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三体X?观想之宙[平装]
  • 共4个商家     11.20元~13.77
  • 作者:宝树(作者),姚海军(丛书主编)
  • 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重庆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903981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三体X?观想之宙》:21世纪初叶,在三体人的入侵阴影中,人类曾将一个冰冻的大脑发射到太空中,去和三体人接触。两百年后,这个叫做云天明的大脑终于被三体人所俘获,复活的云天明在和三体人的梦境斗争中逐渐锻炼出超卓的心智,决定性地影响了人类和三体人的战争进程……
    《三体X(观想之宙)》(作者宝树)告诉我们,一切到了最后都只是一个童话,而这童话却要承担生命和宇宙的终极意义。

    媒体推荐

    宝树的《三体X》令我想到董说的《西游补》,是在刘慈欣的三千大干世界中自生一个“青青世界”,可用鲁迅论董说“奇突之处,时足惊人,间以徘谐,亦常俊绝”形容。尤其歌者之恋,宇宙之苍然丰盈,若出其里。
      ——香港作家、诗人廖伟棠
    《三体X》告诉我们,一切到了最后都只是一个童话,而这童话却要承担生命和宇宙的终极意义。
      ——著名科幻作家韩松
    这样的《三体》读者既理想又可怕,他粘附在大刘的思维上进行了一次无限扩散。《三体X》,并非一本《三体》的注脚,而是一次骇人又惊艳的全新旅行,一次寻找“三体”背后真相的冒险。
      ——著名科幻作家、《九州幻想》主编潘海天

    作者简介

    宝树,植物界,男子植物门,双子座植物纲,剑眉星目,人文科,有家属,多情种,卅年生宅本植物。原产于长江中下游地区,曾移植于北京大学燕园,现暂栽种于欧洲北海沿岸,学名PHD。受磁化后成精,具磁铁属性,好舞文、灌水,九十度角仰望星空。曾于网络出版作品百万字,并在梦中获星云、雨果、诺贝尔等诸多奖项。

    目录

    楔子
    上部:时间之内的往事
    中部:茶道谈话
    下部:天萼
    尾声:普罗旺斯
    后记
    尾声之后:新宇宙纪事

    序言

    “基石”是个平实的词,不够“炫”,却能够准确传达我们对构建中的中国科幻繁华巨厦的情感与信心,因此,我们用它来作为这套原创丛书的名字。
    最近十年,是科幻创作飞速发展的十年。王晋康、刘慈欣、何宏伟、韩松等一大批科幻作家发表了大量深受读者喜爱、极具开拓与探索价值的科幻佳作。科幻文学的龙头期刊更是从一本传统的《科幻世界》,发展壮大成为涵盖各个读者层的系列刊物。与此同时,科幻文学的市场环境也有了改善,省会级城市的大型书店里终于有了属于科幻的领地。
    仍然有人经常问及中国科幻与美国科幻的差距,但现在的答案已与十年前不同。在很多作品上(它们不再是那种毫无文学技巧与色彩、想象力拘谨的幼稚故事),这种比较已经变成了人家的牛排之于我们的土豆牛肉。差距是明显的——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差别”——却已经无法再为它们排个名次。口味问题有了实际意义,这正是我们的科幻走向成熟的标志。
    与美国科幻的差距,实际上是市场化程度的差距。美国科幻从期刊到图书到影视再到游戏和玩具,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动力十足;而我们的图书出版却仍然处于这样一种局面:读者的
    .阅读需求不能满足的同时,出版者却感叹于科幻书那区区几千册的销量。结果,我们基本上只有为热爱而创作的科幻作家,鲜有为版税而创作的科幻作家。这不是有责任心的出版人所乐于看到的现状。
    科幻世界作为我国最有影响力的专业科幻出版机构,一直致力于对中国科幻的全方位推动。科幻图书出版是其中的重点之一。中国科幻需要长远眼光,需要一种务实精神,需要引入更市场化的、手段,因而我们着眼于远景,而着手之处则在于一块块“基石”。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对于基石,我们并没有什么限定。因为,要建一座大厦需要各种各样的石料。
    对于那样一座大厦,我们满怀期待。

