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夺标:职场五年实录2[平装]
  • 共3个商家     12.19元~19.00
  • 作者:洪武散人(作者)
  • 出版社:广西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9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906655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夺标:职场五年实录2》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媒体推荐

    楼主写得特别真实,在房地产这个行业,以及房地产附属的行业,就是这样的情况,入了这样的行业,可以赚到很多钱,而这个人是幸运还是不幸就很难评说了,看到周围很多外表风光的女人。开着好车,住着高档的大房子。可是,总觉得她们是那么不开心,不只是工作繁忙劳累,更主要的是觉得她们活得不够简单。或者说她们没办法活得简单。
    ——sunny_meng(起点中文网)
    精彩,惊心动魄,心力的角逐,智慧的较量!处于劣势的时候,运用自己的智慧和努力,一步一步把事情推向有利于自己的一方发展,这个过程很刺激,很精彩,也很有吸引力。我想驾驭这个过程一定让楼主感觉很惊险。很美好。印象很深刻!
    ——duzheng2007(起点中文网)
    近段时间一直在关注散人兄的帖子,从中获益匪浅,给工作中的人许多有益的职场启示,你的工作经验实录对刚工作的人来说是一种财富。自从看到你的帖子我感觉像发现了个宝藏,里面有许多宝贵的东西对自己的工作很有借鉴指导啊,感觉就像自家的兄长在娓娓道来,感觉很真诚亲切。看你的帖子现在是我的一种享受!
    ——huaihe2006(天涯社区)
    你文中的人名取得很形象啊,文章写得也蛮生动的。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经历过那么复杂的工作环境,但是你的文章也多多少少让我学到了一些职场上为人处世的经验呵,比起看其他的贴子有意义多了。
    ——乱弹琴的鱼(天涯社区)
    此文很好很强大,学到了不少东西,如果有机会,真想拜你为师,南京是块宝地,我是初来贵地,却有找不到北的感觉……没有很深的人生历练,是写不出这么深刻的文章的。期待着你的下文,更希望能从你的职场生涯里学到更多为人处世的妙方,总觉得这方面我自己还很欠缺,如果有机会,小弟亦希望拜你为师,跟随左右。洪武兄,加油,加油,加油!
    ——颜丑丑文良良(天涯社区)

    作者简介

    洪武散人,安徽凤阳人,现居江苏南京。2000年,大学毕业,初征江湖,在苏南某上市公司从事销售工作,两年时间,完成了由学生到职场战士的角色转换。2003年,怀揣八百元加盟以工程建设及房地产开发为主营业务的某外资集团公司,从事工程项目营销工作。五年之内,从基层助理一直做到管理职位,其间做过业务助理、业务员、市场部副经理、市场部经理以及市场部驻外代表等。 职场五年中,善用智、用辞、用理,以一张嘴巴、一颗脑袋为自己挣得三套房产、一部私车。 职场五年,饱尝成功失败的甘甜苦涩,体会尔虞我诈的酷烈严寒,也感受到一些温暖的人性之光,一些淡淡的幸福与希望。在这部职场纪实小说中,作者愿意将自己的经历与感悟,大胆地与刚踏入职场、已经在职场中摸爬滚打多年的兄弟姐妹们分享,希望大家有所借鉴与防范,少走弯路,早日成功。

