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强悍如水:民族饮料与可乐巨头的商业对决[平装]
  • 共4个商家     8.00元~21.80
  • 作者:李铁君(作者)
  • 出版社:五洲传播出版社;第1版(2009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851564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强悍如水》:“汇源收购案”“强生并购大宝”,民族品牌与国际巨头惨烈争夺
    一场民营饮料与“两大可乐”之间的饮料大战
    “鲸吞”、“并购”、“垄断”,揭秘中外顶尖企业商战真相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硝烟四起的商场,以柔克刚的生存艺术

    外企中国并购&纠纷大事纪
    2002年8月“四川百事”与“百事中国”仲裁风波
    2003年8月“美国吉列”收购“南孚”
    2007年初“达能”与“娃哈哈”之争
    2008年7月“强生”并购“大宝”
    2009年3月“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未果

    在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全球市场中,“狼”来了,“羊”是不是只能乖乖地等待命运的安排? 
    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的民族企业正在经历纷争的阵痛、虎视眈眈的收购、来势汹汹的竞争。
    面对强大的对手,怎样才是一条真正的崛起之路?弱者有没有一种强势的生存艺术?孱弱的民营企业就一定要生存在别人的阴影之下吗?

    正当“可口可乐收购汇源”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此文现身网络,吸引了众多人的眼球,也引来了网友们的纷纷猜测。有网友称,此书出版后一定要送一本给把“儿子”当“猪”卖的那位老板看一看。
    “汇源收购案”尘埃落定三个月后,本书出版。的确,此刻应该有这样一本书,让我们冷静下来,有所思量。因为中国民族品牌的未来不是我们振臂一呼就能找到出路的问题,我们不能用情感和情绪去代替理智的思考。

    名人推荐

    “大宝”“南孚”“中华牙膏”“乐凯胶卷”,这些响当当的民族品牌如今已属他人,外资的收购让我们无比心痛,还好“汇源”没有给国人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看看这部小说,一个精彩又扣人心弦的故事,让人在掩卷之后无法不沉思。
    ——网友默默
    从“文化基因”来解读商战、解读人性,这些都是过去的职场、商战小说所不曾涉及或涉及尚浅的层面。
    ——网友小K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惨烈的商场,弱者成了待宰的羔羊。“强悍如水”,水一般以柔克刚的生存艺术,在强大的对手中找到自己的出路。
    ——网友征途

    媒体推荐

    “汇源收购案”,“强生”并购“大宝”,“达能”与“娃哈哈”之争,带给我们太多的感慨与深思,在全球化浪潮席卷而来的今天,中国的民族品牌该怎样崛起?小说就此展开,在本土企业与可乐巨头的惨烈争夺中探寻民族企业的取胜之法。
    从“文化基因”的角度来解读商战,提出商战的本质不是浮于表面的权谋与策略,而是强弱文化的对抗。
    所谓“强悍如水”,即是:柔弱胜刚强是水滴石穿的强悍所在。水以它的处下、不争、清净、无为,以至柔驰骋至坚;同样,疾水撼石也是水的强悍之处,这是以刚胜刚,以至坚驰骋至坚的表现;水因变而变,盛于方则方,盛于圆则圆,是水能因时因势而动,随机随缘而变。这些其实就是弱者的强势生存之道和生存艺术。

    作者简介

    李铁君,20世纪70年代生人。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中国营销传播网专栏作者,多家营销财经类媒体特邀撰稿人,职业营销策划人。先后就职于Pepsi-cola公司,某内资饮品股份公司。
    后投身于营销咨询领域,服务于多家国内知名房地产、通讯、消费品品牌,并长期致力于快速消费品、房地产、传播媒介的营销研究与实务。曾出版小说《北京不向北》,营销管理类著作《可口可乐营销攻略》。

