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汉唐考古与历史研究[平装]
  • 共1个商家     63.00元~63.00
  • 作者:张学锋(作者)
  •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804162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汉唐考古与历史研究》是南京大学史学丛书。

    作者简介

    张学锋,1962年生。日本京都大学文学博士,现为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学与博物馆学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著作有《东晋文化》(2005年)、《中国墓葬史》(2009年)等。曾在《史林》、《东洋史研究》、《中国史研究》、《中国经济史研究》、《文物》、《文史》以及海外的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50余篇,译著、译文20余种。

    目录

    政治文化篇
    菰菜、莼羹、鲈鱼脍与吴人的乡思
    “滂民”考述
    西晋诸侯分食制度考实
    东晋的哀帝——东晋前中期的政治与社会
    评点校本《观世音应验记》三种
    “齐梁故里”研究中的史料学问题——兼论“晋陵武进县之东城里”的地望
    六朝建康城研究中的史料学问题——以建初寺的地点考证为例
    社会经济篇
    战国秦汉时期的大小亩制
    战国汉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亩产
    论曹魏租调制中的田租问题
    西晋占田、课田、租调制再研究
    论东晋的“度田税米”制——特别是与土断的关系
    九品相通:再论魏晋时期的户调
    再论六朝江南的麦作业
    文物考古篇
    六朝建康城的研究、发掘与复原
    论南京钟山南朝坛类建筑遗存的性质
    山东临沂洗砚池晋墓墓主身份研究——以随葬品的考察为中心
    读西安出土唐姚无陂墓志
    南京象山东晋王氏家族墓志研究
    南京司家山出土谢氏墓志研究——东晋流寓政府的挽歌
    文化交流篇
    四五世纪东亚世界的形成与东晋南朝——以中国史料为中心
    《观世音应验记》的发现、研究及其在六朝隋唐时期的著录与流布
    日本入唐求法僧最澄所携唐代官文书三种
    论江苏连云港“土墩石室”遗存的性质——特别是其与新罗移民的关系
    序井内古文化研究室编《中国六朝瓦图谱》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武德三年(620年)的武进县是如何设置的,《旧唐书·地理志》、《元和郡县图志》、《太平寰宇记》上都没有任何说明,只见于《新唐书·地理志》的自注:“武德三年以故兰陵县地置。”作为最朴素的理解,这个自注告诉我们,武德三年恢复了隋平陈后废人曲阿县的梁陈兰陵县。这似乎没有什么悬念,后代志书几乎全部沿用了这一说法。常州《评析》也非常关注《新唐书·地理志》的这条自注,坚信“唐前的武进县已从曲阿县中以‘故兰陵县地’、‘原兰陵县地’分出,既没有留一部分‘原兰陵县地’在曲阿,更没有唐后与曲阿再有分合的记载”。距离初唐三百余年的欧阳修、宋祁等人,是依据什么史料作下的这个注,我们今天已无从知晓。然而,正像常州《评析》所提出的那样,武德三年设置武进县时,“唐前的武进县已从曲阿县中以‘故兰陵县地’、‘原兰陵县地’分出,既没有留一部分‘原兰陵县地’在曲阿,更没有唐后与曲阿再有分合的记载”,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位于六朝武进(兰陵)县境内的齐梁帝陵会在曲阿(今丹阳)县境内,而不在唐以后的武进县境内呢?这个问题是不可回避的,必须回答!
    这个问题如果无法回答,很多问题的探讨便会陷入僵局。武德三年(620年)“以故兰陵县地置”武进县,如果对《新唐书·地理志》的这个自注不加怀疑全盘接收,那么就意味着西晋太康二年(281年)分丹徒、曲阿二县地另置的武进县(即“曲阿武进”)全部得到了恢复,武德八年(625年)江南完全平定后被并入了晋陵县,垂拱二年(686年)分晋陵县西界重置的武进县(即“晋陵武进”)占有了“曲阿武进”的全部旧境,当然,“齐梁故里”也就无疑在“晋陵武进”境内了。但事实恐非如此。西晋太康二年建置的武进县是分丹徒、曲阿二县地所置,太康二年建置后的武进县与丹徒县、曲阿县的县界,虽然无法详知,但从《太平御览》卷一七〇《州郡部·江南道·润州》所引《吴志》佚文可以觉察到一些信息。《吴志》佚文云:“岑昏凿丹徒至云阳,而杜野、小辛之间皆斩绝陵砻,功力艰辛。”引文下自注云:“杜野属丹徒,小辛属曲阿。”杜野、小辛两地今天虽然无法准确落到某个具体的地点上,然而,根据岑昏凿道的地理形势及宋元以后丹阳地志对前小辛、后小辛等村落的记载,孙吴丹徒(武进)、曲阿(云阳)二县东北部的县界当在今丹阳市北大泊至埤城一线。太康二年分丹徒、曲阿之地另置武进县时,至少这一线以东地区均为武进县地,从而,武进县西与丹徒县接壤,南与曲阿县接壤,东与毗陵(晋陵)县接壤,北滨长江。以上的观点虽然也没有突破推测的范畴,但丹徒与太康二年建置的武进的县界断不能在今常州西北孟河、万绥偏西一线。
    如果不承认这一推测的话,垂拱二年(686年)分晋陵县西界重置武进县时,包括齐梁帝陵在内的今丹阳东北部地区为什么没有被纳入新的武进县,这个问题就无法回答。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并顺利解读《梁书》上的有关史料,结论似乎只有一个:唐武德三年(620年)政府在设置武进县时,并没有恢复开皇九年(589年)并入曲阿的兰陵县全境,只是将旧兰陵县的东部地区析出建置了武进县,而旧兰陵县的西部地区依旧留在了曲阿县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