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权威全译插图典藏版)[平装]
  • 共2个商家     16.50元~19.60
  • 作者:儒勒?凡尔纳(JulesVerne)(作者),王晓峰(译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4923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现代科学幻想小说之父”令人惊异的科学预言;百科全书式对大自然的奇思妙想;歌颂正义善良大无畏的探索精神。

    名人推荐

    现代科学只不过是将凡尔纳的预言付诸实践的过程而已! ——(法国)利奥台(元帅)
    儒勒?凡尔纳是我一生事业的总指导。——“现代潜艇之父”西蒙莱克

    作者简介

    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1828-1905),法国著名的科幻小说和冒险小说作家,被誉为“现代科学幻想小说之父”。 曾写过《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神秘岛》《地心游记》等著名科幻小说。知识丰富,描写奇异瑰丽。他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深受不同时代读者的推崇与喜爱。

    目录

    Hapter1 双髻鲨/008
    Chapter3 马尔科姆城堡/030
    Chapter7 帕加内尔的来龙去脉/036
    Chapter8 “邓肯号”上又多了一个好人/042
    Chapter9 麦哲伦海峡/048
    Chapter10 南纬三十七度/087
    Chapter16 科罗拉多河/093
    Chapter17 潘帕斯草原/101
    Chapter18 寻找淡水/178
    Chapter2 特里斯坦达库尼亚群岛/194
    Chapter4 雅克?帕加内尔跟马克?纳布斯少校打赌/201
    Chapter5 印度洋的怒涛/219
    Chapter7 埃尔东/234
    Chapter9 维多利亚州/240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_OK.indd 2 2011/5/6 11:24:19
    Chapter10 维麦拉河/276
    Chapter15 《澳大利亚及新西兰日报》/291
    Chapter17 腰缠万贯的牧场主/348
    Chapter2 新西兰的历史/368
    Chapter5 临时的水手/375
    Chapter6 吃人习俗的理论分析/382
    Chapter7 在本来应该避开的地方上岸/402
    Chapter10 民族之江/462
    Chapter18 是埃尔东还是邦?肇斯/499

    序言

    员,他的作品并不去解决具体的技术问题,然而,在他所写的八十部长篇小说中,那丰富的想象力,那对未来的开放态度,启发和激励了未来的发明家和工程师。他的《海底两万里》出版之后十年,才真正发明了潜水艇。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是三部系列小说中的第一部,下面还有《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形成一系列情节相关的故事。《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描写英国爵士格莱纳旺根据在海中发现的一个瓶子里的文件,漂洋过海,环绕地球一周,寻找遇难的格兰特船长的故事。他们经过了智利、阿根廷、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经受了千辛万苦,克服了许多困难,终于找到了那位船长。
    书中描写了这些地方的景观地貌、风土人情,歌颂了大无畏的探索精神。从天文地理到人文种族,书中涉及许多领域,直到现在,对读者仍有很高的认识价值。
    本人的这个译本所据的原本是巴黎出版的《教育与娱乐文库(Bibliothèque d'éducation et de récréation)》袖珍版(Le livre depoche)。原文的语言丰富流畅而不俚俗,我希望我的译文与原文的风格相符;书中有关诸多科技领域的文字,用那个领域的通用术语译出;又加了些注释,便于青少年读者对某些文化底蕴及语言深度层次的了解。书中的插图相当精美;绘图人是里奥(Rion),镌版者是帕纳马克(Pannemaker)。
    王晓峰
    1996年 7月于北京西郊