    目录

    第八卷 蛇沼鬼城(下)
    第一章 追击
    第二章 消失了
    第三章 信号烟
    第四章 无声的山谷
    第五章 石像
    第六章 石像的朝向
    第七章 破裂
    第八章 第一夜:大雾
    第九章 第一夜:手链
    第十章 第一夜:丛林鬼声
    第十一章 第一夜:逼近
    第十二章 第一夜:偷袭
    第十三章 第一夜:冲突激化
    第十四章 第一夜:追击
    第十五章 第一夜:搏斗
    第十六章 黎明:血光之灾
    第十七章 黎明:寂静的营地
    第十八章 第二夜:再次重逢
    第十九章 第二夜:秘密
    第二十章 第二夜:反推
    第二十一章 第二夜:它
    第二十二章 第二夜:盲
    第二十三章 第二夜:影动
    第二十四章 黎明:转移
    第二十五章 第三夜:浮雕
    第二十六章 第三夜:似曾相识
    第二十七章 第三夜:蛇母
    第二十八章 第三夜:捕猎
    第二十九章 第三夜:暗战
    第三十章 第三夜:泥潭
    第三十一章 第三夜:藏尸
    第三十二章 第三夜:又一个
    第三十三章 第三夜:宿主
    第三十四章 第三夜:沼泽怪影
    第三十五章 第三夜:鬼声再现
    第三十六章 第三夜:雾中人
    第三十七章 第三夜:窥探
    第三十八章 第三夜:毒舌
    第三十九章 第三夜:蛇声
    第四十章 第三夜:获救
    第四十一章 第三夜:入口
    第四十二章 第三夜:避难所
    第四十三章 第三夜:录像带

    序言

    引言
    2002年8月2日,美国百事公司、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事中国”),联合向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提出申请:要求依法终止其在四川成都设立的合作企业——四川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百事”)的所有合作合同和协议,并解散“四川百事”。同时要求中方合作者——四川省韵律实业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四川韵律”),就其违约违规行为给予经济赔偿。
    8月7日, “四川韵律”、“四川百事”致函“百事中国”,并抄报国家和四川省有关部门及各“百事可乐”中国装瓶厂的中方负责人,表示:非常欣赏“百事中国”将争议提交国际仲裁的做法。这充分表明“百事中国”终于回到依据法律、依据合同解决争议的轨道上来了。
    致函还说:“除坚决地、毫不妥协地依法、依约进行仲裁,让‘百事中国’为其违约行为付出代价,捍卫中方的合法权益之外,还将适时向有关部门详细汇报‘百事中国’的种种违法行为,以及其肆意损害中国国家利益,践踏中国法律的行径……”
    至此,一场不大不小的国际仲裁案就此展开。
    此后不久,就是这件看似“不大不小”的商业纠纷竟然演变成了一场规模庞大的媒体风波。《经济观察报》以《争取四川百事》为题,报道了整个事件的始末;《环球企业家》杂志则刊发了《百事中国合资灰幕》一文,从中国商界潜规则的视角,对事件进行了独特的剖析……
    一石激起千层浪。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事件在国外媒体上也引发了一场关于“中国投资环境”和“投资风险”的大争论。
    《亚洲华尔街日报》的两位记者在采访了双方的首要人物后,于8月15日在该报上发表了题为《百事在华争端显示了拉郎配式合资企业的风险》的报道。随后,该报又于8月22日刊登了题为《汽水与欺骗——在中国投资仍然是一个有很大风险的事业》的评论文章。
    时过境迁,仲裁的结果虽已有定论,但谁输谁赢似乎已显得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通过事件本身,可以引发我们的一些思考。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为什么诸多跨国公司执意要把合资企业独资化?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合资中出现的问题?面对诸多的民族品牌已经或逐渐成为跨国公司的资本运作目标,一个民族的民族性究竟从何体现?中国的民族品牌该怎样崛起?中国的民族工业又将走向何方……

