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仙楚(卷1轩辕神器)/玄幻经典系列/口袋文库[平装]
  • 共1个商家     7.10元~7.10
  • 作者:树下野狐(作者)
  • 出版社:中国致公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450463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天地一洪炉,北斗七星辰。
    壶中日月悬,鼎里两仪分。
    虎符召妖兽,龙幡镇鬼神。
    何当收六宝,乘风上九宸。
    如果有来世,我愿再度与你相逢!【俊朗书生】【古庙白狐】【上古神器】神秘古庙的人狐相遇,引发轩辕世界道魔之争。
    最精彩的玄幻冒险经历,最瑰丽的法术神器打斗,本土奇幻第一人树下野狐全新修订版《仙楚(卷1轩辕神器)》。

    媒体推荐

    这是一部热血程度堪比《龙族》,情节精彩感直追《盗墓笔记》,场面华丽视觉超过《轩辕剑》的好小说,我最早做编辑的时候,对这部小说的评价就是一句话——酣畅淋漓的阅读。
    ——杨小邪,资深出版人,《漫客·小说绘》执行主编。

    作者简介

    树下野狐,北大毕业,2001年7月开始创作的《搜神记》,开创了中国新神话主义的东方奇幻风格,掀起全球华人网络的“搜神热”,迅即在港台正式出版,是近年来最著名、最畅销的网络奇幻经典之一,被誉为“本土奇幻扛旗人”、“当代新神话主义浪潮的领军人物”。另著有《仙楚》等。

    目录

    楔子 古刹奇遇
    第一章 驿站解围
    第二章 结拜同行
    第三章 智斗妖孽
    第四章 劫后余生
    第五章 行卷之计
    第六章 欲擒敝纵
    第七章 暗香浮动
    第八章 弑君妖蟒
    第九章 误吞蛇丹
    第十章 摄魄魔笛
    第十一章 天地洪炉
    第十二章 道魔附体

    序言

    大约在九十年前,因日本关东大地震而影响到日本经济,普通民众收入走低,然而民众对读书的热情并未因经济影响而低落,所以,低成本低定价的口袋书应运而生。1927年,“岩波文库”开始出版,随后“改造社文库”、“春阳堂文库”、“新潮文库”等接连出版,引起了文库热潮,从此,“文库本”成了为出版史上的一个专有名词。
    所谓文库本,是指一种定价低廉,便于携带,以普及为目的的小开本图书出版形态。时至今日,在中国大陆地区,以青少年为主要读者群的阅读风潮日渐兴起,由是,我们借鉴了日本的出版形式,将这一套涵盖武侠、玄幻、言情、悬疑等各门类的类型小说的优秀作品,以“口袋文库”的形式出版,并介绍给读者们。
    我们所策划的“口袋文库”,目前涉及作品如下:
    香港武侠小说宗师黄易最新作品《日月当空》;
    大陆武侠新生代宗师凤歌最新作品《灵飞经》;
    起点中文网白金级作家天蚕土豆作品《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起点中文网白金级作家猫腻经典作品《朱雀记》;
    中国本土奇幻扛旗人树下野狐经典作品《仙楚》;
    以上作品,仅仅只是我们的开始,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将陆续推出那多、步非烟、7号同学、水阡墨、锦竹等畅销作家的作品。此外,我们还组织了一个编委会,对入选这一套文库的作品进行遴选把关,以保证推介给你们的,都是华语小说中最优秀的作品。
    希望你们喜欢并持续支持。
    口袋文库编委会