    文摘

    PART 1
    寻找格兰特船长
    个机会除掉一害吧,阁下如果高兴看,钓鲨鱼的场面惊心动魄,十分刺激,同时是一桩善举。”
    “干吧!”格莱纳旺爵士说。
    接着,他派人去告坼埃莱娜夫人,夫人也走上艉楼,兴致勃勃地要看这场激动人心的捕钓。
    海上明丽清澄,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鲨鱼在海面上飞快地游动。它一会儿潜入水底,一会儿窜向前方,灵活敏捷,使人惊奇。若恩·芒格莱发出几条指令,几个水手从右舷樯上面扔下一条大粗绳子,绳上有个大钩,钩着一大块肥肉。那条鲨鱼虽然还在五十码开外,却已闻到了香饵,觉得可以大嚼一顿。它快速靠近游船。只见它那尖端发灰、底部纯黑的侧鳍,猛烈地划动水波,修长的尾鳍却使它保持着笔直的路线。它越游越近,两只突出的大眼喷射出欲火。翻转腾挪的当儿,在张开的两颚之间露出四排白牙。它的头很宽,就像一个木柄上安着两个锤子似的。若恩·芒格莱没有看错,这是鲨鱼类当中最贪婪的一种,英国人叫做“天秤鱼”,法国的普罗旺斯省人叫它做“犹太鱼 ”。
    “邓肯号”上的旅客和水手聚精会神地看着那鲨鱼的动作,不久,那东西就游到鱼钩旁边,它翻过身来,为的是咬得更准,于是,巨大的鱼钩就被它那粗喉咙吞下去了。那缆绳立刻猛地一抖,它结结实实地上了钩。几个水手转动安在主桅架上面的滑轮,把那条巨大的噬人鲨吊了上来。
    鲨鱼眼看被拽出了水,挣扎得越发厉害,但是,人们有办法制服它的野性。一条绳子绑个活结,拴住了它的尾巴,让它动弹不得。一会儿,就从右舷把它拉上来,扔在甲板上。一个水手马上小心翼翼地走到旁边,狠狠地一斧, 砍断了那家伙可怕的尾巴。
    捕猎结束了,那怪物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水手们满足了复仇心,但好奇心还没有满足。的确,任何一条船上都有这样的习惯:仔仔细细搜寻鲨鱼的胃囊。水手们都知道,鲨鱼见什么吃什么,从不挑食。他们希望找到点什么稀罕东西,而这希望并不总是落空。
    格莱纳旺夫人不愿意目睹这讨人嫌恶的搜寻,径自回到艉楼。那鲨鱼还在喘气。它有十英尺长,六百多斤重。这个尺寸和这个重量一点也不奇怪,双髻鲨即使不是最大的鲨鱼,至少也是最凶残的一类。一会儿,水手们毫不客气,几斧子就把那大鱼开膛破肚。鱼钩竟一直迸入了胃囊,胃里却是空的。显然,这家伙好久没有进食了。水手们失去了兴致,正要把残骸扔进大海。有个粗大的东西,牢牢嵌在一个内脏里,引起了水手长的注意。“那是什么?”他叫了起来。“那是一块石头,”一个水手回答说,“这家伙吞下去压分量的。”
    “嘿,”另一个又说,“这明明是颗炮弹,正打进这坏蛋的肚子,它还没有消化哩。”
    “你们都别胡说,”游船的大副汤姆·奥斯丁说,“你们没有看出来这家伙是小酒鬼吗?它不但喝了酒,为了一滴不剩,连酒瓶子也吞了。 ”
    “什么?”格莱纳旺爵士喊叫起来,“鲨鱼胃里有个瓶子? ”
    “真是个瓶子,”水手长回答。
    “但是,显然不是从酒窖里拿出来的。 ”
    “好吧,汤姆,”爵士又说,“仔细把它拿出来。从海里找到的瓶子时常装着重要文件。”
    “真的?”马克·纳布斯少校问。
    “我想,至少有这种可能。”
    “哎,我不反对。”少校回答,“也许,这里面有个秘密。”
    “我们马上就会知道,”格莱纳旺说,“是吗,汤姆?”
    “就是这个。”大副托起他好不容易从鲨鱼肚子里拿出来的不成形的东西,回答道。“好,”格莱纳旺说,“叫人把那个丑玩意儿洗干净,送到艉楼去。”