    文摘

    第一章
    .1.
    床头那部红色的“诺基亚N72”犹如一名风姿绰约的舞者,在愉悦的铃音中饱有韵律地舞动着。
    程雪雁走到床前一把抓过电话,见上面显示着谢思涵的号码,便忙按下接听键说:“你好,思涵。”
    话筒里传出了谢思涵平静的声音:“雪雁,我刚刚在网上看到一篇新闻,是关于‘蓝冰可乐’的。我想,这个信息对于我们或许会有帮助。”
    “蓝冰可乐?”程雪雁闻言不禁怔了一下。
    她当然知道这个身为“两大可乐”之一,享誉全球的软饮料品牌——蓝冰可乐,以及这个品牌的持有人蓝冰可乐公司——那家跻身于“世界500强”之列的强势跨国公司。
    职业的敏感度让她意识到,难道是蓝冰公司内部出现了哪些人事上的变动?亦或是什么大的震荡?
    “是在人事上有了什么大的变动吗?”程雪雁不由脱口而出。
    谢思涵沉吟了一下:“或许会造成人事上的变动,而且相信会直接波及山城蓝冰可乐公司。”
    “‘山城蓝冰’!”程雪雁再次暗吃了一惊,问道,“到底是什么?你就别卖关子了。”
    谢思涵说:“你可以现在就上网看一看。只要在‘百度’打入‘蓝冰可乐’四个字搜索一下就可以了,过一会儿咱们再联系。”
    程雪雁挂断了电话,急忙打开笔记本电脑迅速登录了互联网……
    须臾,一行醒目的标题赫然映入了她的眼帘:蓝冰中国起风波。
    今天下午,记者应邀参加了蓝冰中国有限公司(简称蓝冰中国)在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会上,蓝冰中国区总裁彭宇时和总经理魏鸾慧宣布:该公司已于昨日正式向设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提出仲裁,请求仲裁院裁决终止与山城蓝冰可乐饮料有限公司(简称山城蓝冰)签署的《中美合作山城蓝冰合作经营合同》、《商标许可合同》和《浓缩液供应协议》,同时解散山城蓝冰,并由其中方合作者赔偿由此带来的一切损失……
    “是合资纠纷。”这则新闻虽寥寥数语,可在程雪雁的心里却激起了巨大的波澜,“解散山城蓝冰可乐公司,停止其使用蓝冰可乐的商标,这一切将意味着什么……”
    众所周知,“蓝冰可乐”诞生在距今100多年前的美国,与其老对手“红火可乐”一起并称为世界两大软饮料品牌,其产品配方和商标持有人是蓝冰国际公司。
    自从80年代初,蓝冰进入中国之后就加大了在中国市场扩张的步伐。到了90年代中期,蓝冰在中国的合资、合作企业已经达到了22家。并且,专门成立了负责中国业务的机构——蓝冰中国有限公司。
    蓝冰中国的角色既是蓝冰可乐的品牌所有者,又是其饮料浓缩液的独家供应商。
    同蓝冰中国合资的所有中方企业,即建设在每一个地区的蓝冰可乐公司都是从蓝冰中国购进制造饮料所需的浓缩液后,按照一定的比例,自行完成饮料的灌装步骤,这在其内部被称为装瓶厂,而山城蓝冰可乐饮料公司在蓝冰中国构建的这些装瓶厂中是极为引人注目的一个。
    山城蓝冰仅在成立的短短两年内,就使蓝冰可乐在山城的市场占有率从零上升到57%,这对于拥有1000多万人口的山城来说,绝对是一个让人激动不已的数字,而这一业绩更是在蓝冰全球的市场体系中获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从双方合资后的第三年起,山城蓝冰开始实现赢利。此后,便以每年超过15%的增长速度飞速成长,当年的利润更是高达4500万元。这一切不只得益于蓝冰可乐这一誉满全球的品牌,更多的则是依靠山城蓝冰自己,针对本地市场的实际情况,而展开的一系列富有特色的营销。
    由于各装瓶厂都是独立运行的利益体系,其员工的福利、薪酬都由各中方的合资企业负责,同蓝冰中国没有任何直接的联系。所以,一旦仲裁院通过了蓝冰中国提出的:解散山城蓝冰公司的话,那么其现有的员工必然就会面临着重新择业的问题。
    “有了这件事做引子,或许会从山城蓝冰内部挖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看过新闻,程雪雁缓缓地走到窗边,向外面望去。窗外,美丽的维多利亚港在夜色中显得分外迷人。此时,程雪雁却无心去欣赏那美轮美奂的景致,而是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程雪雁是山城NIC公司的猎头顾问,这次来香港是参加亚洲区总部组织的一次培训活动。可谁知,在培训开始的第二天,好友谢思涵就不远千里从北京赶来,交代给她一件事:谢思涵所在的北溟集团要在山城设立一家饮品公司,让程雪雁帮忙物色一位总经理的合适人选。而且,要求也不复杂,只有一项:这个人要具备饮料行业外资企业与内资企业的双重高管经历。