    目录

    第二册人物表
    第一章 新年、新领导、新员工、老调新弹
    第二章 拳打脚踢,驱武逐吕
    第三章 这个单子算谁的
    第四章 一纸报告价值万金
    第五章 都是在演艺界混的同行
    第六章 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第七章 比签单更重要的是被人认可
    第八章 把我当成甲方的甲方
    第九章 我们是卖咸鱼的
    第十章 一个有心诈骗,一个心不设防
    第十一章 这话算是威胁吗
    第十二章 领导做了一次赌博
    第十三章 钱是赤裸裸的,也是坦诚的
    第十四章 又一个80后的小富姐
    第十五章 该我“捡”钱包的时候又到了
    第十六章 公司真会支持我的任何主张
    第十七章 雨水让鲜血更加刺眼夺目
    第十八章 我们都是草芥
    第十九章 兄弟
    第二十章 一次让人崩溃的表演
    第二十一章 所谓年度会议
    第二十二章 龙凤斗
    第二十三章 选美佳丽戏份杀青
    第二十四章 让人失去信任很简单
    第二十五章 孤要杀他个片甲不留
    第二十六章 四万块啊,那不是草纸
    第二十七章 一年又一年
    第二十八章 一个混世魔王加一个帮凶8
    第二十九章 我要做另一个王石
    第三十章 一朝饮完全年酒9
    第三十一章 两大忽悠同台竞技
    第三十二章 又来了一个吃里爬外的家伙
    第三十三章 心仪的她做了我的卧底
    第三十四章 刀光剑影让他老了几十岁
    第三十五章 挟天子以令诸侯
    第三十六章 一个令人惆怅的夜晚
    第三十七章 到底是姓宋还是姓白
    第三十八章 二度携手再续前缘
    第三十九章 让我又欣赏又恼火的新领导
    第四十章 我跟钟山狼就这样上了擂台
    第四十一章 爷的话必须得听
    第四十二章 又要在宋白之间做出抉择
    第四十三章 老鼠横行,小人当道
    第四十四章 跳梁小丑的“精彩”表演
    第四十五章 候鸟的岁月开始了
    第四十六章 此生无缘,再无来世
    第四十七章 代表处上空弥漫着硝烟
    第四十八章 最后的晚餐
    第四十九章 “西安事变”
    第五十章 最后一战,我用五年所学对付雇主
    第五十一章 尾声