    后记

    《三体X·观想之宙》(原名《三体Ⅲ-X》)这部《三体》系列的同人之作,从2010年12月5日开始写作,同时在水木清华科幻版和百度刘慈欣贴吧连载,随写随发,到2010年12月22日完成初稿,总共花了十七天时间,写了十万字左右。这是笔者迄今完成的最长的一篇虚构作品。能够这么快写完这部小书,连我自己也颇感意外。更令我意外的是,作品本身所受到的它所不配享有的鼓励和溢美。正是大家的赞许,让我有勇气将这部并不成熟的作品写T下去,并且最终拿出来祸枣灾梨。
    作为一个资深的“磁铁”,四五年前在《科幻世界》上追《三体》时的兴奋和激动还历历在目,三年前捧读《三体Ⅱ·黑暗森林》时的血脉贲张、拍案叫绝更是难以忘怀。而今,在一口气读完《三体Ⅲ·死神永生》后没有几个月,自己这个从未出版过任何科幻作品的普通读者,居然也成为一部以“三体”命名的小说的作者,将自己的名字和这部中国科幻史上的巨著联系起来,此情此景,宛如梦境。
    写作这篇故事的初衷,只是读完《三体Ⅲ·死神永生》后,很为其中付出太多、最终却不能抱得美人归的云天明鸣不平(庸俗啊庸俗……),决心为他写一篇外传,讲讲他和艾小姐在蓝星上的幸福生活,至多万把字。但一动笔,很多灵感和想法就源源不断,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三四天之内,就形成了故事的基本框架,慢慢填去,最后竞将整个苍茫寰宇写成了云天明驰骋的战场。
    故事大抵由两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从云天明的视角对《三体Ⅲ·死神永生》内容的补充和再解释,第二部分是以主宰和隐藏者之战为主线的全新终极背景设定之下展开的故事,却已经逐渐脱离原书、自成构架了。这部分本来打算写得更短一点,点到即止,但最后却占了整个故事一半以上篇幅,不免喧宾夺主,挂羊头卖狗肉了,幸好最后还能够及时收回来,避实就虚,没有写成很无趣的太空歌剧。不管怎么说,这部作品有一个特点,就是前后有五六处地方都可以作为结尾,大家如果不喜欢看后面的,可以在其中任何一个地方中止。
    本书初稿在网络上的发布,正好紧接着《三体Ⅲ·死神永生》一书的出版,因此能满足许多读者意犹未尽的阅读兴趣,所以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和好评。其实文中和大刘的正文有很多不相吻合之处,这是个人水平不够,也是同人本身的性质所限。很多疑似BUG没法给说圆了,而一些设定上本来就有若干冲突之处,也不免顾此失彼,只能设法淡化或者避重就轻。比如说,小宇宙本身就是一个太逆天的设定,如果三体这种层次的文明都能造出小宇宙来,那全宇宙说不定早被小宇宙瓜分了,所以为了解释这一点,必须将小宇宙的创造权归给极少数的高级文明,整个主宰和隐藏者之战都是在这个考虑下成形的,但这又和大刘的一些说法不符合,也只有顾首不顾尾了。
    我自己比较不满意的部分是歌者文明(星渊族)的部分。宇宙中亿万个种族,隐藏者偏偏花落歌者他们家,未免太巧合了。如果是大刘,绝不可能这么写,格局限定得太死,但作为同人之作,不能离原著太远,自己再虚构个宇宙文明出来,还得先介绍一番,大家看着也觉得没意思,这个……创作经费有限,所以还是得请歌者出来救场再去领便当了。
    至于具体描写上,总的来说还是太“拟人化”了,虽然这类问题是难以避免的,但是毕竟可以写得更用心一点。我们看大刘原文虽然只有寥寥几页,但每一个用词都是经过字斟句酌的,大有外星文明的神秘苍凉感,而我的同人部分就少了许多这种味道,而类似奇幻文学了。
    很多网友给了这部很不成熟的戏作以太高的评价,我看着有时也觉得飘飘然,但在这里必须说,在整个写作过程中,我越来越感觉到自身的水平和限度,和真正的科幻名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大家评价比较高的部分,实际上都是依托在大刘作品母体上的再解释,这些部分利用了大刘作品中现成的元素,因而看上去更漂亮一些。至于后来自己设定和构架的部分,虽然不能说太失败,但显然也没有之前的那么成功,只是有一点点文笔的技巧而已。在整个情节走向和架构上,正如水木上一位网友所指出的,大刘是开放性的,永远走向神秘的宏大和未知,而我却是收敛的,宇宙的广大令我不安,而时不时要回到熟悉的人类世界的寄托上,甚至搞一个俗不可耐的大团圆。但是对于庸俗如我——“这里是玫瑰。就在这里跳舞吧。”