    可就是这看似简单的委托,却着实让程雪雁颇费周折,可结果却依然徒劳无功。
    这几天里,她一边接受培训任务,一边又在忙着谢思涵的委托。因为从谢思涵的表现来看,程雪雁的心里非常清楚这件事的重要性。
    首先,北溟集团的总部设在北京。是一家集房地产、生物制药、商业服务为一体的大型企业财团。总裁杜鲲鹏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后赴美国留学多年,是一位学识渊博,阅历极深的商界奇才。这位新组建公司的总经理是杜鲲鹏亲点,那他对这个职位的要求之高自然可见一斑。
    其次,谢思涵作为杜鲲鹏的特别助理,为了这件事专程从北京赶来,恰恰说明这件事很急。自己参加培训的时间不过一周,如果不急,她大可不必非要在这个时候专程飞到香港当面详谈,而完全可以等自己回到山城之后再做接触。
    综上分析,便可得出一个结论:对于北溟集团来说,这是一件既重要又紧急的事情。而对于自己来说,能否顺利地完成委托既关联到公司的声誉,更关系到朋友之情。所以说,这是一件想推辞都不能推辞,不想做好也一定要做好的事。
    这期间,谢思涵的工作效率极高,回京的第二天便起草了项目的合同文本,而总裁杜鲲鹏的手笔更是让人为之瞠目:仅就这一单项人选的猎头费居然开出了1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这种条件对于任何一家猎头公司而言,都算得上是一个天大的业务。北溟集团凡此种种有悖于常理的行为,让程雪雁对这件事愈发地感到扑朔迷离。
    “饮料业外资企业与内资企业的双重高管经历”这是一个看上去似乎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要求。可“大简至繁”,其潜台词恐怕只有明眼人才能窥其究竟。程雪雁自然明白这个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要求。这句话的实质意义就是:只有具备了这个条件,才有资格参加接下来的面试,以及一系列其他的相关程序。
    在港期间,程雪雁为此事可以说是殚精竭虑。她一方面把任务指令传递给了山城NIC的执行人员,另一方面亲自动手来搜集饮料行业内的各种相关信息。与此同时,她还动用了自己在业内的全部“线人”,以期能够获得更有价值的资料和信息。  
    一转眼三天过去了,山城传来消息:现有人才库没有与目标对象相匹配的人选。
    再一转眼,一周又过去了,线人们也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杳无音信。工作进展如此迟缓,这让程雪雁不免暗自心焦。好在明天就可以回山城了,离开项目地的远程遥控,自然不比身在其中来得得心应手。 而谢思涵刚刚的这个电话似乎又让她看到了希望。
    想到这里,谢思涵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雪雁,上学时你选修过法律,你觉得这场官司到底谁会胜出?”
    “从表面上,蓝冰中国和山城蓝冰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公然反目。蓝冰中国提出仲裁的三个合同如果全部终止,这将意味着同山城蓝冰脱离了一切关系。没有了蓝冰中国的浓缩液和蓝冰可乐的商标使用权,山城蓝冰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无水之源,不过是一个壳子罢了。”程雪雁略微思忖了一下,继续说,“若要说谁输谁赢,仅从现在获得的信息还无从判断。一般情况下,这种国际性的仲裁程序非常烦琐,大约需要一年的时间才会有结果。”
    谢思涵沉默了一下,问道:“你认为这件事会对我们有帮助吗?”
    程雪雁说:“蓝冰中国此举无异于投了一枚深水炸弹,这在山城蓝冰内部一定会产生巨大的波澜。虽然我们不了解这次事件的内幕,但对于聪明人而言,这期间最保险的做法就是‘骑马找马’。要是真的等到一年之后,仲裁结果是山城蓝冰败诉,到那时再作打算的话,所消耗的时间成本、精力成本就太大了。”
