻、恐怖、推理、惊悚、历史等几乎所有小说类型,只要他出手,必叫好又叫座,捧回无数大奖,是名副其实的“跨界之王”。他的长篇处女作《迦梨之歌》一举拿下了奇幻小说的最高奖项世界奇幻文学奖;第一次涉猎恐怖题材的《腐朽的慰藉》就将恐怖小说界重量级的三大奖项布兰姆?史托克奖、英伦奇幻奖和轨迹奖包揽囊中;第一部长篇科幻史诗《当人类决战机器人:海伯利安》更是获得了全球科幻小说至高荣誉雨果奖,以及轨迹奖、日本星云奖、法国宇宙奖,入围阿瑟克拉克奖、英国科幻奖等国际重量级科幻奖项,被誉为“二十世纪科幻文学史上难以超越的里程碑”。

    目录

    第一章 学者的故事:忘川之水何其苦 1
    凌晨两点十五分,瑞秋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她的通信志唧唧地叫了起来,探测器也发出尖叫,她腾地跳起身。然后,好几件事一起发生了。
    她听见头顶上方走廊里传来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
    所有的显示仪都同时黑屏了。
    在迷宫般的走廊某处,一个时间潮汐警报突然响起。
    所有的灯熄灭了。
    ……
    传来一阵金属的摩擦音——又像极了呼吸声——离她不到一米远。她又开始后退,滑过一片突然间撒满了仪器碎片的地板。呼吸声越来越响了。
    有什么尖利又冰冷无比的东西握紧了她的手腕。
    瑞秋终于尖叫出声。

    第二章 侦探的故事:漫长的告别 80
    “血!”
    真的,到处都是血。海特?马斯蒂恩的小舱整洁得让人不自在——床没睡过,被子叠得方方正正,旅行箱和其他小箱子都堆在角落里,长袍叠好,放在了椅子上。一切井然有序,除了一塌糊涂的鲜血,大片大片地洒在甲板上,舱壁上,天花板上。六名朝圣者挤在门口,不愿走进去。

    第三章 领事的故事:忆希莉 183
    被褥凝结成一大块锈红的东西;中央大餐厅中,充满了恶臭,那是几星期前剩饭的腐烂臭气;地板和桌子,椅子和墙壁,都装饰着血迹斑斑的衣服和撕成碎片的长袍,它们无声地躺成一堆。到处都是苍蝇的嗡嗡声。
    ……
    霍伊特摇摇头:“我的意思是,是不是伯劳弄得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了。要塞这里的大屠杀迹象是不是它所为的呢?”
    “空村子可能是撤离令的结果。”领事说……
    “难道竟然没有尸体?”马丁?塞利纳斯大笑道,“痴心妄想。我们楼下那个缺席的主人现在正在伯劳的钢铁之树上摇摆呢。不久之后,我们也将同他一个下场。”

    尾声 250
    他们继续他们的艰苦跋涉,横越朱红之沙。领事觉得自己非常紧张,他很害怕看见时间之坟附近,或者在山谷头上,出现那个身影。他确信无疑,有东西正在那里等他们……就是它,在等。

    文摘

    版权页:



    伯劳教会在环网最大的教堂位于卢瑟斯星球,索尔在瑞秋十岁生日前几周远距传输到了那里。建筑物本身并不比旧地教堂大多少,但是它通往主堂的飞廊悬壁、扭曲的上层建筑,还有彩色玻璃窗的扶壁都起到了很好的视觉效果,看起来相当恢宏。索尔的情绪很低落,何况卢瑟斯强大的重力完全无法起到放松的作用。尽管索尔和主教有预约,他也不得不等上五个多小时才被准许进入内室。大部分的时间里他都看着二十米高的彩钢雕像缓慢旋转,那看起来像极了传说中的伯劳……不过也有可能是对所有人造有刃武器的抽象致敬。而最为吸引索尔注意的,是漂浮着的两个红色球体,这让那噩梦般的空间看起来活像个骷髅头。
    “温特伯先生?”
    “阁下。”索尔说。他注意到,在主教迈进大门的时候,那些在漫长的等待中陪同他的侍僧、驱魔师、诵经师和看门人都拜伏在黑瓦上。索尔也仿效他们完成了一个正规的鞠躬。
    “快请,快请,请进,温特伯先生。”主教说道。他的长袍袖子一扫,指向通往伯劳圣殿的入口。
    索尔走了进去,发现自己身处黑暗之地,回音重重,这场面和他不断重复的梦境中的景象相去不远,然后他坐在了主教指给他的座位上。主教坐上自己的位置,那看起来就像是充满现代气息的桌子上雕刻得很精致的小王座,索尔注意到主教是个卢瑟斯本地人,面部肥胖臃肿,但是依然跟所有的卢瑟斯居民看起来一样骇人。他的长袍猩红煞眼……明亮的、动脉血一样的鲜红色,不像是丝绸或者天鹅绒质地,反倒像盛在容器中的液体一样流畅,边缘上装饰有颜色斑驳的貂皮。主教的每一个手指上都戴有一枚巨大的戒指,红黑相间,着实让索尔心神不定。
    “阁下,”索尔开口道, “首先让我向你们表示歉意,我可能……或者已经违反了你们教会的礼仪。我承认自己对于伯劳教会知之甚少,但正是我那一点浅陋的见识把我带到了这里。如果我在无意中拙劣地错用了称谓或者术语,那只是出于无知,敬请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