    文摘

    第一章 新年、新领导、新员工、老调新弹
    公共办公区的每张办公桌上都堆着花生、瓜子,还有一袋袋红红绿绿的糖果,宋头领一边剥着花生一边笑容满面地跟我们唠着嗑,这是年后第一天开工的情形。
    按集团公司安排,各分公司都在上班第一天组织茶话会,集团公司统一采购零食发放到分公司,然后分公司再将零食分配到各部门。于是,大伙就在一片噼里啪啦声中开始了新一年的工作。
    惯例,年年如此。
    按照惯例,在上班的第一天,老板和集团主要领导都会赏脸,轮流着到各分公司会场露个面以示关心,也像是个开工宣告。
    上午九点多钟,老板穿着一件深褐色绣满“福”字的唐装莅临园林公司的会议现场。老板的身影一出现,宋头领就带着手下全体员工起立,鼓掌迎接。这场景让我忽然想起在电影里常看到的一个画面:长官在用餐之际莅临前线慰劳士兵,士兵们眼见长官驾到,于是匆忙放下碗筷,惶惶之中冲着长官“啪”的一声行个接近标准的军礼。
    老板微笑着摆摆手,示意茶话会继续进行。这个时候他无意打扰正在享受零食的前线将士,更不会不合时宜地发表措辞严肃的“战前动员讲话”,他只是在阵地上稍作停留,与老兵新将见个面,给大伙拜个年,仅此而已。
    在老板离去之后,大伙陆续落座,重新开始对桌子上的零食进行扫荡。还没等屁股坐稳,工程集团总裁白骨精女士像一只美丽的凤凰,翩然落在园林公司会议现场。大伙只好放下手中猎物,再一次起立鼓掌欢迎,有的人嘴里还含着东西,此时只好趁人不注意低头吐进纸篓里。
    白骨精很应景地穿着一套大红色的中式礼服,细细柔柔的白色兔毛整齐地压在衣边、领扣、袖口,干净、喜庆而又尊贵。
    “我代表工程集团给各位同仁拜个晚年,祝大伙新年快乐、工作顺利。”白骨精优雅从容,声音清脆,一脸阳光。
    “欢迎‘白总裁’给我们做新年致辞。”宋头领暖昧地对白骨精笑道。
    熟悉公司的老员工自然看得出来这是宋头领跟白骨精之间常有的玩笑话,此二人在一起共事近十年,一个管工程一个管市场,在公司发展史上重要的工程项目中配合默契,相互信任,彼此知根知底,早就建立了一种亲密无间的战友关系。而新员工则很可能会因为这个暧昧的眼神和笑容误会这二人之间存在某种阳光外的关系。
    白骨精没理会宋头领这茬,冲他撇了撇嘴,接着笑哈哈地道:“哎,你们公司吃的东西怎么这么少啊?”
    “我们哪里知道啊?集团赏我们多少我们就吃多少,我们只能抢着干活哪敢抢着吃呢?”
    “你抢得还少啊?”白骨精白了宋头领一眼。
    白骨精这是话中有话。去年年底,为了给自己和公司员工争取更多的福利,宋头领没少跟集团公司和老板费唇舌。
    “白总,我刚才看到装饰公司的桌子上堆得跟山似的,还在怀疑集团公司领导是不是偏心呢。”宋头领岔开话题,继续开领导们之间那种无伤大雅的玩笑。
    “你少来了,就算偏心也不敢打你的主意啊,你宋头领还是个能吃亏的人?比猴都精。”白骨精从桌子上拿起一颗糖果,剥开后放到她那鲜艳欲滴的樱桃小口中。
    “那是,白总毕竟是咱们园林公司出去的嘛,有便宜自然会考虑娘家人。要不白总再帮我们去装饰公司要点来?免得我偷鸡不成蚀把米。”从宋头领那色迷迷的眼神来看,似乎他舍不得就这么轻易地把光彩照人的白骨精放走。
    “你个鸟人怎么不从人家手里把工作抢过来做啊?”
    真不错,新年新气象,白骨精到了第五句话才开始出现脏字。看来,升了官或多或少还是给她的工作方式带来了一点改观。
    “我抢过来做不是会让人误会吗?知我者晓得我是为公司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不知我者还以为我想夺权呢。”
    “我看过了,整个集团就你这鸟人脑子转得快。”
    “谢谢白总抬举哦。”
    “你这个脑袋瓜子还需要我抬举你啊?”
    “白总不抬举,我脑袋瓜子再好也没地方使啊。”
    看着两位领导一唱一和在台上说相声,底下的员工个个都是乐不可支,但又不敢笑出来,只好憋着、忍着。
    白骨精又跟宋头领开了几句玩笑后就起身离去,准备继续去其他公司串联。
    宋头领很高调地对着白骨精的背影喊了一句:“白总慢走,别忘再给我们争取一些吃的过来喔。”
    等白骨精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宋头领笑眯眯地对我们说:“兄弟们别急,等一会咱们的白总一定会派人送东西来的。”
    果然,几分钟后,集团公司的行政秘书拉丹就拎着一个大袋子过来了。她一股脑地把所有糖果全部倒在桌子上,倒完后还把袋子底朝天抖了抖,确认里面空无一物之后,她笑道:“全部在这里了。”
    拉丹前脚刚走,大伙后脚就你争我夺地忙着瓜分这堆公共财产。真是没想到,在糖果里还夹带着几盒“苏烟”,这在往年可从未有过。
    宋头领把“苏烟”拿在手里举了举,一副神机妙算的样子道:“怎么样?要是不跟白总提的话,咱们可就吃大亏了。”
    整个园林公司的茶话会结束后,接下来,各部门就各自找地方开始自己小圈子的讨论会。
    市场部的会议地点设在新任市场部经理老佛爷的独立办公室。