    谢思涵接道:“所以,对于猎头公司来说,在这个时候介入山城蓝冰是最恰当的。”
    程雪雁说:“不走近他们,不接触他们,我们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机会有多大呢?”
    谢思涵似有所悟地说:“这么说,你快回山城了?”
    程雪雁粲然一笑说:“明天就走,我们山城再见吧。”
    .2.
    回到山城,程雪雁便不顾舟车劳顿,马不停蹄地扑在了北溟集团这个项目上。她双管齐下,一方面动用固有的资源,进行地毯式搜索。另一方面,还同山城蓝冰的高层进行了秘密会晤。可是,她千辛万苦搜寻到的三个候选人在杜鲲鹏的亲自面试之下,居然无一幸免均遭淘汰。
    更出乎意料的是,山城蓝冰的几位高管对于同蓝冰中国的仲裁结果虽持有不同观点,可一听说要在一家内资民营企业工作,就都表了一个有变数的态:留下来观望一段时间再作打算。
    如此徒劳无功,进展迟缓,不免让程雪雁焦灼万分。作为猎头部的负责人,除了北溟集团的项目之外,她还要兼顾公司其他的项目和日常管理。外企的工作,本就容易让人精疲力竭,心力交瘁,再加之她自身那种举重若轻的办事风格,有了压力从不向外显露,只是自己默默承受,但人所能承受的压力终归有限。几天之后,程雪雁在这体力与精力的极度消耗之下终于病倒了。
    山城的气温已经高达33℃,可程雪雁却快烧到了39℃。
    她从小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小病从来不去医院输液。尤其是抗生素类的药品,一旦平时滥用之后形成了耐药性,待到大病来犯之时就很难产生疗效了。
    此时的程雪雁只觉得忽冷忽热,冷的时候盖上两层羽绒被犹觉阵阵战栗,热的时候虽只剩片衣,却仍是大汗淋漓。虽然如此,她还是坚持没有去医院,而是喝了一袋板蓝根冲剂,外加两片阿斯匹林之后便躺在床上裹着被子沉睡起来。
    ……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之中,枕旁似乎产生了一丝微微的震颤,随之而来的是自己那熟悉的手机铃音。
    程雪雁下意识地从枕下摸出手机,费力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屏幕,上面显示出一个名字:顾北江。
    “顾北江……” 这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程雪雁一边思忖着,一边强打着精神接起电话:“喂,你好。”
    “请问是程小姐吗?”话筒中传出一个男人彬彬有礼的声音,“我是山城蓝冰——顾北江。”
    “原来是顾总,你好,我是程雪雁。”一听对方自报家门,程雪雁蓦然想起,此人就是自己前些天见过的那几位山城蓝冰可乐饮料公司的高管之一——代副总经理兼销售总监顾北江。两人虽仅是一面之缘,但彼此留下的印象却还不坏。
    程雪雁暗想:顾北江能够主动打来电话,难道是那件事有转机吗?
    顾北江似乎觉察出程雪雁的嗓音有些沙哑,便问道:“程小姐,你身体不舒服吗?”
    程雪雁苦笑了一下说:“生了点小病,没什么大碍。”
    顾北江先是笑了笑,然后意味深长地问:“是不是为了那件事?”
    程雪雁说:“顾总是明知故问。”
    顾北江沉吟了一下:“程小姐,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那件事。”
    程雪雁心中一喜,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问:“顾总莫非想通了?”
    “哪里。”顾北江谦逊地说,“我是想为程小姐推荐一位比我更合适的人选。”
    “比您更适合的人选?”听顾北江这么一说,程雪雁不由自主地坐了起来。
    “没错,他是我的前任,一个不能称之为人的人。”顾北江顿了顿,解释说,“我这话绝对没有贬低的意思。”
    程雪雁禁不住笑了笑说:“不是人的人,也是人,难道还能是鬼狐仙怪不成?”
    顾北江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沉吟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地说:“不动如山岳,难测如阴阳,可望而不可即。”
