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世界经典儿童文学精选:科幻小说精选[平装]
  • 共1个商家     12.50元~12.50
  • 作者:柏吉尔(作者),等(作者,译者),顾均正(译者)
  • 出版社: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第1版(2011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35838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柏吉尔编著的《科幻小说精选》为读者呈现出一个具有经典性、丰富性、包容性、时代性的世界儿童文学的全新视野。历经时间检验而光芒永在的文学篇章,经久不衰的传世佳作,一生必读的文学经典,一卷在手,世界最美的经典篇章尽在眼前,每一次阅读,都是一次新的发现……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柏吉尔 编者:黄源、于之 译者:顾均正

    目录

    声讯时代为什么要重读经典(代序)
    月球上的一天
    冰山
    被埋葬了的城市
    太阳请假的时候
    上了锈的机器
    时间银行
    豪华的保险箱
    没有缺点的枪
    失去了最后一头大象的夜晚
    隐身人
    在深渊上面
    飞的意志
    莫名其妙的受害者
    “七号”的秘密
    真实的幻想
    罗比
    谁是凶手?
    化身博士
    土星的月亮

    序言

    有一种观点认为,人类进入后工业文明,尤其是进入高科技和声讯网络时代之后,声讯和光影将逐渐取代语言文字,纸品书乃至语言文字写成的文学将不再成为人们主要的阅读对象,人们将进入一个彻底的“读图时代”和电子阅读时代。
    这种观点其实只说到了这件事情的一个方面,即声讯时代给人们带来的阅读革新的一面。而对另一面,即声讯时代给我们的语言文字带来的伤害的一面,却没有说到。我甚至觉得,声讯时代对于纯文学,对于传统观念上的文学而言,有点像潘多拉的盒子,它使我们的语言文字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瘟疫”的袭击。
    “瘟疫”这个词是意大利学者和作家卡尔维诺的一个说法。他有一部很有名的演讲录,生前把讲稿都已准备好了,1985年在准备动身前往美国哈佛大学讲学的前夕,不幸因脑溢血逝世。他的讲稿被人整理出版了,起了个书名叫(《给下一轮太平盛世的备忘录》(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有一个译本叫《未来千年备忘录》)。这本书的第三章中,就专门讲到了声讯时代来临之后对语言文字的侵害,他用了“瘟疫”一词。他认为:有时候,我觉得人类最特殊的才能——即用字遣词的能力,似乎感染了一种瘟疫。这种瘟疫困扰语言,其症状是缺乏认知与临即感,变成一种自动化反应,所有的表达化约为最一般性、不具个人色彩,而抽象的公式,冲淡了意义,钝化了表现的锋芒,熄灭了文字与新状况碰撞下所进放的火花。
    的确,人类进入高科技和声讯网络时代之后,传统的书斋生活的平静与安稳已被打破,书香馥郁的图书馆和研究中心,也不再是皓首穷经的学者和莘莘学子们唯一留连忘返的地方了。轻轻的点击之间,世界缩小了。让我们这样想象吧:互联网势必变革我们那些传统的生活与学习方式;声讯和光影将会逐渐取代语言文字;E-book将成为所有纸品出版物的终结者,人们将进入一个彻底的“读图时代”……
    这是声讯时代所能带给我们的诱人的金苹果。然而,“潘多拉的盒子”也就此打开了。从纸质书到电子书,我们传统观念上的语言文字遭到前所未有的“瘟疫”的袭击。甚至,它为我们带来的,将是一曲“读书的挽歌”。
    大量的、公共的、千篇一律的、不再具有什么个人色彩的单词与词组的设置,势必成为一种“数字化霸权”,使我们从此将失却纯粹的和个人的语言风格,我们将不再去推敲和寻找最准确、最细腻、最富表现力的词语,我们将失去最后的精确与多样的风格。还有思想上、文学精神上的损失,这方面的损失也许更大。
    声讯时代,大多数人追求的是流行阅读,快餐式阅读。这些阅读使我们获得的是感官上的轻松,表层上的享乐,而不可能进入大脑,沉淀于心。我们已经看到和感到了,流行阅读只能让我们获得一种“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文摘

    “朋友们,”在一个晴朗的夏晚,月亮像巡夜人的号角一样地出现在森林的上面,乌拉·波拉说道,“我知道,你们这批小鬼都只会顽皮,不想学好,你们长大后结果也一定不会好。不过我既然答应了你们,说话总得算数,今天我就教你们从我的大望远镜里去看看月球上的情形。”
    “哦,乌拉·波拉,那好极了,如果你真的肯给我们看,那么我们一定到树林里和沼地里去采更多的草来给你喂甲虫!”
    “好,这笔交易倒也上算!”老人说着,从一大串钥匙里拣出了一个大钥匙,领我们走进客厅,这里有一部楼梯直通用石板砌成的尖顶楼,那个大望远镜就放在这尖顶楼里。
    楼梯上很黑暗,又很狭窄,乌拉·波拉点亮了他的小油灯,把钥匙插入锁孔,门吱呀的一声开了,我们就踏进这间神秘的小室。在室中的一个圆柱上有一个庞大的东西,像个大炮,我们当中顶瘦的小朋友,简直可以钻进那个管子里去。这东西附有各式各样的螺旋和把手,都是用钢铁或黄铜做成的。在管子的上方嵌着一块巨大的玻璃,很像个盆子,在下方嵌着一块小玻璃,就是从这里看进去的。房间里还有一个用玻璃框子罩住的大挂钟,长长的钟摆在不疾不徐地左右晃荡,样子看去很神气,合拍地连续说着“滴答……滴答。”壁角里放着各式各样的仪器,壁上悬着日月星辰的挂图,书架上列着厚厚的书册。当我们向乌拉·波拉亲热地问长道短的时候,他只是粗声地喝道:“不要哕嗦,不要乱摸!这些你们还不懂!”
    尖顶楼的屋顶上,装着几扇可以随意开关的大天窗,当你把窗子打开,让星光射进来时,你就可以从望远镜里去窥望这些星。房间里很暗,连外边幽暗的路灯也照不进来。乌拉·波拉拨开了天窗的活栓,把窗子打开了,于是就有一流灰白色的月光照到仪器上面,我们的身体在地板上投射出长长的影子。
    这博学的老人把那长管子对准了银光闪闪的月球,他旋动了许多的螺旋和杠杆,向这仰天的大炮里望了好一会儿。然后让我们依次去望,只见映在我们面前的是放大了几百倍的静寂遥远的月球世界,山脉平原都看得清清楚楚。
    啊,这真是一个奇特的世界!我们只能看见月亮的一部分,但是这一部分是多么广大啊!我们初看时,只见它好像一个光芒四射的水晶盘。后来我们又看见这上面还有许多大黑点,乌拉·波拉告诉我们,这些其实是广阔平坦的洼地,从前人们都误认为是月面上的海洋。但特别有趣的却是那些山脉,我们看见各式各样的闪光的山顶,乌拉·波拉告诉我们,月亮和地球一样,不能自己发光,月球上的光,都是从太阳那里射来的,在山顶上因为照着阳光,所以特别明亮。那些山脉在平原上投射出长长的尖影,而山谷中因为受不到阳光照射,所以黑暗得如同夜晚一样。我们能够看见几千个圆形的火山口,还有连绵不断的山脉,山上尽是些嶙峋的岩石和裂缝,从望远镜里望去,好像是一块给耗子咬了一个个窟窿的大蛋糕。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