    “你看,”老佛爷笑容满面地从兜里掏出一盒“苏烟”递给我,“这是刚才从桌子上抢来的,便宜你了。”
    “谢谢领导关心。”我伸手接过,拆开后发了一支给韩信。
    “没关系,你们抽,但一人只能抽一支。我已经‘上了年纪’,要是再被你们熏熏就彻底变成老太婆了。”
    靠,都这么说了,谁还好意思点烟呢?我跟韩信只好把烟干夹在指缝间。
    参加会议的除了我和韩信,还有一位姑娘,此女名叫梁红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容貌还说得过去,不惊艳但看着舒服。梁红玉年前来过一次公司,因为当时我在外忙着催款,并未与其碰面。回公司后,韩信淫笑着跟我说,老佛爷面试了一位姑娘,年后到市场部报道。当时我心里还纳闷呢,没经过我认可就把人定下了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不过,稍加思索我就明白过来了——老佛爷已经入主了市场部,这个结果跟当初王熙凤出局前的判断一致。奶奶的,看来还是女人最了解女人。
    我们还没正式开始谈工作,宋头领就推门而人,除了老佛爷,我们三人都同时起身给他让座。宋头领站在我和韩信中间,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一手搭在韩信的肩膀上,示意我们坐下。
    待我们坐下后,宋头领走到墙角边的地台上准备坐上去。
    老佛爷从桌子上拿起一本厚厚的书递给宋头领,开玩笑道:“给你垫着,别把老虎屁股冻裂了。”
    可不是,那台面是花岗岩铺的,在这个时候岂不是冰冷刺骨。
    听老佛爷这么说,梁红玉就很善解人意地出门去给宋头领搬椅子。
    宋头领伸手接过老佛爷递过来的书,夸张地瞪着眼睛对老佛爷说:“谢谢噢,你屁股没裂开吧?”
    说完,宋头领自己先嘿嘿地笑了起来,而我和韩信则哄然爆笑。
    “你个老流氓,当着下属的面还讲这么不上路子的话!”老佛爷笑骂道。
    “怎么叫不上路子呢?哦,嗨,你看,你都想哪里去了!我是说,你的屁股没被冻裂PE?我这是关心你呢,你还不领情。”说完,宋头领歪过头对我和韩信挤眉弄眼,咧着大嘴笑着。
    “你看你这样哪里像领导的作风哦。”老佛爷无计可施。
    男人与女人之间开玩笑,女人始终占不到丝毫便宜,而且是越辩驳越吃亏。
    “这怎么不像领导了?我这是关心同志哎,老板不也是过来给我们拜年了吗?”
    这时,梁红玉拖着椅子推门进来了,见此,宋头领跟老佛爷都默契地打住了这个黄色话题。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上班,我借这个机会过来跟大伙拜个年。”一转脸,宋头领从语气和表情都恢复了领导模样。奶奶的,看来每个领导都是一个实力派演员,根本不需要导演说戏就自己进入了角色,还捎带着把观众也带进戏中,因为这时老佛爷、韩信和我都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在演着路人甲、路人乙,给我们这位亦正亦邪的男一号配戏。 ’
    “我先代表园林公司对梁红玉加盟我们这个团队表示欢迎,”宋头领转过脸对着梁红玉微笑着说,“相信你会在我们这个团队里工作得很愉快,也希望你尽快融人到这个团队里,在以后的工作中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华。”顿了顿,他接着道:“大道理我就不多讲了,就小处来说,你在工作上出了成绩,你自己所获得的回报自然也会多起来。你刚来,对这个行业不熟悉,所以以后你要比别人更努力,跟着两位师傅和周围的同事多学、多做、多领悟。”
    宋头领一边说,梁红玉一边频频点头。
    对梁红玉做了入职演讲之后,宋头领立刻换了一副口气,转过脸对着我们仨道:“年已经过了,大家该玩的也玩了,该放松的也放松了,现在应当收收心,把精力放回工作上。”真搞不明白,宋头领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盯着我的,搞得我跟玩野了的孩子一般。
    没办法,我只好以微笑和点头来回应领导火辣辣的目光,也算是向他表示:您放心吧,卑职知道该怎么做。
    宋头领接着道:“对我们来说,尤其是对你们市场部来说,在过去一年,无论是成绩突出还是平平淡淡,现在都已经画上了句号,所有的工作现在都要归零。因此,我希望你们两位正副经理能摆正自己的位置,认认真真地把市场抓起来,仔细分析分析我们下面的工作该如何开展,争取把集团给我们定的任务完成,好不好?”
    “那你得多支持支持我们市场部哎,把手上信息交给我们跟踪,把你的关系引见给我们。”老佛爷嬉皮笑脸地接过话。
    在我看来,老佛爷真是不聪明,就算心中不服,也别没事找事捅狮子屁股玩,何况捅的还是一头狮子王呢?
    除了梁红玉,其余四人多少都有点心知肚明。不了解内情的人认为老佛爷这句无伤大雅的玩笑平淡无奇,而对了解内情的人来说,这话无疑会戳中某些人的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