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不可儿戏:王尔德戏剧精品选[平装]
  • 共3个商家     20.40元~20.40
  • 作者:奥斯卡?王尔德(OscarWilde)(作者),王振(译者)
  • 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23557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不可儿戏:王尔德戏剧精品选》编辑推荐:王尔德是最受中国读者欢迎的英伦才子作家,其作品保持着一贯的故事性和可读性。《不可儿戏:王尔德戏剧精品选》被两次改编为电影,均有奥斯卡影帝级演员担任主角;《不可儿戏:王尔德戏剧精品选》百年来一直在全世界各地的舞台频频上演,是文艺青年们的最爱;随书附赠著名达达主义画家毕卡比亚精美画作卡片4张。

    名人推荐

    千年文学产生了远比王尔德复杂或更有想象力的作者,但没有一个人比他更有魅力。无论是随意交谈还是和朋友相处,无论是在幸福的年月还是身处逆境,王尔德同样富有魅力。他留下的一行行文字至今深深地吸引着我们。
    ——(阿根廷)博尔赫斯
    《不可儿戏》里的警句隽言,真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不,简直是五步一关,十步一寨。
    ——余光中

    媒体推荐

    千年文学产生了远比王尔德复杂或更有想象力的作者,但没有一个人比他更有魅力。无论是随意交谈还是和朋友相处,无论是在幸福的年月还是身处逆境,王尔德同样富有魅力。他留下的一行行文字至今深深地吸引着我们。
    ——(阿根廷)博尔赫斯
    《不可儿戏》里的警句隽言,真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不,简直是五步一关,十步一寨。
    ——余光中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 译者:王振

    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1854-1900),出生于爱尔兰都柏林,是著名的作家、诗人、戏剧家、艺术家,唯美主义艺术运动的倡导者。他于1874年进入牛津大学学习,受到了沃尔特?佩特及约翰?拉斯金的审美观念影响,并接触了新黑格尔派哲学、达尔文进化论和拉斐尔前派的作品。王尔德于1884年结婚,婚后生了两个孩子。1895年因为与同性友人阿尔弗莱德?道格拉斯(Lord Alfred Douglas)交往,进而被判入狱。1897年获释后前去巴黎,直至1900年在巴黎因病去世。著有童话集《快乐王子与其他故事》等、诗集《斯芬克斯》等、小说《道林?格雷的画像》等、戏剧《不可儿戏》《莎乐美》等,另有散文《自深深处》与评论集数本,是不可多得的全才作家。

    目录

    代译序1
    不可儿戏1
    第一幕3
    第二幕31
    第三幕65
    莎乐美83
    民意党人薇拉127
    第一幕137
    第二幕155
    第三幕175
    第四幕191
    附录一 奥斯卡王尔德小传203
    附录二 王尔德作品语录精选(黄青橙编译)207