    文摘

    西唐元宝十八年十二月,黄昏,紫雾峡。
    空中黑云滚滚翻腾,天昏地暗。狂风怒号,飞沙走石,远远望去,到处灰蒙蒙一片。
    呼啸的风声里隐隐传来朗朗的吟诵声:“天山有雪常不开,千峰万岭雪崔嵬。北风夜卷赤亭口,一夜天山雪更厚……”声音断断续续,似有若无。
    一道闪电陡然划过,将幽深的峡壑照得雪亮。
    两侧峭壁如削,林海起伏。狭窄蜿蜒的山路上,长草纷摇,尘土弥漫,一个少年书生一手握着卷书,一手牵着匹瘦黑毛驴,一边吟诵,一边漫行。
    他脸容俊秀,长眉星目,头巾飘飞,青布棉袍猎猎翻卷,神色从容洒脱,怡然自得,丝毫未受这罕见的腊月雷风暴的影响。
    “轰隆!”
    雷声轰鸣,毛驴受惊,浑然没有主人的豪情雅兴,“啊吁”乱叫,犟着脖子死活不肯挪步。
    “你这怠懒犟驴真是气煞我了。等到了长安,中了进士,瞧我不把你做成肉脯。”
    少年书生无奈,摇头笑叱着从驴臀上的行李架里抽出一条青布,撕成碎帛,将毛驴耳朵塞得严严实实,拽着朝前走。
    风势越来越大,前方漆黑,影影绰绰。闪电如银蛇乱舞,“轰”的一声,一棵松树突然被焦雷劈中,烈火熊熊。
    轰雷并奏,声声震耳欲聋。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地落了下来,被狂风夹卷着抽打在脸上,隐隐生疼。
    少年书生喃喃道:“荒山野岭,哪有避雨之处?人淋湿了也就罢了,若将书浇坏了,那可了不得。”
    他用油牛皮将行李架遮挡严密,牵着驴加快了脚步,一边左右旁顾,寻找躲避风雨的洞穴。但两侧皆是石崖坚壁,哪有洞隙可寻?
    “哗啦啦!”
    过不片刻,大雨倾盆,如乱箭攒集,劈头盖脸地打落下来,山路顷刻间变得泥泞不堪。
    少年书生如落汤鸡似的顶着狂风暴雨,在崎岖的山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行了一阵。周身湿透,被冷风吹刮,更是刻骨侵寒,他一连打了几个喷嚏。
    正白微微发抖,他突然看见前方不远处红光隐隐,在黑暗中吞吐闪耀,当是灯光无疑。书生心中大喜,拉着驴大步赶去。
    只见那灯火光怪陆离,变幻无端,忽而姹紫嫣红,忽而青绿碧翠,将夜空映照得流离绚彩,妖丽难言。
    书生大奇,忽想:“咦,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哪有这么绮丽的灯火?难道是妖怪不成?”他倒抽了一口凉气,不由得停下脚步,转念又想:“常言道,‘不做亏心事,何惧鬼敲门?’我楚易向来坦坦荡荡,就算是遇到妖魔,又有什么可怕的?”他微微一笑,拽紧毛驴继续前行。
    风狂雨骤,雷电交加。走得近了,那绚光霞彩反而渐渐淡了下来,只剩下一轮浅浅的红晕,微弱地闪耀着。
    借着闪电瞬间的强光,少年书生楚易发觉红芒闪处竟是一座寺庙,红墙黑瓦,在茂密松林的掩映下略显破败。
    “这彩光想必是寺庙法烛的神光。”他心中一宽,当下再不迟疑,冒雨急行。
    到了庙门,只见木门半掩,红漆剥落,檐前两盏灯笼昏黄摇曳,明暗不定,照着匾上的“普善寺”三个大字,看起来颇为凄凉暗淡。 楚易抹去满脸雨水,整了整湿淋淋的衣冠,大声道:“在下闽地举子楚易,千里赴京赶考,途经宝地,恰逢风雨,望借宝刹一避。”
    轰雷滚滚,杳无人应。
    那庙门倒是“咯吱”一声被狂风吹开一条大缝。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瞧不见,那红光倒像是突然之间完全熄灭了。
    楚易又提高声音,反复报了几遍,依旧听不见半点声息。他心下犯疑,但又不好贸然闯入。正自踌躇,毛驴突然“啊吁”一声欢鸣,一头撞开庙门,撒了欢似的跑了进去。
    楚易待要拉住,已然不及,一时哭笑不得,脱口道:“你这不知进退的野秃驴……”
    突然想起此语颇有冒犯和尚之嫌,他急忙收口道:“各位高僧,在下无意冒犯。我说的乃是这乱闯山门的畜生,这……这就拉它回来……”揖了一礼,书生疾步追去。
    寺庙里黑咕隆咚,只能隐隐约约地瞧见一些轮廓,好在“啊吁”、“啊吁”之声清晰入耳,此起彼伏。他循着声音,借着微光一路追去,一边叫道:“犟驴儿,不要乱闯宝刹,扰乱高僧修行。”