    这部小说自从完成后,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我略加修订。即以PDF的格式在网络上发布。这个修订版本的传播更是远远超出了水木社区和百度贴吧的范围,被发布到各个网站。最后甚至被科幻世界杂志社的姚海军老师所看到,在征得了大刘同意的情况下,要出版此书。这当然令我大感惊喜,欣然应允,但同时也有对作品本身质量不孚期望的忧虑。为此我又花了一个月时间,在保留原有框架的基础上,改写了许多章节,对许多初稿中一笔带过的情节加以浓墨重彩的描写,并增加了一些全新的内容,总共补充了近三万字。
    这篇同人的初衷是写成马伯庸那样的亦庄亦谐的作品,并没有承担生命和宇宙终极意义的雄心。因此有许多明显是吐槽或恶搞的段落(譬如将智子的外形设定为武藤兰),其实是颇伤作品的严肃性和统一性的但是既然这些段子已经为喜爱这部作品的读者所接受和熟悉,故大部分仍然保留了下来。
    最后说一下本书标题的意思,原名“三体Ⅲ-X”的意思是《三体Ⅲ·死神永生溯外传,在百度贴吧发表时,因为觉得太烦琐,就改成了“三体X”,反正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视为整部“三体”的外编(为什么是整部?请看“尾声之后”)。这里的“X”其实表示未确定(本来和SEX无关,不过大家都说有关,那……好吧)。因为在《三体》三部曲之外,诠释的空间还很大,《三体X》中的故事,当然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性。
    不过,无论是“三体Ⅲ-X”还是“三体X”,都有一层隐含的意义是表示3X,THANKS!当然首先要3X大刘老师带给我们这么精彩的一部三部曲,陪伴我们度过了四五年的时光,并且也要预先3X大刘的下一部作品(祝大刘老师永远健康,争取再写十部三部曲出来!)更要感谢大刘的宽宏和提携,允许这部粗浅牵率之作顶着“三体”的黄金招牌以附骥尾。
    其次,我还特别要3X《科幻世界》的姚海军老师。为了本书的出版,姚老师做了很多细致的工作,跟我通信就有好几十封,提出了很多恳切的修改意见,还经常打电话给我,关注修改进度。姚老师认真、负责的态度和提携一个无名后辈的谦和与耐心,都是令我非常感动而羞愧的。从姚老师这样热情专注于中国科幻发展的出版人身上,我看到了中国科幻腾飞的曙光!
    另外,我也要3X我的好友高翔,他第一时间买到了原书并寄给在国外的我,让我一睹为快,并且经常过度热情地在各网站上推介此书,时常让我感到汗颜。最后也是因为他,才让我和姚海军老师建立了直接联系,促成了此书的出版。
    我还要3X水木社区和百度刘慈欣贴吧等地的网友们,这部作品在某种意义上是我们一起写作的,你们的鼓励和反馈是我写下去的动力,让写作这些冗长而笨拙的文字也变得充满乐趣;而你们直率的批评也让我看清楚了自己能力的局限和水平的不足,让我在学习中努力改进。没有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就不可能有这部书。
    特别是亲爱的“磁铁”们,我特意为本书取名为“观想之宙(众)”,并将其中一部命名为“天萼”,将一个伟大文明命名为“星渊”……你们应该记得,这些曾是我们在等待三体第三部的那两年中一起YY过的、想象中《三体Ⅲ》的名字,如今,我们一起把它们变成了属于我们自己的、“三体”的一部分。
    就说到这里吧,不过还没有到说再见的时候,这个宇宙的故事结束了,下个宇宙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下面是本书的番外篇“尾声之后:新宇宙纪事”,不要走开哦……
    宝树
    2010,12,23第一稿
    2010,12,28第二稿
    2011,3,15第三稿

