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美国公民权:寻求接纳[平装]
  • 共1个商家     11.70元~11.70
  • 作者:茱迪·史珂拉(作者),刘满贵(译者)
  •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6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805755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本书为哈佛政治教授茱迪·史珂拉于1989年在美国犹他大学”坦纳讲座”的讲稿,集中探讨了在美国民主社会构成“公民”身份的两大核心要素:选举和收入。作者勾勒了美国黑人奴隶、白人妇女争取选举权和工作权的曲折历史,力图批判地阐明,在美国这个承诺政治平等和接纳包容的现代多元社会里,依然遗留着歧视和不平等的诸多现象,美国公民权的历史演变和现实问题不容漠视。

    作者简介

    作者:(美)茱迪·史珂拉 译者:刘满贵

    茱迪·史珂拉(Judith N Shklar,1928一1992):女,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历任美国政治哲学与法哲学协会主席、美国政治科学协会主席、美国艺术与科学学会研究员等,自由主义思想家,对自由主义自身亦有严肃的反思和批评。代表作品有After Utopia,Legalism,Men and Citizens,Freedom andIndependence,Ordinary Vices等多本政治理论著作及论文。

    目录

    致谢
    导言
    第一章 选举权
    第二章 收入权
    注释
    译名对照表

    文摘

    书摘
      对于美国来说,与关于古代雅典的记忆相比,更不同、更有意义的是公民义务兵(citizen soldier)的身份。马基雅维利就是这一理想的最完美的现代捍卫者。他的理想公民是具备爱国美德的典范,拥有为祖国的军事荣耀而随时战斗和牺牲个人利益的所有军事品格。贪婪以及那些被奚落为女人特有的柔弱性格被痛斥为堕落,恰恰是因为这些性格干扰了公民的真正天职、从军的意愿以及为荣誉献身的决心。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必须具备良好的法律和善战的军队,必须能够预期有德性的公民会支持良好的法律和军队,而特权阶级则不同,他们自然地倾向于以自我为中心的腐化。 
      在每一次战争中,年轻的美国人都会突然怀有这些情感,追问在战争中为国尽忠是否是好人,这个问题并不同样适用于正式公民。的确,难道与那些未能在战场上展示出类似英勇事迹的人们相比,他们能更好地履行公民的义务? 许多美国人认为,有德性的士兵最适于做真正共和体制下的公民。不过,这并不是一个普遍接受的公民德性的概念,实际上,许多美国人一直反对公民必须要证明自己的德性,然后方能获得选举资格的前提。权利并不取决于德性。
      与作为忠诚型臣民的公民概念相比,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比这些公民权的必不可少的积极形式更遥远了。博丹和霍布斯不仅仅是绝对君主制的辩护者,他们还设计出一种旨在满足普通百姓的最直接需求的政治秩序:防止征服、内战、无政治状态和个人暴力的最低限度的安全。臣民向立法权威放弃所有的权利主张,得到的回报是安全乃至繁荣。按照霍布斯的观点,这种局面是由理性的人们按照契约的形式建立起来的,但无论如何,它必须是人民永远至高无上的需求,只要他们
      P21懂得无法状态的成因与后果就能够实现。绝对君主对普通百姓并无威胁;即使是尼禄式的暴君,所铲除的对象也只是他身边的侍臣。主权就是制定和实施法律,公民权的最高境界就是臣民懂得自己为什么要遵守法律,而且除非生命受到威胁,都要一贯遵守法律,而当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们就不再做臣民了。直到那种生死关头出现之前,臣民型公民有一点是完全相同的:他们都是君主的臣民。 
      在主权的运用中,同意(0nscnt)无需发挥重要作用。在博丹的更传统的观点中,身为臣民合乎自然,很容易有归属感。它不仅适用于出生在特定国家的原住民后代,还可以通过拟制自然的“归化”而后天获得,大概正是通过“归化”,同意替代了出生的偶然因素。博丹的公民是“一个受他人主权统治的自由臣民”。然而,它并不仅仅是一个住所的属性;重要的属性是处于“他人权力的命令之下”。博丹认为,亚里士多德的定义“站不住脚,存在漏洞”,因为统治是一种属于君主的功能,而公民的特征是享受合法授予的权利和特权。有迹象表明,公正的审判是基本公民权之一,但离开国家的自由不是公民权。天然的臣民型公民对主权者应尽的道义上的顺从;而主权者对臣民应尽的道义是提供“教导、正义和护卫”。公民是受保护的臣民。男性和公民的身份完全相同;没有任何可以辨别后者的特别品质。他是纳税人。无论是先天的道德品质还是后天习得的,对他都没有任何要求。这一点使得排斥和接纳完全变成了法律上的事情。博丹不像霍布斯那么偏重哲学,因此他可以自称为现代国家及其有限但又根本平等的、包容性的公民权概念的发明者。的确,在早期的现代国家中,臣民只有在主权者面前是平等的,仍然有大量的不平等现象占据上风,如种姓、政治身份、权力和财富等等。不过,随着君主统治权的衰败,霍布斯和博丹学说中的平等主义涵义变得一目丫然而又陈旧过时了,在法国尤为如此。
      P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