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浮华人生:徐公持讲西晋二十四友[平装]
  • 共1个商家     25.80元~25.80
  • 作者:徐公持(作者)
  • 出版社:天津古籍出版社;第1版(2010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96763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浮华人生:徐公持讲西晋二十四友》是名家讲堂。

    作者简介

    徐公持,1964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学院研究生班古典文学专业,导师张志岳教授。旋入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古代文学研究组(室)从事研究工作,专业方向为先秦至隋文学。历任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85年起任《文学遗产》杂志主编,历时20年。主要著作有:《嵇康与元籍》(上海古籍出版社)、《中国古典作家》(台湾国文月刊社)、《中国古典传记》(合著,上海文艺出版社)、《魏晋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等,又于《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文学遗产》、《国学研究》(北京大学)等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

    目录

    自序
    开篇语
    第一章 贾谧本事(上)
    “功臣0贾充”
    贾南风入宫
    贾后专权
    司马炎之失策

    第二章 贾谧本事(下)
    由“韩谧”到“贾谧”
    贾谧“权过人生”
    贾氏专权与势力平衡
    贾谧与司马遹

    第三章 “二十四友”之结成
    “二十四友”之结成时间
    贵胄与高官:“二十四友”人物概观(之一)
    名士:“二十四友”人物概观(之二)
    文学之士:“二十四友”人物概观(之三)
    核心成员与外围分子
    “二十四友”与其他士人之关系

    第四章 西晋社会与“二十四友”
    贵族门阀体制与“二十四友”
    思想文化潮流与“二十四友”
    浮竞士风与“二十四友”

    第五章 “二十四友”之行为及性格特征
    行为之一:“傅会”种种
    行为之二:贵游
    品格之一:“解德行而锐人事”
    品格之二:轻躁与无行
    道德沦丧之根源

    第六章 石崇解读:“身名俱泰”人生观的力行者
    “士当令身名俱泰”
    任侠无行检
    “寒暑不逾契”
    金谷风流

    第七章 潘岳解读。“奇童”之“干没”史
    “奇童”与“栖迟十年”
    《阁道谣》及其后果
    “既得而患失”
    《闲居赋》解读
    友情·亲情
    “干没不已”

    第八章 陆机解读:从“流誉京华”到“华亭鹤唳”
    “伐吴之役,利获二俊”
    “振缨承华”与“改服就藩”
    “鲁公”与“皇储”间的选择
    “二陆”之比较

    第九章 左思解读:“翰苑今朝是独游”
    始入文坛
    有妹左棻
    《三都赋》与“洛阳纸贵”
    洛阳贵游及结交贾谧
    《咏史诗》
    凄凉结局

    第十章 刘琨解读:“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
    “昔在少壮,未尝检括”
    “烈烈悲风起,泠泠涧水流”
    善于怀抚,短于控御
    英雄悲歌
    关于刘舆

    第十一章 “二十四友”其他成员概述(上)
    郭彰:权势次于贾谧,二十四友中“副头领”
    诸葛诠:又一位外戚.
    缪徵:贾谧父党,潘岳伦辈
    邹捷:虽有才学,颇为权奸所用
    崔基:家世清望,潘岳同道
    王粹:贵尚公主,沉沦名利
    周恢:皇室姻亲,巧于用短
    和郁:有清干之誉,无补于危局
    陈畛:游刃乱世,年寿最长
    刘讷:汉代皇族,有人伦识鉴
    许猛:幽州名臣,颇好交游
    杜斌:事迹无多,被害甚早
    刘壤:炎汉后裔,行止不明

    第十二章 “二十四友”其他成员概述(下)
    挚虞:托迹“二十四友”,学问冠世
    欧阳建:雅有才藻,含冤而死
    牵秀:好为将帅,情义亏缺
    杜育:一代“神童”,拙于用长

    第十三章 公元300年:血腥大杀戮、盛衰大转折
    贾后之乱——太子通被害
    贾后贾谧被诛
    “二十四友”作鸟兽散
    300年尾声

    第十四章 “八王之乱”与“二十四友”
    八王之乱梗概
    八王之乱根由
    八王之乱中的“二十四友”

    第十五章 “五胡乱华”与“二十四友”
    “五胡乱华”梗概及其根由
    “五胡乱华”中“二十四友”的表演
    “二十四友”结局述评

    第十六章 “二十四友”之文学评议
    “二十四友”文学的浮华一面
    “二十四友”文学的正面表现
    “文章之中兴”:“二十四友”的文学史贡献
    结束语
    后记

    序言

    中国文学史就如一条天汉银河,呈现着源远流长、壮丽辉煌的景观。用望远镜观察,它当然包含着无数单个的大小星球,而且众多星球还构成许多星系、星团,彼此连贯,互相辉映,成为苍穹中的基本物质存在特征。以魏晋南北朝一段为例,就有建安七子、竹林七贤、二十四友、竟陵八友等等文士集团,它们都可以说是重要的星系。作为重要星系之一的二十四友,由西晋一朝最著名的文士所组成,代表着当时的文学成就,也体现着一代风气和潮流。由于这个群体的基本社会道德取向存在一定的瑕疵,也由于不少重要成员自身作风存在种种弱点,这些复杂的因素,导致历来的评论家对这个群体的批评,往往比较严苛,甚至负多正少,“浮华文士”的斥责声不绝于耳。这里或许与论者坚持道德批评传统立场有关。我们在一些文学史论著中,虽然能够看到如陆机、潘岳、左思、刘琨等人,他们曾以诗人、辞赋家、散文家、文论家等身份,跻身于若干论著的叙述主题之中,他们的某些作品,也曾受到相关研究者的重视,博得较高的赞誉。但作为一个群体,二十四友在后世受到的对待,基本上可以用鄙薄一语来形容。
    平心而论,“浮华文人”的判词,对于二十四友来说,实在算不得怎样冤枉。他们当初在许多场合的表演,他们惊世骇俗的言论和行为,他们花样繁多的心思和手段,令一向服膺文行忠信、礼义廉耻圣训的后世人士实难苟同。“洛阳争豪”、“望尘而拜”、“饮人狂药”、“干没不已”等标志性语词,给他们涂抹上了鲜明的负面色彩。二十四友的历史道德定位其实没有太多疑问,问题只是我们今天如何从更深入的层次去看待他们当初的表演?如何解释这个群体在西晋社会的生成和出现?如何切实地分析他们的人生成败和事业得失?如何总结二十四友留下的人生经验和立身行事教训,从中认清中华文人甚至整个民族灵魂特征所在?

