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收入是一连串事件[平装]
  • 共1个商家     28.50元~28.50
  • 作者:周其仁(作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6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1101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收入是一连串事件》是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媒体推荐

    我自己写中国改革,远看庐山,写大略,其变化虽然惊心动魄,但可以看得准。其仁身在庐山,花多眼乱,惊心动魄之余其变幻使他有英雄拜服之慨!
      ——张五常

    作者简介

    周其仁,早年在黑龙江下乡,其中在完达山狩猎七年半。
    1978年从农村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工作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研究所和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发展研究所,在杜润生先生指导下从事农村改革发展的调查研究。
    1989年5月后在英国牛津大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和芝加哥大学访问学习。1991年秋进入UCLA,后获硕士和博士学位。1996年春季起,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任教。
    作者的研究兴趣包括:产权与合约,经济史,经济制度变迁理论,企业与市场组织,垄断、管制与管制改革。

    目录

    代序:从费沙的收入理念看中国的经济发展
    作者序言
    一、学问天地
    世事胜棋局
    以郁金香的名义
    旁听张培刚
    挥之不去的问题——《产权与制度变迁》序(上)
    选择理论——《产权与制度变迁》序(下)
    “电信问题专家”的由来

    二、农民收入是一连串事件
    收入、财富与权利
    粮价冲击土地承包权
    产易权是产权的重点
    保护粮价与垄断市场
    抑商即抑农
    放弃农地的代价
    “国土制”剥压农民
    资产不是资本
    市场经济,岂能无契
    反思农村金融
    地盘经济
    无奈地法外世界
    城市化是副产品
    公司办城镇
    产权与农民负担
    产权可能也是副产品
    大市场的底部
    可顶大梁的财产所得
    不可操作的产权?
    解释、判断与建议

    三、农地制度余言
    崽卖爷田不心痛
    土地资产三题
    再问土地资产
    农地制度以俄为师
    土地承包 意犹未尽
    政府卖地与私人卖地

    四、话说垄断与管制
    话说管制
    可怕的“国际惯例”
    “自然垄断”不自然
    从产权看“垄断”
    拖累国民经济的“利润”
    “毛巾拧水”的学问
    身份证明的经济含义

    五、市场准入风波
    不相干的炭疽病毒
    咬文嚼字的权利
    市场禁入的长期后果
    国家邮政局的网站
    快递市场的上层与底部
    互联互通的困难
    非管制的互联互通
    盈利随风而去
    破除垄断应有期——《管制的黄昏》跋
    东莞奇事

    六、国资转让权
    科斯定理与国资转让
    国有资产出售和定价的新答案
    资产管理的责任链
    控制权不买卖的市场
    话说“国有股减持“及其暂停
    “救市”压力缘何而来?
    “全流通预期”已经形成
    永远的国有股?
    接轨游戏——对通海高科案的评论
    怎样衡量改制成功
    上下互动的改革

    七、教育券改革
    考虑弗里德曼“学券制”
    农村可行“学券制”
    长兴县教育券
    增加选择——再谈长兴县教育券
    法律限制营利的结果
    “学券制”的中国意义

    序言

    先来一下煮酒论英雄吧。
    18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家是谁?答曰:亚当·斯密。如果今天100个经济学者投票选举,亚当·斯密会以100对0胜出。该世纪其他可以提名的只有三几个,皆不可并论。
    19世纪呢?定夺远为困难了。大名鼎鼎的有李嘉图、穆勒、马克思,也有一掌数不下的新古典大师。我选马歇尔,我认识的师友多半选马歇尔,但我认为100票中,马氏拿不到50票。不到一半票数,但马氏胜出不会有困难。这是因为19世纪可以较量的甚众,大家分薄了。有30票足以胜出,而马氏应该超出30票。
    20世纪呢?更为困难。100票中拿得20票可胜,而我认为只有费雪一人有此能耐。我选费雪,弗里德曼肯定如是,阿尔钦如是,赫舒拉发、萨缪尔森等也如是。我不肯定阿罗、斯蒂格勒、贝克尔这几位会怎样选,虽然他们曾经盛赞费雪。另一方面,凯恩斯、萨缪尔森、弗里德曼、阿罗、科斯等人不可忽略,每人应该有七八票以上,而其他可获三几票的更是不胜枚举了。
    提到这些,是因为费雪的影响力奇怪地远不及20世纪的好些其他经济学者。我又想起作研究生时的一个有趣的争论。费雪的最重要的论著——《利息理论》——起笔只有六个字,跟着是句号,就是第一整段了。这六个字是Income is a series of events(收入是一连串事件)。书的内文竟然没有直接地解释这句话。费雪以文字清晰知名天下,但这一短句同学们不懂,吵起来了。

    文摘

    “世事如棋”是句老话,本来的意思是,世事——真实世界里发生的故事——常常像棋局一样变化多端、深不可测。没有料到的是,即便以棋局来比喻世事,还是把世事的不可测程度大大低估了。时近岁末,专栏的编辑要我对明年的经济作点评论。我向来自知缺乏预测的本领,于是,写下“世事胜棋局”五个字,为自己做一点辩解。
    假想的前提
    棋局不同于世事,在于天下任何一种棋局的前提——开局之前博弈双方拥有的“兵力”以及开局之后可以“出手”的机会——是假想出来的。以象棋为例,红黑双方不、但各自有的棋子总数相当、车马炮一一对等,且开局时的布阵一模一样,走起来每方各置一子、走法要按照约定的规矩进行,不可以“乱来”。围棋呢,虽然没有事先摆好的棋阵,但是黑白两方摆阵的机会是对等的,摆的规则也是事前约定,大家要在行礼如仪中表演本领。
    是的,棋局很平等:起点平等——初始条件完全一样,所谓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机会平等——出手的机会对等,规则一致;只是结果不平等——有输有赢。这类起点和机会平等但结果不平等的游戏,很符合现在关于“公平”的定义。
    天下那么多的人迷恋棋局,我猜测就是因为棋局的公平。在下棋这个行当里,还有不少“自古英雄出少年”的美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