    文摘

    版权页:



    以及另一个女子。
    斜风细雨不须归。不知怎么,云天明想到了一句古诗,这还是在他的少年时代,他那崇尚古典教育的父母逼他背下来的。而今天,他真的是“不须归”了。一切的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而只能任这异星的风雨冷冷地吹打着自己。
    这一切本来没什么奇怪,云天明问自己,难道他真的能再次和程心坐在湖边叠小船吗?这纯粹是痴人说梦。当年他的多少同学或同事,七年、七个月、甚至七天之后身边就换了另一个女人,而他在七个世纪后,本来就根本不能奢望和同一个女子再次坐在一起。实际上,此时此刻他身边居然还有一个和他同一种族的雌性无毛两足动物存在,对他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但幸运曾经离他那么近,经过七百年的离别,只差几个小时,甚至几分钟,他就可以见到同一个女子,他魂牵梦萦了七个世纪的那个人,从此以后,两人永永远远地生活在一起,生活在这个小湖边,再也不会分开;而身边的这个女子,对他来说,也就只会是他妻子的闺蜜,他见面一笑的普通朋友。
    即使现在,他的女神离他也并不远,最多不过几百上千公里,在晴朗的夜空,他有时还能看到她的飞船以并不很快的速度,围绕着这颗行星转动。但对他来说,她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了。
    他曾经送给她一颗星星,而如今,由于突发的死线扩散,她再也无法降落到这颗行星上,从此,她变成了他的星星。
    云天明苦笑了一下,习惯性地抬头望了一下天空。此刻,那里除了雨云,什么都看不到。但他知道,她就在那上面,或许正掠过他的头顶……
    一只滑腻的胳膊绕过他的脖颈,一具软绵绵的胴体靠在他身上,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他耳边呢喃着:“又想她了,嗯?”
    云天明没有说话,只是抚摸着那个人儿的秀发,他知道现在什么辩解都没有用,身边的这个女孩儿比谁都鬼灵精。
    “我说过你可以想她,”艾AA在他耳边厮磨着,“可是千万不要当我还在跟前的时候去想她,要不然……我会惩罚你!”说话问,她猛然咬住了他的耳垂。
    “啊呀,疼!”云天明猝不及防,叫了一声。艾AA促狭地笑了起来,然后问出了从古至今,从地球到银河,不知多少人类以及非人类雌性智慧体都会问的那个问题:“喂,我和她,究竟是谁好?”
    “当然是你好!”云天明立刻说。这倒无所谓真话还是假话,而是经过无数次惨痛教训,他已经形成的条件反射。
    “我哪里比她好?”程式化的对话继续着。
    “哪里都比她好……”云天明心不在焉地回答着。他心中感慨,这些女人,虽然有着几百年的友谊,但在同一个男人那里,仍然非要争出高下不可,即使这种竞争只是虚拟的,她们也仍会因此感到满足。
    如果换了程心,她也会为此吃醋吗?
    “哼,我才不信!”艾AA立刻说,而且随即在云天明赤裸的肩膀上咬了下去。这一口咬得太深了,云天明疼得大叫了一声,一把将她推开。霎时间,在他心中,许许多多旧时的幻象浮现出来,将他重重包裹,令他呼吸困难,思维混乱。他痛苦地抱住了头。
    “人家跟你闹着玩嘛,干吗那么认真?真小气!”艾AA撅着嘴抱怨了一句,跺了跺脚。但她很快看出不对来,云天明脸色煞白,浑身发抖,似乎真的陷入了巨大的恐惧和谵妄之中。
    “天明?你怎么了?”艾AA疑惑地问。云天明却困惑而惊惶地盯着她,重重地喘着气,过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你,是不是真实的?”
    “天明,你在说什么呀!”艾AA被吓坏了,她想扑过去拥抱他,云天明却害怕地退了一步,弓着身子,警惕着她的靠近,重复着问道:“你究竟是不是真实的?”
    艾AA觉出了问题的严重性,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我是真实的,天明。看着我,我就在你面前,我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头发都是真实的,都属于你……天明,这是一我们的星星啊!”
