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科幻基石丛书?新人类系列:癌人[平装]
  • 共4个商家     16.80元~22.10
  • 作者:王晋康(作者),姚海军(编者)
  • 出版社: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47431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癌人/新人类系列/中国科幻基石丛书》编著者王晋康。
    王晋康,著名科幻作家,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暨中国科普作协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高级工程师。
    1966年高中毕业后度过了三年知青生涯,1978年考入西安交通大学动力二系,1982年毕业后进入石油二机集团,曾任该集团研究所副所长。
    自1993年发表第一篇科幻小说《亚当回归》并获当年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至今已发表和出版科幻小说近百篇(部),共计400余万字,包括《蚁生》《十字》《王晋康科幻小说精选(四卷)》《与吾同在》等。曾十四次摘取中国科幻大奖“银河奖”,为获得该奖次数最多的科幻作家。
    王晋康的作品沉郁苍凉,既融汇了丰富的科学知识,又有着对宇宙及生命的哲思睿见,深受读者喜爱。

    媒体推荐

    王晋康的科幻小说是把前沿科技、人类福祉、道德禁忌和文明多样性相互结合的典范。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吴岩
    在《类人》和《豹人》里,王晋康以科幻的声音对人类基因正统的拷问振聋发聩。而在《癌人》里,作为人体内的细胞叛逆者,癌基因居然成长为比人类更擅长生存也更强大的个体,这其中的意义既惊心动魄又发人深省。
    ——著名科幻作家 何夕
    这四部以人为核心的科幻小说,描述了人类多种可能的未来,让我们在震撼中重新认识自己和人类。王晋康站在一个新的高度俯瞰科学和人类社会,他的作品既有太空的广阔和空灵,又有大地的厚重与深沉。他用独有的冷峻笔触,描绘了人类在科学和道德两道悬崖构成的险峻峡谷中艰难的旅程,使科幻文学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著名科幻作家 刘慈欣

    目录

    上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下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序言

    有两种小说的作者只能谦虚地自称为第二作者。
    一种是历史小说。因为它的第一作者是历史,是时间。时间冲去了琐碎和平庸,凸现和浓缩了事件、情节和人物。历史小说作家只需有足够广博的历史知识和足够敏锐的目光,挑选出精彩的素材,他的小说就有了百分之六十的成功。
    另一种小说是科幻小说。它的作者是上帝(客观上帝),是科学,是科学所揭示的自然的运行机理(它们其实是三位一体的)。科幻作家只需有足够的智力去理解这些机理,有足够敏锐的目光去发觉科学的震撼力,他的成功也就有了百分之六十的把握。所以,科幻作家应该把百分之六十的稿酬献给上帝。
    科学发展到今天,已经超出了多数民众的理解力,以至于在某种程度上。它也成了高高在上的宗教。但我们笃信“这个”宗教而不信仰其他的宗教,为什么?因为科学所揭示的是真理,它们放之宇宙而皆准。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可以用来计算150亿光年外星体的运动,DNA的构成之简洁甚至超过上个世纪最坚定的科学信仰者的期待。充分发展的技术能够变成魔法,而上帝的魔术正逐渐被人类还原成技术。各民族的先民们曾创造出上帝造人或女娲造人的神话,那是人类对自身秘密最原始的探索仅仅几千年后,人类就已经可以用体细胞核来激发出一个真正的生命!我想,如果真有一个万能的上帝,他也会掩面长叹。自愧不如。
    “新人类”系列四部曲中描写了一些未来的技术:《类人》中的纯粹人工制造的生命和电脑群体智慧;《癌人》中的人类体细胞克隆(特殊之处是使用了癌细胞);《豹人》中的基因嵌接术及《海人》中的新人类(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技术了)这些技术或进步若稍显遥远一些,也许会被今天的民众看做是呓语不过,作者可以保证它们绝非无稽之谈几百年内人造生命就可能实现,分散的电脑智力也会以某种方式整合成一种文明或智慧:那时.人类何以自处?人性会怎样变化,被作家们讴歌了千百年的人类之爱还能否存在没有人能完全准确地预知。作者在文中表现的,只是个人的一些探索而已而且,为了与今天的世界相衔接.书中很多描写是过于保守了。
    科学使人睿智,使你把握自然运行的脉搏,洞察历史的走向可惜.很多中国人对科学比较隔膜,不能体味到科学和思维王国的乐趣我们的主流作家善于向后看,向脚下看他们对过去和现实的思考很深刻.很可贵但一个民族若只有这样的目光,则未免显得过于迟钝和短视但愿这几篇小说能够让读者稍稍抬一下目光如此.作者就满足了。

