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乔家大院[平装]
  • 共1个商家     11.85元~11.85
  • 作者:朱秀海(作者)
  • 出版社:上海辞书出版社;第1版(2005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61925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同名历史小说《乔家大院》由本戏编剧、著名军旅作家朱秀海亲自改编,同步推出。小说讲述主人公乔致庸闯荡天下,开辟商路,追寻“汇通天下”理想的心路历程。以战火弥漫的晚清社会为背景,场面开阔大气,情节跌宕感人,文字亲切平实,充满乡土韵味,带给读者欲罢不能的阅读享受!
    浮躁的商业社会里,人们呼唤“中国的商业诚信何处寻”?而纵横天下五百年、横跨欧亚两大洲的晋,他们的诚信、节俭和开拓精神,正是我们民族精神的写照《乔家大院》写的不只是一家一族的故事,而是整个晋商和民族魂魄的精华。以乔致庸为代表折射出的中国晋商的“仁义礼智信”,正是我们社会当今所迫切呼唤的。阅《乔家大院》,获得愉悦的阅读享受之余,更有助于对人生的反省与深思:如果是你,你会做出和乔致庸同样的人生选择吗?
    《乔家大院》改编自中央电视视台投拍的大型电视连续剧《乔家大院》的剧本,托真人真,以中国清朝晚期的社会历史为背景,以祁县乔家第三代人——晋商子乔致庸几十年商海拼和奋斗的故事为中心,记述了乔致庸弃儒经商,主持家业,以“信义”为本将业发展到极致,直至“全国凡有麻雀的地方,就有在中堂的买”的盛况。通过乔致庸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和在上的坎坷波折为托,充分展示出一代奇不平凡的一生。
    《乔家大院》内容以主人公乔致庸怀抱“救民国”的梦想,与商家同行、达官显贵、慈禧后乃至土匪、太平军之间展开长达一生的错综复杂、波澜迭起的斗争为主线,以他与青梅竹马却由爱生恨的恋人江雪、情深重的夫人陆玉菡之间的缠绵悱恻、痛苦挣的爱恨情仇为副线,众多性格鲜明、可爱可恨的人交织其中,伴随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矛盾冲突,将晚清的社会面貌与晋商的风采一一展现,而动人的故事情节扣人心弦,主人公屡屡徘徊在生死一线,让读者伴随着其命运的跌宕起伏,为微笑、扼腕、叹息!
    这是一部讲述商界英雄故事的小说。主角是清末祁县著名商家乔家第三代乔致庸。这个故事非常精彩且极富现实意义,它弘扬了晋商诚信的商业文化,因此对于现在的中国商人很有启发。

    媒体推荐

    书评
    二00六年新年大片、四十五集电视连续剧《乔家大院》将于元旦央视一套黄金档隆重播出! 执导《汉武大商》而名噪一时的大导演胡玫,《激情燃烧的岁月》的制作片人孟凡耀,与知名演员陈建斌、蒋勤勤强强联手,倾情奉献演绎一代晋商传奇!
    同名原创历史小说《乔家大院》同步推出!小说讲述主人公乔致庸闯荡天下,开辟商路,追寻“汇通天下”理想的心路历程。以战火弥漫的晚清社会为背景,场面开阔大气,情节跌宕感人,文字亲切平实,充满乡土韵味,带给读者欲罢不能的阅读享受!
    晋商是中国商业、金融史上奇迹;乔家的发达,是晋商创业史上的奇迹;乔家双喜字的大院,是北方民居建筑的奇迹;乔家大院名扬四海,游人如织,“日进斗金”是当代中国文化旅游发展中的奇迹;《乔家大院》这本书,虽然不好用奇迹来形容它的精彩,但它的面世,却也独辟了一条传记文学创作的蹊径。
    在拍摄长篇电视连续《乔家大院》时创作的电视脚本,就像“庄周化蝶”抑或“蝶化庄周”那样,几经“磨难”,几度“蜕变”,终于以全新的体例编撰完成。
    这是一部讲述商界英雄故事的小说。主角是清末祁县著名商家乔家第三代乔致庸。这个故事非常精彩且极富现实意义,它弘扬了晋商诚信的商业文化,因此对于现在的中国商人很有启发。

    作者简介

      朱秀海,海军创作室创作员,一级作家,满族,1954年生于河南鹿邑,1972年12月入伍,曾先后在武汉军区、第二炮兵和海军服役,两次参加对越作战。1978年开始文学创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河南省文学院院士。
      主要代表作品:
      长篇小说《痴情》,《穿越死亡》,《波涛汹涌》,《音乐会》;长篇纪实文学:《黑的土红的雪》,《赤土狂飙》,《东北抗联苦斗记》,《红四方面军征战纪实》;中篇小说《出征夜》;短篇小说集《在密密的森林中》等,有作品翻译到国外。电视剧作品有《百姓》、《波涛汹涌》、《军歌嘹亮》、《乔家大院》等。
    获奖情况:
    曾获第二届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一、五、九、十一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八五期间全国优秀长篇小说奖;第十届中国图书奖;第二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全军长篇电视剧一等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第二届冯牧文学奖(2002)等。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后记(一)
    后记(二)