    “我们的……星星?”云天明痴痴呆呆地重复了一句。
    “嗯,天明,你记得那一天吗?那天我们就站在这里等程心他们,看着他们的飞船进入了蓝星的轨道。你笑得就跟个孩子似的,不住地拉着我,跟我说你要给程心怎样一个惊喜,要和她一起进入那个连你自己都没去过的神奇小宇宙……可是突然,死线扩散了,天昏地暗,没有太阳也没有星星。等搞明白这一切之后,你呆呆地站在这里,一动也不动,没有眼泪也没有咆哮,就跟行尸走肉一样。那种彻底的绝望才让我明白,你当时爱程心有多深。”
    “……我记得。”云天明喃喃地说,神情却依旧恍惚。
    “整整三个昼夜,你不吃不喝,几乎也没有闭上过眼睛。我不断跟你说,他们没有死,只是按照相对论效应生活在另一个时间里了,也许有一天你们还会再见面的。但你都好像没听见一样。第三天晚上,你终于哭了,先是默默流泪,然后是啜泣,最后是号啕大哭。后来我……不知怎么,抱住了你。你也把头埋在我怀里,然后我听到你对我说:'这颗星星上只有我们了!只有我们了!'然后,你记得我对你说什么了吗?”
    “你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亚当,我就是你的夏娃。'”云天明闭上眼睛,回忆说。
    “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跟你说这些。”艾AA咬了下嘴唇,脸上飞起一片红晕,“反正……那天你要了我,我也要了你,我们还没有从绝望中走出来,但是那天我们……放下了一切,我们……真的很快乐。第二天,你对我说:'以后,这就是我们的星星了。'你还记得吗?”
    云天明的脸上不知不觉地浮现出一丝微笑,“嗯,我记得。”
    “那你说,这是不是最真实的?还有什么比这更真实呢?”艾AA问。
    她鼓励地笑了一下,向云天明走近了一步,这次他没有闪开。她拉起云天明的手,将自己投入他怀中,聆听着他的心跳。云天明迷茫地看着她,任她拥抱着自己,眼神变得温柔了。她轻轻吻着他的面颊,终于她的吻有了回应,云天明犹犹豫豫地抱住了她,回吻着她,而她报之以更加热烈的拥吻……
    于是,他们又融为了一体。
    雨早已停了,蓝草在晚风中摇摆,傍晚的阳光穿透了云层,洒在蔚蓝色的山丘上,镶上了一道明丽的金边。地球上绝不可能见到的一幕出现了:一片片蓝色的树林和灌木在夕阳下活动起来,舒展筋骨,将千万片叶子转向落日的方向,汲取着阳光的能量,有时还为争夺一点阳光而枝叶交错,小小地打起架来,发出轻轻的摩擦声。一种像蜻蜓一样的两栖昆虫从湖水中飞起,在空中舞蹈,张开四片透明的薄翼吸收蓝草释放的养分,并发出尖细的求偶呜叫。当异性被这叫声吸引后,就会发声应答,然后两两成对地跳着复杂的交配之舞,进行繁衍生命的神圣程序……这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会聚起来,构成了蓝星上独特的生命大合唱。
    在这个新生的黑域的中心,世界和生命似乎一切如常。只是多了两个来自他乡的孤独者,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并将永远留在这片土地上。不过那也没什么关系,对于这个存在了亿万年、并仍将存在几十亿年的星球来说,这两个人将在一瞬间后消失,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如同湖水上泛过的涟漪。
    “但是对于我来说,”激情过后,云天明望着落日,轻轻地说,“这个世界本身却好像一场梦幻。AA,不要怪我刚才的失态。即使是现在,我也一直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已经离开了梦境。我已经不知道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是在什么时候结束的。这一切,曾经好像……永无止境。”
    艾AA正出神地听着,云天明却忽然问道:“AA,你今年多少岁了?”
    “记不清了,四百多岁吧。”艾AA随口说。
    “除掉冬眠的那些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