    程雪雁心中一凛,问道:“您的这位朋友,真有您说得那么优秀吗?”
    “什么?朋友?”顾北江苦笑了一下,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但只是稍一迟疑便拉回了话题,“程小姐,见了面之后,你就知道我所言是实是虚了。”
    程雪雁虽然从对方的话里感觉到一丝异样,但她还来不及仔细思考就脱口问道:“他人在哪里?”
    “已经辞职了,稍后我把他的简历给你发过去,你和他直接联系吧!”
    “多谢您了,顾总!有机会我请您吃饭。”程雪雁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不自觉地下了地。
    “就为这一个‘谢’字,也该我请你才对。”顾北江笑道,“还有一件事,就是再称呼我的时候请把‘您’下边的那个‘心’字去掉。”
    程雪雁会心一笑,说:“谢谢你顾总。”
    “你身体不舒服,就先休息吧,我们改日再叙……再见。”
    挂断了电话,程雪雁先是倒了满满一大杯水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摸了摸额头感觉似乎没有那么热了,但还是晕得厉害。她也顾不上这许多了,因为顾北江说的这个人已激发了她极大的兴趣。
    ……
    十分钟之后,程雪雁收到了顾北江发来的简历:
    萧云帆,男,1968年出生。
    1991年毕业于山城大学中文系,1992年留学于英国INSEAD商学院,1997年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同年就职于英国VJ食品公司;
    2000年回国,加入樵夫山泉饮品公司任华北区总经理,2003年就职于中美合资山城蓝冰可乐饮料有限公司任副总经理,并于2005年6月12日辞职……
    这份简历她反反复复地看了几遍,不由暗自欣慰:“樵夫山泉”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水饮料生产企业,蓝冰可乐更是顶级的跨国品牌,而这两点恰恰都符合了北溟集团的要求。
    “萧云帆……在山城猎头业这么多年,却从未听说有这样一个人。”程雪雁疲惫地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眼又仔细地回想起刚才和顾北江的对话:
    “从话语中判断,顾北江和这个萧云帆的关系并非朋友,那他推荐此人的动机是什么呢?‘不动如山岳,难测如阴阳’,这个世界上还存在这样的人吗?不能用人来界定那会是什么……”这一系列的问题让她愈发百思不解。
    须臾,程雪雁突然睁开了眼睛,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她先是看了一遍萧云帆简历上的辞职日期,然后又迅速登录了《蓝冰中国起风波》那篇新闻网页。
    “新闻发布会是在6月11日召开的,而萧云帆则是在消息公布的第二天就辞职了,这两者之间难道仅仅只是巧合,还是他早已预见到了什么?”程雪雁紧蹙双眉,苦苦地思索着……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总比在这胡乱揣测要好得多。”想到这,她一把抓起自己的手机,然后按照简历上的联系电话拨了过去。
    她先拨的是萧云帆的手机号码,按过了那一串长长的阿拉伯数字之后,听筒里传来:“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她下意识地按了两遍重拨键之后,便马上改变了主意,拨叫了萧云帆家里的电话。可谁知,等待她的仍旧是那长长的无人接听的信号音。
    一阵眩晕蓦然袭来,程雪雁再次有气无力地靠在了椅背上。过了一会儿,她缓缓地站起身,打开冰箱,从里边取出一枚冰块放在嘴里咯嘣咯嘣地嚼碎咽下。吃完冰块,感觉稍微舒服了一点,便重新回到床上躺下,可大脑里始终画着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个萧云帆,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