    文摘

    书摘
    1853年,杀虎口税关。
    长长的商队,包括粮车队、盐车队、驼队都被堵在关口。车队和驼队上
    插各镖局的
    漂旗和各字号的号旗迎着风猎猎作响,和着牲口的嘶鸣,为这杀虎口平添了
    一份萧索
    之气。与之相伴的是一长队灾民,扶老携幼,被堵在另一个通道口。一个留
    着小胡须
    的中年税官向商队大声喊道:“粮货二十文,盐货五十文,茶货五十文,排
    好队,别挤!
    别挤!”另一个年轻壮实的税官则向灾民声嘶力竭地吼道:“别挤!别挤!男
    人一文,女
    人孩子两人一文!快交钱,交了钱就放你们过去!”
    商队通道处一个掌柜模样的男人策着马往前挤了挤喊道:“官爷,怎么
    又涨了,粮
    货前天还是五文,怎么这么快就变成二十文了?”税官朝他翻了翻白眼:“
    没见识的主,
    而今南方长毛作乱,丝茶路断绝,光剩下你们这些粮货油货盐货的商贾和这
    堆到口外
    逃难的灾民,皇上要养兵打长毛,不找你们要找谁要去?”正说着,灾民队
    那边有个老太
    太,从垃圾布片似的衣裳里摸出珍藏的一枚制钱,正犹豫着,后面的灾民突
    然一哄而
    上,关口顿时乱作一团。那个税官虽壮实可也差点顶不住,赶紧扬起鞭子一
    气乱抽:
    “不准顶!不准挤!都给我站好!否则谁也别想过去。”
    关前野店内,一名老乞丐细眯着失神的眼睛怔怔地望着这一切,突然嘎
    嘎唱道:
    “走西口啊,走西口……”旁边的老板娘被吓了一大跳,不过她没有喝骂老
    乞丐,反而怜
    悯地看了他一眼,接着也向关口望去。只见一个通四海信局的信使手举局旗
    ,飞马而
    过,但人马皆疲,且上下尽湿;更让人惊讶的是,那信使在拐向这边官道的
    时候,突然
    连人马一头栽了下去。
    众人“轰”的一声响,齐喊:“怎么了?怎么了?”老乞丐也停了唱,伸
    头望去。两个
    手脚快的盐车把式冲了过去,把信使从马下拉出扶到了野店。老板娘也不犹
    豫,赶紧
    将一瓢水熟练地灌进了信使的嘴里。这个信使已年过三十,一副干练的样子
    ,但发辫
    飞散,胡子拉碴,唇边一溜大泡,很是憔悴,一瓢水灌下后,他悠悠醒转,
    立刻惊喊道:
    “这是哪里?我的信袋呢?”那位扶他过来的盐车把式将信袋拿了过来,瞄了
    一眼然后
    念道:“信寄山西太原府祁县乔家堡乔东家致广老先生收启,十万火急,限
    三日到。信
    资两百文,快跑费白银五十两。”
    “五十两白银?!”在野店围观的众人又“轰”的一声响,接着乱纷纷七
    嘴八舌议论起
    来。那盐车把式将信袋交给了信使,并且道:“这位大哥,怎么急成这个样
    ,瞧,你的马
    都累死了!”信使颤着手接过信,起身就想走,可身子哪里听使唤,一站起
    来就“哎呀”一
    声又摔了下去,“天呀,这可怎么办?”他紧紧将信抱在怀里,忍不住带着
    哭腔说道。旁
    边一个老者问道:“信上写的乔家,莫非就是‘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
    的那个乔家,他
    们在包头声名赫赫,有复字号十一处生意,是不是?”那信使迟疑了一下,
    抹了把眼泪点
    头道:“就是,就是这个乔家,出大事了!”说着他仍挣扎着要起身:“我
    要走,我就是爬,
    也要爬到祁县去!”可他刚勉强站起接着又一跤跌了下去。老板娘赶紧将他
    扶起,众人
    七嘴八舌地说:“你这个人,腿摔成这样,还要走?怎么走?”那个递信过来
    的盐车把式
    沉吟起来,又问道:“哎,大哥,什么信呀这么急,用得着花五十两白银雇
    你跑这一趟?
    眼下这年头,二十两白银能买一个大姑娘呢!”信使只是抹泪,并不回答,
    继而喃喃地
    说:“什么事,要命的事啊,也说不得呀……”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老板娘
    开了腔:“哎我
    说这位大哥,你光在这里抹眼泪也没用,你的腿坏了,一时间也走不了,不
    如请这位盐
    车大哥帮个忙,我租给他一匹快马,请他帮着把信送到山西祁县乔家堡。”
    盐车把式一
    愣神:“我?”信使一听这话,“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大哥,我求你了
    ,我给你十两银子,
    不,给你二十两,只要你能在后天天黑前把信送到!”盐车把式动心起来.
    旁人见状又开
    始了七嘴八舌的议论。
    一直缩坐在茶铺门口的那个老乞丐突然又嘎嘎唱了起来:“哥哥走西口
    ,小妹也难
    留,止不住那伤心泪蛋蛋一道一道往下流……”他苍凉沙哑的歌声虽不怎么
    响,但似乎
    飘荡在繁乱却仍旧显得荒凉的杀虎口,落在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沉甸甸的,
    又好像带着
    点刺痛,渐渐地野店里的声音也低了下去,一种莫名的乡愁悄悄地笼罩了过
    来。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