    序言

    奥斯卡?王尔德小传
    多数人的一生是乏善可陈的一生,多数人既无法成为艺术品,也无法创造出艺术品,多数人只能在沟渠中仰望星空。王尔德是幸运的,上天赋予了他惊人的才华,让他得以在星空中俯视沟渠里的多数人。
    奥斯卡?王尔德生于1854年10月16日,死于1900年11月30日,很多人都叹息王尔德的英年早逝,不过似乎英国的天才都是早逝的传统,雪莱、济慈莫不如是,不过早逝未必是一件坏事,如果王尔德多活个几十年,那意味着他要面临两次世界大战了,那可真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王尔德的父亲威廉姆?王尔德爵士是一位著名的外科医生,他的母亲则是一位著名的诗人和作家,笔名司兰莎(Speranza),同时也是当时一个著名的沙龙主持人。王尔德的家庭背景与法国思想家米歇尔?福柯有着惊人地相似之处,王尔德的一生与米歇尔?福柯也有着极为惊人的相似之处。有兴趣的朋友,倒是可以做一番比较研究。
    王尔德在完成了都柏林圣三一学院的古典学课程后,于1874年进入牛津大学麦德林学院(Madalen College)继续深造。王尔德应该算不上一个刻苦认真的学生,但是令人羡慕嫉妒恨的是他总是能取得较好的成绩。在牛津学习期间,王尔德深受沃尔特?佩特以及约翰?罗斯金的美学思想影响。约翰?罗斯金是当时英国最为重量级的艺术评论家,文艺理论家,美学家,被成为维多利亚时代的圣人。罗斯金对王尔德的影响是深远,尽管有学者认为王尔德的唯美主义与罗斯金的美学思想是截然不同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正是罗斯金确立了美在王尔德心中不可动摇的地位。
    在出版首本《诗集》后,他在文坛开始崭露头角,并来到伦敦发展。虽然年轻的王尔德还没有获得一个文学奖项,但服装惹眼、谈吐机智、特立独行的他在伦敦社交界已经小有名气,一些杂志甚至刊登着讽刺他的文章。1881年,王尔德出版了其第一部《诗集》,开始在文坛上崭露头角,尽管年轻的王尔德并未获得任何一个文学奖项,但是惹眼的服饰、机智的谈吐,特立独行的生活方式让他很快成为了社交界的中心,也有学者认为,王尔德之所以能这么快在伦敦打开局面,主要归功于罗纳德?高尔爵士,此人是当时著名的雕塑家,也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同性恋者。1882年,王尔德开始了其巡回讲座,有点类似于今天的歌星开巡回演唱会,王尔德去美国的时候,应该说空空如也的,否则的话,也不会说出那句“除了天才之外,我没有什么可申报的了。”王尔德的机制、幽默,打动了无数美国听众,即便是在幽暗的矿井下,王尔德也能让那些贩夫走卒为之动容,这就是王尔德的天赋,无人能及的天赋。1883年,王尔德在美国出席了其第一部戏剧《维拉》的公演,令人感到遗憾的是,那部作品并未取得成功,悻悻然的王尔德,回到了英国,并在1884年后,在伦敦定居,并且与康斯坦丝?劳埃德成婚,并且在随后的两年内生育了两个孩子,西里尔与维维恩。应该说康斯坦丝在这段婚姻中承受了很多,王尔德美国之行,虽然给他带来了一定的声誉,但是并没有给其带来多少实际的好处。康斯坦丝其实承担起了家庭的主要经济责任,对于王尔德她充满了深爱,王尔德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他甚至可以用迷人来形容,而男人是不需要迷人这种品质的。1887至1891年,王尔德先后出版了《快乐王子及其他故事集》,《道林?格雷的画像》等作品,这些作品确立王尔德在英国文坛,乃至于世界文坛的地位。王尔德的作品立意新颖,文辞华丽,无处不显示出王尔德惊人的写作技巧与思想深度。令王尔德登上文学事业高峰的无疑是他的喜剧作品,王尔德一生之中创作的喜剧作品并不多,这与其英年早逝不无关系,但是他的每一部作品都被评论家视为是经典之作,足见王尔德非同凡响的创作实力。
    人的一生总是起起落落的,当然也有很多人就此一蹶不振了。上帝对于王尔德的眷顾,似乎有点过了头,因此上帝觉得实在是太对不起那些躺在沟渠之中的人,所以还是让王尔德也躺一回沟渠吧。王尔德生来就是一个不可一世的人,如果在生活上能够像阿尔杰农那样遵循着循规蹈矩的原则,或许也不至于落得个锒铛入狱的结局。
    1895年,王尔德开始了他最为灰暗的人生,奎百里侯爵(Marquess of QueenBerry)因为小儿子阿尔弗雷德?道格拉斯与王尔德的亲密关系,公然怒斥王尔德是一个鸡奸犯。王尔德则在一怒之下,向法院提起控告侯爵的诉讼,结果显然出乎王尔德的所料,英国的法律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公正,王尔德反倒成了被告,其罪名是与其他男性发生有伤风化的行为。对于王尔德的审判,一共开庭了三次,最后王尔德被判服刑两年。在狱中,虽然王尔德并没有停止写作,但是已经不可能再创作出像《不可儿戏》那样的作品了,王尔德文学事业也就此中断。1897年,王尔德出狱,立刻动身去了巴黎,对于英国,他彻底绝望了。当时,王尔德的健康状况已经出了十分严重的问题,王尔德曾有自杀的意图,但是没有付诸实施,此后王尔德一直在法国定居,最终因病逝世于巴黎的阿尔萨斯旅馆。

    文摘

    版权页:



    杰克:我们是在恋爱,我可是特地来向她求婚的。
    阿尔杰农:难道你不是来玩的吗?我一直把求婚叫做正事。
    杰克:你这人真不懂浪漫!
    阿尔杰农:求婚有啥浪漫的,我真看不出来。恋爱固然浪漫,一旦求婚。浪漫便荡然无存了。求婚可能存在变数,但是通常都会得手,一旦得了手,兴奋头就过了。浪漫的精华全在于捉摸不定。如果哪天我要是结了婚,我一定要当没这回事儿。
    杰克:阿吉老兄,我信你说的话。离婚法庭是专为那些记性不太好的人设立的。
    阿尔杰农:呵呵,操心也是白操心,离不离婚都是天说了算的。(杰克伸手去拿三明治,阿尔杰农立刻阻止。)这些三明治可不是为您老人家准备的,欧姨妈就快要来了。(阿尔杰农边说边吃了一块。)
    杰克:话虽如此,你的嘴巴一刻也没有闲着啊。
    阿尔杰农:一码事归一码事,她可是我的姨妈。(从下抽出一个盘子)这有些黄油和面包,是为格温多琳准备的,都是格温多琳的最爱。
    杰克:(自说自话地吃了起来。)味道真不错。
    阿尔杰农:老兄,你准备把盘子都吃下去吗?你还没有和她结婚呢,别不把自己当外人。再说,我觉得你根本就没戏。
    杰克:你凭什么这么说?
    阿尔杰农:听着,首先女孩子们不会跟和她们调情的人结婚,女孩子们都觉得调情不是什么好事。
    杰克:真是胡扯!
    阿尔杰农:我才没有胡扯呢。我说的话是千真万确的。看看千千万万的单身汉,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其次,我不同意她嫁给你。
    杰克:你不同意?
    阿尔杰农:老兄,格温多琳是我的表妹,想让我同意,你得先把塞斯莉的事情完完全全地交代清楚。(拉铃)
    杰克:塞斯莉!你到底想说什么?阿吉,你提到塞斯莉,到底想干嘛?我可不认识名叫塞斯莉的女人。
    (莱恩上场)
    阿尔杰农:去把沃森先生上次吃饭时落在这里的烟盒给我拿来。
    莱恩:好的,先生。
    (莱恩下场)
    杰克:你的意思是我的烟盒一直在你这儿?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都已经报案了,几乎都要重金悬赏了。
    阿尔杰农:那好啊,我真希望你能出点赏钱,碰巧本人最近手头有些不便。
    杰克:东西都找到了,还谈什么钱啊。
    (莱恩端着放有烟盒的盘子上场,阿尔杰农顺势取过烟盒。莱恩下场。)
    阿尔杰农:我忍不住要说你,任真兄,你未免也太不够意思了。(打开烟盒,假装仔细检查。)还好,这个烟盒和你没啥关系,我看了里面的题字,这东西压根就不是你的。
    杰克:肯定是我的。(走向阿尔杰农)你也不是头一回见我用这个东西。再说,你没有权利看里面写了点什么。私自查看别人的烟盒,实在不是君子所为。
    阿尔杰农:该看什么,不该看什么,订这种死板的规矩,本来就是很荒谬的事情。何况,如果没有那些不该看的东西,现代文化起码得缩一半的水。
    杰克:对此我倒是深有感触的。不过我可不是来跟你讨论现代文化的,这也不是私底下谈的东西,我只不过是想要回我的烟盒而已。
    阿尔杰农:确实如此,但是这并不是你的烟盒。这个烟盒是一个名叫塞斯莉的人送的,而刚才你还说不认识塞斯莉。
    杰克:既然你想知道,我老实告诉你,塞斯莉正是本人的姨妈。
    阿尔杰农:你姨妈!
    杰克:没错,住在通锦桥那边,而且还很楚楚动人呢。阿吉老兄,快把烟盒还给我。
    阿尔杰农:(退到沙发背后)可是,就算她是你的姨妈,为何她会自称为小塞斯莉呢?(开始读烟盒里的题辞)“小塞斯莉满怀挚爱之情敬赠。”
    杰克:(走到沙发前,跪在上面。)老兄,上面到底写了点什么呀?再说,有些人的姨妈身材高大,有些人的姨妈身材娇小。姨妈想怎么称呼自己那是她自己的事情,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你不会以为所有人的姨妈都和你姨妈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吧。如果是的话,那真是荒谬了!看在上帝的情面上,你还是把烟盒还给我吧。(绕着房间追逐阿尔杰农)
    阿尔杰农: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以你的姨妈为什么称你为叔叔呢?“小塞斯莉满怀挚爱之情赠与敬爱的叔叔杰克”我承认你说的真的,做阿姨的身材娇小也是合情合理之事,但是不管身材大小,居然会有阿姨称自己的外甥为叔叔,这着实让我不得百思不得其解了。何况,你根本就不叫杰克,你叫任真啊。
    杰克:我不叫任真,是叫杰克。
    阿尔杰农:一直以来,你都说自己叫任真,我介绍你时,也说你叫任真。别人叫你任真,你也是答应的。你看起来就是一副任真样,我这辈子没见过比你看起来更像任真的人了。你说你不叫任真,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白纸黑字,就在你的名片上,这碰巧就有一张。(从烟盒里抽出一张名片)“任真·沃森先生,学士,奥尔巴尼公寓四号”。这张名片我会保管好的,省得哪天你又要对我,或是格温多琳,或是任何人抵赖了。(把名片放进口袋)
    杰克:实话告诉你吧,我在城里的时候叫任真,在乡下的时候叫杰克;烟盒是我在乡下时收到的礼物。
    阿尔杰农:就算如此,但是你说的,和我问的,到底有什么关系吗?别磨磨蹭蹭了,老兄,该吐的东西你还是赶快给我吐出来。
    杰克:阿吉老兄,你说话的腔调怎么那么像是一个牙医啊,你又不是牙医,这么说话也未免太装腔作势了,这会让人产生错觉的。
    阿尔杰农:没错,我干的正是牙医的活。继续说下去,该招的都招了吧。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我怀疑你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偷偷摸摸的“班伯里人”,现在我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
    杰克:“班伯里人”?你所谓的“班伯里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阿尔杰农:如果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为啥你在城里叫任真,在乡下叫杰克,我就跟你解释一下“班伯里人”一词无论伦比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