    后记

    首先要说明的是,我将此项课题当作一件重要工作来做。因为西晋“二十四友”无疑是文学史上的一个重要存在,在中国历代无数文士集团中,无论在参与人数上、对时代风气的影响上、文学代表性上,都少有超过它的。如果无视“二十四友”,你就很难全面评论西晋一朝以及魏晋南北朝文士和文学。所以对于像我这样以研究文学史为业,而且以中古文学为主要观照对象的人而言,不谈论一番“二十四友”,简直就会成为一种生平的缺憾。命运注定了我必须做这一课题。正因此,我在七年前,曾以本课题申请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并且被审议诸公垂顾批准立项。既然有此正式名份,自当悉心尽力,完辑其事,以修诚信,并昭风教。为此我在两年之内集中精力,研究材料,安排章节,草成了初稿。不过出于种种考量,特别是由于本人对于文稿质量不尽满意,内心总想有待完善提高,再行面世,所以未能及时上交,更未考虑安排出版事宜。
    还要说明的是,我将此一课题,当作了一项小小的试验。长久以来,内心就存在一种学术境界上的向往,这就是希冀能够在严肃的学术研究与活泼的大众阅读之间,架设一座宽阔平坦的桥梁。我曾读过先哲如梁启超、闻一多等先生的一些优秀学术论著,大为其精辟内容与生动文风所折服。顾颉刚先生《秦汉的方士与儒生》一书,也以其富含趣味文字,缕述秦汉两朝曾经非常活跃的方士活动,并让读者领略当时的文化风习。记得我在一夜之间便读完该书,当时我固然年方弱冠精力旺盛,但主要是它的强大魅力让人难以释手。典型在前,后继不竞。半个多世纪之后,时下学术论著,似乎再难见到先哲们的流风遗韵。我们经常见到有一些论著,或者以晦涩艰深文字,拒读者于学术门外;或者以奇僻新颖名词,掩盖实际内容的贫乏;或者不是将复杂的问题清理得简明扼要,而是将简单的事情说得愈益复杂,“深入浅出”,两头都不沾。

    文摘

    政治道德名声非常低下,甚至相当“臭”!为了自身利益和名声起见,当时有一批老练圆滑的官僚,对外戚往往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想贴得太近。这样的官员有王戎、何劭等。王戎本是无行文士,性素狡狯,“溶冲谲诈多端”(《晋书》本传),又说“戎与贾、郭通亲,竞得不坐,寻转司徒。”(同上)原来王戎与贾谧、郭彰本是一党,无所谓“友”不“友”了。或许他位居三公,官衔太高,要他加入“二十四友”行列,反有些不便罢。王戎等人的做法,也真取得了实效:他们在元康年间因与贾氏势力站在同一立场,保持着事实上的勾结,能够确保高官厚禄、作尽威福。世故如王戎,对当时“王政将圮”的形势看得很清楚,他采取的对应策略是“苟媚取容”,可知王戎一类人物,心中全无国家社会责任,亦全无个人道德可言,唯有一己的私利而已。再说在300年政变发生后,贾、郭等被赵王伦所杀,王戎虽因女婿裴颁无辜被杀受到牵连,但也只是免官而已,并未被当作贾氏党羽严惩。当时赵王伦之子司马苓甚至想召他为“军司”,博士王繇说:“溶冲谲诈多端,安肯为少年用?”(《晋书·王戎传》)乃止。王戎为自身安全计,保持与贾谧的一定距离,不加入“二十四友”,采取暗中“通亲”做法,这更符合其“谲诈多端”行事方式。
    总之,当时朝廷官员以及各方面名士,基于各种情况,出于各种考虑,对贾氏势力采取不同的态度。有攀附干谒、积极参与者,有严正拒绝、不与周旋者,有若即若离、表里不一者,亦有旁观坐视、关联较少者,总之呈各种不同表现,情况复杂。总的看,无论贾谧当时如何炙手可热“权过人主”,他毕竟属于后党外戚势力,而经过两汉以来的多次起起伏伏的反复斗争,外戚势力在朝廷中往往被一般士大夫所鄙视,所以即使在元康时期最得意之际,除“二十四友”外,贾谧政治上的真正盟友并不多,许多人与他只是表面敷衍而已,即使是“二十四友”中人,情况也各有差异,并非都是贾谧死党,有的甚至仅是短暂交游。此一情况,使其实际政治影响力受到相当的限制。另一方面,又因当时不少王公大臣采取旁观坐视态度,又使得他们的活动包括若干阴谋活动能够得逞于一时,没有遇到太多的障碍,谋害太子通即是最显著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