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2010中国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小说卷(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20.90元~20.90
  • 作者:中国高校文学作品征集评审委员会(编者),冰峰(编者)
  • 出版社:漓江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75100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2010中国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小说卷(套装上下册)》:文学走进大学校园,打造高校文学历史。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等,10000余所高校的26000多位大学生参赛117立获奖作者有代表性、有影响力著名作家贾平凹、阿来、肖复兴、韩作荣、李敬泽、冯秋子、商震、林莽,等担任评委,作家网《人民文学》包商银行漓江出版社微型小说杂志社等主办。
    [北京大学]陈欣瑶《千秋岁》、[厦门大学]小起《幻灭》、[北京师范大学]宝岚《猪的大逃亡》、[同济大学]高帅《鬼压床》、[河南师范大学]阿流《小庄呼声》、[黑龙江大学]杨小康《我矮小精悍》、[福建师范大学]陈浩文《广陵散》、[北京大学]费祎《十月菊花》、[天津大学]夏超《马贼》。
    漓江版年选,一年一度的文学盛宴,源自十四年如一日的品质守护。

    媒体推荐

    他觉得自己是一张纸,清晰地从内心深处传来撕裂的声音。一张白色的纸,再锋利的视觉也无法穿透。面颊像纸糊一般虚假,他的眼睛通过一具死去的躯壳在向外望,手指的所有突破逃不开纸的触觉,耳朵被反复揉皱,世界是一团纠结的五线谱。他的嘴唇在颤抖,枯叶一样干燥,言语稍微探出头,便被卷入深秋的涡流。欲望拥挤在咽喉的岔口,愤怒是无法消化的石头。他惊恐地按着自己的胸口,一个人敲击着钢钉,向外挖凿出口,灵魂愤怒而肉体腐朽。脸上的表情永远是没有意志的,仿佛用橡皮擦就可以随意改造。他怕自己真的要变成一张纸,一张死在纸篓里的废纸。手在挥舞,仿佛是古老的祭祀。左手死死抓住左胸口,右手死死抓住右胸口,然后狠命地将身体往两边撕开,撕裂,像撕一张再普通不过的纸……
      ——北京化工大学 蔡瑞龙《撕》
    春米就这样安静地躺在潮湿的艾草上,狗爷得以有机会第一次如此亲近地触碰一个年轻女子。他扔下刀子,挪过去,蹲在春米的身边,伸出手指颤颤地放在她的喉脉上——他之前总是用这样的方法判断猎物的死活。他不懂医术,但他觉得人兽都是一样的,甚至在大多数时候,人还没有畜牲的命硬。
    狗爷知道春米还活着,他知道这河边湿气浓重,不能让这女子久躺。他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木板窝棚,取出了一张柔软的黄羊皮。他又去河里洗去了手上身上的血渍,然后放下羊皮轻轻地把这女子挪上去,最后他就那样用羊皮裹着春米把她抱回家放在了自己的床上。
    那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蹊跷而繁杂,狗爷爽直甚至有些迟钝的性格让他不想去处理。先是发现自己杀死了怀孕了的母羊,接着自己的狗又吓昏了来历不明的女子。与此同时,狗爷也知道母羊已死无法挽回,而人命尚在并且关天,所以他又赶忙退出房子去找村里唯一的医生——老四爷。
      ——济南大学 邹涛《丹南旧事》

    目录

    十年文化战略工程。打造高校文学巨史
    (上)
    千秋岁
    幻灭
    猪的大逃亡
    鬼压床
    小庄呼声
    我矮小精悍
    广陵散
    十月菊花
    马贼
    续写西厢
    九重楼
    红豆生南国
    鼓风秀水
    幸存
    瘸子阿棠
    鞭炮
    房子在下陷
    在多年以后的小镇上奔跑
    教主
    爸爸真好
    鬼丫头
    小狐狸的故事
    芍药殇
    五缺
    犹豫狐狸
    死亡游戏
    (下)

    逃跑的蔬菜
    丹南旧事
    时移事往
    黎明之后
    图腾与灭迹的星辰
    别样叙事
    上帝之贡
    发簪
    以撒

    女人病
    异化人
    小寡妇上坟
    你们好吗,我很好
    弑佛
    白茫
    情书
    六月三十日
    梦的雅朵
    舞向骄阳
    附录:第一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文学作品
    征集、评奖、出版活动·获奖名单

    文摘

    虽然我一直怀疑八姨嫂运动之后的哼哼的确叫着解庆的名字,但是我仍然什么都没问。这跟小仙眼里只有解庆但是我也什么都不问是一样的。在那些解庆带我四处闲逛的日子里,我想我和解庆之间最大的和谐以及默契在于我们彼此都什么也不问,正是这种什么都不问让我们显得尤其亲近。
    一旦我问了什么,便破坏了这种与别人不同的亲近。
    兴浦的护村河边是向着城区延伸过去的果园,这些果园吸收着城里的煤灰、吵闹还有炎热。解庆家里种着不知道多少梨树,每排梨树之间有三步宽的空隙,有人家用这点空隙种草药或者黄豆,只有解庆家的荒草遍布。解庆家的梨树上长满了沙梨,然而从远处看只能看到满树的牛皮纸袋。这些牛皮纸袋随着梨子的长大由瘪胀圆,退色变薄,最后在秋天的头几场雨里淋得破破烂烂。解庆有一次找了一只没套纸袋的梨给我看,我并没有认出那只黑黢黢油亮亮的东西,竟然也是梨子。
    “煤灰”解庆边说边把那梨扔进草丛,“能把梨腌成苦的。”
    我毕生的植物常识都得于这些毫无目的闲逛。诸如假枸杞的果子比真的更加浑圆,苦菜如何与其它杂草相互区别。我跟在解庆后面,端详他的脖子和肩膀,至今都没见过比它比例更加匀称且色彩健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