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风化成典:西藏文史故事十五讲[平装]
  • 共1个商家     41.70元~41.70
  • 作者:马丽华(作者)
  • 出版社:中国藏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53057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马丽华最新力作《风化成典·西藏文史故事十五讲》,纵览西藏地区数千年风云,从中撷取一个个精彩的人物和事件,大至王朝兴衰,小至个人命运,有一些是众所周知的,更多的属于发掘所得,既是史实,更是传奇。

    作者简介

    马丽华,出生于山东省济南市。1976年毕业于山东临沂师院中文系,在藏工作27年,历任《西藏文学》编辑、西藏作协和西藏文联副主席。期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作家班,获文学学士学位。2003年调至北京,现任中国藏学出版社总编辑。著有涉藏题材作品共计18部,以纪实文学为主,代表作为《藏北游历》《西行阿里》《灵魂像风》(三部合集为《走过西藏》)《藏东红山脉》,以及《青藏苍茫——青藏高原科学考察50年》《老拉萨——圣城暮色》等。另有诗集、散文结集和长篇小说《如意高地》等。其中多部已出版港、台版,并译为英、法文等文种。

    目录

    序一 拉巴平措
    序二 沈卫荣
    开篇 自新大陆
    第一讲 神话时代之万物何来
    口碑中的猴子变人传说
    犬和马怎样成为人类朋友
    远古的薪火
    澜沧江畔的上古村庄

    第二讲 传说时代之人神共处
    象雄的边界与遗产
    王从波密来
    王者重归大地
    外部世界有关西藏的传说

    第三讲 英雄时代之喷薄而出
    松赞干布君临
    藏文的光芒
    象雄、吐谷浑灭国记
    公主的嫁妆

    第四讲 英雄时代之如日中天
    三个武史故事
    活埋老臣与佛苯之争
    只履东归与顿渐之争
    从唐诗看边关离乱

    第五讲 英雄时代之牧歌唱晚
    息战言和之路
    相约在核桃花开时节
    吐蕃的遗产,敦煌的缘分
    一代文化所托命之人——法成

    第六讲 命运种种:生活在远年的时空(之一)
    噶尔氏兄弟与赤玛蕾母子
    王玄策,史实+传奇
    朗达玛背负千载骂名
    吐蕃七良臣

    第七讲 闭修时代之佛祖在上
    两路火把相向而来
    高原边际:吐蕃的余绪和回响
    功在开辟的宗教先贤们
    苦修者米拉热巴

    第八讲 在大元帝国治下别开生面
    《看不见的城市》
    光荣的萨班伯侄
    藏传佛教在西藏内外
    僧装英雄绛曲坚赞

    第九讲 命运种种:生活在远年的时空(之二)
    失意的噶玛拔希
    萨迦家事秘闻
    桑哥的末日
    萨迦寺里皇家僧

    第十讲 遍地是法王:多封众建在明朝
    大宝法王与超度宝卷
    大乘法王与萨迦寺回归
    大慈法王两赴京城
    阐化王与帕竹势力的兴衰

    第十一讲 命运种种:生活在远年的时空(之三)
    “第二佛陀”宗喀巴
    这个时代的宗教生活
    大地行者唐东杰布
    古道上的白色运茶神

    第十二讲 清季的天空之斗转星移
    俺答汗,再续蒙藏之缘
    固始汗,格鲁派威猛护法
    仓央嘉措及其情诗
    从古格到卫藏:天国幻象

    第十三讲 清季的天空之朗朗乾坤
    快意恩仇颇罗鼐
    西藏在乾隆年间
    驻藏大臣列班而来
    从噶伦到音乐家——多仁·丹增班觉的故事

    第十四讲 清季的天空之暮色四合
    为什么总是失去
    谍影幢幢:不再止于道听途说
    铭记一份清单
    神王神王,何来何往

    第十五讲 凝视渐行渐远的背影
    九世班禅——回乡的路走了十四年
    刘曼卿——小女子担大义
    两个康巴汉子——嘎然喇嘛和邦达多吉
    有过更敦群培这样的人
    结语 川流不息的风
    后记

    文摘

    第一讲 神话时代之万物何来
    进入本书主题,假如能从西藏上古神话开讲就好了,就像老故事所云——
    在从前的从前,昨天的昨天,天和地发生了战争,铜和铁发生了战争。大地因此剧烈动荡,并发出了金属撞击的刺耳声响,岩石崩坏,在天地间翻飞……总之电光石火,充满宇宙,远古太初正是从这样一个混沌无序的纪元开始的。
    当战争结束,尘埃落定,松石成为幸存者,很可能作为大地的主宰。若说松石的父亲,那是松石王塘波;若说松石的母亲,那是某种上等的松石。他们的儿子,是分布在东南西北各地、名字各有不同的松石家族,据说主要的有四种……
    后来松石之间也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战争,曾在七重天上打过,曾在七重地下打过。古代讲故事的人就说了:坚忍属于神和铁,人的思想没有一刻是坚定的。这句话看来像是总结,古老智慧的结晶,说得斩钉截铁,有如终审判决,但似乎存在悖论,逻辑上等于:人始终坚定地认为,人的思想没有一刻是坚定的。
    最早出现的人名,有一个叫米布米祖的,后来的名字就多了。不知所为何来,初民之人和松石之间也发生了战争。神话没说谁胜利了,但说到人类必须效忠蓝松石。
    神话又说,需要人效忠的神和半神之物还多,从青稞,到棉布,到一种长青的草本植物“采”。而所有这些被崇拜的物象皆有族谱世系,例如青稞的父祖,他在丁尼丁草原高高飞翔,是一只雄鹰吧;青稞的母亲名叫恰普季玛恰普秀色,是何形象不得而知。青稞的家族庞大,主要的也有四种。其中的七粒青稞来自于名叫“六生”的母青稞,而六生母青稞是神青稞。神话教导人类,需要敬奉效忠的是六生母青稞。
    妖魔是有的,我们对此所知不多,只是在神话语境的缝隙中,了解到妖地似乎是人世的反面:火没有温度,水也不是湿的——“火不热水不湿”,或者“火不起水不退”, “火不蔓延水不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