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魔戒第3部:王者无敌[平装]
  • 共1个商家     19.30元~19.30
  • 作者:托尔金(Tolkien.J.R.R.)(作者),郭少波(合著者),汤定九(译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09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1039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魔戒第3部:王者无敌》:译林名著精选。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托尔金(Tolkien.J.R.R.) 译者:汤定九 合著者:郭少波

    目录

    上篇
    第一章 冈多都城
    第二章 游侠骑士
    第三章 御驾亲征
    第四章 重兵压城
    第五章 星夜驰援
    第六章 沙场喋血
    第七章 火葬柴堆
    第八章 妙手回春
    第九章 决战前夕
    第十章 黑门开处

    下篇
    第一章 塔楼救主
    第二章 魔影之境
    第三章 厄运山口
    第四章 万众欢庆
    第五章 国王加冕
    第六章 依依惜别
    第七章 重返家园
    第八章 霞尔平乱
    第九章 天涯永诀

    附录
    附录一 列国诸王大事记
    附录二 大事纪年(西方年表)
    附录三 第三纪的语言和民族·关于翻译
    附录四 中洲地图集

    文摘

    皮平在刚多尔夫的斗篷下朝外面望着。他弄不清自己是醒着呢,还是依然处于飞速移动的梦幻中。打从这漫长的旅程开始,他就一直沉浸其中。黑咕隆咚的世界在他身旁飞掠而过,风声呼呼在耳际轰响。他只看见转动的星星,还有在右边天际映衬下蠕动的南山莽影。睡意朦胧之中,他竭力回想着他们走过的时日和沿途的情景,可脑子迷迷糊糊的,记不清楚。记得一开始,他们就马不停蹄地在星夜中疾驰飞奔,当晨曦初露,他看到第一抹淡淡的金光时,他们抵达了寂静无声的小镇和山上那座空旷无人的大房子。还没来得及进去歇一下,那个有翅膀的魔影又飞来了,大家顿时吓得面无血色。皮平则由于刚多尔夫的一番轻声软语,已在角落里昏昏入睡。他浑身疲乏,但睡不踏实,依稀感觉到人们来来去去,交谈议论,刚多尔夫在下达命令。后来他们又重新上路,借着夜色疾奔。自那天他看过那块魔石后,已经过了两个晚上,不,三个晚上了。想起那些可怕的事情,他蓦然惊醒,全身瑟缩。风声中充满怵人的吼叫。
    在乌黑的云障后面,出现了一道黄色的光亮,照亮了天空,皮平吓得往后一缩,以为刚多尔夫把他带入什么恐怖之地。他揉揉眼睛,才看清那是月亮,正在黑黝黝的东部阴影上冉冉上升,差不多已经浑圆。看来现在离天明尚早,他们还要在黑暗中再飞驰几个小时。他挪动一下身子,开口问道:
    “我们到哪儿了,刚多尔夫?”
    “到了冈多王国,”刚多尔夫答道,“正在经过阿诺里恩地区。”
    一时间,他们两人又沉默不语了。接着,皮平一把拽住刚多尔夫的斗篷喊叫起来:“那是什么?看!是火,红色的火!这一带有龙吗?瞧,那儿也有!”
    刚多尔夫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对着坐骑高喝道:“快,捷影!我们要跑了。时间紧迫。瞧!冈多求援的烽火已经点燃。战火已经升起。瞧!阿蒙丁、埃莱纳赫烽火台上也升了火,正迅速向西面传去:纳多尔、埃瑞拉斯、明一里蒙、卡兰哈德,一直到罗翰边界上的哈利弗里恩。”
    可是捷影却停下了流星大步,慢步行走了,接着它昂首一声长嘶。黑暗中传来了其他马匹呼应的嘶鸣,随即听到了隆隆的马蹄声,只见三名骑手策马飞驰而来,像月中飞行的幽灵那样一闪而过,消失在西面。捷影这才又抖擞精神,跃身疾驰,夜色如呼啸的狂风迅即将它淹没。
    皮平又有点昏昏欲睡了,没怎么去听刚多尔夫跟他说的话。刚多尔夫正在告诉他有关冈多王国的习俗,冈多君王如何在边界山脉两边的山顶上建立了一个个烽火台,并在那里设立哨所,备有骠骑,以便随时执行摄政王的命令,去北方的罗翰或是南方的贝尔法拉斯传送消息。“自上一次北部的烽火台点燃后熄灭以来,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说道,“不过古时候冈多不需要烽火台,因为他们有七块魔石。”皮平的身子不安地一抖。
    “睡吧,别害怕!”刚多尔夫安慰他,“你不像弗拉多是去莫都,而是去米纳思蒂里斯,这些日子,你在那里还算安全。如果冈多陷落了,或者魔戒被夺走了,那么霞尔也将无安全可言。”
    “你这话没法给我带来安慰……”皮平说着,可是睡意还是莫名其妙地向他袭来。他记得,在他进入梦乡以前,自己最后见到一片高耸的白色山峰,西行的月亮照在这些山峰上,它们就如漂浮在云层上方的小岛一般闪烁发光。他不知道弗拉多现在何处,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到达莫都,甚至不知道他生死与否。他根本不知道,这天夜里,身在冈多以外的弗拉多也正凝望着同一轮明月。
    皮平被声音吵醒了。他们昼伏夜行,又过了一天。现在天将破晓,黎明时分寒冷透骨,四周一片灰蒙蒙的雾霭。捷影跑得汗水淋漓,通身冒着热气,但仍傲然昂首挺立,毫无倦意。它的一旁站着许多身着厚实斗篷的高个大汉,这些人的身后,影影绰绰有一堵石墙。那堵墙好像已经倒塌。虽然天色未明,仍能听到人们匆忙劳作的声音。锤子敲击、铁铲丁当、车轮辚辚。晨雾中处处都闪烁着火把和篝火的光亮。刚多尔夫在跟挡住他们去路的人说话,皮平一听,立即明白他们是在议论自己。
    “可不,我们认识你,米思兰迪尔,”那伙人的头儿说,“你知道七城门的口令,可以从这里过去。但是我们不认识你的伙伴。他是什么家伙?北方山区来的小个子?现在这种时候我们不希望有陌生者来访,除非他们是勇士,他们的诚意与援助是我们所能信赖的。”
    “我可以在德内豪摄政王面前为他作保。”刚多尔夫说,“至于说是不是个勇士,那是不能用身材来衡量的。英格尔德,他经历过的战争和危险比你还多,虽说你长得比他高一倍。他是从伊森加德战场来的,我们带来了这方面的消息。要不是他现在筋疲力尽的,我会叫醒他。他叫佩里格林,是个挺勇敢的人。”
    “人?”英格尔德怀疑地反问道,其余的人跟着都笑了起来。
    “人?”皮平大叫一声,此刻他已完全醒了,“人?当然不是!我是个霍比特!当然!除非必要,做个霍比特并不比做人英勇多少。别让刚多尔夫骗了你。”