    汤姆执行了命令。这个在如此稀奇古怪的情况下找到的瓶子,摆到了方厅的桌子上,格莱纳旺爵士、马克·纳布斯少校、若恩·芒格莱船夫和埃莱娜夫人都围着桌子坐下,就是说,女人总是好奇的。
    在海上,任何小事都会变成非同小可的事件。静默了一阵,每个人都惊奇地看着这个容易碎裂、没有主人的东西。里面装的是船舶失事的秘密呢,还是某个闲来无事的海上游客写了些毫无意义的东西,让它随波逐流?
    反正,总得知道是什么东西。格莱纳旺不再怠慢,立刻着手检查瓶子。就像这种情况所要求的那样,他小心翼翼,仿佛检察官在侦破一件特殊的要案。格莱纳旺说得对:表面上无所谓的东西,往往使人发现重要问题。
    检查里面之前,先检查瓶子外面。瓶颈细长,结实的瓶口上还带着一段上了锈的铁丝。瓶壁很厚,抗得住各式各样的压力,显然是法国香槟省的产品。
    阿依或埃佩尔内的酒商用这种瓶子敲断椅子腿,瓶子上都不会出现裂纹。所以这只瓶子经过长久的漂泊,受过各种危险,仍能完整无损。
    “是一只克里高公司的瓶子。”少校直截了当地说。
    他大概是内行,他的判断大家都接受。
    “亲爱的少校,”埃莱娜说,“瓶子是哪家产的并不重要,咱们还不知道这瓶子是从哪儿来的哩。”
    “就会知道的,亲爱的埃莱娜。”爱德华爵士说,“你看外面包一层硬化的物质,可以说在海水的作用下,已经沉淀成了矿石,这个瓶子在大洋里已经漂流了很久,才进了鲨鱼的肚子。”
    “不能不同意您的意见,”少校说,“这个脆弱的瓶子外面有石头的保护层, 就可以漂很长的路。”
    “不过,是从哪儿漂来的呢?”格莱纳旺夫人问。
    “等一等,亲爱的埃莱娜,等一等,对付瓶子要有耐心。除非我估计错了, 不然的话,这瓶子本身会回答我们所有的问题。”
    格莱纳旺一边说,一边刮掉瓶口的硬东西,不久,露出了瓶塞,但是被海水腐蚀得很厉害。
    “真遗憾,”格莱纳旺说,“即使有文件,大概也损坏了。”
    “就怕这个。”少校接着说。
    “我还估计。”格莱纳旺说,“瓶口塞得不紧,很快就会沉到水底,幸亏鲨鱼吞了,给我们送到‘邓肯号’上来。”
    “毫无疑问。”若恩·芒格莱回答,“不过,如果我们在大洋上,经度纬度都确定的地方捞起它就好了,我们可以研究风向和海流,算出漂过的路程。可鲨鱼总逆风逆流游动,它送来的东西,我们就不知道哪儿来的了。”
    “我们好好看看吧。”格莱纳旺说。
    这时,他十分小心地拔出瓶塞,一股又咸又腥的味道布满了艉楼。
    “怎么样?”埃莱娜问,女人总沉不住气。
    “是的,”格莱纳旺说,“我猜得不错,里面有文件。”
    “有文件,有文件!”埃莱娜夫人喊起来。
    “只不过,都受了潮,”格莱纳旺说,“拿不出来了,都贴在瓶壁上了。”
    “把瓶子打破。”马克·奥斯丁说。
    “我倒想保留个完整的。”格莱纳旺说。
    “我也一样。”少校说。
    “当然。”埃莱娜夫人说,“但是,里面的比外面的更重要,不如牺牲瓶子吧。”
    “阁下只把瓶颈打碎好了,”若恩·芒格莱说,“这样,就可以抽出文件, 又不损坏它。”
    “好哇,好哇!我亲爱的爱德华!”格莱纳旺夫人叫道。
    很难找到别的办法。格莱纳旺万般无奈,只好决定敲碎那宝贵瓶子的瓶颈。石质的外皮已经硬得像花岗岩,只得动用铁锤。不久,碎片落到桌子上, 人们看到几张纸片粘在一起。格莱纳旺仔细地抽出来,揭开,摊在面前。这时,埃莱娜夫人、少校和船长都挤过来,围在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