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左联回忆录[平装]
  • 共1个商家     68.70元~68.70
  •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合著者,编者),《左联回忆录》编辑组(编者)
  • 出版社:知识产权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47619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左联回忆录》是国内规模最大、资料最全、内容最系统的一套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丛书收录国家“六五”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重点项目“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的研究成果,由最权威的学者,穷数年心力,从浩如烟海的文献、笔记、访谈、作品中,筛选出可靠的第一手资料,汇编为重要作家的研究资料,重要文学运动、文学社团和思潮的研究资料,以及包括文学期刊目录、主要报纸文艺副刊目录等在内的文学书刊资料三个系列,全套丛书共一百余种,现由本社出版发行,以期嘉惠学林,传诸后人。

    目录

    在纪念“左联”成立五十周年大会上的书面发言(茅盾)(一九八○年三月二十八日)
    携起手来,放声歌唱,鼓舞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新生活(胡乔木)——在纪念“左联”成立五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继承和发扬左翼文化运动的革命传统(周扬)——在纪念“左联”成立五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在纪念“左联”成立五十周年大会上的发言(阳翰笙)
    忆社联(许涤新)
    “左联”成立前后(夏衍)
    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的经过(阳翰笙)
    关于上海闸北区文化支部(黄耀)
    长念文苑战旗红(吴黎平)——我对左翼文化运动的点滴回忆
    我记忆中的左联(冯润璋)
    左翼作家在上海艺大(杨纤如)
    参加左联的前前后后(凌鹤)
    左联杂忆(马宁)
    左联和社联的一些关系(王学文)
    关于“左联”(茅盾)
    左翼文化阵营反对国民党反动派文化“围剿”的斗争(阳翰笙)
    关于左联的片断回忆(丁玲)
    记“左联”的两个刊物(楼适夷)
    我为“左联”在国外作了些什么?(萧三)
    有关左联的一些回忆(金丁)
    纪念“左联”,缅怀战友(季楚书)
    一个左联盟员的回忆琐记(沙汀)
    三十年代的一幅剪影(艾芜)——我参加左联前前后后的情形
    我想起了左联(关露)
    关于“左联”的一些情况(任钧)
    左联与中国诗歌会(柳倩)——左联是如何通过中国诗歌会领导和开展新诗歌运动的
    难忘的往事(白曙)——关于“左联”反法西斯斗孚及其它的片断回忆
    回忆“左联”的一些情况(郑育之)
    忆在“左联”工作的前后(王尧山)
    意气方道(马子华)
    左联半年生活回忆(吴强)
    左联大众化工作委员会的活动(吴奚如)
    上火线(张凌青(耀华))
    “左联”回忆片断(草明)
    我在“左联”工作的时候(任白戈)
    回忆左联(魏猛克)
    我参加“左联”时期文学活动的回忆片断(庄启东)
    我和上海左联的一段关系(齐速)
    在左联时期(朱正明)
    我们是共患难、轻生死的同志关系(向思赓)——怀念左联时期的周文同志
    我与“左联”二三事(王淑明)
    回忆“左联”一刊物(葛一虹)
    伟大的历程和片断的回忆(荒煤)——纪念“左联”成立五十周年
    “左联”散忆(林淡秋)
    左联与《文学》(黄源)
    三十年代的革命新苗(赵家璧)——回忆专为左联青年作家编印的一套创作丛书
    关于北方左联的事情(孙席珍)
    再谈北方左联(孙席珍)——一九八〇年四月五日在中国作家协会左翼文化运动
    座谈会上的发言
    北方左翼作家联盟杂忆(杨纤如)
    又想起北方左联一事(杨纤如)——记女执委陈璧如
    回忆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北平分盟的艰苦斗争(陈北鸥)
    北平左联回忆(冯毅之)
    漫长的记忆(苏凡)
    北平左联到剧联的回忆(于伶)
    1931-1932年的北方左翼文化运动(陈沂)——向鲁迅先生的一次汇报和请示
    忆“北方左联”(王志之)
    迎着敌人的刺刀尖,坚持战斗的“北平左联”(陆万关)
    两届“北平文总”的一些情况(陆万美)
    回忆郊祭李大钊同志(端木蕻良)
    北平左联支部的一年(陈辛仁)
    记一次被出卖了的会议(方殷)
    关于“冰流社”(徐签)
    回忆北平作家协会及其他(王西彦)
    北方左联解散前后回忆点滴(陈落)
    天津左联的片断回忆(张香山)
    广州左联杂忆(杜埃)
    从上海到东京(林焕平)——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活动杂忆
    回忆东京左联活动(蔡北华)
    “左联”东京分盟及其三个刊物(林林)——回顾文学路上的脚印
    关于《东流》、《诗歌》的回忆(魏晋)
    关于“左联”的一些回忆(赵铭彝)
    从“左联”到“剧联”(周伯勋)——回忆1930年到1935年上海戏剧电影的部分活动
    关于“剧联”影评小组(鲁思)
    往事不已后有来者(司徒慧敏)——散记“左联”的旗帜下进步电影的飞跃