    文摘

    “喂。等等我!”斯蒂文喊着,加快了脚步。不过他并不惊慌,这儿已是浅山区了,没有什么猛兽,而且赫蒂一定会在前边那个橄榄形的山问湖泊中等他。他想得没错,等他赶到湖边时,只来得及看见一个黑色的背影、一个高高翘起的小屁股,接着湖中溅起一片水花,赫蒂投入水中,像条小黑鱼似的,不紧不慢地划动手臂向湖中心游去。玛亚蹲在岸边,努力思索着该不该跳下去——深秋的湖水已经很凉了。赫蒂发现它没有跟上来,回过身生气地喊:“玛亚!玛亚!快跳下来!”
    玛亚不再犹豫,跳下水一屈一伸地游着,很快追上了小主人、
    斯蒂文站在岸边,饶有兴趣地欣赏着赫蒂的泳姿。她游得确实漂亮,一会儿仰泳,一会儿蛙泳,一会儿蝶泳。斯蒂文是她的启蒙教练,教她学会了自由泳,其他一些姿势则是她直接从光盘中学会的。现在,斯蒂文在游泳上早已不是她的对手了。赫蒂回头看看追上来的玛亚,便像往常一样开始了人与犬的比赛。这会儿,她使用的是最擅长的自由泳,两条修长的手臂轻快地打着水,在湖面上留下一串笔直的、急速延伸的细细白痕。玛亚吃力地跟在后边,激起的水花显然大多了。湖水极为清澈,几片树叶在水面上飘荡着。透过湖水,能看见青灰色的岩石和稀疏的水草,也能看到赫蒂迅速摆动的肌腱清晰的双腿。
    一人一犬游远了,斯蒂文把手拢在嘴边,大声喊道:“赫蒂!水太凉,少游一会儿!”
    那边远远地应了一声。斯蒂文把猎枪和野兔扔在湖边,舒适地躺在已经发黄的草地上,半闭上眼睛。透过睫毛的疏影,可以看见秋天的白云轻悄无声地在天穹上滑行,变幻着千姿百态。已经两斜的秋日仍有充裕的热度,晒得半边身子暖洋洋的。赫蒂游得真好,假以时日,她一定能打破女子游泳的所有纪录,连男子纪录也不在话下——无论什么体育纪录她都能轻松地超越。她是一个真正的天才,要知道,她学游泳总共只有5个月的时间啊——而且,她只是一个3岁的孩子。了三倍的生长速度,赫蒂的饭量也是正常人的两三倍,而且,如果测试一下她的神经系统,肯定会发现其反应速度远远高于正常值。虽然至今没有条件作这个测试,但斯蒂文对此坚信不疑,因为赫蒂的反应速度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游泳、电脑击键还是开汽车。她的反应都比常人快多了。她的体内有永不枯竭的精力。
    赫蒂,我的小赫蒂,已经3年了啊。
    3年前,在那个“维护人类纯洁联盟”的追杀下,他们匆匆逃离小蒂尼克姆岛的家,隐居在这荒山僻野中。3年来,他们警惕地保守着小赫蒂的秘密,也一刻不停地注视着外界的动静。幸运的是,社会上那场歇斯底里的喧嚣很快消散了。这并不奇怪,既然喧嚣的矛头是针对一个无辜的婴儿——不管她是什么身世——那么这种歇斯底里就必然是短命的。狂热必然冷却,理智便会复归,更何况是在美国这样一个极为开放的社会呢。
    白云安静地滑过白杨树和桦树的树梢,秋风摇落了几片黄叶,悠悠地飘过斯蒂文的面前。从山腰往上是针叶树的天下,那儿仍是一片浓绿。这儿很荒僻,离这儿最近的奇森小镇也在80英里之外,从奇森过来,只有一条勉强可以通车的石子路。附近的住户很少。几英里外的山腰上,针枞林中隐约露出一幢石屋的屋角。那幢石屋里住着一个单身的白人男子乔治·林登一一个太普通的名字,当然这可能是化名。据说,他是一位颓废派的诗人,长发长须,50岁左右,在这儿隐居8年了。他总是像一只土拨鼠似的藏在自己的巢中,在山中偶遇,也是面色阴沉地点头即过。不过,对方的冷漠对斯蒂文来说倒是正中下怀,他本来就不愿和外人多交往。从这里顺山溪向下两英里是斯蒂文自己的居家;再往下1英里,住着一个快乐的单身汉豪森·乔思特,大约45岁,每次路遇,他都要笑嘻嘻地脱帽致意。他十分喜欢小赫蒂,而赫蒂也喜欢上了这个性格随和的伯伯,见面时常常爬上伯伯的肩膀,叽叽喳喳地聊很久。豪森也是新住户,3年前他们刚来这儿时,豪森只比他们早到半个月。当然,斯蒂文没去打听他隐居的原因,他们都清楚,这儿的住户大多有不想告诉外人的隐情,斯蒂文不愿别人进人他们的生活,自然也不想掀开别家的帷幕。
    除此之外,这里就很少有人迹了,偶尔有几个猎人吵吵嚷嚷地从山径上走过,或者是一架巡查林木的直升机掠过山顶。感谢上帝,给了他们整整3年的平静。
    湖面上传来赫蒂的喊声:“玛亚!不许上岸,不许偷懒!',但这次她的命令显然没有生效。水花声渐近,玛亚爬上岸,猛劲地抖掉身上的水珠,走过来。湿嗒嗒地倚在斯蒂文的身边。
    玛亚,忠诚的好脾气的玛亚。它是两年前斯蒂文去山下买的,为的是给孤独的小赫蒂增加一点乐趣。赫蒂太可怜了,在她的整个童年中,这条黑底白花的牧羊犬是她唯一的伙伴,而她的童年正以三倍于常人的速度飞快流逝。当然,她本人不会觉察到这一点,不会有因此而生的烦恼,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正常”的速度,这使旁观的斯蒂文夫妇格外怜悯。
    不过,这种囚禁生活快要结束了。他和苏玛已经决定,等赫蒂过完3岁生日就离开这儿,回到人类社会中去。他们早在不声不响地为这一天的到来作铺垫,尽力使赫蒂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使她的新旧生活能够自然衔接。
    在秋日的暖意和轻松的心境中,睡意渐渐袭来。斯蒂文梦见导师斯蒂芬。克利在向他微笑,他怀中抱着那只名叫吉莉的克隆猪。正在回答记者的提问。低头看猪崽时,他谢顶的脑袋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斯蒂文又看见苏玛在产床上辗转,婴儿呱呱坠地。婴儿随即睁开双眼,雪亮的目光让人惊惧不安。画面跳荡着变模糊了,随即静止在一幕恐怖的场景上。穿着夜行服的凶手拿着寒光闪烁的匕首,刀尖轻轻划过婴儿的面庞,那儿立即绽出一道血痕……P4-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