    那毛驴正自快活,又被布帛塞住了耳朵,哪儿听得见他的声音,颠着屁股一路小跑,欢快地穿堂过殿,直往寺庙深处奔去。
    楚易大感窘迫,不住地高声赔罪,但除了风啸雷吼,四周阴森森,寂寂无声,偌大寺中竟似一个僧人也没有。
    接连穿过空空荡荡的殿堂、甬道,始终不见一个人影,他心中惊疑不定,越来越觉得隐隐不安,几次想要抽身退出。但他家世贫寒,父亲早亡,那匹毛驴是寡母半年前为了让他进京赶考,辛苦筹借了几两银子才买来的坐骑,行李架中又有仅剩的盘缠和书卷,几乎是他全部的身家性命,哪能这般轻易丢弃?他唯有摒除杂念,穷追不舍。
    大雨滂沱,他湿淋淋地来到了大雄宝殿前,只见那毛驴绕着香炉鼎奔了几圈,冲着他“啊吁”着一通欢鸣,屁颠儿屁颠儿地冲上了台阶,直往殿里钻去。
    “这该死的瘟驴!”楚易气恼,带着忐忑不安,追上殿去。
    大殿内烛光如豆,佛像森严肃穆。
    甫一踏入门槛,一阵狂风吹来,幡幔“呼呼”乱卷,烛芯“咝咝”轻响,灯光乱跳,突然熄灭。四周漆黑不见五指,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腥臭之气。
    楚易环身四顾,心“怦怦”直跳,低声叫道:“犟驴儿?犟驴儿?”
    那毛驴也不知藏到了哪里,他索性不吱声了。
    楚易摸黑走了几步,脚下蓦地一绊,登时踉跄摔倒。他只道是那懒驴赖在地上,低声笑道:“犟驴儿?跟我躲迷藏呢?”伸手摸去,那绊倒他之物黏嗒嗒、冷冰冰的,也不知是什么。
    忽然电光陡亮,轰雷交响,大殿陡然一片蓝紫透亮。
    他“啊”的一声,寒毛乍竖,几乎跳将起来。
    满殿青石地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和尚的尸体,个个张口瞪目,满脸惊怒悲愤之色,胸膛剖裂,死状惨烈,鲜血淌了一地,有些已经凝结为暗紫色的薄冰。
    闪电一没而过,殿中又转黑暗。
    阴风呼啸,幡幔鼓舞,殿中混沌森寒,周侧佛像似乎都在森然俯瞰,格外阴森诡异。饶是他素来胆大,此刻也不禁心底发毛,再被冷风一吹,只觉脊骨也发起寒来,不自禁地牙关乱撞,微微颤抖。想要转身冲出殿外,双腿却酸软无力,连一步也迈不开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狂乱的心跳才渐渐平息下来,他蓦地想:“难道是强盗劫掠寺庙将这里的和尚杀了个精光?”
    此处深山老林,盗匪众多,时有劫案发生,而寺庙通常又颇为殷富,这个推断不无可能。
    他定了定神,又想:“楚易啊楚易,这些不过是枉死之人,你堂堂七尺男儿,有什么可怕的?”
    他当下朝四周拜了几拜,大声道:“各位高僧,明日一早,在下出了山,便到最近的衙门去报官,定将杀人的盗匪绳之以法,以告你们在天之灵……”
    “啊吁!”话音未落,突然从右方佛像后传出毛驴的叫声。
    “犟驴儿!”此刻楚易的心已经平定下来,经历了这小小的波折,在这遍地尸体的漆黑大殿里听见毛驴的叫声,简直比仙曲神乐还要动听。
    他精神一振,小心翼翼地摸到了佛像后,果然闻见了毛驴的气味。
    那驴儿“啊吁啊吁”地直叫唤,极是兴奋,毛茸茸的头伸了过来,在他身上蹭来蹭去。楚易舒了口气,摸着这毛驴的脑袋,突然涌起故友重逢般的温暖欢悦之意。
    “啊吁!”毛驴突然伸出湿嗒嗒的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一把,不等他呵斥,又一口咬住他的袖襟,将他朝前拖去。
    “你带我去哪儿?”楚易惊魂甫定,又被它的殷勤弄得啼笑皆非,跌跌撞撞地摸黑前行,过了侧门甬道,到了后院之中。
    当空一道闪电,又将四周照得明亮。
    他惊咦一声,只见大雨瓢泼,遍地水花,泥泞里盘坐了两人,面面相对,仿佛泥塑石雕一般,动也不动。左边一人是个老和尚,白眉飘飘,袈裟鼓舞,胸前挂了一串赤红色的念珠;右边那人头戴碧纱笼帽,脸容清奇俊逸,紫衫玉带,腰间悬了一个银白色丝囊和一尺来长的玛瑙葫芦。
    两人怒目相视,四手交缠,一团红光从彼此交叠的手中隐隐透出,紫气吞吐。
    P01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