    附录
    三十年代左翼文艺大事记(张大明王保生)
    关于参加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大会的盟员名单(丁景唐)
    对《左联成员名单》(未定稿)的回声(张大明汇集)
    编后记

    后记

    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五十周年之际,我们编辑了这本回忆录以为纪念。
    这是六十几位“左联”盟员和近十位曾参加某些“左联”活动的同志的亲历回忆,绝大多数都是应我们的约请而撰写的。这些文章从各个方面或某些侧面,记述了“左联”自一九二九年底开始筹备成立,到一九三六年初解散各个时期的活动情况,包括党对它的指示和领导,成立经过和组织建制;它所开展的政治活动、文学活动、群众工作以及盟员的有关情况等等;不仅详述了活动中心上海的情形,也概述了北平(包括天津)、东京(日本)等地“左联”的组织和活动,为我们反映了“左联”的基本历史面貌,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史料。
    “左联”是中国共产党直接组织和领导的第一个全国性革命文学团体,它的存在虽然只有六年,它的影响却极为深远,一直延续到现在。研究和总结它的历史,探讨无产阶级文学的发展道路,既是现代文学史的重要课题,也是研究社会主义文学的发展规律,改善和加强党对文艺的领导的现实题目。但是,“左联”史料历来缺乏,给研究工作带来不少的困难。特别是关于它的组织和活动,很少有当时的文献记载,就是在很少的记载之中,也有差误或为了迷惑敌人而故意制造假象的情况,使后世的研究者对于某些事实长期以来模糊不清。这主要是由于“左联”所处的严酷历史环境造成的。因此,这些存在于当事者记忆中的活的史料,愈加显得珍贵,征集出版“左联”回忆录,就成为收集“左联”资料、研究“左联”历史的不可缺少的一项工作。
    早在二十年前,当“左联”成立三十周年的时候,我们就曾有过这一愿望。那时曾以文学研究所和中国作家协会的名义召开纪念座谈会,邀请“左联”的部分成员回忆三十年代的历史,并做过一些个别访向和调查。但那次邀请的人数有限,整理出的材料很不完备,未能编辑成书。这次经过五十周年纪念,终于把林彪、“四人帮”颠倒了的历史重又颠倒过来,并且对这段历史给予公正、科学的评价。

    文摘

    1934年美亚丝织厂的罢工斗争中,就是如此。有些工人盟员在党的长期教育和革命的长期锻炼中,茁长成为革命的优秀干部。解放后在上海任市工业局副局长的王公道同志(原为皮鞋工人)便是其中的一个。
    在二十年代后期和三十年代初期的中国社会史论战中,不少“社联”的盟员参加了这一场热烈的论战,批判了托陈取消派的抹杀中国的半封建社会性质,而硬说中国已经进人资本主义社会的提法。在这里,王学文同志(曾任“社联”党团书记)主办的《新思潮》杂志,强调中国具有半殖民地性质,受到当时学术界的重视。在哲学战线方面,叛徒叶青(任卓萱),为了反革命的需要,对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极尽其篡改、曲解和破坏的能事。当时主编《读书生活》的艾思奇同志(“社联”研究部部长)用深刻谨严、生动活泼的文章,给予叶青的反动言论以沉重的打击,为保卫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做出了贡献。
    为了宣传马克思主义,为了揭露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和卖国政策,“社联”在白色恐怖之下,在出版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主办了许多刊物。由柯柏年同志(“九一八”到“一二八”间任“社联”宣传部长)主编的《研究》(“社联”机关刊物),在1932年初出版,只出一期便被封闭。“社联”还出版了另一个机关报——《新文化》月刊,由沈志远出名主编,只出版二期也被查封;由许涤新主编的《社会现象》周刊,是“社联”领导的刊物,经常代表社联来审阅稿子的是杜国庠同志,第一期是在1932年4月24日出版的,该刊只出版七期,也被查封!
    “文委”在左联主办的《文艺新闻》封闭(1931年)之后,出版一个综合性的刊物——《社会生活周刊》,由夏衍和楼适夷两同志代表“左联”,由蔡馥生同志代表“社联”组成编辑小组,出版十二、三期就被国民党反动派所封闭。在《社会生活周刊》停刊之后,“文委”出版一个综合陛的月刊——《正路》这个刊物由张耀华(“社联”盟员)出名主编,蔡馥生任副编,参加写作的有杜国庠(笔名林素庵)、艾思奇、马纯古和许涤新等人,只出版二期,又被查封。从1933年下半起,白色恐怖更加严重。“文委”及其领导下的各个革命文化团体,要出版自己的机关刊物,困难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